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体育 足球运动 我们是冠军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二五章 为了证明

我们是冠军 林海听涛 7248 2005.03.03 07:57

    “你说什么?”正在家中休息,准备第二天联赛的杨攀接到李延突然打来的电话后很吃惊。

  “我想问一下,你是否认识一个叫做‘安柯’的年轻门将?”

  “安柯?怎么了?”

  “现在正在进行的德国德比中,代表多特蒙德把守大门的正是一个叫做‘安柯’的中国年轻人。”

  杨攀愣了一下,然后大笑起来:“哈,哈哈哈哈!他竟然骗了我们这么长时间!那个混蛋!延哥,他的表现怎么样?”

  杨攀有这样的表现就等于是承认了自己认识安柯,而且关系还不错。

  “他表现的可以说非常棒,是目前为止场上最引人注目的球员。很难让人相信这是他的第一场德甲比赛!德国和国内的记者都炸窝了,到处去收集一切和他有关的资料。所以我想问问你认不认识他。”

  “何止认识,我和张俊、卡卡,还有他,我们高中都是同班同学,还是一个足球队的。我、张俊、卡卡在前面进攻,他一个人在后面就搞定了对手所有的进攻。”杨攀这话有夸大成分,要知道在张琳韬、司马红欣、夏博、安柯这“洛阳高中四大门神”中,就数安柯丢球最多。但现在杨攀有心要帮安柯一把,他知道安柯家里有些困难,如果能早日成名,收入增加,那些困难也不称之为困难了。所以他在李延面前把安柯大大吹嘘了一番。

  而李延也是心满意足地挂了电话,因为杨攀还给了他一些安柯高中时期的“猛料”……杨攀挂了电话,阴险地笑了。

  ※※※

  比赛中的安柯突然打了一个寒颤。奇怪,比赛这么激烈,他为何感到后心一阵凉意?

  “耶雷梅斯(Jens Jeremies)在后场断下了克林格(Florian Kringe)的球,然后将球迅速推进至中场,拜仁反击!”

  马凯(Roy Makaay)似乎想大力远射,但是沃恩斯(Christian Worns)不会让他得逞的。“次次都是远射,你以为我们后卫不存在吗?”他横在了马凯前面。我看你怎么射!

  可马凯却微微一笑,把球横推给了皮萨罗(Claudio Miguel Pizarro),然后自己启动向里插!

  二过一吗?沃恩斯决定不上去围堵皮萨罗,而是后撤堵在两人传球的路线上。

  可皮萨罗并没有传球,他直接搓射!足球划出一道弧线飞向球门!

  糟了!沃恩斯没想到自己的后撤反而给了对方直接射门的机会!他回头去看时,却正好看见安柯腾空而起,单掌托住足球向后一拨!足球越过横梁飞出了底线,没进!

  “好……好样的,安!”沃恩斯感激地向从地上爬起来的安柯喊道。

  安柯只是笑笑。如果说到目前为止这场比赛他还有什么遗憾的话,那就是他的“吼声”太少了。也许是第一次登场,也许是场上队员都比他资格老,他喊不动。总之,安柯始终没有办法大声把他的意图喊出来。很多情况下他明明看到了球队防守的漏洞,但是就是张不了口。多特蒙德在拜仁强大攻势下后防有些混乱,也不能不说是和他在场上缺乏清晰有力的指挥有关。

  ※※※

  这场比赛的下半场卡恩(Oliver Kahn)成了最悠闲的人。除了上半场后段多特蒙德给他制造了不少麻烦以外,大多数时候卡恩都显得有些无事可做。于是这让他有了时间饶有兴趣地看另一边安柯的表演。

  从某些方面来说和我有些像,身手敏捷,比赛越激烈状态越好。但是门前技术不是很完美,还不够沉稳。综合来说是一个可塑之材,不知道是哪个教练带他的……

  如果不是有他,多特蒙德早就被我们打的无地自容了!但是这场比赛我们拜仁一定要赢,你的首次登场亮相已经很好了,但是到此为止吧。

  ※※※

  在比赛还有五分钟就进入伤停补时之际,比分依然是2:1,主队多特蒙德领先。而拜仁也全力发动,对多特蒙德展开了疾风暴雨般的攻势,就算赢不了,好歹也要拿一分走吧!

  “守住,多特蒙德!守住,安!”球迷们高声呐喊着为处于全面防守的多特蒙德打气。

  这气氛让林佳也有些热血沸腾了,这么多人都把希望放在了你一个人身上,安柯,你感觉到了吗?现在的你是最帅的时候啊!

  ※※※

  “施魏因斯泰格(Bastian Schweinsteiger)禁区内突然起脚,但是被安柯扑了出去!皮萨罗跟上补射!噢,他还没有踢出去就被沃恩斯把足球开出了底线!多特蒙德现在非常困难,但是安柯在忠实的履行自己的职责--守门!他守住了!我们刚刚做了一个统计,本场比赛安柯已经作出了六次关键扑救!这可是前四轮魏登费勒(Roman Weidenfeller)统计数字的三分之二!我们估计只要安柯能把这状态保持下去,那么当魏登费勒伤愈复出后,他会发现自己不得不去坐替补席了!”

  ※※※

  泽·罗伯托在左边路突破后,所有人都认为他会传中,但是他却选择了直接射门!

  足球飞快地向近角冲来!安柯在泽·罗伯托起脚的同时判断他会传中,于是向外移动重心和脚步,想直接把这脚传中给中途截杀掉。但是他很快发现大事不好!因为足球是奔球门近角来的!

  “直接射门!这球……”还没等王健翔把话说完,安柯却不可思议地扭转重心,向近角扑去!

  我的未来怎么可以让你这误打误撞的球破坏呢?别开玩笑了!安柯奋力扑了回去,然后伸手将足球拍出了底线!

  球并没进!

  “伟大的扑救!”德国体育台的解说员吼道,在他看来一个一米九的大个子能做出仿佛一只猫一般灵活的动作,实在是相当不容易的。

  泽·罗伯托也非常懊恼,他认为这球必进的,就算门将能扑到,也顶多把球拍进自家球门。可没想到多特蒙德的门将竟然作出了一次神奇般的扑救!

  这个扑救就连卡恩都觉得有些不可思议,泽·罗伯托射的突然,而对方门将以为这是传中所以提前移动了,但他竟然在一瞬间强行改变了重心!惊人的身体素质!

  原本在泽·罗伯托射门的一瞬间,球迷们都抱住了头,打算为失球而伤心难过,或者祈求上帝让这球打在门柱上弹出去。可他们在看到安柯如上帝般的表现后,一个个把手臂高举,大声为安柯欢呼着。

  比赛进行到伤停补时,多特蒙德依然以2:1领先拜仁慕尼黑。在近况不佳的时候,如果能在倍受关注的“德国德比”中战胜拜仁,那么无论是对俱乐部,还是球迷们来说,都是一针强心剂。

  第一次上场就依靠自己的出色发挥,帮助球队战胜了强敌。安柯这初次演出真是再完美不过了,很多中国记者们已经在脑海里面和笔记本上构思着令人热血沸腾的比赛报道了。

  “中国门将处子秀,完美风暴九十分!”

  “拜仁众将难敌安柯,遭遇中国长城!”

  ……

  这些怎么样?

  ※※※

  “裁判示意比赛因为安柯受伤的原因,会补时五分钟,只要再过五分钟,多特蒙德就会在主场迎来他们本赛季的第二场胜利!而安柯也会迎来一个完美无比的处子秀,为他后面的比赛打下了一个坚实的基础,让我们提前把祝福给他吧!哈哈!”兴高采烈的王健翔笑道,这一刻他甚至忘记了足球比赛是不到最后一秒不能轻易定论的。

  王健翔忘了,但拜仁的球员却没有忘,他们抓紧一切时间在进攻。从现在开始,多特蒙德全队都被压回到了自己半场,拜仁和他们玩起了“半场攻防演练”!

  就连卢西奥(Ferreira da Silva Lucio)都冲到了前腰的位置上来,可以想象拜仁进球的决心有多大。

  弗林斯再次在拿球的时候遭到了主队球迷的嘘声,他似乎被激怒了,一副要拔脚远射的样子。

  远射?那实在是再好不过了!沃恩斯在禁区内偷笑。现在禁区内到处都是人,盲目远射只会被人挡出来,白白浪费一个机会而已。射门,射门吧!

  克林格(Florian Kringe)回到了禁区前沿防守,他见弗林斯有远射的意思,连忙冲上去阻拦。但弗林斯却只是向右侧一拨,躲开了克林格的铲断,然后他右脚一弹,传球给了后插上的卢西奥!

  卢西奥在勒沃库森的时候就以任意球和远射得分闻名于世,在他发挥最好的01到02赛季,甚至有德国媒体称他是德甲的“中卫之王”。现如今,这位“王”面对多特蒙德的大门抡起了他的左腿!

  大力抽射!

  足球穿过禁区内的人群,向球门飞来!

  我要证明!

  安柯飞身扑了出去,由于被人群阻挡住了视线,所以他的反应稍稍有些迟。但他发力的一蹬却比平时快了许多,卢西奥的射门速度很快,角度刁钻。这种情况下是没有办法直接扑住的,只能打出去再说了!

  安柯双拳击向足球,希望可以把足球击出底线,但是由于卢西奥是不停球直接射门的,足球在飞快地自转,所以被安柯一击后并未彻底改变路线,反而是偏向了另外一边,还在大禁区内!

  “开出去!开出去!!”范马韦克在场边大声叫喊着,也不管场上他的队员能否听见。

  “罗伊!罗伊·马凯!”另一边马加特则在喊着荷兰射手的名字,希望这位高效射手能够再次扮演“关键先生”的角色。

  “见鬼!太乱了!!”沃恩斯很想把球解围掉,但那一瞬间他身前有三个人,他根本抢不到足球。

  埃瓦尼尔森是距离足球最近的球员,他打算大脚解围。但是禁区内实在太混乱了,也不知道是谁在关键时刻撞了他一把,让他重心全失,没踢到足球,自己反而一屁股摔倒在地上!

  马凯!是罗伊·马凯!马加特眼中的救世主,拜仁的“新轰炸机”。他抢到了球!他抡脚推射!空门!他必进无疑!

  但安柯却在这个时候从地上一跃而起!他单掌拍向来球!足球被他这么一拍,再次偏离了轨迹,拐向右边!

  我要证明我也可以成为一个球星!我要证明给我爸爸看,我知道你正在看直播!

  “奇迹!安竟然把球扑了出去!”

  但一切还没完,足球依然没有出界,它还在大禁区内,正晃晃悠悠地飞向人群,仿佛在悠闲地看着一场好戏。

  “他妈的狗屎!射门!!”卡恩在中圈附近吼道,他已经不再管身后的球门了。“那小子不可能再有反应的!”

  他说的不错,在连续做出了两次精彩扑救后,安柯又趴在地上,把偌大的一个球门空荡荡地让给了所有人。

  总有一天,我会混出个样子给你们看看的!看着在同学聚会上被众人簇拥着的张俊、杨攀、卡卡,安柯在心里立下了誓言。现如今,在威斯特**球场,他终于有机会实现当初的誓言了。只要终结了这次进攻,拜仁就没戏了。

  这次又是谁?禁区里面一片混乱,但皮萨罗却隔着一名后卫,把脚跺向足球!他在很困难的情况下仍想打门,可是毕竟位置不好,他的那一脚只让足球稍稍偏了偏方向,足球在地上弹了一下,弹向了一个暂时的“无人地带”。

  “解围!”沃恩斯大叫着。

  一个黑影却冲了上来,是弗林斯这个家伙!他鱼跃冲顶,他想用第二个进球从老东家手里抢走一分!

  这是必进的球!没有人可以阻挡我!弗林斯在心里吼道,被球迷嘘了整整九十分钟的他要用这个球作为回击,狠狠教训一下那些球迷。

  ※※※

  当看见弗林斯射门时,林佳也跟着莫名其妙地紧张起来,可她并不是任何一队的球迷,她跟着紧张什么呀?

  难道是在担心安柯?

  ※※※

  安柯模糊中听见一阵欢呼声,他认为那是拜仁球迷所发出来的。现在就想庆祝?还太早了!不愿意服输的他神奇般地再次扑起来,他还未搞清楚是谁射的门,球在哪里,多高多快,射向哪个方向,便完全凭借本能做出了扑救动作。

  我要抓住我自己的未来……

  安柯双手握成勺状,他要直接拿这球!

  但是凭本能的扑救在精确性上还是差了少许,足球并未正好落入他两手之中,而是打在了他手掌下沿,然后……弹了出来!

  脱手!

  足球落地时,安柯也落地了,他晓得自己没抓住球,球门就会有大危险,于是什么也不顾,纵身就想再去扑球,这一次一定要把它牢牢压在身下!

  但是马凯却幽灵般地出现在他面前,足球恰好落在他脚前,那真是一个适合直接射门的位置啊……

  不要!安柯惊恐地把手挥向足球,试图阻止马凯。

  马凯再没给他任何机会,他轻轻却快速地一推,足球躲开了安柯的手,毫无悬念地滚过了球门线,一直滚到被球网拦住才停了下来。

  欢呼声!欢呼声响了起来!这一次确确实实是拜仁球迷发出来的,他们把欢呼声都献给了那个正在狂奔的荷兰人。

  罗伊·马凯,正如马加特所期望的那样,他再次成为了“关键先生”,拯救了拜仁慕尼黑。他在狂奔庆祝,他在脱衣服,他不会去管什么黄牌警告,最后一分钟的进球让他几乎疯狂。

  但上帝啊,如果这是致胜一球该多好!

  ※※※

  安柯绝望地趴在地上,他眼睛还死死盯着网窝内的那个足球。

  多特蒙德的防守终于还是在最后一刻崩溃了,而他自己也没能再次凭借双手挽救多特蒙德。他向足球伸出去的手就好像一个深陷泥潭沼泽中的遇难者做的垂死挣扎,毫无意义,反而像小丑一样可笑。

  可笑啊,可笑啊,安柯!你不是九十分钟都表现完美吗?为什么最后时刻却一次都没能把足球抱住?你不是一直都在期待暴风雨来得更猛烈一些吗?可为什么真正面对暴风雨的时候竟会脱手?

  平时逞英雄,关键时刻你却成了孬种!

  ※※※

  “这……”王健翔刚刚还在说安柯会帮助多特蒙德战胜拜仁,没想到话音刚落,在拜仁的一通猛攻下,多特蒙德城门就终告失守,到手的三分变成了一分!他也不知道该怎么解说这前后不过十几秒的强烈反差了。以往的比赛遇到这种情况除了为进球一方欢呼外,就是为丢球一队惋惜,很简单的把两种完全相反的情感分给两个球队就是了。但是今天因为多特蒙德有了安柯一切都不同了,简单的惋惜是对于安柯努力的不公平“……足球果真是不到最后一秒钟不知道结果啊……”到最后他也只能这样说,不知道多特蒙德球迷们会怎样看待安柯这最后时刻的脱手,毕竟从胜利到平局,不是谁都可以欣然接受的。

  但是在短暂的沉默后,威斯特**球场上却响起了雷鸣般的掌声。多特蒙德的球迷把掌声送给了还趴在地上的安柯。

  “站起来,安!”沃恩斯向他挥挥手,“你没什么好懊恼的,你已经尽力了!”见安柯并未起来,他上前将之拉起。“听听这些掌声,都是给你一个人的。”

  “对,对不起,队长。”安柯起来第一件事就是向沃恩斯道歉。

  “有什么好道歉的?我们也没输啊!挺起胸膛,你应该为你的表现而自豪!来吧,向球迷们挥挥手,感谢他们的掌声!”沃恩斯给了安柯屁股一巴掌。“好小子,把我们的风头都抢光了!”

  “嗯!”安柯依言举起双手,向看台上鼓掌。此举再次引起了一阵欢呼声。

  “干得好啊,小子!”

  “如果不是你,我们连一分都拿不到呀!”

  ……

  多特蒙德球迷果然是最可爱的球迷。

  ※※※

  林佳发现她身边的球迷们也一边鼓掌,一边欢呼着。她觉得有些不可思议。明明安柯刚才丢了一个球,为什么大家不怪他,反而还为他鼓掌欢呼,难不成大家都气晕头了吗?

  ※※※

  随后多特蒙德刚刚把球开出来,比赛就结束了。安柯在谢过队友的赞扬后径直走到他的偶像卡恩面前,用德语请求和他交换球衣。

  卡恩没有推辞,直接把上衣脱下来交给安柯,然后接过他递过来的球衣,拍拍他的肩膀:“你干得很好,小伙子。你会是全场最佳的!”

  “多,多谢奥利弗!”安柯还有些结巴,他只想交换球衣,可是没想到卡恩竟然主动和他讲话了,能得到卡恩的赞扬,他早已经把刚才丢掉一球的郁闷忘得一干二净了。

  “好好干吧!”卡恩挥挥手,转身向球员通道走去。在混合区他却很意外地遇见了一个人。“奥利弗?”他所喊的正是安柯的守门员教练奥利弗·欧德,同时也是他的启蒙恩师。

  “很精彩的一场比赛,但是你今天却有些悠闲啊,和对方的门将比起来的话。”欧德笑着给卡恩打招呼。

  “我还以为我这一辈子是不会再看见你了……你怎么来了?我记得你宁肯在酒馆里面消磨时光也不会来现场看球的。”卡恩站在边上,为后面的队员让路,并时不时的和相识的人打着简单的招呼。

  “还不是因为他嘛。”欧德指指卡恩肩膀上的安柯球衣。

  “安?”卡恩有些吃惊。

  “我的第二个徒弟,怎么样?还不错吧?”

  “我说怎么和我那么像呢!”卡恩笑了,“非常棒的一个小伙子。”

  “那么和你比怎么样?”奥利弗不怀好意地笑道。

  “这个……目前的他还不如我,不过却比同年龄的我要好一些,二十二岁就在多特蒙德打上首发,确实非常不容易。不过他的门线技术似乎还不够完美……”

  欧德笑了起来。“你可以考虑退役后做门将教练了,眼光不错。呃……”他看见从远处涌上来不少记者,一定是来找卡恩问对于安柯的印象的,他这个酒鬼还是不要在这里碍事好了。本来打算等一下去找安柯的,但是刚才一看那么多中国记者向混合区涌来,估计安柯今天晚上会很忙碌,他自己也急着去喝酒,有什么话还是留到以后说吧,今宵有酒今宵醉。“我得走了,还赶着喝酒呢。看来你有的忙了,哈哈!”

  “你还是老样子啊!”卡恩无奈地摇摇头。

  果然,安柯刚刚走到球员通道入口酒杯无数记者围了起来。闪光灯闪个不停,无数话筒在他身边排了几圈,人们把各种各样的问题大声地抛向他。

  这一切不正是他想要得吗?

  好好享受吧,安!这个夜晚属于你!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