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我有超级牧场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八章 要看着你死

我有超级牧场 天地蝼蚁 2440 2019.06.18 13:18

  就在房间里的乞丐们都处于悲伤氛围的时候,院子外突然响起脚步声,逐渐大声起来。

  众人齐齐朝门外看去,只见当头走来一个俊秀青年,头戴玉冠,丰神如玉,只是神色有点冷。

  他身后跟着三人,两个男子都气质不凡,颇为俊朗;唯一的女子身着白衣,一尘不染,脸上遮着一道白色面纱。

  莫肖剑一干人竟然追到了石板城!

  枫乔还倒在枫独牧怀里,不知走来了什么人,只看到上方枫独牧的脸上有些疑惑,还有点警惕。

  他努力提起一口气,想转过脑袋,枫独牧觉察到枫乔的动静,连忙托着他,帮他转过来。

  莫肖剑微微抬着头,低视着屋子,见头发灰白的枫乔看向他,嘴角浮现一抹冷笑。

  枫乔见是莫肖剑四人,心里一惊,不禁出声道:“怎么会是你们?”

  看见枫乔,白衣女子两只大眼睛里闪烁点点怒火,手中的白剑震动了一下。

  莫肖剑笑道:“怎么?没想到我们会追上你?你看看后背。”

  枫乔闻言,已经大致猜出了原因,当时他跑出洞府的时候,后背突然感到刺痛,像是被什么东西击中,联系莫肖剑的话,他们多半是循着后背上的暗器而来的。

  他的手轻轻抬了抬,向摸后背,但已经没有力气让他动了。

  枫独牧发现了他的动作,先是冷冷地扫了莫肖剑一眼,然后翻动枫乔,让他侧身,后背对着自己。

  枫独牧在枫乔后背仔细看了看,突然把手放在枫乔左肩部,语气有点惊讶:“这是……仙雨针?不对,没有雨族的气息,而且也太弱了。可惜我现在没有半点灵气,连这仿制的仙雨针也取不出来。”

  枫独牧说话的声音很低,除了枫乔谁也没听见。

  莫肖剑见枫独牧查看枫乔的后背,不耐烦道:“别费工夫了,你们取不出来的,况且就一枚,存在于身体内问题也不大——否则也不用我们特地追来。”

  枫乔虚弱道:“你们要杀我们?”

  “哼!身为修行者,修炼邪功,屠戮无辜百姓,难道你还想活下来?而且你胆敢伤了秋师妹,我杀你的理由又多了一条!”

  枫乔苦笑道:“我现在本来就身衰体弱,不用你们动手,我也活不长了。”

  莫肖剑眉头一挑,仔细打量了一下枫乔,发现枫乔乱发灰白粗糙,毫无光泽,神形憔悴不堪,的确是一脸的死相。

  他嗤笑道:“看你的样子,是被邪功反噬了?你看看,违逆天命,涂炭生灵,天道也容不下你!这倒也是一件好事,省得我动手。”

  说到这里,莫肖剑话锋一转:“总之,我要看着你死,才能放心离去。但是!我可没空等着你慢慢死去,反正都得死,不如让我送你一程!”

  莫肖剑手掌轻转,一道光芒闪过,手中出现一把金黄色的剑,他手持利剑,眼睛对着枫乔。

  屋子里的乞丐门听到眼前这人竟然要杀枫乔,都十分愤怒,但迫于四人的气势——也可能单单是因为华丽的衣着,都不敢出声,只能怒目而视。

  小破球因为两耳失聪,一开始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当莫肖剑拿出剑,他才明白过来这些人要对枫乔不利,于是突然从后面跑到前面,挡在枫乔前面:“你们是谁,不要伤害枫乔哥!”

  “枫乔哥?哼,你们最好对他修炼邪功的事不知情,若是让我知道你们与他同流合污,我今日就清理祸害,将你们一同杀了!”

  白衣女子在边上站着,听到莫肖剑的话,突然眉头一皱,但马上想到枫乔杀了那么多人,已经算得上一个十恶不赦的人头,其他人若真是助纣为虐,也是死有余辜。

  小破球不知道莫肖剑说了什么,他只想为枫乔辩护,正想开口,突然一只手放在了他的肩上,枫独牧摇了摇小破球的肩膀,示意他回到身后。

  小破球回头看向枫独牧,又看了看枫乔,神色肃穆,仿佛在说:“你要保证枫乔哥没事!”

  枫独牧点点头,把小破球拉了回来。

  枫独牧把枫乔平放在地上,然后站起来,让人奇怪的是,他的眼里充满了神采,竟是看向带着白衣女子。

  莫肖剑看到枫独牧直勾勾地看着白衣女子,不爽道:“你干什么!原本看你们只是普通人,想放你们一马,你这是给自己找不痛快!”

  白衣女子见这个蓬头垢面的中年人这么古怪地对着自己,同样感到疑惑,没等她说话,却听枫独牧说道:“这几位少侠,这个是我的儿子,其实他没有向你们说的那样修炼邪功,他之所以嗜杀,是因为身体的原因,他自己也控制不住,这不,现在不是回复正常了吗?他心里不是恶人,只是无法控制自己,才杀那么多人。”

  莫肖剑听了,皱眉道:“你想说什么?”

  枫独牧的语气再次低了一些,让他更加不习惯,但为了枫乔,在怎么低声下气他也愿意:“这位姑娘,据我猜测,我儿子能回复正常,很可能是因为姑娘你。”

  白衣女子疑惑道:“我?”

  “没错,姑娘你的血很可能就是让他回复正常的关键,俗话说,斩魔不如渡魔,要是……”

  “住嘴!”听到这里,莫肖剑已经猜到了枫独牧想要干什么,于是立刻喝住枫独牧,不让他再说下去。

  “哼,没想到你看着挺老实,却狡猾得很,秋师妹,别听他的,因为身体原因而嗜杀?哪有这样的事情!这不过是他的谎言!”

  枫独牧被打断,也没继续说下去,而是满含诚挚地看向白衣女子:“姑娘,你可以救他!”

  莫肖剑连忙道道:“秋师妹,他可是伤了你的脸!”

  莫肖剑的这句话落下,突然安静下来,雨周梅霖和李越明显不想说话,只是在边上看着。

  白衣女子蹙起了眉头,一双澄净的明眸里浮现犹豫之色,她响起在洞府里的时候,枫乔烧伤他的脸后,突然气息衰弱下来,难道这个老乞丐说的是真的?

  他心里很是纠结,因为对自己的脸被伤到并不怎么在意,所以他对枫乔的杀念只在修行邪功,但若是枫乔并不是修行邪功,而是自身无法克制,那么……

  但突然,她想到昨夜在上云城,感到陆家的时候所见的触目惊心的画面,整个宅院尸体横陈,火光滔天,惨叫声不觉。

  就算枫乔不是自己想杀人,事实却是他手上已经有了数十条无辜的性命,光是这一点,就要以死谢罪了!

  枫独牧正充满希冀地看着白衣女子,他已经感到白衣女子动了恻隐之心。

  但突然,白衣女子的眼里出现一抹果决,抬起手,将手中的白剑指向枫乔:“残杀数十人口,已经够他死了!”

  枫独牧的眼神瞬间低落下来,一种无奈和悲哀在他心里扩散,他在心里悲痛地想着:“虚丹境,原本我一巴掌可以拍死上万个!没想到那个时候我保护好她,现在又没能保护好儿子,枫独牧啊枫独牧,你还活着干什么!怕死了后被她骂吗!”

  而莫肖剑听了白衣女子的话,很是欣慰,冰冷道:“我只杀他,你们不要自寻死路,我可不会客气!”

  话音未落,他手中的剑已经覆盖上一层金色的灵气!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