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体育 足球运动 我们是冠军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三零章 相遇在花都

我们是冠军 林海听涛 12745 2006.08.22 13:13

    联赛结束之后,世界杯预选赛马上开始。不过稳操胜券的中国队没有给其他三支球队翻盘的机会,邱素辉再次召回了所有在国外联赛效力的球员,六月三日,在成都战胜了澳大利亚,六月九日,在客场战胜了科威特,顺利的提前出线。现在的中国队,世界杯出线都已经不能算是轰动的消息了,因为在国人眼中,世界杯出线对于这么强大的一支国家队来说,是理所当然的。

  ※※※

  “中国人全面进军意大利足坛!”这是继佛罗伦萨在三名中国球员帮助下成为新的联赛冠军之后,短短一个星期之内,意大利足坛最为引人瞩目的消息。

  佛罗伦萨俱乐部在球队夺得了联赛冠军后的第三天,就正式宣布由于雷兹集团的人事调动,贾利米安将不再担任佛罗伦萨俱乐部的主席,而接替的他是一个年轻的中国人——任煜地。

  这件事情在佛罗伦萨当地也引起了相当巨大的反响,出乎一些分析家的预料,球迷们虽然也抗议,但是抗议的幅度没有他们预测的那么大。

  首先任煜地选择的时机非常棒,在球队夺得联赛冠军,上下一心,形势一片大好的情况下公布这件事情,可以冲淡很多不满。

  其次,以他的强硬态度,就算球迷们反对也没法干扰他。既然佛罗伦萨被雷兹集团收购了,那么换主席也不过是集团内部的人事调动,球迷们没有办法用抗议的方式给俱乐部施加任何压力。

  当然,不利的影响也有的。张俊始终不同意任煜地走到前台来,因为这样必将让任煜地的身份暴露,而且也会让两人的关系曝光,这会让两人都非常尴尬。

  任煜地在拖了一年之后,终于还是忍不住走了出来。他知道自己这么做,身份将会被曝光,但是他更珍惜能够和张俊在一起的时光。他不害怕别人知道他和张俊的关系,也不怕记者们猜出他收购佛罗伦萨就是为了张俊,他是个一旦干了,就不会理会他人看法的人。

  抗议的人仍然每天到俱乐部的办公楼前面来示威,但是任煜地知道,这些抗议的人就是贾利米安上台的时候抗议的人群,也就是说,不喜欢的依旧不喜欢,他任煜地没打算让这帮人改变对球队的看法,而喜欢的人继续喜欢,这才是任煜地要留住的人群。

  所以他很快就把那些人的抗议声当作了工作之余不错的消遣,没放在心上。他现在除了为球队加强球员方面的实力之外,还有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等着他来做。

  站在破旧的弗兰基球场外面,看着灰色的外墙和生锈的铁栏杆,任煜地想象着他坐上直升飞机之后,从空中俯瞰弗兰基球场会是什么样子。

  只能容纳四万六千多人的“小”球场……任煜地哼了一声。

  “这个夏天,对球场进行扩建,看台部分必须在下个赛季意大利杯赛之前完成。明天把预算案给我。”他对站在自己身边的私人秘书苏姗娜小姐和佛罗伦萨的经理卢凯西说道,话语里的语气不容他人置疑。

  说实话,任煜地的上台让卢凯西相当吃惊,他一直不知道这号人物的存在,而在他知道了任煜地的年龄之后,他就更加吃惊了,甚至内心中有隐隐的轻视之意。但是自从看了这个年轻老板上台之后所做的一系列工作,他也不得不对此人刮目相看了。再者,他本人其实早就希望有人可以拿出钱来让他改建球场,这两年随着佛罗伦萨成绩的飙升,主场的观众人数也在飙升,日益老化的弗兰基球场已经不能满足观众们的需求了。既然条件不允许球队再选一片地方新建球场,那么在原有基础上扩建、改建也是一个很不错的注意。

  任煜地不知道卢凯西在想什么,他有自己的想法。

  佛罗伦萨现在是意甲冠军,同时也是欧洲的新兴力量,那么这么一个破旧的球场怎么能够配的上佛罗伦萨现在的地位和身份?翻修,一定要让弗兰基焕然一新。他没有选择新建球场,是因为弗兰基球场陪伴了佛罗伦萨几十年,佛罗伦萨的球迷对它都非常有感情了,现在他刚刚上台,找个节骨眼上,绝对不能再做刺激球迷情绪的事情了,所以他只能放弃新建球场的打算,而选择了翻修弗兰基。

  张俊现在在国内度假,可惜自己碍于身份,不能去参加他们的同学聚会。也没法去看老梁,自己只能在这里把工作做好。等张俊假期结束从中国回来,给他一个惊喜吧。

  ※※※

  “不对!接球的时候身体重心要下蹲,双腿收拢!你腿张这么大干什么?小心我踢你裆!”安柯充满了干劲的声音在球场上不断响起。

  听见安柯最后一句,苏菲皱了皱眉头,但是看看张俊和其他人笑的却非常开心。她轻轻叹了口气,然后放下手中的笔记本,看着场上的球员们,一张张全是陌生的面孔,但是笑容却是那样熟悉。

  安柯在辅导门将,卡卡和杨攀则在辅导中场球员,张俊负责教前锋,而苏菲则是一个合格的球队经理人。他们这不是在玩家家酒,而是应球队教练梁柯的邀请,回母校为自己的学弟们指导球技。

  参加完中国队的比赛,他们本来是回来参加同学聚会的,没想到梁柯突然提出这个要求。不过几个人想也未想便答应了下来。

  如今张俊更是觉得当初这个决定的英明,他们长期在职业足坛里面混,对于这种单纯的足球,单纯的快乐,实在是有些生疏了。感谢梁柯,让他们有机会重温旧梦。看着这些小学弟们在球场上奔跑,欢笑,他就觉得自己也跟着快乐起来。

  看看安柯那投入的表情,何尝不是乐在其中呢?

  梁柯擦了把汗,走到场边苏菲所在的地方,然后一屁股坐在了椅子上。

  “你们打算在这里玩多久?”梁柯问的是他们的假期有多长。

  苏菲答道:“我可能要等到八月份才会回去。其他人可能也要呆半个月吧,但是张俊后天就要走了。”

  梁柯有些吃惊:“这么早?我已经看到报纸了,任煜地收购了佛罗伦萨,他回去不会和这件事情有关吧?”

  苏菲摇摇头:“不是。这个事情他早就知道了,他这次回去只是想多一点时间让他练习,继续提高自己的水平。”

  苏菲想起前几天张俊对她说的话:“我可能只在国内呆十天,商业活动处理完了,就是回母校看看老师和朋友们。”

  “咦?为什么?”初次听到的苏菲有些吃惊,她本以为两人可以好好过一个快乐假期的。

  “和拜仁的输球让我想了很多,我觉得自己的实力还不够强,就算安柯是比赛型门将,那场比赛他发挥了1500%的实力,我也不希望以后再遇到这样的事情。如果碰上了发挥1500%实力的人,那么我也要发挥2000%的实力来。明年就是世界杯了,今年夏天是我提高自己的最后机会。所以我打算先回佛罗伦萨继续锻炼自己。”

  苏菲知道张俊心里还是放不下那场比赛的失利,她无奈的叹息一声:“那我也陪你回去。”

  张俊摆摆手:“这倒不用了,我自己照顾的来,你还是留在这里好好陪陪伯父伯母,他们也很久没有和你在一起了。”

  苏菲知道张俊心意已决,说什么都没用。她本人是非常希望张俊留在她身边陪她的,好不容易有一个假期,却要赶回去训练……真是的。

  回过神的苏菲听见梁柯在念叨:“唔……他就是那样的人,表面上看起来他什么都不在乎,实际上他比谁都在乎。所以,苏菲,有时候你也应该放手了。”

  苏菲听得一惊,她不明白为什么梁柯突然这么说。

  “我知道张俊以前是有些不够成熟,可是现在的他早就脱胎换骨了,倒是你总在他身边,还放心不下的样子呢。”梁柯笑吟吟的看着一脸惊讶的苏菲,“别用这种表情嘛,我大你们好多,这点心思还是看的出来的。你总在担心张俊,这是好事,不过有时候也不是好事啊。我觉得现在的张俊应该可以让你完全放下心来了。而你,也应该可以去做自己想做的事情了。”

  “我自己想做的事情?”苏菲有些疑惑。

  “难道你就没有什么想做的事情吗?苏菲,你在学校的时候可是很有理想的女孩子啊。或者,现在你认为成天陪在张俊身边,给他做饭就是你的理想了?”梁柯看着苏菲说。

  苏菲愣住了。她内心成天都在考虑张俊的事情,为张俊担心这,担心那,却似乎真的没有想过自己到底想做什么。不知不觉中,张俊成熟了,从一个男孩变成了男人。而自己也可以放手了。

  梁柯看着苏菲脸上表情变化,知道她一定想通了。于是哈哈一笑,转身走回了球场。苏菲在后面对着梁柯的背影恭恭敬敬的鞠了一躬:“我明白了,多谢老师教诲!”

  傍晚的阳光从西边斜射过来,把一对对人影投射在绿色的人工草皮上,那只足球在人影中跳来跳去。从1998到2009,那只足球就这么跳了十一年,苏菲看着球场上的人们,有一种时空倒退,回到从前的恍惚。

  两天之后,张俊一个人坐上了从北京飞往意大利米兰的航班。对于他来说,新的赛季已经开始。

  ※※※

  弗兰基人声鼎沸,机器轰鸣,一派繁忙景象。项韬本来打算来这里转转的,但是看着漫天的烟尘和轰鸣的车辆,他意识到这里明显不是一个放松心情的好场所。

  佛罗伦萨的训练基地只有青年队还在训练,一线队的人都走光了,假期一到,马上就找不到人影了。就是克鲁那个小子,也成天不知道在什么地方鬼混。

  他倒也不是什么正人君子,但是他仍然对于去夜总会找小姐这种事情做不来。他可以看A片,看《Play boy》,但是他就是不会去找妓女。他不是正人君子,实际上他早就不是处男了。只是因为他内心深处还隐隐的有一份牵挂罢了。

  这个假期他没有回四川老家,本来夺得了联赛冠军,加上要回成都参加世界杯预选赛,家里人和地方政府都很盼望他可以回家的。可是当他听说张俊和苏菲那个之后,他猛地没了回去炫耀功绩的兴致。所以在中国队的客场比赛打完,他直接坐上了回佛罗伦萨的飞机,然后对家里人一个“打算继续提高自己”的借口。其实呢,除了偶尔参加青年队的训练,每天都去健身房锻炼力量,有时候叫那个无家可归的“可怜”克鲁出来一起吃个饭,然后就各忙各的了,根本没有专心提高自己的实力。

  今天项韬本来打算去弗兰基看看球场扩建工程进行的怎么样了,结果去了发现自己根本看不出所以然了。现在球场布满了脚手架,堆积着各种施工材料,他去也帮不上忙。

  从弗兰基转出来的项韬打算找克鲁出来吃饭,但是当他电话打过去的时候却听见了有女人的呻吟声,这让他本来寂寞的内心更加郁闷了。

  “什么事?”克鲁的声音就算是身体下面有一个赤身裸体,莺歌婉转的女人,也依然显得没什么生气。

  “没,本来想找你吃饭的。不过看样子你现在没时间,那算了。”

  “哦,再见。”一个字的废话都不多说,克鲁挂了电话。

  项韬本来想克鲁好歹嘴上面应该感谢一下自己还记着他,没想到直接给他挂了。听着手机里面传来的忙音,项韬很想把这价值五千人民币的高科技合成体直接摔地上。

  “格老子,老子自己去玩!”项韬收拾心情,决定自己一个人去佛罗伦萨市中心闲逛。

  ※※※

  “嘿,Yoyo,你瞧!多漂亮啊!”两个漂亮的女孩子站在花之圣母大教堂的下面,仰望着五彩斑斓的教堂外墙,发出了由衷的赞叹。

  “是啊。”那个被叫做“Yoyo”的女孩虽然打扮洋气,但是却是一头黑发,黄皮肤,明显的东方人。

  她旁边的女伴则是金发碧眼,白皮肤,典型的西方人。

  她们是利用学校暑假来佛罗伦萨旅游的,从遥远的加拿大过来——因为两人的背包上面有一个很显眼的枫叶标志。

  项韬在广场上乱逛,他不怕被人认出来,因为这里大多数都是外地来的旅游者。不过他还是在一路上先后满足了十个人的签名、合影要求。

  广场上的著名景点他都已经参观过了,他来广场不是冲着这些名气在外的古建筑名胜,而是想来放松一下。

  所以他随便找了一个台阶,席地坐下,手里捧着一个冰淇淋,看着他眼前来来往往,如织的游人。

  若论某一时间之内,单位面积上人口密度最大的地方,毫无疑问是佛罗伦萨球队的主场弗兰基球场,在佛罗伦萨夺冠那天,本来只能容纳四万六千人的球场做了将近六万人!那是何等的壮观啊!

  但是如果除开某一时间段这个前提,那么单位面积上人口密度最大的地方绝对是这里——花之圣母玛利亚大教堂广场。

  这个城市只有四十五万人口,每年却要接待至少三百万游客,所以这些名胜附近总是人满为患的。

  项韬坐在台阶上,眼睛又习惯性的在游人里面搜寻美女。对于他已经很熟悉了的景点他没有多少兴趣,但是那些陌生的美女们还能让他怀有新鲜感。

  秀色可餐,免费的美色大餐,为什么不好好享用一番呢?项韬很快就忘却了烦恼,沉浸在自己幻想的世界里面,他现在已经基本上做到了只看对方的相貌、肤色、发色、穿着打扮就可以知道对方的国籍,能让克鲁佩服的也就只有这一点了。

  只是,今天让他有些失望。也许是阳光炙热,让不少女孩子们都戴上了墨镜。他个人是非常反感这种行为的。因为墨镜遮住的是一个人最最重要的部位——眼睛,看不见眼睛的女人,项韬根本不知道对方是美还是丑。

  不过凡事皆有例外,就在项韬沮丧于今天的收获时,突然,他眼中闯进来两个身影,一个金发,一个黑发的青春女孩。从他们的背包来看,十有八九是来自加拿大的。

  一想到这个词,项韬内心就有些苦涩。他本来打算转移视线,不再跟踪那两个女孩子。但是当黑发女孩扭头向他身后的圣乔瓦尼洗礼堂,他呆住了。

  “我……我只是想留下来对你说声谢谢……”

  “你叫啥子名字?”

  “悠幽……”

  “悠悠?好奇怪的名字哟……”

  本来女孩正在一旁对着那些精致的纪念品不停的赞叹,没想到身边的同伴半天都没有说话。她碰了碰:“喂,Yoyo,你看,这些东西很可爱吧?”

  没有听见回答,她才直起身奇怪的向自己的同伴看去。发现同伴正在呆呆的望向前方,顺着她的目光看过去,首先否定了那宏伟的洗礼堂,虽然这个洗礼堂很漂亮,很恢弘,但是也绝对不可能让她看到发呆啊。于是目光继续往下移,看见了坐在台阶上的一个黑头发年轻人,目光呆滞的看向自己这边,而他手里的冰淇淋也在阳光的炙烤下化成了一摊奶油,粘了他一手。

  这样子看上去确实有点白痴,难道Yoyo是被这男孩的样子吓住了?

  “好恶心……我们走吧,Yoyo。”她扯扯身边的女孩子,但是并没有扯动,而且出乎她意料的是,Yoyo竟然主动走了上去。

  项韬看着那个女孩一步步向他走来,他却两股战战,有种想要马上逃离的打算。为什么,为什么会在这里碰见她?

  女孩走上来,站在他前面,挡住了所有从后面射来的阳光,项韬仰头看着对方,眯着眼睛看不真切那张脸上的表情。那个女孩低头在自己的小挎包里面搜索了一下,然后掏出一方纸巾,抓起项韬沾满了冰淇淋的左手,仔细的擦着。

  那动作轻柔的就像一对情侣。

  “这么多年,你一直都没有变化啊。”女孩子低头轻声说。

  “你也是,要不然我怎么能在人群中一眼认出你来……”项韬的声音竟然有些哽咽。“悠幽,我好想你……”

  ※※※

  张俊回到佛罗伦萨的的一件事情,就是把还留在佛罗伦萨的项韬和克鲁叫出来,大家一起吃顿饭,好久不见了。

  结果张俊非常惊讶的看着和项韬非常亲密的一个黑发女孩,以及女孩旁边的金发女生。

  看出了张俊的惊讶,克鲁指着沉浸在幸福中的两人说:“项韬,他女朋友悠幽。”简洁明了,决不废话。

  “那么旁边这位……”张俊看向那个金发女孩,悠幽连忙介绍:“这是我的好朋友,琼。”

  “你好,初次见面。”琼很有礼貌的和张俊打着招呼。

  张俊也礼貌的回礼。他现在很好奇这个被叫做“悠幽”的女孩和项韬的关系。为什么他们会是一对情侣?以前从来没有听说过啊,难道就是这个夏天,自己才离开一个多星期,项韬就追到了一个?

  “你们不是佛罗伦萨本地人吧?”

  “唔,我们是加拿大过来的。”琼代悠幽回答了,“大学放暑假,来这里旅游的,没想到遇上了Yoyo的男朋友。”

  “哦?”张俊把目光转向项韬,很希望得到项韬的回答。

  “唔……”项韬清清嗓子,“我和悠幽以前就确定关系了,不过后来她全家移民去了加拿大,我们就失去联系了。没想到能够在佛罗伦萨重逢,嘿嘿,真是上帝赐给我的礼物。”

  张俊发现说起自己的爱人,项韬的声音都变得柔和多了,再也没有以往那种桀骜不驯的态度,连脏字都没有了。他心里不停的笑,爱情的力量真伟大。

  想来,他们以前一定有一段刻骨铭心的爱情,现在能够重逢确实太好了。

  问过了项韬和悠幽的关系之后,张俊成了别人发问的对象。

  “你怎么这么早就回来了?”克鲁问。

  “是啊,是啊,我记得老板是让我们七月中旬在报道的。”项韬也问。

  张俊笑了笑,“因为我想继续提高自己,单靠球队合练时那点训练量,远远不够。”

  “干嘛这么拼命,好不容易有一个假期。”项韬不屑的撇撇嘴。

  张俊只是一笑:“项韬,你这么快就忘记那场失败了吗?我们输给了拜仁,告别了冠军杯。”

  项韬一愣。他当然没忘,但是却没有想到张俊到现在都还记得。对于他来说,那只是职业生涯中一场普通到不能再普通的失败。

  “我想过了,我们为什么会失败。就是因为我在面对安柯的时候,还不够强大,我要让自己更强,强到没有人可以完全封杀我的射门。那样佛罗伦萨才能走得更远。”

  项韬不说话了。

  克鲁轻轻咳嗽了一声:“你何必……把失败的责任都放在自己肩上呢?”

  悠幽和琼发觉这是一个男人的话题,所以她们都低头摆弄自己的食物。

  “因为我是队长。”张俊简单的答道,那种队长的责任感却已经表达的相当明显了。

  看着张俊坚定的神情,克鲁说:“那好吧,从明天开始我也跟着你去训练。”

  项韬看克鲁表态了,他自然不能输给克鲁:“我也去,好久没有正经训练了!”

  可是张俊手一挡,看着他和悠幽笑道:“放你几天假,好好陪陪她。”

  ※※※

  清晨的阳光透过窗帘的缝隙射进来,让整个房间不用开灯已经可以看的很清楚了。项韬搂着悠幽躺在床上,悠幽正依偎在他的胸膛,他们已经有多久没有这么亲密的在一起过了?项韬不愿意再去想往事,他只知道自己现在正拥着悠幽,他很幸福。

  “阿韬。”悠幽趴在项韬的胸膛上,迷迷糊糊的说,“我觉得……你们的那个队长张俊有些不同的气质。”

  “唔?哈哈,以前他可不是这个样子的。当队长,真的能让人变得成熟……”

  “可是阿韬没有做队长,也成熟了。我们刚认识那会儿,你还是一个在四川青年队鬼混的小毛头呢。”悠幽轻轻挠着项韬胸前的胸毛。

  项韬故意凶神恶煞的说:“你那个时候不也还是一个黄毛丫头吗?”他触碰到了悠幽丰满的胸部,叹了口气,“现在也是一个成熟的女人了……悠幽。”

  “嗯?”悠幽抬起头看着项韬。

  “我以后一定要娶你为妻。”

  悠幽脸一红,“死鬼!现在说那么远的事情干什么?我大学都还没有毕业呢!”

  “哈哈!”项韬很喜欢看悠幽脸红的样子,他猛地双手将悠幽抱在怀中,在她耳边喃喃道:“我不怕,等你大学一毕业,我就娶你。以前我没钱,没名气,你的父母不答应。现在我什么都有了,他们一定会答应的!”

  悠幽神色一黯,但是房间里面本来就不亮,加上她是脸朝下的,项韬根本没有察觉。很快悠幽便恢复了常态:“好啊,我会等你去娶我的!”

  “起来吧,我们今天还要去逛街呢!”项韬拍了拍悠幽的屁股,然后从床上坐了起来。

  这天早上,他带着悠幽穿梭于佛罗伦萨的大街小巷之中,然后来到了著名的金银桥,在那儿,项韬为悠幽和自己订做了一对戒指,要等悠幽走的那天才能拿到手。项韬要用这个方式拴住悠幽,让她再也离不开自己。

  ※※※

  “克鲁。”张俊把足球踩在脚下,然后看着对面的克鲁说,“尝试着用不同的方法,把足球从不同的角度传给我,我看能不能在接球的第一时间就射门。”

  克鲁擦擦额头上的汗,点点头。他们已经练了一个上午了,主要就是练习两人的默契,张俊希望能够做到不管克鲁怎么传球,他都可以出现在落点,然后用最犀利的方法把足球踢进球门。因为只有他们两个人,没有防守队员,也没有门将,具体效果如何,张俊现在也不清楚,只能先这样练着。

  克鲁的领悟能力确实高,张俊这是那么一说,但是没有详细说应该怎么传。克鲁就能非常好的做到,他传球不是把球传到张俊所在的位置,也不是单纯的传到张俊的前方,而是随兴所致,想传到哪儿就传到哪儿,感觉有点像逗猴,让张俊疲于奔命。

  张俊还特意挑了一块草皮保养的不是很好的球场,希望通过让足球在地上不规则的运动来锻炼他的反应能力。当然,克鲁对此并不乐意,他害怕自己和张俊因为这球场扭伤了脚,好在到目前为止,两人都没有受伤。

  除了练习传接射,两人还会在一起研究过人的动作。克鲁不怎么需要训练这些动作,他球场上的动作全靠灵感,而不是训练总结出来的,所以主要是教张俊。克鲁的动作花哨,张俊不能全盘照搬,他需要找到一种高效实用的过人技术,可以让他在狭小的空间里面迅速摆脱对方纠缠,然后形成射门。

  克鲁给张俊示范了几套动作,张俊自己照做一遍后发现都不够实用。克鲁有些泄气,他坐在草皮上,看着一旁还在耍球的张俊道:“其实你根本不需要什么假动作,你的加速度天下无敌,加上你是进攻方的优势,你只需要把足球趟起来,然后利用你的加速度不断的变向虚晃就足有晃出一条道来了。”

  “可是如果我是静止情况下接球呢?”

  “那更简单了。把足球硬趟出去,然后加速追球。”

  张俊翻了个白眼,这样听起来太没有技术含量了。他想了想,也确实没有什么适合前锋的即好看又实用的假动作,这个留到以后再考虑吧。他把足球踢了过去,“起来,我们继续。”

  克鲁坐在地上,抬起脚打算停球,却差了那么一点,把足球放了过去。

  “啊,传大了……”张俊情不自禁的叫了一声。

  可是飞出去的足球却被一个人漂亮的停住了。

  “不是给你们放假了吗?”张俊歪着头看向停球的人——项韬。

  克鲁也扭头向后望去,他看见了场边的项韬和项韬身边的悠幽。

  “我带悠幽来看看我们的训练场,另外……”项韬活动活动脚腕,“我脚也有些痒了。”

  张俊和克鲁对视一眼,之前训练收效不大,就是因为缺少防守球员,张俊接球射门都没有难度。现在不就正好来了一个吗?

  “那好吧,你去换衣服,我们等你。”

  片刻,项韬换好训练服出来了。张俊看看项韬,又看肯场边站着的悠幽,突然不怀好意的笑道:“喂,项韬,你下盘不会还是虚的吧?那样就暂时休息一天吧。”

  “日!你以为是人都像你啊!废话少说,看爷爷我把你铲的飞起!”

  克鲁把球传了出去,项韬和张俊顿时在门前抢作一团,最终球被项韬成功顶了出去。

  张俊一开始想着悠幽在旁边看着,他总要给项韬一点面子,所以也没有尽全力。因此双方互有胜负,不过后来练着练着,胜负心起来了,于是开始尽全力和项韬争。没想到项韬竟然也尽全力,于是这场练习就有点真刀真枪的感觉了。

  有时候双方的危险动作看的场下的悠幽都担心不已。不过好在两人还能够及时收脚,否则佛罗伦萨赛季还没有开始,就会折损两员大将了。

  后来克鲁见双方都太投入了,只好叫停,结束了今天的训练。

  由于是加练,所以没有像正常训练一样,一天两练,他们只练半天。

  剩下的几天时间,项韬都准时来参加训练,而悠幽也依然陪在他身边。张俊暗暗感叹项韬好福气。

  四天之后,悠幽和项韬过了销魂的六天,也终于要离开了。项韬把戒指郑重的戴在悠幽手指上,然后又让悠幽放心,他一定会去加拿大把她娶回来的。

  送行的那天,悠幽的眼眶始终红红的,而她身边的琼又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项韬只是觉得悠幽舍不得自己,分别总是痛苦的嘛,也没放在心上。倒是旁边的克鲁冷眼旁观,一切都看在眼里,但是他并没有告诉项韬。

  ※※※

  悠幽走了,项韬突然觉得有些失落,但是很快他就被张俊和克鲁修理的连想女人的力气都没有了。既然有了项韬的加入,张俊自然而然的就要那项韬做一对一的对手,然后琢磨自己的假动作。而克鲁偶尔也会陪着玩玩,所以每次都是项韬被整,他如果想要整别人,就要找到一个防守球员,因为张俊和克鲁是不防守的,就算过了他们也没有什么好得意的。

  弗兰基球场扩建工程进展的很快,通过金钱,得到了市政府大力支持的任煜地对破旧的弗兰基进行了彻底的翻新,看着繁忙的工地,任煜地对身边的张俊说:“我想,就算我们申请举办冠军杯决赛,也没有问题了。”

  顺带一提,张俊和任煜地的关系已经被意大利和中国国内那些无所不在的狗仔队挖了出来,于是所有人都明白了当初为什么任煜地要收购佛罗伦萨了。但是对于佛罗伦萨的联赛冠军,却没有多少人有意见,他们都看到了的,这个冠军不是单纯靠钱就能砸出来的,那是佛罗伦萨全队上下齐心,共同努力的结果。

  只是,意大利国内对于佛罗伦萨看不惯的人对于这种关系颇有微辞,任煜地丝毫没有理会,直接把他们当作了空气。张俊还做不到那个地步,所以他有些担心。曾经为这事情找过任煜地谈,任煜地丝毫不把那些人放在眼里的态度张俊也是见识到了的,但是没想到任煜地变本加厉……时不时找到张俊,两人就这样公开露面。比如来看个工地,都要让张俊陪着。

  对此,张俊有些不理解,按理说任煜地应该不是这么冲动的人,他行事虽然霸道,但是都是经过了深思熟虑过的,像这么没有理由的让他们一起露面,实在出乎张俊意料。

  张俊哪里知道,任煜地一直在后面躲躲藏藏的,这样的日子他受够了,所以好不容易有一个可以和他光明正大在一起的机会,任煜地就显得有些贪婪了。

  能和张俊在一起,向所有人宣布张俊是他的好朋友。这是任煜地除了赚钱、踢球之外,最想做的一件事情了。

  这种做法还有一个作用,就是让外界在最短的时间里面接受了这么一个事实——张俊和任煜地关系非同一般。

  任何想要打张俊注意的球队,现在都不得不敲退堂鼓了。

  任煜地也知道张俊在给自己加练,他只是叮嘱张俊不要一味加练,练坏了身体。虽然和任煜地重逢之后,很多事情都让张俊觉得任煜地距离他们高中认识的任煜地越来越远,因为他做事越来越商人气,很多方面都只追求利益。不过当他和自己单独在一起的时候,张俊还是可以感觉到那种浓浓的朋友之情。也只有在这个时候,张俊才能感觉到,任煜地还是那个任煜地,一起踢球,一起上学,一起捣乱恶作剧,一起喝酒送别的朋友。

  ※※※

  当张俊还在和克鲁、项韬三人苦练的时候,时间过的飞快,佛罗伦萨全队报道的日期来临了。苏菲也从国内飞了回来,帮助照顾他的生活起居。当她听说了项韬和悠幽的故事,也不住赞叹两个有缘人。

  萨巴托又重新出现在各位生龙活虎的球员们面前,他阴笑的脸就说明到赛季开始之前,佛罗伦萨的球员们必然要有一次痛苦的集训。

  这个夏天,佛罗伦萨阵中又增添了几位新队友。

  里奥·达尔诺,十八岁,从佛罗伦萨青年队上调一线队的年轻边锋。在青年队的时候就以速度快,善突破被人称道,同时也是意大利19岁以下青年队的主力,非常具有前途的球员。任煜地花了不少钱在青年队建设里面,终于收获了这个至宝。由于此人左右脚皆可,所以更是被看作佛罗伦萨目前最终要的替补,以及未来的绝对主力。

  安德雷拉·斯文森,二十五岁,来自瑞典超级联赛卡马亚俱乐部的中后卫,身高一米九五,是一个空中作战能力非常强的球员。他是上个赛季突然崛起的,虽然年龄不小了,但是仍然被认为是新星。欧洲不少俱乐部都在抢,现在各大球队防守都有问题,所以对于防守球员的争夺虽然没有进攻球员那么受人瞩目,但是绝对激烈。而任煜地能够把他抢来,也是花了不小的代价,光是转会费就有七百万欧元。这可比卡萨诺转会去尤文图斯的费用多了整整一百万欧元。

  斯文森的到来,让萨巴托可以把防线进一步年轻化了,乌伊法鲁西的状态在上个赛季末变得很不稳定,萨巴托都没有想到找个捷克国家队的主力后卫状态下滑的如此之快,所以赶紧买来了斯文森顶替。

  由于托尼已经宣布这个赛季结束将不再和佛罗伦萨续约,他打算回他职业生涯第一支球队摩德纳队退役。所以关于前锋方面的补充也势在必行。张俊、帕齐尼是正宗前锋,但是范佩西有时候需要客串中场,所以在前锋方面佛罗伦萨的厚度不够。

  在买人方面,任煜地和萨巴托有着惊人的相似。后场人才,他们倾向于买那些有实力,但是名气不大的实用型球员。但是在前场进攻球员上面,这个最最吸引观众眼球的地方,他们几乎都主张买有名气的人来,这样对于俱乐部推行商业化也大有帮助。

  任煜地虽然有钱,但是也不会傻到年年赔钱经营的地步,虽然他前期投入了好几亿,他一点都不指望这些钱通过俱乐部可以收回来,他只是希望球队今后可以做到自负盈亏,不再需要他投入额外的资金这种地步。

  托尼要走是留不住的,任煜地却没有买年轻前锋,相反,他买来了一个可以说是过气的前锋。曾经也是大名鼎鼎的皇家马德里9号——费尔南多·莫伦特斯。这名已经三十三岁的中锋,在利物浦失去了主力,早就想走了。而萨巴托看重对方的经验,双方一拍即合。这样莫伦特斯就将在下赛季开始穿着佛罗伦萨的18号球衣作战,他和佛罗伦萨签约两年,最后一年看表现和状态再决定是否续约一年。

  对于已经不如职业生涯末期的莫伦特斯来说,能够得到这么一份合同已经非常不错了。西班牙也有不少球队想让他去,但是和佛罗伦萨一比较,他们都没有吸引力了。佛罗伦萨刚刚成为意甲冠军,下个赛季的欧洲冠军杯也非常具有竞争力。莫伦特斯还想在自己的职业生涯末期为自己赢得最起码一项荣誉。所以他理所当然的选择了佛罗伦萨。

  而张俊出于皇马球迷的情结,对于莫伦特斯的到来自然非常欢迎,他在接受采访的时候公开表示了对这个前辈的好感。

  萨巴托对于这桩交易也非常满意,托尼的欧战经验怎么说也还是比不上莫伦特斯,这个从两大豪门出来的球员。而且他谦和的态度让他在球队里面不会倚老卖老,是一个非常不错的长辈。

  任煜地曾经考虑过买卡萨诺的,从市场轰动效果来看,肯定比莫伦特斯好。不过却被萨巴托否定了,现在萨巴托求的是更衣室的稳定,而不是再来一个流氓。

  在前中后三个位置上都有了实力派球员加盟之后,任煜地又为球队补充了几名标准的替补球员。这样佛罗伦萨在没有卖走一名主要球员之后,实力大增。已经被意大利的魅力列为欧洲冠军杯的有力争夺者,至于联赛冠军……任何一个人都不会忽略卫冕冠军的存在。

  这样一直球队,在风景如画的瑞士,却没有心情欣赏风景,而是每天被萨巴托折腾的鬼哭狼嚎的。

  任煜地作为走上前台的主席,也随队前来,他似乎很享受目前的身份,没事就喜欢和萨巴托一样坐在场边看球员们训练,他现在有一种强烈的感觉:他正在玩真人版的冠军足球经理!

  “给我打起精神来!不过这么一点训练量你们就喊累了,别这么没出息!我们这个赛季的目标是双冠王!联赛冠军,冠军杯冠军都是我们的!”

  萨巴托的吼声在训练场上飘荡。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