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体育 足球运动 我们是冠军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十六章 风

我们是冠军 林海听涛 7929 2005.03.03 07:28

    那些凡是在场边报道本次U21的记者都有些不可思议的看着记分牌,4:0,比分在一分钟前又刷新了一次。这已经是中原青年队第三次进球在三个以上了。本来小组赛一开始还很低调的邱素辉也一改往日谨慎,张口闭口谈“我们的目标就是全国冠军”“中原有夺冠的实力”……真是有些搞不懂这个从荷兰归来的人了。

  对于这一变化,最为合理的解释就是邱素辉此前一直在打“迷踪拳”,靠小组赛一开始的表现来迷惑他的对手。

  可更让记者们搞不懂的是作为中原青年队主教练的他,在比赛之余不去带队训练,却把担子扔给了助理教练胡力,然后穿梭于各个赛场。收集情报也不需要把参赛的其余全部三十一支球队都调查一个遍吧?

  这个在记者面前不苟言笑的男人,葫芦里到底卖的是什么药?

  不管这个男人打算干什么,中原队中两位球员还是让见识了不少中国球员的记者们兴奋不已。最近中国足球是怎么了?火山喷发吗?怎么优秀的年轻队员一股脑地冒出来啊?先有在荷兰的张俊和杨攀,现在又在U21里冒出来一个刘鹏,一个司马红欣。难道足协一直鼓吹的职业足球终于开花结果了?

  “呸!”一个记者向地上吐了口痰。

  林枫,广东台山人,十九岁,位置前腰。身高一米七,体重五十六公斤。特点:脚法细腻,善于盘带,个人能力突出。但是团队合作意识不强,喜欢单打独斗,被教练认为好表现,战术素养不合格,基本遭弃用。

  李杰,江苏淮安人,二十岁,位置前锋。身高一米八六,体重八十公斤。特点:身材高大,头球能力强,有较强的冲击力。但是缺乏速度,脚下粗糙。

  吴上善,辽宁大连人,十六岁,位置前锋。身高一米八五,体重七十五公斤。特点:速度快,百米十一秒三,弹跳出色。但是经验不足,还需要锻炼,年纪太轻。不过基本已经在大连青年队中坐稳了主力位置。

  项韬,四川自贡人,二十一岁,位置后卫。身高一米八三,体重七十公斤。特点:能胜任后卫线上所有位置,左右脚俱佳,速度快。但是因为表现***太过强烈,并不受教练喜欢,有时候会出现莫名其妙的失误,基本上在四川队中是替补。

  赵鹏宇,北京人,二十岁,位置左前卫。身高一米八,体重六十八公斤。特点:速度快,百米十一秒四三,擅长带球突破。不过传球技术欠佳,配合意识不够强。

  王钰,四川成都人,二十一岁,位置后腰。身高一米八六,体重七十二公斤。特点:头球出色,反应敏捷,速度快。但是身体太瘦弱,对抗能力不足。

  冯林,辽宁大连人,二十岁,位置门将。身高一米八七,体重八十公斤。特点:善扑高空球,弹跳能力出众,不过发挥不稳定。

  ……

  看着这份长达二十页的材料,胡力吓得半天说不出话来。邱素辉则在一边悠闲地喝着咖啡。“U21已经接近尾声,我的调查也完成的差不多了。”

  “你的调查?”胡力不解地问,“你去调查这么多人干什么?他们都有可能成为我们的对手吗?”

  “呵呵,老胡,他们不是对手,倒很有可能成为我们的手下呢。”

  “手下?我不懂。”

  邱素辉这次没有回答他,只是留给胡力一个神秘的微笑。

  第二天的半决赛,中原俱乐部2:0战胜了对手,以只失一球的连胜战绩杀入决赛。已经没有人再对河南队所表现出来的强大实力提出质疑了。于是,邱素辉的照片也开始频频出现在报纸上,众记者开始纷纷挖掘他的过去,尤其是他在国外的经历。把一直在中国默默无闻的中原青年队带成了一支具备夺冠实力的球队,邱素辉已经成为了国内青年教练中的翘楚。

  看着一份份印有自己照片的报纸,邱素辉喃喃自语道:“如果你们的眼睛还没有完全瞎的话,就来找我吧,中国足协……”

  围在铁丝网外面的中国记者们在等待着训练结束后可以采访到张俊和杨攀。但是突然最前排的记者中一阵骚动,纷纷举起相机向场内拍去。因为他们看见,在练习折返跑的时候,张俊第一个转身便栽倒在了地上。随后,阿德里安塞鸣哨终止了训练,再然后,队医舒特尔冲进了场地。

  “喂,怎么回事啊?”

  “前面的,你挡住我了!”

  “谁能告诉我,发生什么事了?”

  “张俊摔倒在地,队医进场了!”

  记者们乱成一团。

  五分钟后,张俊站起来,不过马上就被队医搀下了场,看他走路一瘸一拐的样子,就知道情况不妙。记者们纷纷跟着涌向队医办公室,在大楼的门口却被俱乐部的工作人员给拦住了:“对不起,这里禁止记者进入。”

  无奈记者只能原路返回训练场,只有少数几个不甘心的人还在向对方游说着。

  训练继续进行,但显然大家的心情都被这个突发事件给搞坏了,尤其是杨攀,他在训练中恍恍惚惚的,几次出现失误,这可是破天荒第一次啊!

  上午的训练最终草草结束,记者们又跟着来到了新闻中心,希望对于张俊的受伤得到俱乐部的说法。在等待了大约十五分钟后,队医舒特尔和主教练阿德里安塞出现在了记者们面前。

  “我想这件事情对谁来说都不想遇到,但是它毕竟发生了。张俊因为身体过度疲劳,在训练中左腿大腿肌肉拉伤,具体的恢复时间有待于我们做进一步的详细检查才能确定。”舒特尔推推眼镜,尽量让自己的语气听起来很平静。

  《张俊受伤!》

  《超负荷运转终使张俊倒下!》

  《伤病再现,张俊将成为短命天才?》

  《张俊不是超人!》

  《又一个邱素辉?》

  ……

  苏菲有些担心地挂了电话,张俊越对她说没事,她就越担心。如果不是自己看到了报纸,都不知道张俊受伤了。有了什么事都不告诉她,打电话也是只报喜不报忧,她能不担心吗?

  “没什么,真的没什么!苏菲,医生说了,两个星期就可以恢复训练了。肌肉拉伤对于球员来说再正常不过了,你不必为我担心,有杨攀照顾我呢。”

  张俊在那边说的若无其事,可苏菲仍然紧皱着眉头:“张俊,你还爱我吗?”

  “啊?”张俊不知道苏菲为什么突然冒出这么一句来,愣了一下,“爱,当然……”

  “那我求求你,以后不论发生什么都要第一时间告诉我,最起码不能比那些记者们知道的迟,答应吗?”

  “……苏菲,我只是不想让你担心……”

  “爱是需要双方互相信任的!以后不要对我撒谎了,好吗?哪怕是善意的谎言也不行的。你这样做,究竟你是不相信我,还是不相信你自己呢?有什么困难与挫折不能让我和你一起面对呢?”

  张俊躺在床上,看着手中的苏菲照片出神。他本来不想让苏菲担心的,结果苏菲反而更担心了。

  爱是需要双方互相信任的,不是简简单单,随随便便就说出口的一个字。

  究竟你是不相信我,还是不相信你自己呢?有什么困难不能让我和你一起面对呢?

  “苏菲……”张俊把照片贴在脸上,轻轻婆娑着。突然,手机响了。

  张俊被吓了一跳,愣了两秒钟才想起接电话。“喂,你好。”

  “张俊,我是邱素辉。”

  “教练?”张俊很惊喜,这两天他接到了不少慰问的电话。都是朋友、父母打来的,他没想到在中国的邱素辉还想着给他电话。

  “我给老头打过电话了,问了一下你的情况。他说你是疲劳性肌肉拉伤,静养一个多礼拜就好了。不过他挺自责的,说只顾成绩,却忘了你还是一个新人,前期训练又不够系统,导致体能储备不够。连着几场恶战下来,身体疲劳是难免的。你不会怪他吧?”

  “我哪儿能怪主教练呢?是他把我带上职业足球这条路的。”

  “那就好,你也别一时想不开啊,这点小伤在所难免,没什么大不了的。正好趁这段时间,好好恢复体能。我听说沃伦达姆打入杯赛决赛了,等到你复出的时候就替我拿一座冠军奖杯吧,我好歹也在沃伦达姆呆过一段时间啊,哈哈!”

  “多谢教练的关心,我一定不辜负你的期望。”

  “哈哈!别说的那么酸溜溜的。我在中国也挺好的,现在在河南中原俱乐部做主教练,你猜我碰见谁了?”

  “猜不出来。”

  “呵呵,你的老朋友,刘鹏。”

  “刘鹏?”张俊果然吓了一跳。

  “是啊,他现在可是我球队的队长了,U21的明星球员啊!”

  “真好,真好……”张俊喃喃道,高中毕业就再也没有听见他的消息,还以为他已经放弃足球了,却没有想到他却在另外一块场地上踢出了个未来。

  “嘿,我不打扰你了。好好养伤,别胡思乱想。趁这段时间再好好学习学习荷兰语,争取达到我的流利程度。”

  张俊挂掉电话,已经是深夜了。他看看窗外,一片漆黑,什么也看不见。杨攀已经在一边的床上熟睡了,是该休息了,他踢了那么久的球,也是该休息休息了。

  李延看到张俊受伤的消息,心中咯噔一下。虽然他早有一些预感了,但是仍然不得不为张俊担心,那个傻小子可别想不开啊!

  《谁该为此负责》是他通宵赶出来的,基于上一篇的思想,李延在评论中狠批了一下中国足球的浮躁。

  “这里所说的中国足球,不单单只是指足协、教练和球员、俱乐部的老总们,也包括我们记者和球迷。中国足协浮躁,为了世界杯,把国内联赛掐头去尾,斩成三截;教练浮躁,为了球队成绩,不惜改年龄;球员浮躁,在场上推搡裁判;老总们浮躁,为了成绩不惜买通裁判,打假球黑哨;球迷浮躁,想想各地方球迷的闹事事件为何屡禁不止?记者们也浮躁,赢球便是神,输球就是猪狗不如了,一切为了销量。我想问一句:各方神圣,你们搞足球到底是为了什么?足球成了妓女,给钱就叫上,爽完后就一脚踢开!中国足球职业化九年来,离开足球的企业与个人还少吗?”

  “现在张俊受伤,媒体立刻一片悲鸣,甚至有人开始‘伤仲咏’了。至于吗?为什么大家,足协官员,球员教练,球迷记者,老总们不能用宽容的心来对待足球呢?社会上充斥着两种人,一种是把中国足球骂得一无是处的人;一种便是麻木不仁的,中国足球与他无关的人。指望这些人搞好中国足球吗?别开玩笑了!”

  “现在不是谈论谁该为张俊受伤负责的时候,而是谁该为中国足球负责的时候。有人总以为中国足球踢不好,是足协的问题,是球员的问题,是教练的问题……与自己无关。可我要说,只要你是在这个圈中混的人,便谁也脱不了干系!”

  李延坐在宽大的办公桌对面,副主编还在审稿。良久,他抬起了头,摘掉眼镜,揉了揉眼睛。“小李啊,你这篇稿子不能发。”

  “啊?为什么?”李延猛地没有反应过来。

  “看得出来是你的心血之作,但是,其中的语句太偏激了。有些地方欠冷静,这不是一个评论员应该写的文章。打击面太大,有些话很不好听,很伤人,容易引起不必要的纠纷。你当时是在很激动的情绪写出来的吧?”

  李延点点头:“但我觉得我并不偏激,中国足球现在就需要勇猛药。还想用温药一点一点地补,只恐怕补救的速度都及不上腐烂的速度了!”李延把身子向前倾了倾。

  副主编沉默了一会儿,然后说道:“这道理我也明白。可是你以为只有我们一家能起什么作用?一个人的声音能起什么作用?如果要用猛药的话,那么势必要把根都挖出来,来一场大变革。那种局面,不是所有人都想看到的。改革是很痛苦的,所付出的代价也实在巨大,现在的中国足球尚未准备好啊!”

  “那就看着整个中国足球一点点烂下去?”

  副主编苦笑了一下:“这是整个中国足球的悲哀,不单单只是你的,或者我的。你懂吗……”他的话被突然响起的电话铃打断了。“喂,嗯,我是,你讲吧……”

  李延见副主编有事情,只好起身告辞。他拿上那篇稿子,折好放进包中。他始终认为自己没错,这篇稿子即使无法发表,也要留着它见证以后。

  “……好,你马上多派几个人去,在足协那里蹲点守候!快去办吧!别让其他媒体抢先了!”

  副主编放下电话时,李延正好走到了门口,他正准备伸手开门,却听到了副主编在身后叫他:“小李。”

  李延转过身来。

  “最新消息,中国国奥队主教练沈卫国提出辞职,足协正在开会研究。”

  李延愣在那儿,不可思议地看着副主编,仿佛今天是愚人节一般。

  在中国足坛,几种人的辞职会有地震般的反响,第一种是足协的专职副主席,第二种是中国国家队的主教练,而第三种则是中国国奥队的主教练。特别是在国奥队即将面临与叙利亚国奥队的大战,那两场比赛关系到谁能获得奥运会足球亚洲区预选赛决赛阶段的资格。

  中国足协的新闻发布会现场,人群拥挤,人声鼎沸。各路记者齐聚于此,全是冲着沈卫国突然辞职一事来的。

  沈卫国在辞职信中,认为自己最近身体欠佳,长期的压力与劳累使他不能再继续担任国奥队的主教练,特请求辞职。

  在中国国字号球队当主教练的压力确实大,这条理由也说得通。可是沈卫国带领这批球员已经两年有余,从国青到国奥,什么样的风浪没见过?现在说压力大了,受不了啦,要辞职了。仔细想一想,恐怕没有那么简单吧?

  罗文强有些火大,他在会上拍桌子骂人:“他沈卫国是完全不顾及大局嘛!这么重要的时候说撂担子就撂担子啊!国奥队马上要冲击雅典奥运会了,他却一走了之?这算什么?无组织无纪律!”作为中国足协的掌门人,当初在兵败阿根廷后,是他给予了沈卫国足够的信任。“我给你三年时间,让你输球。但是最关键的比赛你得给我拿下来!”在北京国际机场,面对一脸疲惫的国青队主帅,他伸出了三个手指头。

  “也不排除他确实身体不行,医院的证明是和辞职信一起交到我们手上的。”负责技术部的马奇看着手中的辞职信和医院健康证明的复印件。

  罗文强显然不想在这个问题上纠缠下去,他撅着嘴摇摇头:“不管他是出于什么原因,总之现在辞职信已经摆在了大家面前,而且竟然被新闻媒体知道了,我们讨论一下吧?该怎么办?最重要的是如何应付门外的那些记者们?他们可是眼巴巴地等着呢。”他扫视全场,各位不是在“低头沉思”,就是在“低声讨论”。显然谁都不想第一个表态,看来只好点名了。

  “老杨,你来说说?”

  负责联赛的杨伟光抬起了头,然后略一思索:“我的看法是暂时不同意沈卫国辞职。毕竟与叙利亚的比赛迫在眉睫,临阵换帅是兵家大忌。再说从成绩上来看,也没有理由让他走,毕竟在亚青赛上打败过韩国,这在以后与韩国人的交手中,他的经验至关重要啊!”

  罗文强只是习惯性地点点头,没说好,也没说不好。接着他的目光投向了分管技术的马奇。

  马奇在心里叹了一口气,然后说道:“如果非要让他走,也要等到打完叙利亚的比赛再走。现在足协应该发表声明,全力支持沈卫国的工作,以稳定军心。”

  罗文强又望向唯一的一位女副主席王莉,王莉一笑:“我是分管女足的,男足的事情就不用问我了吧?说到底,你们问他才对啊!”她指指身边一个年约四十岁出头的男子。

  “陈炜,你是分管国奥,国青和国少的,我想听听你的意见。”

  这位叫陈炜的人是去年才调到足协来的。与他一同调过来的就是王莉。他以前是在国家体育总局任秘书的,后来也不知道为什么就给调到足协来了。足协内部对一个秘书都能来做副主席颇有微词,“又是走后门来的,足协都成体育总局的后院了!”

  出乎所有人意料,陈炜竟然支持沈卫国辞职:“不管出于什么原因,我想他这个时候提出辞职,都是和足协对着干。足协绝不能容忍这种情况出现。否则以后足协的权威何在?足协的工作还怎么开展?因此我认为足协应该同意他的辞职,绝不能因为一个沈卫国,而使别人争相效仿,坏了规矩。”

  “你就是支持他辞职了?”

  陈炜点点头。

  “可是,与叙利亚的比赛下个月就要开始了,现在换帅,找新主教练到谈判签约,再到熟悉球队,短短一个半月足够吗?”有人提出了异议。

  “说到主教练人选,我倒有一个很合适的人。河南中原俱乐部青年队的主教练邱素辉。”陈炜答道。

  “他?以前的天才球员?”

  “对。他前一阵子在北京参加U21的工作会议,我和他见了一面。我当时就觉得如果他来做国奥队的主教练再合适不过了。出色的执教能力,令人信服的执教经历,以及作为前著名球员的名誉,对青年球员的亲和力……我想不出此外还有什么人比他更适合了。”

  “原来你早有准备啊?”杨伟光恍然大悟。

  “哈哈!你真以为我这个副主席只是挂名的啊?”陈炜大笑起来。

  其他人也跟着笑了起来,这笑多少有掩饰自己尴尬的意思在里面。

  罗文强等大家停下来,才最后表示了自己的意见:“我也认为不能让外界以为我们是在纵容某人,足协的权威不容侵犯!”此话一出,还有什么好争议的?沈卫国下课是板上钉钉的事情了。“小陈你负责去联系邱素辉,尽量把这次换帅的损失和影响降到最小!”

  陈炜点点头。

  当罗文强和陈炜,以及杨伟光,马奇几位足协副主席同时出现在记者们面前时,顿时闪光灯大作,发布会现场全是按快门的声音。

  罗文强一如既往地不苟言笑,展现他“铁腕主席”的风采。陈炜面对众记者的闪光灯,却一脸微笑,仿佛此事与他无关。

  足协的新闻官董进习惯性地推推眼镜,然后向各位记者宣布足协有关此事的决定。

  “鉴于沈卫国教练的身体状况欠佳,足协经研究决定同意沈卫国辞去中国国奥队主教练的职务。在找到新教练之前,暂时由国奥队领队朱强同志担任代理教练。足协感谢沈卫国在担任这支球队教练两年多来,所取得成绩和付出的辛劳……”

  同意辞职?

  同意辞职!

  记者们呆住了。在之前,几乎所有记者都认为在与叙利亚的比赛前,足协不论从那方面考虑都不会同意沈卫国辞职的。因此沈卫国更像是在要挟足协,希望得到某些东西。但是足协竟然同意了他的辞职!

  所有人都把目光投向了坐在一脸严肃的罗文强身边的陈炜,具体到国奥这件事上,还是分管国奥的陈炜有发言权。

  “请问中国足协已经找到合适的替代人选了吗?”有一个记者一出口,就遭到了不少记者心里的鄙视。沈卫国的辞职是突然的,一天时间足协还要开会讨论,哪可能这么快就找到了合适的替代人选?一看就是实习记者。

  果然,陈炜双手一摊:“哪有可能那么快就找到继任者呢?我们只能尽量把此次沈教练辞职所带来的影响降到最小。”

  “那么,既然如此,为什么足协要同意沈卫国辞职呢?”一位记者大声问出了所有人都想知道的问题。

  “沈教练身体不适,这是有医院证明的。我们大家都知道带领国字号球队的压力有多大。足协也无权拿一个人的身体安全为代价,即使是为了中国足球也不行!尽管会有影响,但我们只能接受这个事实,同时我相信我们的国奥队小伙子们可以团结一心通过这次难关!”陈炜说的大义凛然,但不少记者却在心里给他嘘声。

  沈卫国因为身体原因辞职是谁都知道的,还用你再来复述一遍?这个分管国奥队以下级别的副主席说了半天,等于什么都没有说。

  记者们又针对陈炜提了几个问题,结果都被他的“移花接木”神功化得无影无形。直到新闻发布会结束,记者们获得的最有价值的新闻就只有一条:

  中国足协同意沈卫国辞职。

  新闻发布会结束时,已经是华灯初上时分。陈炜和几位副主席道别后,便钻进了他那辆黑色的奥迪A6,绝尘而去。留下一群仍不甘心的记者望着车的背影出神。

  北京的春天一般风沙很大,可今天却连一丝风都没有。唯一扬起路边灰尘的风也是那辆黑色奥迪驶过所带来的。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