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体育 足球运动 我们是冠军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三七章 鸦雀无声的诺坎普

我们是冠军 林海听涛 14614 2006.09.20 12:26

    春节之后足足七天,都是国人欢庆的日子,但是对于在国外踢球的职业球员们来说,他们没有权利休息七天,除非他们不想踢球了。

  年三十过后,张俊他们正常参加训练,顶多训练的时候队友们会向三个中国人拱拱手,说声新年快乐。

  过年后的第一轮联赛,佛罗伦萨打的并不是很好。他们在二月十七日,联赛第二十六轮中,主场被拉齐奥1:1逼平,张俊没有进球。有分析家认为这可能和队中三名中国主力因为春节而心思不在球场上有关。

  但是克鲁的表现倒是很正常的。实际上是因为马上就要到来的冠军杯十六强赛,让萨巴托刻意保留了实力。

  早在春节之前,冠军杯十六强的对阵抽签结果就出来了,佛罗伦萨非常不幸(幸运?)的碰上了如今在整个欧洲足坛如日中天的巴塞罗那。

  不过那个时候,张俊没把这事放在心上,他满脑子都是春节,和家人团聚。

  如今春节过完了,他也应该好好考虑一下如何对付这个棘手的敌人了。

  连续三个赛季西甲冠军,上赛季欧洲冠军杯冠军,上赛季西班牙国王杯冠军,他们在上个赛季完成了三冠王的伟业,让他们的对手皇家马德里颜面尽失。同时,他们还拥有去年的世界足球先生罗那尔迪尼奥,西甲最佳射手埃托奥,阿根廷的新马拉多纳梅西,葡萄牙的当家中场德科,巴萨德灵魂普约尔,以及令人恐怖的法国前锋——亨利,他上个赛季刚从阿森纳转会过来,现在是队内的二号射手,仅以两球落后于埃托奥。

  这是一个非常可怕的阵容,巴萨阵中任何一个人都有着强大的实力和响当当的名气。

  而反观佛罗伦萨呢,除了欧洲足球先生和世界足球先生铜球奖的张俊之外,他们其他人的名气都无法和巴萨队员相提并论。

  克鲁只是在意大利国内具有不错的名气,还缺乏一个在世界舞台上充分展示自己的机会。华金自从去了意大利之后,除了贝蒂斯当地的媒体还会关注他之外,不少西班牙媒体已经把他看作了废人,他们认为去了意大利的西班牙球员,废不废那只是时间问题。

  加泰罗尼亚人对于这个结果很满意,他们认为巴塞罗那现在的状态,轻松晋级没有任何问题。而佛罗伦萨上一轮联赛的表现还让人担忧这支球队的前途,根本无法对现在全欧洲无敌的巴塞罗那造成任何威胁。

  他们似乎已经忘记了去年的皇家马德里。

  ※※※

  “我们和西班牙真有缘。去年的冠军杯十六强,打的就是西班牙的皇家马德里。今年又碰巴塞罗那。”训练结束,在更衣室淋浴,换衣服的时候,项韬突然说道。

  “而且我们队伍中还有两个西班牙人。”马斯切拉诺耸耸肩。

  “这样吧,项,你以后可以考虑去西班牙踢球,连语言关都过了,我们现在用西班牙语对话怎么样?”华金开着项韬的玩笑。

  项韬翻了个白眼,然后用回答记者提问的口吻说道:“啊,西班牙的阳光很诱人,三点女郎也很诱人,不过我现在是佛罗伦萨球员,在合同没到期之前,我只考虑为佛罗伦萨效力。”

  大家都笑了起来。

  一旁的莫伦特斯对于这场冠军杯非常期待,以前他在摩纳哥,正是他的进球淘汰了皇家马德里,让劳尔泪洒当晚。如今,他要亲手淘汰巴塞罗那,还了当年的人情债。更何况,他曾是皇马球员,一日为皇马球员,则终生为巴萨敌人。

  “我们和西班牙有缘,巴塞罗那对我们可不怎么友好啊……”弗雷叹口气。

  他这么一说,更衣室暂时安静了下来。他们都知道怎么回事,和去年一样,双方比赛之前就大打嘴仗。不过和去年又不同的是,这次首先发难的不是那个疯子萨巴托,而是对方的当家前锋埃托奥。

  “佛罗伦萨?听说他们是上个赛季的意甲冠军?我不怎么看意甲比赛,但是我知道的是意甲现在水平下滑的很严重,他们已经不是这个世界上最好的联赛了,西甲才是。”这是埃托奥在上一轮联赛中打进两球,帮助巴塞罗那3:0大胜塞维利亚后,接受记者采访时说的。

  以上的言论激起了全意大利媒体的强烈抨击,不过让佛罗伦萨人难堪的还在后面。

  “我只知道他们队伍里面的张俊是去年的欧洲足球先生,不过他输给了罗那尔迪尼奥和我(埃托奥是世界足球先生银球奖),我认为我们有很大的把握赢球。第一回合是我们的主场,我们将在这场比赛决定出线的结果,佛罗伦萨将身穿白衣吧?那很好,我一向把穿着白衣服的球队当皇马来揍。”

  说完,他丝毫不理会目瞪口呆的记者,转身走回了更衣室。

  这番言论传到佛罗伦萨的的时候,佛罗伦萨的媒体们几乎是集体叫嚣要给那个非洲小子厉害瞧瞧。但是让他们非常不解的是,这次脾气暴躁的萨巴托却没有针对埃托奥的挑衅有任何反应。在接受记者采访的时候,他甚至故意岔开话题,就是不愿意谈论埃托奥的话。

  有意大利媒体已经在骂萨巴托只能窝里横,是个没种的懦夫。

  只有佛罗伦萨球员知道怎么回事。

  时间倒退三天……

  “他妈的见鬼!那个杂种黑鬼!婊子养的!老子横的时候他他妈还在他老子裤裆里面呢!”训练场边突然爆发出一声大吼,把在场上的球员们吓了一跳。

  迪利维奥眉头皱的都快成“十一点十分”了。幸好现场没有记者,否则就是萨巴托上述言论,都足够他坐牢了,因为涉嫌种族歧视——这可不是一个小罪名。

  “没事,大家继续训练。”迪利维奥挥挥手,但是似乎没什么用,球员们的好奇心都很重,虽然身体在训练,可是心思都在场边呢,从一个个扭着头跑步的样子就可以看出来。

  可是萨巴托的高音仍然源源不绝的传来:“还想揍我们,好呀,好呀,小子你来啊!妈的,老子不把你揍回非洲老家,老子就不当佛罗伦萨的主教练!杂碎!呸!看什么看!继续训练!妈的!再看老子不让你们上场!”

  他这么一吼,比迪利维奥的劝慰有用多了,一班好奇的球员一个个缩回了脖子,老老实实的训练,再也不敢扭头去看突然发火的萨巴托了。

  训练结束之后,才有人打听到,主教练突然怒火冲天,是因为看到了报纸上面关于埃托奥那番言论的结果。当时他就把报纸撕的粉碎。

  “啧啧,老板真有气魄!”

  “是啊是啊,要是我就不敢这么骂,顶多骂一句‘他妈去死’之类的……”

  球员们也表达了自己的“愤慨”之情。他们用调侃的心情说着,都期待在第二天看见萨巴托的大头像出现在报纸的头版上面,可是他们没看到。

  骂完人的萨巴托出人意料的没有做出任何回应。然后在第二天的训练结束之后,萨巴托把所有人召集到了一起。

  “我想大家都知道了那个黑猴子的言论,你都知道我很生气。但是我希望你们暂时把这事放到一边,我们大家谁也不许谈论此事,安心备战就是了。”萨巴托说的一脸平静,仿佛昨天他没骂过那么狠毒的话一样。

  项韬不解:“可是,老板,这不符合你的作风……”

  “干!我只是说比赛前不许谈论此事。你放心,两回合比赛我们要先去他们的主场,到时候我们会给那群孙子看好戏的。胆敢指着我们鼻子骂的人,他埃托奥是第一个,也将会是最后一个。”萨巴托桀桀的笑了起来,看的周围一群队员后背心都发凉。

  ※※※

  这事就这样被萨巴托压下来了,虽然他每天都要骂埃托奥和巴塞罗那十句来发泄一番,但是好歹他没有公开骂。

  比如,某个球员训练上除了差错,萨巴托就会这样骂:“你他妈的!你中午没吃饭吗?干嘛像那个黑猴子一样,有气无力的?!给我打起精神来!”

  “黑猴子”已经在佛罗伦萨队内代替了以往所有的脏话,成了最恶毒的诅咒。如果萨巴托骂出这个词,那么就说明他现在很不爽,是真的生气了。

  回到了更衣室里面,莫伦特斯摇摇头:“没办法,埃托奥就是那样的人,年轻冲动。当初因为皇马抛弃了他,所以现在对皇马还只有怨念与仇恨呢。”他和埃托奥同是皇马的人,对埃托奥多少有些熟悉。

  埃托奥的人品如何,大家都是清楚的,对于一个可以在夺冠庆典上公开喊出:“王八蛋皇马,懦夫,来向冠军致敬!”这种话的人,实在不应该抱多大的期望他能说出什么好听的话来。

  当然,费戈当年也喊过,这句话最早就是费戈喊出来的,但是后来去了皇马之后,费戈很会做人,很快就把这挡子事抛到了脑后,和皇马球员关系处的相当融洽。

  倒是埃托奥始终忘不掉皇马对他“始乱终弃”,不仅选择了加盟皇马死敌巴萨,而且还多次在公开场合宣称,他把所有身穿白衣的球队当皇马踢。所以,就可怜了西甲那些不论主场、客场有白色球衣的球队们了。

  “埃托奥是一个天才,非常具有天赋。当初是皇马将他从喀麦隆带到欧洲来的……”莫伦特斯继续说着,佛罗伦萨队内可有不少人不怎么知道两者的恩怨呢,于是都当听故事一样安静的听着。

  “可是,皇马队内巨星云集,都是那个时候足坛鼎鼎大名的人物,他一个刚从非洲来的小子根本没有机会代表皇马一线队比赛,所以俱乐部就把他租借了出去。他在外面拼命的表现,进球,不断的进球,就是希望能够有机会重返皇马一线队,可是我们的主席先生……”说到这里,莫伦特斯苦笑一下,因为他也是“齐达内+帕文政策”的受害者。“他接二连三的买进更知名的球星,让埃托奥的心越来越凉,你们想想啊,一个球队的前锋线有劳尔、罗尼、欧文这三个世界上最好的前锋,怎么还能容下其他人呢?在选择埃托奥还是罗纳尔多的时候,主席先生选择了后者,埃托奥就彻底对皇马死心了。”

  被莫伦特斯这么一说,那些原本心里反感的人也没有那么讨厌埃托奥了。多纳代尔更是想起了自己和AC米兰的关系,而华金也沉默了,因为他曾经距离皇马那么近,如今却远在意大利,被国内的媒体认为迟早会废掉。

  莫伦特斯见气氛有些凝重,这不是他想要的效果,他又笑道:“其实呢,我倒不觉的埃托奥去巴萨有什么不好的。因为老实说,我不认为他的性格和皇马会很合拍,他这种人呆在皇马的更衣室里面迟早是要出事的。”

  “为什么这么说?”项韬问。

  “因为皇马的气质和埃托奥的性格完全不符。皇马讲究的是一种从容镇定的……嗯,贵族之气吧。他们很少和裁判争执,除了巴萨,他们几乎不和对手有什么言语上的冲突。而埃托奥则是一个非常自由的人,他的性格突出,桀骜不驯,正好违背了皇马的传统。而巴萨却在这方面和埃托奥不谋而合了,所以他去巴萨绝对胜过呆在皇马,我想主席先生也是考虑到了这一点吧。”

  这一点张俊赞同,因为加泰罗尼亚人一直想要努力摆脱西班牙政府的统治,走上独立自治的道路,所以很多时候的表现都很极端和感性,也因此他们和气质完全相反的皇马才会成为死敌,除了那些历史典故之外,这个气质原因也是很重要的。

  这和马德里德比一样,皇马代表的是贵族,那么马德里竞技代表的就是平民。

  “一个球员选择适合自己的地方,这是很正常的吧。皇马不适合埃托奥,所以他选择了巴塞罗那。就这样。”莫伦特斯说完了。

  项韬小声嘀咕了一句:“就算性格使然,也不应该说出那种狗屁不通的话来吧?”

  克鲁在旁边面无表情的说道:“那你就去教训他吧。”

  项韬猛地抬起头:“日!教训就教训!老子还怕他不成?他和皇马的恩怨关我们什么事?什么看见白色的都当皇马来揍?!他揍老子,老子就揍他,公平合理!日!”

  “那好吧,让我们二十三日去诺坎普踢巴塞罗那的屁股!”张俊大声笑道。

  所有人都笑了起来。他们虽然即将面对如日中天的巴塞罗那,却没有丝毫的胆怯,因为现在的佛罗伦萨,根本无所畏惧。

  张俊看着自己的队友们,脑子里面突然冒出一个古怪的想法:他们就像水浒里面的梁山,聚在一起,呼啸山林,皇帝老儿来了都不怕。

  全欧洲最佳球队怎么样?世界足球先生怎么样?西甲最佳射手怎么样?惹到我们头上,一样灭掉!

  职业球员当了这么多年,张俊第一次觉得很爽。

  ※※※

  回到家的张俊发现苏菲在和长辈们商量事情。他凑过去打听,原来在说归期。出来了这么久,父母们都想家了。

  虽然一家人其乐融融,天天晚上聚在一起吃饭的日子很快乐,但是张俊还是认为不应该再挽留长辈们。首先,苏菲的父亲还要上班,其次苏菲家里还有老人,也不能再呆下去了。而且,张俊的妈妈还要抽空回趟老家。这些都要在二月份完成的事情,现在眼看就到二月底了。

  苏菲想留,女孩子恋家。但是长辈们执意不多住了,她也留不住。

  “那么好吧,我打个电话去订机票。”苏菲撅着嘴说,她拿出手机拨通了订票的电话。

  “妈,伯父伯母,你们什么时候走?到时候我和苏菲请假去送你们。”趁苏菲打电话的时候,张俊问三位长辈。

  “呵呵,那就后天吧,早晚两天你就要去西班牙了。”张俊的妈妈笑道。张俊要去客场打比赛的事情,他们都是知道的。

  “苏菲,订二十号的机票吧。”张俊回头对苏菲说。

  “嗯,小姐,请问有二十一日到中国北京的机票吗?”苏菲点点头,但是很快她眉头皱了起来,“没有?订完了?”一边反问,她一边回头看着其他人。

  “你问她哪天有。”张俊吩咐道。

  “那么小姐,请问现在能订到哪天的机票呢?”

  “哦,二十三日才有票……什么?二十三日?!”苏菲的一惊一乍一定让那边的小姐头顶上冒黑线了——声音这么好听的女士怎么精神就那么不正常呢?

  张俊听见这个日期,也是一愣:二十三日才有票,那个时候他正在巴塞罗那比赛呢,还怎么送人啊?

  苏菲显然也知道张俊的难处,所以她接着问:“小姐……除了二十三日,最近还有没有哪天可以订到票呢?”

  那边的小姐语气如常:“对不起,小姐。最近机票紧张,只有二十三日才有票了。”

  “那么不去北京了,去上海、香港、新加坡的航班呢?”

  “香港有一班是二十二日下午的。您要订吗?”

  二十二日下午,苏菲知道,那个时候张俊也已经在巴塞罗那了。

  看见苏菲脸上为难的表情,她的妈妈开口问:“怎么了?菲菲。”苏菲一直再用意大利语和对方谈,所以她的父母根本听不懂。

  “妈,他们说只有二十三日才有票。”苏菲捂住电话,回头对她妈妈说。

  张俊的妈妈听出来了,她知道那天是比赛日,如果订那天的机票,张俊就没法去送他们,没法尽孝道。

  她笑了笑:“没什么呀,就订那天的吧。”

  “可是,妈……”张俊有话要说,却被妈妈挥手打断了。

  “呵呵,我们又不是小孩子,三个人在一起你还担心什么?你安心去比赛,其他的都不用考虑,你去不了,让苏菲去送我们就是了。”妈妈安慰的拍拍张俊的肩膀,她脸上满是骄傲的表情,自己的儿子成了世界最著名的球星之一,全世界飞来飞去的比赛,万人瞩目,无数人崇拜,她这个做妈妈的也觉得很自豪。

  张俊知道妈妈都这么说了,那就只能这样了,于是让苏菲订了二十三日,到北京的机票。不过他在心里,也添上了一个必须要战胜巴塞罗那的理由:妈妈以他为骄傲,他如果还输了比赛,那就是让他妈妈丢脸了。

  ※※※

  张俊和家里的苏菲与妈妈、伯父伯母道别之后,就和全队一起,坐上了飞往巴塞罗那的航班。任煜地大老板自从坐上了俱乐部主席的位置之后,对待自己的球队非常够意思,距离远的客场,统统都是包专机飞过去。在意甲,有钱能够次次客场包专机的球队可不多,就连尤文图斯这样的球队,因为有一个擅长精打细算的莫吉,也没法这么大张旗鼓的浪费。

  在巴塞罗那的机场迎接他们的不是鲜花和掌声,而是无数的闪光灯和那些不怀好意的加泰罗尼亚媒体们。

  因为萨巴托的异常低调,在意大利媒体都为佛罗伦萨感到羞耻的时候,加泰罗尼亚媒体更是认定萨巴托是一个外强中干的懦夫。当然,他们敢这样认为,也是因为巴塞罗那现在绝强的实力,他们认为萨巴托也许在其他人面前能够拽的起来,但是,面对现在横扫西甲和欧洲赛场的巴塞罗那,也只有夹着尾巴做人的份。

  而且巴塞罗那方面的安排也很有意思,他们没有安排这支倍受关注的球队走特别通道悄悄出机场,而是让他们像普通旅客一样从出口鱼贯而出。自然就是要让他们被守在那儿的记者好好难堪一把。

  果然,第一个出来的加斯巴洛尼就被那些猛然亮起来的闪光灯给吓了一跳,他情不自禁的捂住了眼睛,把头侧到一旁。

  然后当更多的球员出现在记者们的视野中时,无数的话筒合着无数的问题被伸到了球员们嘴前。当然,面前话筒最多的只有两个人——佛罗伦萨主教练萨巴托和队长张俊。

  “请问萨巴托先生,能否对您的对手发表一下看法?我听说埃托奥前段时间发表了一些不怎么友好的言论,我们希望能够听到您的回应。”一个记者不怀好意的提出了这种让人很难堪的问题。

  当然,这个让人难堪只是让普通人难堪的级别,对于萨巴托这种脸皮厚的像城墙一样,自打生出来就不知道“厚颜无耻”“害臊”等词怎么写的人来说,完全无效。

  萨巴托之前刻意低调,是因为他不想让太多的媒体掺和进来,打扰了球队的正常训练。在内心深处,他还是把巴塞罗那作为了一个非常重要的对手看待。他不会真的认为这种低调可以欺骗到对方的主教练里杰卡尔德。既然已经要比赛了,那么这种低调也就没用了。

  萨巴托大大咧咧的一笑:“埃托奥是谁?”他扭头看着项韬,“你听说过这个名字吗?”

  项韬非常默契的摇摇头,一脸迷茫。

  然后萨巴托继续笑道:“嗯,巴塞罗那是一个非常美丽的城市,很美丽,我想我会把这里列为我的度假候选地之一的。”他只字不提有关巴塞罗那俱乐部,好好的羞辱了一番那个提问的记者,当初心头的怨气终于发泄出来了。而他后面的项韬暗暗点头,这才是老板的作风啊……有仇怎么能忍?睚呲必报才对。

  另外一边,也有记者刻意要让张俊难堪:“我们能谈谈世界足球先生的评选吗?”去年的世界足球先生评选,巴塞罗那两人进入最后的前三,一个金球奖,一个银球奖。这让他们骄傲不已,动不动就要挂在嘴边炫耀一番。而张俊恰恰输给了巴塞罗那的两人,屈居第三。

  张俊本来不想搭理这种人的,可是他看到了那个记者脸上的笑容,那是幸灾乐祸的笑容。这一下让他动了真怒。

  “我想,我没有资格评价的,毕竟我只是第三。倒是你们应该去问问埃托奥,我听说他一直对自己只拿第二很不满的。”张俊这不是满嘴胡说的,在世界足球先生颁奖之后,没两天就有媒体传出埃托奥对只拿第二的结果非常不满意,言词中隐隐有:老子才应该是金球奖的意思。当然,后来埃托奥很快出来辟谣,说这是马德里媒体不负责任的报道,是故意破坏巴塞罗那球队内部团结的卑鄙手段……

  张俊当然也不会相信埃托奥真的傻到说出以上那番话,但是那事情通过媒体添油加醋的宣传,搞到人尽皆知。他现在就是要用这个让对方难堪。

  说完,不理会对方脸上古怪的表情,他拉着皮箱径直走出了通道。

  随后,没有任何一个佛罗伦萨球员再接受过媒体的访问了。

  第二天,加泰罗尼亚的报纸上都只有一个标题:狂妄的佛罗伦萨人!

  ※※※

  巴塞罗那的主球场诺坎普球场是这个世界上最为知名的球场之一,也被不少人成为足球圣殿。当然,这个世界上被成为“足球圣殿”的球场还有不少。自从98/99赛季,将站席全部改为坐席之后,这个球场可以容纳九万多名观众现场看球。

  这是一座相当了不起的球场,整个西班牙,只有皇家马德里的伯纳乌可以和它相提并论。这里也曾经上演过无数经典的比赛,其中令人印象深刻的就是98/99赛季,曼联最后时刻2:1逆转拜仁慕尼黑成就三冠王伟业的那场比赛。

  这里的球迷同样是狂热的,每当有巴萨的主场比赛,这个巨大的球场从来都是座无虚席的。任何一支球队来到这里打比赛,首先都要面对着来自主场球迷巨大的压力,因为那高达五层的看台在视觉冲击力上的效果是惊人的。

  这里是全世界巴塞罗那球迷心目中的圣地,是加泰罗尼亚人激情的源头,每当主场比赛日,这里只有一个声音,那就是“巴萨”。

  如今,来自意大利中部的佛罗伦萨将在这座令人恐怖的球场里面挑战如日中天的巴塞罗那,而且赛前他们已经激起了全加泰罗尼亚人的不满和怨恨。远道而来的佛罗伦萨人似乎丝毫不知道自己触怒了巴萨的后果有多严重,整个巴塞罗那市,如果你敢说你是从佛罗伦萨来的,那么不管你什么身份,都要遭受白眼。

  有不少加泰罗尼亚媒体甚至把佛罗伦萨列为了继皇马之后,巴塞罗那最大的仇人,因为百年多来,能够如此公开直接侮辱巴塞罗那俱乐部的,除了皇马,佛罗伦萨还是第一支球队。

  “巴塞罗那不接受平局!就算佛罗伦萨那个白痴主教练和队长跪下来求我们,也绝对不会接受除了胜利之外的任何结果!大胜!巴萨要大胜!”

  埃托奥当然知道了来自佛罗伦萨那边对他的评论,因为不光是加泰罗尼亚媒体,就连马德里媒体都幸灾乐祸的把那句“埃托奥是谁”放在了醒目的头版,然后正文里面添油加醋的大加嘲讽。

  都这个时候了,双方媒体还不忘互相拆台。

  埃托奥相当愤怒,相当愤怒。最近两个赛季他和他的球队在西甲几乎没有遇到过对手,上个赛季,就连欧洲都臣服在他的脚下,他对于佛罗伦萨的人敢说出那样的话,相当吃惊,一点思想准备都没有,以至于他在听到萨巴托的话时,第一个反应是:这个人脑子没问题吧?连我都没听说过,他还执什么教啊?

  后来,当他明白过来这是对他的侮辱时,他怒不可遏,发誓一定要在比赛中给无知无耻的佛罗伦萨好瞧。

  就连一向脾气很好的罗那尔迪尼奥都不得不对客队这种狂妄的态度所触怒,他虽然没有空开发表过任何言论,但是巴萨的球员都看的出来,在比赛前一天的训练上,小罗脸上的笑容少多了。

  全队中也只有里杰卡尔德还能保持冷静,他知道这肯定是对方的激将法。现在不是和佛罗伦萨耍嘴皮子的时候,实际上,十个里杰卡尔德也耍不过一个萨巴托,这是全欧洲的共识了,如果论嘴皮子功夫,现在最厉害的就是佛罗伦萨的主教练。

  里杰卡尔德一方面安抚自己的队员,一方面研究佛罗伦萨,小心的指定着对策。

  为此,他研究了佛罗伦萨在欧冠上的所有比赛。佛罗伦萨是一支非常看重进攻的球队,在上一个赛季的欧冠上面,他们在皇马的主场都敢和皇马打对攻。所以里杰卡尔德认定这一次,他们还会和自己打对攻。

  里杰卡尔德不怕对攻,他巴不得对方打对攻。因为巴塞罗那也是攻击的球队,如果不进攻,他们甚至不知道应该怎么踢球了。这里是诺坎普,巴塞罗那的主场,他们无所畏惧,对攻就对攻。

  ※※※

  距离比赛开球还有四十分钟,诺坎普早就坐满了,喧嚣声老远的公路上都能听见。

  在客场更衣室,萨巴托正在做最后的安排,有些话,现在是时候说清楚了。

  “谁能告诉我,意大利足球的特点是什么?”

  一群人面面相觑,不知道这个时候了,主教练突然问这种话干什么。

  见没人回答,萨巴托直接说出了答案:“一群笨蛋!防守啊!让意大利足球在世界足坛上知名的不就是防守吗?我们的防守可是有传统的。”

  “哦——”一群人做恍然大悟状。

  “但是这和我们今天的比赛有什么关系吗?”项韬“哦”完之后就发问了。还有不好队友在心里给项韬鼓掌:“干得漂亮!看他怎么说!还叫我们笨蛋,都这个时候了,也不知道谁是笨蛋!”

  “所以说你是笨蛋了!”萨巴托骂道,“我这么明显的用意都看不出来,真不知道在机场的时候是谁和我配合那么默契的?为什么提这事,因为我们今天打防反……”

  “哗!”更衣室内顿时热闹起来,所有人都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了。他们没听错吧,一向视进攻为生命的疯子教练竟然要主动打防守反击。

  “老……老板,这不符合你的作风啊……”项韬都吓得结巴了。

  看着底下球员的反应,萨巴托得意的笑了起来:“我就知道你们会是这种表情。难道你们认为我会安排和巴塞罗那对攻?”

  不少人都点点头。

  “神经病!”萨巴托再骂一声,“在诺坎普和巴塞罗那对攻,我想死啊?你们是不是嫌这个赛季比赛太多了,想早点在冠军杯上淘汰回家?”

  所有人的头摇的像拨浪鼓一样。

  “巴塞罗那最近两个多赛季在欧洲的称王称霸靠的是什么?就是他们锐利的进攻,和那种攻无不克、战无不胜的气势。这里是他们的主场,他们肯定会毫不迟疑的采用进攻战术,如果我们和他们对攻,那么我们就落入了他们的节奏,整场比赛都要跟着那群该死的孙子走。这是我不能容忍的。里杰卡尔德肯定不会想到我会在这个时候改变战术,打防反,他一定研究过我们的比赛录像,知道我们的比赛习惯。那么现在我们就好好的出乎他意料一次。”

  萨巴托在战术板上划出了两条黑线,一直从后场延伸到了前场禁区里面。

  “张俊、加斯巴洛尼和华金都是有速度的人,我们的防守反击就靠你们的速度了。而克鲁在防反受制之后立刻接过组织进攻的责任,负责前场组织。莫伦特斯的头球也会为大家提供更多样的进攻选择,怎么打就看你们自己的了。”

  “后场,我们链式防守,完全卡死罗那尔迪尼奥和德科的中场传球,后卫线上防住埃托奥、亨利和梅西。他们三个都是世界上知名的前锋,我知道这对于你们后卫来说有些强人所难……”

  “谁说的?”项韬嚷嚷起来,“老子不怕!让他们三个都来!老子统统给拦下来!”

  就连凯尔都皱着眉头对萨巴托说:“老板,我们知道你这是激将法,但是你不应该激我们后卫啊,虽然平时我们失球确实有些多,但是今天这场比赛,我们保证不会让巴萨的前锋进一个球!”

  萨巴托再次得意的笑了:“呵呵,有种啊,在诺坎普说出这样的话来,如果你这话早在昨天机场就说,今天就更热闹了。”

  “记住,我们的防守不是依靠个人能力的骑士对决,而是团体协作的死缠烂打。只要足球一刻没有回到我们脚下,就一刻都不许给我松劲!缠住他们,把他们逼入死地!同样的,对于前卫线以及锋线,我希望你们这场比赛统统参与防守,如果前场丢球了,那么就地反抢,把防守的压力从我们的禁区一直延伸到他们的禁区。所以,张俊和克鲁,今天这场比赛,你们要辛苦点了。”

  张俊点点头,克鲁毫无表示——通常,这就表示他同意了。

  萨巴托看看手表,时间差不多了。

  “你们给我牢记,这是巴塞罗那的主场,他们上至官员,下至球迷肯定都坚信他们的球队会获得最终的胜利,希望看到我们作为小人一样的失败。但是我们不是来满足他们这种无聊愿望的,我们要在这里击败他们,让他们哑口无言。我要的是结果,过程不重要,哪怕使用卑鄙的手段,只要我们能够赢球,就算他们赛后骂我们卑鄙无耻,下流龌龊,没有体育竞技道德,也无所谓,因为——那是对我们最好的褒奖!对手的辱骂就是对我们的赞扬!我们就是来这里做卑鄙小人的!我们就是来这里破坏加泰罗尼亚人美好心情的!击败他们!击败巴萨!把他们的卵蛋踢碎!让这里的人们看看,我们佛罗伦萨!狂!也狂的有这个资格!终结巴塞罗那的神话!终结巴塞罗那的王朝美梦!下一个王朝属于我们佛罗伦萨!我们……是无敌的!万岁!佛罗伦萨!!!”

  萨巴托像疯了一样,肆无忌惮的吼叫着,而球员也感染到他那种疯狂的情绪,一个个跟着叫嚣起来:“我们是无敌的!我们是无敌的!击败巴塞罗那!!干死他们!踢他们的卵蛋!!”

  然后这群红了眼的疯子,一个个杀气腾腾的从更衣室里面冲了出去。

  ※※※

  “Welcome to Barcelona!Welcome to Camp Nou!这里是欧洲冠军杯八分之一决赛的第三场比赛,对阵双方是卫冕冠军巴塞罗那和佛罗伦萨!两支进攻型的球队相遇,将注定了这是一场精彩的比赛!”

  巴萨的球迷很会营造气氛,他们应该是这个世界上最能营造主场气氛的球迷了,数万名巴萨球迷身穿不同颜色的衣服,在诺坎普的球场看台上编织出了巴萨的球衣颜色——红色和深蓝色。这在空中看去,仿佛诺坎普就是一个巴萨球员一样,非常壮观。

  而项韬却非常不给面子的赞叹了一声:“我靠!人骨拼图啊……”

  张俊在观察巴萨的球员,这还是他第一次和巴塞罗那交手。作为队长的罗那尔迪尼奥,张俊是很熟悉的,因为拍摄广告的原因,两人是朋友。不过今天的罗那尔迪尼奥脸上标志性的笑容没了,取而代之的是严肃,张俊心头一动:今天有戏。

  再看看埃托奥,那个狂妄的小子此刻正高昂着头,斜视着他的对手们。刚才握手的时候,张俊就没感到这小子身上丝毫的友善,两人的手根本不能算握,只是粘了一下就离开了。

  二十九岁的他正是黄金年龄,却在去年的欧洲金靴评选中输给了张俊,争强好胜的他内心肯定不会服气。只是最后世界足球先生的评选,他以微弱优势战胜了张俊,才让他心里稍微好过一点。

  说起来,去年的足球先生评选很诡异。作为欧洲足球先生的张俊竟然只排在世界足球先生的第三,是否是因为FIFA和UEFA之间不和的原因呢?没人知道,大部分人对于埃托奥竟然也可以排在张俊之前感到有些诧异,不知道他多出去的两票是谁投的。也许是因为巴塞罗那的表现实在太耀眼了,所以球队里面的球员也跟着沾光了。

  相比来说,张俊除了在意大利联赛里面表现出色,他在冠军杯上输给拜仁的那场比赛,也降低了不少评委对他的评价,加上很讲究国家队表现的世界足球先生评选中,张俊这一年在国家队也没有什么比赛,成绩自然谈不上了。

  亨利显得很低调,作为已经三十三岁的前锋来说,他上个赛季转过来就是为了尝尝欧洲冠军的滋味,他一辈子该拿的冠军都拿了,就是少一个欧洲冠军杯。结果刚刚过来就完成了这个心愿,让他决定就在巴塞罗那退役了。对于一个才到球队一年半的人来说,低调是必须的。

  而另外一边的梅西则一直紧盯着他的仇人——佛罗伦萨的10号克鲁·李。正是在奥运会上他毫无必要的一个报复动作,让梅西大半个赛季没比赛,差点被人认为职业生涯就此结束。可以说克鲁和他的仇恨,甚至超越了足球本身。他认为克鲁这个人根本不配成为职业球员,因为没有一丝一毫的职业道德。这话是他多次在公开场合说过的,不过克鲁从来没有反应,只当耳边风吹过。他这种无所谓的态度更是让梅西恨的咬牙切齿。

  如今在比赛中,他要用进球和胜利来羞辱克鲁,报当年的一铲之仇。

  ※※※

  比赛开始之后,自然是主队巴塞罗那借助天时地利人和,对佛罗伦萨的球门发动了潮水一般的进攻。对此巴萨的球迷们相当得意。

  而萨巴托却没有丝毫的不安,他还怕巴塞罗那不攻过来呢,只要他们主动进攻了,佛罗伦萨的防守反击就更好打了。

  他相信张俊的速度,现在巴塞罗那阵中没有任何一个人追的上,就是把埃托奥从锋线上调到后卫线上,让他们同时起跑他也追不上张俊。

  埃托奥接到了罗那尔迪尼奥的传球,打算突破射门,他的速度也算是队内最快的了,但是这次却碰上了一个很棘手的后卫。

  项韬在他拿球的同时身体就靠了上去,这样一来,埃托奥没法再加速了,因为他身体上仿佛背着一个沉重的包袱,甩也甩不掉。勉强突破的后果就是被项韬下脚干扰了一下,然后射飞了。

  赛前,由于巴塞罗那和佛罗伦萨双方球队紧张的关系,所以赛事方劝告各位打算去现场看球的佛罗伦萨球迷,最好打消这个注意,因为他们没法保证九万多名巴萨球迷不会有一些情绪过于激动的主儿,一听你是佛罗伦萨球迷,就追你九条街。如果出了流血冲突,那事情就严重了。

  所以就算埃托奥打了飞机,也没有什么人嘘他,少数佛罗伦萨球迷不敢嘘,巴萨球迷就更不会嘘了。他们要嘘也嘘干扰埃托奥打门的项韬。

  而由于张俊在机场的那番言论,现在只要他一拿球,那诺坎普必然就是一片惊天动地的嘘声,只嘘的天地为之变色,鬼神为之动容,除非他离开足球,否则嘘声无休无止。

  萨巴托在下面很享受的听着主场球迷们的嘘声,自言自语道:“还真是一场艰难的比赛啊……”

  迪利维奥瞪了他一眼,作为这个结果的始作俑者现在竟然还有脸说这种悠闲的话。

  短短五分钟,巴塞罗那竟然有四脚打门,不得不赞叹巴塞罗那超强的攻击能力。他们能够驰骋欧洲,不能说是运气。但是更让解说员惊讶的是一向喜欢进攻的佛罗伦萨竟然放低了姿态,打起了防守。面对巴塞罗那入潮水般的进攻,愣是没有丢球。有几次眼看都要进了,却让顽强的佛罗伦萨后卫们从球门线上救了回来。

  球迷们才不管那么多呢,他们只看到自己的球队占尽优势,破门指日可待。所以每当佛罗伦萨拿球的时候,就嘘,巴塞罗那拿球的时候,就欢呼。爱憎分明。

  梅西的突破被佛罗伦萨的马斯切拉诺和凯尔联手断了下来,刚刚断下球的马斯切拉诺还躺在地上就直接一个横扫,把足球扫给了旁边插上来接应的项韬,然后项韬略作调整,抬头看了看前方,直接一脚后场的长传,把足球送了出去。

  莫伦特斯在前场和马克斯争头球,就算已经老了,他仍然被加泰罗尼亚媒体成天拿来作为攻击皇马的证据,他可不想继续给加泰罗尼亚人口实。这一跳倾尽了全力,足足高出了准备不足的马科斯半个头。

  “张俊!”头球一甩,将足球摆给了从旁边插上的张俊。

  普约尔奉命去盯防张俊,自然跟着张俊一起跑,他打算趁张俊停球的时候把足球断掉。

  可是张俊没有给这个巴萨雄狮一丁点的机会,在高速跑动之中,张俊用头把足球向前一点,然后右手一摆,把三十二岁的普约尔甩到一边,自己再一个加速,就像猎豹一样,冲了出去。

  普约尔再想提速去追,却脚下一颤,重心不稳的一头栽倒在地。无奈的看着张俊的背影绝尘而去。

  坎普诺的嘘声在项韬长传的时候就渐渐响起了,而这个时候更是达到了高潮。就连在电视转播里面都听不真切解说员在喊什么了,观众们只能听见铺天盖地的嘘声。

  萨巴托站了起来,双拳紧攥,嘴里喃喃念着:“千万别脚软,给他们第一个耳光吧!”

  哈维从另外一侧赶来,打算趁张俊还没有进入禁区的时候就铲断掉。

  张俊猛地一个急刹车,把足球踩在原地,然后就看着哈维滑稽的从他身前滑了过去——他铲空了。紧接着,张俊再起启动,把刚刚赶到他身后的马科斯甩开,然后突入了禁区。

  巴塞罗那的主力门将是现在西班牙的二号国门巴尔德斯。他被加泰罗尼亚人认为是比卡西利亚斯还出色的门将,只是因为出道晚了点,就要一起被卡西利亚斯压着无法出头。不过随着巴塞罗那成绩的突出,他也被全世界所承认。他是一个世界级的门将了。

  张俊自然清楚巴尔德斯的实力,但是对于他来说,禁区里面,是他的天下,而不是对方门将的。

  张俊身体一侧,然后突然在跑动中非常不符合物理规则的射门。他本来应该是继续跑步的,但是右腿抬起来却突然射门了,这一下让巴尔德斯的节奏全完乱套了,他没法及时调整自己的重心跳起来扑救,只能单腿跪在地上,眼睁睁看着足球划出一条弧线,打在远门柱内侧,然后弹进了球门……

  1:0!!开场仅仅七分二十秒!

  嘘声戛然而止。

  诺坎普令人诡异的一片寂静,所有人……上至俱乐部官员下至普通球迷似乎都还没有接受这个现实——他们战无不胜、攻无不克的巴塞罗那在自己的主场,开赛仅仅七分二十秒就一球落后了。

  “Goal!Goal!Goal!Goal!Goal!Goal!G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al!!!!!”ESPN的解说员最先反应过来了,毕竟他什么场面没见过?

  萨巴托像一个球员一样,连振了三次手臂,然后高举双手在诺坎普就像帕瓦罗蒂一样高呼:“去他妈的巴塞罗那!去他妈的诺坎普!今天老子才是这里的王!”

  而进球后的张俊跑向角旗,然后飞起一脚踢断了角旗杆,接着他把左手的食指放在自己嘴前,跑向看台:“现在统统给我闭嘴!”

  整个诺坎普非常听话的鸦雀无声。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