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我有超级牧场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五章 逃亡

我有超级牧场 天地蝼蚁 2523 2019.06.15 13:10

  洞府内,莫肖剑三人来到白衣女子身边。

  “秋师妹,我……对不起,是我大意了,没想到他能伤到你,我们应该留一个下来的。”

  莫肖剑一脸愧疚,看着白衣女子被烫伤的脸部十分自责。

  在白衣女子又半边脸上,有一块三个铜钱大小的烧痕,上面有很多黑色的焦质,烂糊的肉里还在往外流着鲜血,看着很是可怖。

  而且伤口的边缘就是白嫩姣好的皮肤,与伤痕差别分明,有一种触目惊心的反差,更让人惋惜。

  雨周梅霖和李越的脸色也都不好看,他们三个大男人,竟然保护不了一个女子,让其受伤了。

  当时白衣女子说要一个人斩杀枫乔,他们也没多在意,显然很是相信她,而且白衣女子看着温和,其实在一些事上是很有自己主张的,所以他们也都没有反对。

  谁知韩户这洞府里还有一个通道,又因为他认出仙雨针,三人在好奇之下便进了通道,没想到这段时间里白衣女子却被伤了。

  白衣女子见三人愧疚的样子,道:“没事,与人交战,总有受伤的时候的。”

  莫肖剑急道:“但你的脸……”

  白衣女子道:“我回去后问问师父,有没有什么药可以治愈,如果只是普通的烧伤,就没什么事,但要是这火焰有古怪的话……”

  说到这里,白衣女子沉默下来,神情低落。

  是啊,哪有女子不关心自己的脸的呢,虽然她一直以来不像其他女子过分注重容颜,注重外表,但真到了这种时候,他怎么保持平静?

  看着白衣女子沉默,莫肖剑感到自己的心一痛,他从来不掩盖自己对白衣女子的倾心,从第一次见面起,心就被捕获了。

  雨周梅霖和李越也都知道莫肖剑的心思,但莫肖剑是个潇洒的人,平时话语行动都很得体,没有可以表现,因为他们都看得出来对莫肖剑没有丝毫其他心思。

  这次出游,莫肖剑也有通过与白衣女子多相处,而拉近关系的心思,他也很知道不能心急,于是他的态度看上去就和平时一样,没有刻意追求,想在自然而然中获得芳心。

  但不代表白衣女子在他心里的位置就不重了,相反,他太爱白衣女子了,为此看宗门里那些师姐师妹都觉无味,有一种舍你无他的感觉。

  此时看到白衣女子被伤,莫肖剑的怒火一下子窜了上来,但在白衣女子面前还算克制,他手中光芒一闪,多出一个玉瓶:“秋师妹,这是我师父给我的疗伤圣药,应该对你有用。”

  说着,他打开玉瓶,伸手想要敷药。

  但他的手刚接近,白衣女子连忙道:“别!我自己来。”

  莫肖剑脸色一僵,满脸歉意道:“是我唐突了。”

  他把玉瓶交给白衣女子,白衣女子则把玉瓶往手上倒了倒,是一些洁白的粉末,她轻轻地洒在自己的伤口位置,顿时一种清凉的感觉传来。

  白衣女子收起玉瓶,提给莫肖剑:“多谢。”

  莫肖剑犹豫了一下,结果玉瓶,然后又是光芒一闪,玉瓶消失在手掌中。

  突然,雨周梅霖嗅了嗅鼻子,疑惑道:“空气里好像有着一种香味,是什么?”

  李越也仔细闻了闻,道:“我也闻到了,还挺好闻的。”

  莫肖剑道:“是我的疗伤药的味道吗?”

  白衣女子突然小声道:“这……可能是我血的味道。”

  “什么?”雨周梅霖一愣。

  白衣女子道:“不知为何,我的血有一种奇怪的香味,每次流血的时候,就会散发出来。”

  莫肖剑思索道:“秋师妹好像不是什么古老家族的人,应该不是血脉,难道是什么特殊体质?”

  白衣女子道:“我也不知道。”

  莫肖剑突然问道:“秋师妹,你没受其他伤吧?”

  “没有,那人也就凭仗奇怪的火焰,否则我早就把他杀了。”

  “哼,现在杀也不迟!”

  莫肖剑的神色突然冷了下来,站起身道:“走,我们一起去追他,今天一定要杀了这厮,既是替天行道,又是为秋师妹报仇。”

  对此,雨周梅霖和李越当然赞成。

  在确保白衣女子身体无恙,能够行动之后,四人向洞府外走去。

  走到石道,莫肖剑青衣道:“阵法不起作用了——应该是支撑阵法的灵石耗尽,所以无法运行。”

  四人来到洞府外,还是夜晚,他们都一跃而起,朝山下赶去。

  ……

  枫乔正在山野里疯狂跳跃奔跑,因为只中了一枚仙雨针,他受到的影响并不大,只觉得后背有点疼。

  他周身的黑雾已经消散许多,并且淡了下来,露出了他暴露的上半身。

  枫乔的头发已经大半变成了白色,只有一点驳杂的黑色,瞳孔已褪到微红。

  他的脸色很差,很疲惫,而且虽然没有皱纹,看上去却有一种苍老的感觉。

  最重要的是,他现在脑袋里很乱,之前失去了理智,但他还是知道自己做了什么,现在一一想起来,内心充满了悔恨。

  “为什么我会变成那个样子,为什么我会杀这么多人!陆家,陆家!我竟然杀了陆家满门!”

  他的所作所为让他有些癫狂,虽然他不是什么善人,但他也绝对不愿意做恶事,甚至不愿欺负弱小,更遑论这么残忍地杀人。

  他的额头疯狂的往外冒汗,他感觉自己犯下了滔天的罪孽,几十条人命,就这样死在自己手里了!

  以往的他不认为自己是好人,所以一直以来,对自己并没有道德方面的苛求,但现在,他做的事,只要是正常人,就绝对会认为是罪恶的!

  突然,他看到自己身上的、手上的血,有他自己的,也有别人的,而且不止一人,这么长时间过去,已经不再新鲜,不再是鲜红,而是污浊的黑色。

  但他仿佛被吓了一跳,感到一阵头晕。

  他的感觉是真的,强烈的疲惫感如潮水般涌来。

  从白天到现在,他不断地在消耗,他灵胎内的灵气已经所剩无几。

  更重要的是,黑雾消耗的是他的寿命,他现在的衰弱不但是长时间没休息带来的,还有一种深层次的衰弱,是凭休息无法弥补的。

  不敢想象,要是没有碰上白衣女子的血液而发生变故,任凭黑雾控制他,会发生什么。

  耗尽寿元而死亡?最有可能的结果。

  就算迷乱状态被制止,也已经无济于事了,他已经消耗太多了,在奔跑中,他可以感受到身体在明显地衰弱,他的力量也逐渐减弱。

  但他不能停下来,因为他知道洞府里的四人一定会找他。

  其实想到洞府里发生的事,他还是听庆幸的,虽然后悔杀了那么多人,但杀陆一帆是枫乔必须的,也算为二牛他们报了仇。从其他方面讲,他最后回复理智,因此没有杀白衣女子,算是没有继续犯错,而且自己现在也逃了出来,是再好不过了的结局了,毕竟虽然翻了大罪,以死谢罪这样的事他还是绝对不会做的。

  想到二牛,他马上又想起小破球还没找到,当时陆一帆说小破球被关在他买的房子里,就是不知道在哪,要回石板城好好找找。

  这时,他心里突然出现一个念头,自己杀了孟伏平,孟家没能抓住他,会不会报复宅子里的其他乞丐呢?

  这个念头一出现,他就越来越担心,以孟家对他的仇恨,找到枫独牧等人一定会直接杀死!

  狂奔中,枫乔咽了口吐沫,心急如焚,巴不得马上回到石板城。

  “千万不能出事啊!”

  他心里祈求。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