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我有超级牧场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十章 小破球的父亲

我有超级牧场 天地蝼蚁 2240 2019.06.20 11:56

  黑袍男子话一出,所有人都吃了一惊,听这意思,他的孩子在这里?

  莫肖剑不禁看向屋内,怎么也找不出那个人像一个天丹境强者的孩子,至于雨周梅霖等人,他知根知底,自然不会往这方面想。

  黑袍男子说了这句话后,从空中慢慢落下来,莫肖剑四人像是吓了一跳,连忙向边上退去。

  黑袍男子脸上带着激动的笑容,心情明显很好,他扫了眼莫肖剑等人,露出一丝微笑,虽然笑起来很难看。

  他又朝屋里看去,搓了搓手,看起来竟然有点紧张,若是让认识他的人看见这个样子,怕是会惊掉下巴。

  莫肖剑看见黑袍男子的动作,心道“果然”,突然想到什么,脸色一沉,他扭头朝其他三人使了个眼色,有离开此地的意思。

  雨周梅霖等人瞬间明白过来,要是屋子里的某个人真与黑袍男子的有关系,那他们的处境会非常不利。

  之前莫肖剑要杀枫乔时,屋里的所有乞丐都护在枫乔身前,说明他们的关系非常亲密,而他们从某种程度上,与屋子里所有人都是敌对状态!

  若是那些都是普通人也就罢了,问题是现在其中一个可能是黑袍男子的孩子,事情就变得棘手了,他们今日不但无法杀死枫乔,很可能还会受到黑袍男子的报复,所以莫肖剑有了退却的心思。

  但这个念头一升起,就被压下去了,若是黑衣男子真想对他们动手,他们的逃脱都将是徒劳,天丹境强者有着让人绝望的力量。

  黑袍男子看向躺在门口的枫乔,却见枫独牧冷漠地对着他,黑袍男子看见枫独牧的眼神,眉头微动,眼里出现疑惑,可能是因为太过兴奋,没有更多关注枫独牧,迈步朝屋里走去。

  黑袍男子从枫乔身旁走过,转身朝向小破球的方向,屋里的乞丐们见到一脸凶相的黑袍男子,都不觉向后退去。

  黑袍男子一看见小破球,眼睛忽地亮了起来。

  他仔细地打量小破球,像是在看一件稀世珍宝,同时嘴里喃喃道:“这么大了啊,应该有十一岁了吧?”

  黑袍男子激动地笑起来,发出的声音竟然有一丝颤抖:“麟儿,唐麟!我的儿子,为父终于找到你了,来,到爹这边来!”

  乞丐们看到黑袍男子兴奋的样子,都有些畏惧,缩着脖子看向小破球,眼里透露着担心。

  黑袍男子张这手,像是要迎接小破球,但小破球十分疑惑,眼中还有着惧意,躲躲闪闪地看着黑袍男子。

  黑袍男子见小破球没什么反应,终于感到了不对劲,他眼睛稍微眯起,沉默了一会儿。

  突然,他的眼睛猛地瞪大,全身上下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杀意升腾,勃然大怒:“是谁干的!我儿子的耳朵是谁打伤的!”

  说话间,黑袍男子如一阵风来到小破球身边,两手伸去。

  小破球很是害怕,身子向后躲去,黑袍男子只是直视着小破球,两眼满含感情。

  小破球突然抬起头,开口道:“你说什么?你是我爹?”

  说完这句话,小破球意识过来,惊讶道:“怎么回事,我能听见声音了?我的耳朵好了?——不对,除了你的声音,我什么也听不到。”

  枫乔此时虽然躺在床上,心里却是很着急,小破球在他心里有极重的位置,虽然黑袍男子疑似小破球的父亲,但只要没确定,他还是会担心黑袍男子会伤害到小破球。

  听到小破球说话,枫乔先是惊喜,然后又露出疑惑的神色。

  枫独牧开口道:“这是天丹境的神识传音之法,直接传进心去。”

  枫乔恍然,暗叹修行的其妙,自己知道的实在太少了。

  黑袍男子一直对着小破球,神色一动,神识传去:“你的耳朵怎么回事,是不是他们干的?”

  而在枫乔看来,黑袍男子突然把手抬到一边,便见一个声音从门外飞进来,被黑袍男子抓在手上,两脚离地,正是莫肖剑。

  莫肖剑大惊失色,他方才正在门外仔细思量,还在庆幸没有对这些乞丐动手,万一伤到了黑袍男子的儿子,今日就难逃一死了。

  正沉思着,突然就感到一股力量裹住他,朝门内拉去,雨周梅霖三人大吃一惊,但不敢轻举妄动。

  莫肖剑满脸惊惧,光是黑袍男子不经意散发的杀意,就让他十分难受。

  小破球见莫肖剑突然出现,先是吓了一跳,然后道:“不是他,打伤我的是其他人,枫乔哥已经为我报仇了。”

  听到小破球的话,莫肖剑大大松了一口气。

  黑袍男子道:“枫乔哥是谁?”

  小破球朝着门的方向指了指:“他就是枫乔哥,一直以来都是枫乔哥在照顾我。”

  黑袍男子回头看向枫乔,眼里少有地露出感激的神色。

  这时,小破球眼珠转了转,突然道:“可是……”

  黑袍男子迅速转过头,神色再次阴沉下来,传音道:“可是什么?”

  “可是有人要伤害枫乔哥!”小破球委屈道。

  原本小破球说与他无关,莫肖剑已经是稍稍放下心,谁知又听到这样的话,莫肖剑瞬间重新紧张起来,嘴巴不自觉地张着。

  黑袍男子看向莫肖剑,目放冷光:“我早就看出来你不是什么好鸟,竟然想动我儿子的恩人,看来是活得不耐烦了!”

  随着黑袍男子的话,强烈的杀气涌向莫肖剑,莫肖剑只觉周身充满寒意,内心不由自主地恐惧起来,一刻苦练的剑心处于崩碎的边缘。

  他哆哆嗦嗦的开口道:“前辈,我想杀他是有原因的,这个人斩杀无辜,罪大恶极,我……”

  说着说着,莫肖剑眼侧就哗哗流下汗来,斩杀无辜?眼前这人这种事怕没少做,他在护道山的人面前讲道义,简直跟在正道人士讲邪魔差不多。

  小破球见黑袍男子竟然瞬间杀气盈目,要杀莫肖剑,受了惊吓,小声道:“我不是想杀他,只要他不再伤害枫乔哥就好了。”

  莫肖剑连忙道:“不会,当然不会!不保证不再杀他,甚至见也不再见他!”

  黑袍男子双目眯起,看着莫肖剑,语气冰冷地可怕:“儿子,你还小,所以心地善良,不过在你看清这个世界之前,我都尊重你的决定。”

  说完,黑袍男子身上的杀气蓦然消失,他松开手,莫肖剑摔在了地上。

  “滚吧,我儿子饶了你一命。”

  莫肖剑胸口剧烈地欺负着,明显很是害怕,他几乎是爬着出门。

  眼见着莫肖剑出到院子里,准备让其他三人一起离开,枫独牧突然开口道:“等等!”

  躺在地上的枫乔仰着头,疑惑地看向枫独牧,不知道他要做什么。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