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体育 足球运动 我们是冠军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回归

我们是冠军 林海听涛 2938 2005.03.03 06:51

    回归 作者:装甲掷弹猫

  “还是不行吗?”

  天色已经很晚了,四周一起玩球的人也都走的差不多。逐渐暗下来的天幕,也在任煜地的心头投上了一层厚厚的阴影。

  该死,无法支持90分钟的体力,好象比起高中的时候,更加不如了。任由自己的身体平躺在操场上,任煜地的眼睛盯着那盏场边的路灯。平时感觉很昏黄的灯光,怎么现在看起来会有点刺眼的感觉呢,真奇怪……

  “要走吗?”林可轻轻地问道。从一开始她就一直静静地坐在任煜地的旁边。

  任煜地先是动也没动,就这么躺着。过了片刻,他突然翻身坐了起来,并且望着林可。

  “可可,你说,我还有没有可能再去踢球呢,职业的足球……”

  林可没有回答他。望着身边这个满脸疲惫的男孩,林可有点难以理解。为什么他这阵子好象总是不怎么开心的样子呢,他现在的状况不是很好吗,有一份很让人羡慕的工作和一个自己这么漂亮的GF,为什么呢?

  “果然,我还是太喜欢做梦了,足球,大概现在只是个梦吧!” 任煜地叹了口气。

  “是因为张俊和杨攀他们的缘故吗?”林可把一瓶没有开口的矿泉水递给了任煜地,问道。

  任煜地摇了摇头,用力拧开瓶盖,英俊的脸上闪过一丝被称作苦笑的神情,“如果真是因为他们两个,我大概就不会这么想吧……”

  的确,因为体力的问题,任煜地从高中开始一直都已经有了这样的觉悟了,足球于他,终归只是种业余运动。年前张俊他们放假回来的时候,其实任煜地已经很久没有踢球了。不过,张俊杨攀之后的经历,也确实让任煜地很是感慨了一阵子,说实话,从大学直接进军荷兰联赛,有点象做梦。但也仅止于此而已。任煜地除了为两个好朋友高兴之外,并没有什么特别的想法。直到接到那个电话。

  应该是一个星期之前吧,星期六,安柯那个大变态,居然半夜2点钟打电话过来,迷迷糊糊的接了电话,听着电话那头安柯罗里八唆的说了半天他自己的情况。搞的当时真的想狠捶他一顿,如果可以的话。等到自己清醒一点了,安柯又不说话了,末了,他突然来了这么一句,“任煜地,你还会继续踢球吗,我指的是,职业的足球?”

  任煜地的回答是“别发神经了,好困,我要睡觉了。”然后就挂了电话。

  不过,那天晚上,任煜地后来并没有睡觉,似乎是在记忆中,长这么大,第一次失眠。

  职业足球吗?想都没想过。任煜地这么回答自己。只不过,真的是没想过吗?

  第二天早上,任煜地翻箱倒柜的找出了那块全国联赛的冠军奖牌,看了许久。下午,任煜地就拿着足球去了市里的体育场,并一直踢到天黑。

  再往后,不光连家里人,包括女朋友林可也发现了任煜地与平时不太一样。上班下班当然还是很正常,只是他又开始每天早上六点的晨练,晚上也会跑去踢球踢到很晚。这个情形,在高三那年出现过。那时是为了准备全国大赛,可现在,又是为什么呢?

  林可不明白,其实任煜地自己,实际上也不是很明白他自己这阵子的举动。

  “算了,我送你回去吧,不然你老爸老妈会吃了我的。” 任煜地站了起来,走到扔在一旁的足球边上,轻轻地一摆腿,将球搓了起来,然后顺势颠了两下,跟着,他把球朝自己的单车踢去。球划了一道漂亮的弧线,不偏不倚的飞进了车龙头前的筐里。

  “这孩子,真教人担心。”

  老任没说话,只是看了看妻子。妻子的忧虑,老任又何尝不了解呢。只是他明白自己的儿子。从小开始,只要任煜地遇到烦恼,他就会跑去球场上,一直踢到跑不动为止。这阵子的情形,其实和以前的任何一次都没什么两样。唯一不同的是,看起来,这次的烦恼应该是他最喜欢的足球引起的吧……

  要不要给这孩子点建议呢?

  老任的目光转向面前桌子上的报纸,陷入了沉思。

  “回来了。”

  “恩。”

  任煜地应了一声。老任站在院子里,朝他招了招手。

  “有事情吗,,爸爸?” 任煜地一边把单车停好,一边问道。有点奇怪。

  老任手上拿着张报纸,表情不是很严肃的,不过一开口却是相当郑重的语气。

  “如果有烦恼的话,说来听听,也许爸爸能给你点建议。”

  任煜地想了想,就把安柯给他打电话的事情说了出来。老任一直安静的听着儿子说完。

  “那么,你自己是怎么想的呢?”老任问道。

  “我是想去踢足球” 任煜地有些犹豫的说道,“可是我的体能根本就达不到……”

  “达不到职业足球的要求,对吗?”老任替儿子说完了后面的话。

  “爸爸,我是不是根本就在胡思乱想?”

  老任摇了摇头,“不对,“

  ??任煜地不明白老任指的什么,他有些疑惑的看着老任。

  “老爸对足球不是很懂,不过,”老任笑了笑,“看起来,现在你烦恼的似乎不是什么体能问题吧,你好象自己根本就无法确定自己的想法。”

  老任接着说道,“比起什么体能,你现在更加缺乏的是决心。”

  说完,还没等任煜地回答,老任就把手中的报纸递给儿子。

  “看看第十五版。”

  按照老任的意思,任煜地把报纸翻到那里。一个100*100的大广告标题就吸引了他,

  “球会易手,乙级新军落户合肥”。

  里面的内容大致上任煜地早几天就知道了,从体坛周报上面知道的。广西银荔俱乐部因为连续三年冲击甲B未果,于是将整支球队以100万元的低价整体转让给合肥的乐普生集团后更名为安徽乐普生俱乐部云云。

  “这个……”

  任煜地不明白老任让他看这个干什么。

  “里面提到俱乐部在解除了前俱乐部大部分球员的合同后,向很多大学球队里面的业余球员提出了邀请和试训。”老任说道,“不想去试试吗?”

  “……可是……”

  老任拍了拍任煜地的肩膀。儿子已经比他快要高出一个头了,早已经不是那个抱着自己的脖子,嚷着要骑马的小家伙了。时间过的真快。老任忍不住有这样的想法。

  “去吧,去那里确定一下自己的心情。”

  老任最后对任煜地说道。

  确定自己的心情……

  确定自己想要些什么……

  确定自己能不能去踢职业足球……

  谢谢爸爸。这句话任煜地没说出口,因为当他有决定的时候,老任已经回房间了。院子里面只剩下了他一个人。

  六月的天气很让人烦躁,可是任煜地的心中却很平静。辞别了爸爸妈妈以及女朋友林可之后,任煜地踏上了南下的火车。

  2001年的夏天,任煜地20岁,张俊20岁,杨攀20岁,安柯也20岁。他们的足球人生都还处在未来大于过去的阶段。

  PS:一直以来都很喜欢小任,可是看起来作者大人并没有让他重回到赛场的意愿>_<今天坐在公车上,广播里面播了首蔡琴的《把悲伤留给自己》,于是便有了这篇同人。自作主张的给了小任一个GF,并且把他弄到乙级联赛,希望作者大人不要介意-_-!!

  PS:广西印荔转让给安徽乐普生是真事,不过是早几年的事情了,那是安徽唯一的一次拥有过职业球队,预赛踢的很好,可惜后来在决赛阶段折戟,输给广州白云山,没能冲上甲B。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