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我有超级牧场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七章 濒死

我有超级牧场 天地蝼蚁 2694 2019.06.17 12:39

  古旧的木门吱呀一声开了,显出院子里的样子。

  这院子不大,不是宅院,里面的房屋也只有两间,正中的那件是住的,边上小的那间是厨房。

  枫乔扫了院子一眼,没有发现什么奇怪的地方,只有院角有一棵枯死的枣树还在苦苦挣扎,没有倒下。

  他靠着门歇息了片刻,然后缓缓挪动步子,向里面的房间走去。

  屋子的门也没锁,枫乔轻易就推开了,其实不算推,他整个人倾倒了过去,朝里面摔去。

  他整个人像一根被砍倒的树,倒了进去,头磕在一条木凳上。

  “咣啷”一声,木凳被砸倒,枫乔也趴在了地上,眼睛已经闭上了。

  他疲惫混沌的脑袋残余着最后一点思考的力量,他不知道严大拿为什么叫人把他带到这里,这里什么人也没有。

  但无所谓了,反正刚才头碰到木凳,也并不觉得怎么疼了,自己这是,快死了吧?

  昨日的他怎么想得到会一下子发生这么多事情呢?

  昨天回到石板城前,他还刚突破到聚灵八重,得到了双火令牌,还跟巨鳄帮主严大拿拜了把子。

  谁能想到现在就变成了这个样子,傻傻的二牛和憨厚一辈子的老砖头死了,严大拿的儿子被他杀了,他的手上也多了数十条人命,现在更是其他人都死光了,他的爹,多半也被孟家杀了,小破球也不知道被陆一帆关在哪了。

  他感觉自己好像有很多事要做,但又感觉好像都不用做了,而且,他现在也没有力气做了。

  一股强烈的昏沉感袭来,枫乔失去了意识。

  房间里很静,枫乔倒在地上,死了一般。

  突然,屋子里传出了一道声响,然后地上的一块石砖竟然凸了起来,然后向一边移去,一个头从地上伸了出来。

  这人披头散发,脸上肮脏,满面胡须,却是枫独牧!

  枫独牧脸上带着疑惑,嘴里嘀咕:“什么声音。”

  突然,他看到躺在地上的枫乔,虽然枫乔脸朝下趴着,但他还是一眼就认了出来,连忙爬出来,快步走到枫乔身边。

  枫独牧把枫乔放过来,嘴里叫着:“枫乔,枫乔!”

  他有些惊慌,脸上出现悲哀的神色,不断摇动枫乔的肩膀。

  而他的声音一想起,地上的洞里马上又探出一个脑袋,正是油瓶。

  油瓶见了枫乔,脸上出来,叫道:“枫乔哥!”

  随即这地洞里有爬出几人,一共四个。

  最后一个人爬出来后,犹豫了一下,叫了一声前面那人,然后指了指地洞。

  那人想了想,道:“叫他出来吧,看见枫乔哥,他一定会开心起来的。”

  于是最后的那人伏在地洞上,拍了拍洞口,又晃了晃手。

  很快,地洞里伸出一只手,他抓住这只手腕,把下面的人拉了出来。

  只见一个身材瘦小的身影从地洞里出来,十二三岁的样子,竟然是小破球。

  不知为何,小破球脸上挂着泪痕,疑惑地看着拉他上来的人。

  这人用手指了指边上,小破球顺着看去,眼珠骤然瞪大,出现一抹惊喜,然后连滚带爬飞快来到枫乔身边。

  枫独牧正抱着枫乔,身边围着其他人,小破球来到经前,原本眼里满是喜色,但看到枫乔闭着眼瘫软在枫独牧怀里,神情突然黯淡,眼里蒙上了水雾。

  枫独牧看着倒是平静,面容冷硬,但眼中却有无限悲哀,呆呆地看着枫乔的脸。

  突然,他嘴角弯了起来,好像在笑,帮人看着却只觉得苦涩,十分凄凉。

  “走了,都走了,也好,不用受苦!”

  枫独牧伸出手想要抚摸枫乔的脸颊,这时,却见枫乔的眼睛居然缓缓张开了!

  枫独牧猛地一惊,用力眨了一下眼睛,仿佛不敢相信枫乔会活过来。

  原本枫乔处于昏迷中,却忽然感到有人在摇动自己,在经历艰难的努力,用了许多力气后,他终于分开了眼皮。

  一睁眼,视线便被一张满是须发的老脸盈满,他原本疲耷耷的双眼突然有了一丝神采。

  “爹?”枫乔轻轻道。

  听到这个字,枫独牧终于鼻子一算,眼睛里瞬间出现湿润,但还是仰头把泪水缩回去,道:“没事就好,没事就好!”

  小破球也看到了枫乔醒了过来,抿着嘴笑起来,但眼泪还在哗哗流着。

  枫乔看到小破球,眼里出现惊喜,说话的声音也大了起来:“小破球!”

  但小破球反而哭得更大声了。

  枫乔又感到了虚弱,于是轻声道:“还哭什么,我不是没死嘛,不要哭了!”

  这时有一个声音道:“枫乔哥,小破球他……”

  仿佛想到什么,马上闭口不说了,旁边的乞丐瞪了他一眼。

  枫乔心生不妙,语气有点严厉:“小破球怎么了,快说!”

  只听枫独牧叹息一声:“小破球的另一只耳朵也聋了,现在完全听不见了。”

  “什么!”

  枫乔甩头看向小破球,感到胸口有一股怒气涌上来,但他还没出生,突然眼前一黑,晕沉的感觉又冲击而来。

  许久之后,他重新睁开眼,只见枫独牧和小破球还有其他人都在看着自己,小破球还用捧着自己的一只手。

  枫独牧声音低沉:“乔儿,你是不是杀了很多人?——这没什么,但是,你是怎么恢复正常的?”

  枫乔虚弱道:“没什么?我不想你说的那么轻巧,要是与我有仇,或是恶人,杀了也就杀了,我也不是假善的人,但陆家死的多是无辜的人,我心里还是有一道砍的。对了,我的身体到底怎么回事,你知道对不对?”

  枫独牧没有回答他,只是接着说道:“按道理,你要是陷入深层次的狂乱,应该不能回头,直到死亡才会停止,你为何能或者回来。不过,就算你现在还活着,身体消耗的已经太多,恐怕……还是难逃一死。”

  枫乔突然笑了起来:“无所谓了,死了就死了吧,我杀了那么多人,真正称得上是天理难容了。能在临死前得知你们安然无恙,我已经很知足了——对了,你们是怎么找到这里躲起来的?”

  听了枫乔的话,枫独牧脸上有哀意,道:“是严大拿救了我们。”

  枫乔有些吃惊:“严大拿?”

  “对,当时我们正在屋里,严大拿突然进来,说有人要杀我们,然后他让人把我们带到这里,我也是到了这里后,才发现小破球也在的。”

  枫乔怔住了,喃喃道:“严大……”

  但没有说下去,谁也不知道他最后一个字想说的是什么。

  “那他人呢?”

  枫独牧道:“他说要离开石板城,叫你等着,他突破虚丹境后会回来杀你。”

  “他应该是凡品下等灵胎,这一生也只能是聚灵境了。”

  “那可未必,这个世界远比你想的要神奇的多,什么事都有可能发生——当然,我不认为严大拿能有这么好的运气。”

  顿了片刻,枫独牧突然严肃道:“枫乔,你到底是怎么从狂乱状态恢复了,跟我说说,没准有转机。”

  枫乔想了想,道:“我记得那时我打伤了一个女人,她流血了,她的血好像有一种奇怪的气息,我周身的黑气一碰到就消融了。”

  枫独牧露出思索的神色:“血?难道……世上真有那种体质!”

  “什么?”

  枫独牧很是激动,还带着一丝兴奋:“那她人呢?”

  “我恢复过来就,就逃了,他还有三个同伴,都是虚丹境以上的修为,我要是留在那里,现在已经被斩杀了。”

  枫独牧的眼神重新黯淡下来,沉默良久,叹息道:“也罢也罢,乔儿,你……应该时日不多了。”

  枫乔撑起勉强的笑容:“原来你也会有伤心的时候,平时总是没心没肺的样子,天塌下来也要睡觉。”

  枫独牧笑道:“要说没心没肺,还是你更恰当些。”

  两人都不觉笑了起来。

  听到他们又开始熟悉的拌嘴,其他人也都露出笑容,但马上感觉不对,又变得愁眉苦脸。只有小破球一直在哭,不断地抹着眼泪,平时他最乐观,这种时候也哭得最惨。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