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我有超级牧场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十一章 秋漫夕

我有超级牧场 天地蝼蚁 2197 2019.06.21 23:37

  枫独牧这一声喊,莫肖剑不由得一滞,心里暗暗叫苦,果然还是年轻人看得开,这老的竟然还不想放过自己吗?

  只见枫独牧站起身,朝黑袍男子抱拳,道:“你的儿子安然无恙,我的儿子却因为为其报仇,惹得身体受损,极度衰弱,即将要死去了!”

  黑袍男子看了眼地上的枫乔,略微感知了一下,心里已经有了个大概。

  这是小破球见枫独牧站起来,也是马上想到什么,急忙道:“枫乔哥现在很危险,你能不能救救他?”

  黑袍男子安抚了一下小破球,对枫独牧道:“我儿子承蒙你们照顾多年,我要是帮得上忙,当然没有二话,但是你儿子衰弱的原因却是身体衰竭,而且寿元也流失大半,且不说我不能救下他,就算我有办法让他脱离死亡,也没几年就要死了。”

  枫独牧道:“枫乔的情况不用你说,我都清楚,我也不要你为难,去做完不成的事,我只要一样东西。”

  黑袍男子有些讶异,在他感知下,枫独牧明明是一个普通人,却能直视自己,从容得跟他说话,这实在是难得的气魄。

  他眉头轻挑,道:“哦?不知你要的是什么?”

  “一滴血,我要门外白衣女子身上的一滴血!”

  枫独牧语出惊人,黑袍男子有点奇怪,但没有多问,只是道:“好,这个简单,如果能救你儿子,只要你需要,别说是一滴血,就是把她杀了,抽出身上所有的血,也不是什么难事!”

  外面的白衣女子闻言,神色剧变,因为遮着面纱,不知道什么表情,但一双美目已满是惧色,还有一丝愤怒。

  白衣女子没有说话,莫肖剑却忍不住了,听得到枫独牧竟然要动他爱慕的秋师妹,他竟然装起胆子,大声说道:“前辈,此事不可,他只是想报复我等,他儿子受了伤,与秋师妹何关,前辈莫要被他们欺骗!”

  莫肖剑两手抱拳,战战兢兢地说完这一番话,却见黑袍男子皱起眉头,右手在空中轻轻一甩,莫肖剑好像扇了一巴掌,翻滚出去,吐出一口鲜血。

  黑袍男子淡漠道:“这里没你说话的分!”

  然后他对白衣女子道:“你自己动手吧,无论你是刀劈剑砍,反正给我弄出一些血来。”

  白衣女子注视着地面,咬咬牙,把左手摊在自己面前,抬起了右手中的剑。

  莫肖剑说枫独牧只是在报复,其实她倒是有点相信枫独牧的话,因为在洞府里,枫乔就是伤得了自己出血后,周身的黑雾才散去,怪异的红色瞳孔也恢复正常,再联系到自己的血有某种香味,他还是颇为相信自己的血能救枫乔这种说法的。

  要是只需自己的一滴血,便能就一条性命,她倒也乐意为止,但枫乔是一个杀了许多无辜普通人的恶徒,现在的她又是被逼迫取出血液,心里难免愤懑。

  但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为了保全性命,她还是决定老老实实地按黑袍男子的话做。

  只见她眼里掠过一丝狠色,用剑在自己的手掌上轻轻割了一刀。

  莫肖剑坐在地上,捂着胸口,大声喊道:“秋师妹,不可!”

  但剑刃已经划过皮肤,红色的血液马上泌出来,她右手指尖凭空出现一个玉瓶,把瓶口按在伤口处,往里面装血。

  片刻后,她拿开玉瓶,封住瓶口,把玉瓶抛向枫独牧。

  枫独牧一把接住,面露喜色。

  白衣女子右手伸出两个指头,在伤口处摸过去,只见手指过处,细小的伤口马上愈合。

  他看向黑袍男子:“我们可以走了吗?”

  黑袍男子点点头。

  白衣女子抱抱拳,道:“多谢前辈,晚辈告辞。”

  但这时,枫独牧又道:“等等!”

  莫肖剑已经从地上站起来,见白衣少女在欺压下不得不割破皮肤,他脸上已经满是愤怒,此时枫独牧又出声,他面容骤然狰狞:“你不要太过分!”

  枫独牧没有理会莫肖剑,而是对白衣女子道:“我只问你一个问题——你叫什么名字,是哪方势力?”

  白衣女子眼露疑惑,犹豫了一下,道:“在下秋漫夕,师门妙羽玄庭。”

  枫独牧听了,微微一愣,自顾轻声道:“妙羽玄庭?这里怎么会……嗯,对了,应该是下宗。”

  白衣女子原来叫秋漫夕,她报了家门后,不在看枫独牧,而是看向黑袍男子,只见黑袍男子摆摆手:“走吧走吧。”

  秋漫夕朝黑袍男子点点头,对雨周梅霖三人道:“我们走。”

  说完,他们都一跃而起,跳出院子,只是在临走前,莫肖剑还回头看了一眼,是看向枫独牧以及地上的枫乔的。

  枫独牧见黑袍男子放走了四人,不再说话,因为他想做的都完成了。

  他看着手里的玉瓶,有些激动,蹲下来对枫乔道:“来,乔儿,你快服下,没准有用!”

  枫乔听了枫独牧的话,莫名想翻一个白眼,之前枫独牧那么信誓旦旦的样子,还以为秋漫夕的血真有用呢,原来他自己也不确定。

  不过好歹有一线希望,这血枫乔还是要服下的。

  服用人的鲜血,听起来有些恐怖,但既然是用作药,枫乔就没那么多其他想法了。

  枫独牧已经打开了玉瓶,把瓶口对准了枫乔的嘴巴,令人奇怪的是,瓶口好像在散发一种好闻的香味,让他十分舒服,疲惫混沌的脑袋竟然清醒了一些。

  枫乔心里一喜:“难道这血真有用?”

  他连忙张开嘴,无需费力,血液就落进他的嘴里,让枫桥惊奇的是,白衣女子的血液竟然没有很强的血腥味,触碰到舌头后,甚至有一丝甜蜜的味道在嘴里扩散。

  服用完血液,枫独牧一脸紧张地看着枫乔,枫乔也潜心体会身体有什么变化。

  不久后他感到全身有丝丝的清凉感,异常舒爽,就像在炎热的夏天,太阳下晒得满身大汗,突然一头扎进了凉爽的山泉中,说不出的爽快!

  他极度劳累的身体渐渐舒适,原本全身疲软,此时也慢慢地感受到了力气。

  而从他的外表也可以看出些变化,只见他的眼中本还残存着红丝,如今已在慢慢消散。

  他的皮肤原本很黑,枯糙无光,伤口处更是仍在散发一丝一丝极其微小的黑气,现在则是皮肤恢复黄色,并且泛红,伤口也不再散发黑气,正常起来。

  眼见着枫乔的变化,枫独牧眼里的喜色越来越浓,嘴里不断地重复着:“真的可以,真的可以!乔儿有救了,乔儿有救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