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我有超级牧场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七章 天大的机缘

我有超级牧场 天地蝼蚁 2843 2019.06.06 12:22

  当初枫乔误食大量的紫玉精,身体几乎要被猛烈的灵气撑爆,就是这玉璧救了他。

  后来枫乔杀人后,心神失守,陷入迷乱,也是这块玉璧帮他回到清醒状态。

  他也曾猜测过玉璧的作用,认为就是用来防止修炼走火入魔的,但没想到,面对这令牌的极寒之力也有反应。

  严大拿已经见识过令牌的厉害,见枫乔有去尝试的意向,开口劝道:“枫乔兄弟,这东西不是我们现在的修为可以触碰的,我看还是等将来修为增长了,再来试试吧。”

  枫乔道:“严大哥,我还是想试试,你刚才不也说了吗,无非是被烫伤或者冻伤,不碍事。”

  “这……好吧,如果不让你试,想必你也不会甘心,不过,千万小心,这令牌太过危险。”

  枫乔点点头,把注意力放在插在地上的令牌上。

  他蹲下身子,深吸一口气,慢慢伸出手。

  虽然他心里有些猜测,但其实还是没有底的,鬼知道这玉璧有没有用,所以他已经做好了躲开的准备。

  慢慢地,枫乔的右手已经十分接近令牌,并且触摸了上去。

  在接触令牌的一刹那,枫乔感到自己的玉璧突然散发一种力量,凝聚在他的右手上,他触碰令牌的指尖传来金属的质感,有一种冰凉的感觉,并不是很冷。

  原本严大拿是站在边上安静地等待着枫乔,见枫乔碰到令牌后一点事也没有,他脸上露出震惊的神色:“怎么会这样,我的明明被它冻伤了,枫乔兄弟,你难道没感受到疼痛?”

  枫乔紧张的心顿时放松下来,心中大定,大胆地张开了手掌,握住了整块令牌,用力将它从岩石里拔了出来。

  令牌握在手里有一种奇异的感觉,一半是冰凉,一半是温暖。

  枫乔的眼里绽放着光彩,这令牌一看就不是凡物,很可能是一件十分珍贵的灵兵,而现在就这样被他握在手里,已经是他囊中之物。

  突然,他感到手里的令牌发生了变化,贴着手掌的那面温度突然升高,变得十分烫手。

  枫乔感受到炙热,慌忙用力甩手,想要甩开令牌。

  但奇怪的是,令牌仿佛粘在了枫乔手上,任他如何用力,令牌始终牢牢地贴在他的手掌上,纹丝不动。

  “烫烫烫!”

  无法丢开令牌,枫乔手中的滚烫愈加强烈,很快演变成灼烈的刺痛感,因为疼痛,不知不觉他的眼睛里已经泌出了泪水。

  他看向自己的手掌,只见背对手心的一面正忽明忽暗地发着白光,散发阵阵彻骨的寒意。而贴着自己手掌那一面只能看到通红的侧面,同样有着忽明忽暗的红光,炙热之感通过他的手心牵扯全身,让他极为痛苦。

  看着眼前这一幕,枫乔脑海里突然冒出了一个想法:“难道……不管了,试试再说。”

  枫乔抬起自己的左手看了看,牙齿一咬,双手合十,竟然把左手贴在了令牌冰冷的那一面。

  “啊!”

  一声令人心惊肉跳的惨叫回荡在石洞里,他左手传来极剧的冰寒,冰冷到让他一时几乎分不清那边是冷那边是热,只感到两只手心都传来钻心的疼痛。

  “不带这样的,难道要我砍掉自己的手吗,老子不要了,放开我!”

  枫乔的额头上已经出现了密密麻麻的汗珠,他的牙齿因为疼痛使劲地打着战。

  严大拿见枫乔如此痛苦,凑上前来,连忙问道:“枫乔兄弟,怎么了,为什么会这样,你不是把它拿起来了吗?”

  “我也不知道!太阳你娘!疼死我了,我的手要废了!”

  当枫乔已经受尽了折磨,意识不堪重负,正在犹豫是不是应该削去自己手上的皮取下令牌时,突然感到体内发生了某种变化。

  枫乔只是沉浸于自身的感受,严大拿却一脸惊异地看向枫乔,只见枫乔双手,脖子处的皮肤上出现了一条条暗红色的纹路,从袖口和领口向外延伸,胸口衣服破碎之处更是秘密麻麻,十分诡异。

  非但如此,在暗红色的纹路上还闪烁着亮光,如同明亮的铁水流过细长的路径,红色的光在枫乔身上流动,忽明忽暗,如呼吸一般。

  而在这些纹路出现之后,被折腾得有些疲惫的枫乔感到的手突然不再那么痛了,原本坚硬的令牌仿佛变得柔软,没有了棱角。

  一开始,枫乔还不敢相信手中的变化,但当他不再感到撕心的疼痛时,他终于长舒了一口气,也不担心令牌的变故,反正只要自己不再遭受那样的痛苦就好了。

  枫乔的感觉没错,令牌变软的感觉越来越明显,很快,他就感到自己手里的仿佛是一块泥,软软的。

  慢慢地,手里的东西依旧在变柔软,最终竟然好像融化了一般,双手之间仿佛夹着一团水、一团油。

  枫乔向两边用力,还是不能分开手,于是只能无可奈何地等待着手中的变化,看它到底会变成什么样子。

  又过了一段时间,他感到手里的液体状东西越来越少。

  一个荒唐的想法出现在他脑海:“不会被我的手吸收了吧?”

  最后,他突然感到自己手里已经没有东西了,正想再次尝试分开双手,但手部突然出现一股能量,通过胳膊,飞快地传到了他的小腹处。

  “这里是……灵胎?!”枫乔心里大惊,欲哭无泪,“你难道还要祸害我的灵胎?你可不要得寸进尺啊,我可是会生气的!”

  他正担心,一种熟悉的感觉从他灵胎里传出,饱满、滞塞。

  “这,这是……突破的感觉?!不会吧,我才刚突破到六重啊,破壁丹还没吃呢。”

  但他也不耽搁,慌忙盘膝而坐,因为习惯了合着手,他竟没有意识到把手分开。

  当他闭上眼仔细感受,这才确定下来,果然是突破的感受。

  他不再细究原因,既然能突破,自然是天大的好处,不清楚原因就不清楚呗。

  严大拿见枫乔突然盘膝坐下,心中疑惑,但也没有多问,而是安静地守在边上。

  因为令牌被枫乔拿起,洞里已经没了光源,所以他取出了火折子,靠着一点火花看着周围的景象。

  这时候闭着眼的枫乔则是十分兴奋又略带紧张地进行着突破。

  两刻钟过去,枫乔体内涌动的能量平息下来,他脸上漾起淡淡的笑容,缓缓睁开了眼。

  枫乔感受着自己身体的状况,笑容逐渐放肆起来,经过刚才的突破,如今他已经是一个聚灵七重的高手了!

  细细想来,他踏上修炼之路不过数月,却已经成了七脉高手,换做以前,除了三大家族,石板城里就没有他的对手了,很长一段时间里,严大拿和曾烈石也不过是聚灵六重,他可以称得上是打遍两帮无敌手了。

  枫乔没想到,自己会遇上这样的机缘,这奇怪的令牌竟然能让自己突破。

  要是一番痛苦之后就能突破的话,他倒不介意多来几次。

  他正沉浸在突破后的欣喜中,严大拿的声音传进耳里:“枫乔兄弟,你怎么样了?”

  枫乔睁开眼笑道:“严大哥,我没事,而且……我还突破了。”

  “没事就好,没事就好——什么,你说什么?突破?你现在不是聚灵六重吗,再突破……你是说你已经到了聚灵七重了?”

  枫乔微笑道:“没错!”

  严大拿一阵错愕,一时之间竟然被惊得说不出话来。

  他吞了吞口水,道:“枫乔兄弟,你现在多少岁?”

  “十五。”

  “十五岁的聚灵六重,就算是在玄清宗,这样的人怕也不多吧!”

  枫乔没有接话,因为他感到自己手心有些异样,这才发现原来自己的双手一直合着。

  他尝试分开双手,发现已经没有了黏在一起的感觉。一切恢复如常。

  就着微弱的火光,他观察起自己的手心,只见两只手的掌心都多了一个花纹,竟然与刚才在令牌上看到的一模一样,是一朵火焰,左手是白色,右手是红色。

  他还发现自己的灵气发生了变化,多了一种奇怪的气息,似乎是——燥热。

  他念头一动,运行起功法,将元气凝聚在自己的双手上。

  神奇的一幕发生了,只见他掌心的花纹突然亮起,而后手中竟然出现了火花,在手掌上静静地燃着。

  右手上的是一朵红色的火花,散发着炽烈的热量;左手上的是一朵白色的火花,却散发着冰冷的寒意。

  看着眼前诡异的一幕,枫乔和边上的严大拿都呆住了,怔怔出神。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