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体育 足球运动 我们是冠军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二八章 准备好了吗

我们是冠军 林海听涛 6866 2005.03.03 07:58

    当风青让他去找一个人来解决心理问题的时候,张俊绝没有想到风青让他找的人竟然是范·巴斯滕。

  在电话里面说明来意后,巴斯滕让张俊直接去乌德勒支的圣埃德隆疗养院找他,他会和几个朋友到那儿踢球。

  张俊却很清楚,一个国家队主教练怎么会总有时间往那地方跑,一定又是为了他专门安排的。

  当他在停车场见到了久违的巴斯滕后,荷兰人给了他一个热情的拥抱:“你比我上一次见到你的时候瘦了一些,哈哈!”

  “风大哥说太胖了不利于我踢球,所以就减下来了。”张俊老老实实的答道。

  随后巴斯滕并没有顺着这个话题继续下去,而是把注意力放到了张俊的新车上,“梅塞德斯-奔驰SLR迈凯伦?好车啊,肯定花了不少钱吧?”

  张俊点点头:“总共三十万欧元。”

  “啧啧,你真舍得,我的大众才两万欧元呢!”巴斯滕耸耸肩。

  “嘿嘿,华姐说只要是我喜欢的东西,花再多钱也是值得的。”张俊不好意思的笑道。

  “是这样的啊……”巴斯滕摸着跑车的外壳,冰冷的金属感让人舒服,“那么你花了这么多钱来买它,不后悔吗?”

  “不!从不后悔。”张俊斩钉截铁的回答道,“确实有些贵,在掏钱的时候我还心疼了一下,但是当我坐上去后发动汽车的时候,就再也没有想过那三十万了。你知道吗?我刚开始开的时候,因为害怕出事,所以慢的像蜗牛一样,还被风大哥笑话了一番呢!”他兴致勃勃的向巴斯滕讲起自己初次独立驾车的趣事来了,似乎忘记了他此行的目的。

  “有这样的事?哈哈!不过看你现在一个人从沃伦达姆开到乌德勒支,就知道你已经没有任何问题了吧?”巴斯滕被张俊逗乐了。

  “是啊!我每天只要有空都会开着她出去兜风,一开始不敢开太远,后来渐渐放开了。我发现这车开久了,会和她形成一种默契。就好像,好像……”张俊想找一个词来形容那种感觉。

  “足球。就像足球一样,对不对?”

  张俊抬头看着巴斯滕,有些不明白他为什么会这么比喻。

  “你没发现吗,张。你当初买车的经历和你选择接受风治疗的经历有多么相似?”巴斯滕提醒道。

  给巴斯滕这么一说,张俊才发现真是如此。同样在之前犹豫不决,但是当接受了治疗之后就像拿到车后天天训练,练习自己的实战驾驶技术,如今,他也可以自如的在高速公路上把时速飙到二百了。

  现在他身体终于康复了,却无法在赛场上展现自己平时训练的东西。这不就像自己初次开着这车上路一样,小心翼翼的怕这个怕那个,还被风青笑话。

  那么他可不可以也像开车一样,能在球场上全力启动,把速度飙到最高,尽情驰骋呢?

  巴斯滕一直在看着张俊的变化,他笑了。这孩子已经想通了一些问题,剩下的就是趁热打铁了。

  “其实受重伤之后都会有一个恐惧期,不敢做动作,害怕和别人身体对抗。其实这都是自己吓自己。你的手术和术后恢复配合的非常好,非常成功。你现在的身体完全和受伤前没什么两样,所以你不用担心什么,还和以前一样踢球就好了。要知道足球本身就是一种考验自己能力的游戏,现在你要当逃兵吗,张?”

  张俊被巴斯滕问得热血沸腾:“不!我不当逃兵!”他大声回答道。

  “那就好!”巴斯滕笑道,“跟我走吧,我们去踢一场比赛。”他拉着张俊来到了疗养院后面的那片足球场。

  这一次可不是四对四的小比赛了,而是十一对十一。

  “都是我的一些朋友,一场游戏而已,上去和他们随便玩玩吧。想想你刚才领悟到的,记住你现在比受伤前更健康!”他拍拍张俊的肩膀,给予他鼓励。然后对场内喊道:“不好意思来晚了,他是我的朋友——张俊,让他上场踢一会儿。”说完在张俊背后用了一把力。

  被巴斯滕推上场的张俊不好意思地向众人招手打了一个招呼,里面有些他见过,是上次来这里踢球的。打完招呼的他被疗养院的院长斯塔特森拉住:“看样子风很成功,好吧!你做中锋,到最前面去。别担心,我们会给你传球的,各种各样的球!”他冲张俊眨眨眼睛。

  这场比赛其实就是巴斯滕专门为张俊安排的,斯塔特森这一队中是他的老朋友们,而对方则是乌德勒支地区的一支业余球队。巴斯滕事先给他们打过招呼,让他们动作小一点。这一切安排巴斯滕都没有告诉张俊,他就是要让张俊抱着一种游戏的态度去踢球,去寻找失去了七个月的节奏。

  张俊把长裤和外套脱掉甩到一边,又换上一双球鞋再次上场,然后他站在了中锋的位置上。他扭头看看场边的巴斯滕,偶像正向他竖大拇指呢。“把足球当成游戏,张!”

  ※※※

  张俊上场的的时候比赛已经开始十五分钟了,比分仍是0:0。他的加入会不会打破这种僵局呢?

  球传到了他脚下,停球有些过大,被紧逼的对方球员断走了。现在是在禁区附近,任何一个动作都要小心,不能停大,否则就像这样。

  球再传过来,这回是一个半高球,张俊用胸部把球向外一停,然后跟着向前插,可对方中卫冲上来把他挤翻在地。张俊连翻了三个跟头才停下来,这让所有人都有些吃惊,生怕伤了他。那位冲撞他的中卫更是手忙脚乱的去拉他:“你,你没事吧?”

  但张俊在摔落地的时候舌尖突然尝到了一股久违的味道,是草和泥土的腥味,只有和草皮相隔如此近才可能尝到,那是该怎样形容的感觉呢?就仿佛很久很久没回到球场上了,是激烈的赛场,而不是训练场。

  张俊吐掉嘴中的草屑,然后站起来摇摇头:“没事,我没事。”接着他又对临时主裁判说:“刚才那下是犯规吧?应该给我们任意球对吧?”

  主裁判愣了愣,然后点头道:“没错,红队冲撞犯规,白队直接任意球。”

  “嘿嘿,好!这球我来踢!”张俊在一帮“老头”面前抢过了罚球权。他突然变得干劲十足起来。

  斯塔特森有些担心地看向巴斯滕,但马尔科只是微笑着点点头:放心让他踢吧,他似乎开始找到感觉了。

  张俊面对人墙,选择了用右脚射弧线,左脚做支撑脚有力的踏在球旁,右脚抽出,足球划出了一道弧线绕过了人墙,向近角飞去,非常漂亮的一个弧线球!但是最后却很可惜地打在横梁上弹出了底线。

  真的很可惜啊!斯塔特森都为张俊惋惜,如果这球进了相信他心理就有底了吧?

  张俊也是懊恼地跳了跳,双手捂头。不过他很快就恢复了常态——巴斯滕更看重这一点,这说明他正在用一种平常心踢着球,这心态是最好不过的了。

  随后非常明显地,白队这一方都把球交给了张俊,不管他是不是在适合射门的位置上。而张俊也不像一开始那样拘谨了,他逐渐放开来,停球、转身、传球、加速、过人、甚至是身体上的硬碰硬他都做得非常好。有一次斯塔特森在右边路传中,但并未传好,足球又低又快,还飞向了前来接应的张俊身后。就在大家都以为这球会是后面对方后卫得到时,张俊却猛地刹车,左脚蹬地,右脚快速向后摆出,他用脚后跟磕到了足球,并且让足球从他身后飞了起来,向球门飞去!

  这是……巴斯滕曾示范过的“天蝎”!

  没错,这就是新的“龙腾”。张俊曾经在风青的监督下练过几次。这一次实战中用出来还是第一次,可惜他力度没有掌握好,足球大大偏离了球门,飞到了后面的铁丝网上才落下来。但这已经足够让斯塔特森和巴斯滕惊讶不已了。

  在别人看来,张俊不过是一个失误的射门,但是只有他们知道这意味着什么。

  短短一个多月,他竟能在实战中用上了!虽然结果不大一样,但是那只是因为不熟练,一旦让他熟练掌握起来……巴斯滕第一次切身体会到自己培养了一个多么可怕的对手。

  张俊却很不好意思地向巴斯滕耸耸肩,挠着头。他觉得在师父面前没做好,很丢脸。

  张俊的不懈努力终于在上半场快结束的时候得到了回报,他接到斯塔特森的传球后,先是停下球,然后左脚向左虚晃一枪,紧接着右脚又在球上一划。就在防守他的后卫以为这又是虚张声势的时候,他右脚绕回来后却猛地把足球磕向左侧!然后他左脚发力一蹬,身体扭向左边,突破!

  这很漂亮,但更漂亮的还在后面。摆脱了第一个防守队员的他在面对第二名后卫的封堵时,右腿抡起了做势射门,对方立刻把重心移向了那一侧阻止他的射门。但张俊射门不过是假动作而已,他右腿抡下,脚后跟却把足球从身后磕向了左侧,同时身体以支撑脚左脚为轴转身,右脚再把足球向外拨了一点,当身体完成这180度的转身后,左脚抡起带着转身的力量,大力抽射!

  足球从门将身边窜入网窝,球进了!

  克鲁伊夫转身!

  进球后的张俊忘记了这只是一场游戏,他狂奔向场边的巴斯滕,然后飞起将他紧紧抱住。“谢谢!谢谢您!”他的眼泪随着由衷的感谢涌出,打湿了巴斯滕的衬衣。

  等了这么久,终于等到了这一刻,他终于在运动战中进球了!尽管这只是一场大家踢着玩儿的游戏,但张俊却从中找到了失去已久的比赛感觉——节奏。这远比一个进球对他来说更重要。

  随后的下半场,张俊一如既往的努力,可是他所在的白队毕竟是一群年过四十的中年大叔了,在体力上跟不上对手,被对方连入三球,最终1:3败下阵来。不过结果已经不重要了,重要的是组织这场比赛的初衷已经实现。

  巴斯滕把张俊送上车,然后对他说:“放心回去吧,你已经找到比赛感觉,相信不久的将来我就可以在联赛的赛场上看见你了!”

  “多谢你,马尔科!”张俊还在感谢。

  “这是你自己办到的,是你自己战胜了恐惧心理。如果你要感谢的话,应该去感谢邱,感谢风,感谢为你做手术的赛扬医生,以及你的女朋友,是她一直守候在你身边,给你安慰和鼓励。好好努力吧,争取早日复出,然后打进一个漂亮的球作为给他们的谢礼吧!”

  在目送张俊离开后,巴斯滕向阿德里安塞打了一个电话,告诉他张俊现在身体OK,心理也OK。他现在需要做的就是在热身赛中逐步适应比赛节奏。当然这个就交给阿德里安塞去办了,不是他这个荷兰国家队主教练可以管的了。

  阿德里安塞随后就又为张俊安排了一场全封闭的热身赛,就在沃伦达姆的训练基地内,对手还是上一次的队伍。这一次阿德里安塞只安排张俊打了四十五分钟德比赛,但是张俊的表现可就与上一次截然不同了。他一个人独进两球,非常不错的成绩。这让风青和阿德里安塞都很高兴,认为张俊可以在十月底打上联赛了。

  随着张俊的归期临近,沃伦达姆又再次受到人们的关注。阿德里安塞终于给中国记者们吃了定心丸:“他表现的非常好,完全处在一条不断上升的曲线中。但是我们不会操之过急,我要确定他一切都在最好的情况下,才会让他上场比赛的。”

  ※※※

  张俊依然没有开放他对于媒体的采访“许可”。他很谨慎,不想在这个时候和谁谈什么复出的事情。也许是有一点迷信吧,他认为有些事情提前说出来就不灵验了。如果说自己会成功复出,那么到时候可能将是失败的结果。所以就连对苏菲,他也闭口不提这事,只是询问一些她在学校的事情,苏菲告诉他照的那些照片她挑了一些寄给他,让他装在相框里面挂在墙壁上。

  “放在相册里面不是一样吗?”张俊是怕麻烦。

  “不行。放在相册里面和挂在墙壁上可是两码事!而且尺寸都不一样!”苏菲坚持,张俊也没有什么办法,只好答应了。不过他还是不明白,这些照片放在相册和挂在墙壁上有什么不同。

  直到他收到了那些照片才明白苏菲的良苦用心。十张照片中有八张都是黑白的,只有两张彩色。

  那些黑白照片中全是张俊一个人的,照片上的他紧皱眉头,双眼无神,阴影的地方总是很多。这些全是苏菲在他最痛苦,最迷茫的时候照的,那段时间正如照片中一样是他人生中最黑暗的日子。

  而两章彩色照片的第一张,是风青正在为他做脚踝的整骨推拿,远处的一个大木桶装着热气腾腾的中药汤,还在不断地冒着白茫茫的蒸汽。而张俊自己则对着镜头笑。现实中的自己一方面这样努力着,另一方面还对风青说的未来有一些迷茫,看不透,就好像远处阳光下的蒸汽一样的缥缈虚幻。

  最后一张则是在风景秀丽的圣埃德隆疗养院。在那片足球场上,巴斯滕正在给他讲如何更好地使用“龙腾”。这个时候的他,双眼炯炯有神,脸上表情充满着期待和憧憬。也就是和巴斯滕的相遇,才让张俊真正看到了希望,看到了美妙的未来。

  苏菲是想告诉我别忘记过去受过的磨难和帮助过我的人吧?让我继续努力,坚持下去。这十张照片他确实应该分别装在十个相框里面挂在墙壁上,无论什么时候,看见它们就等于看见了过去,就会感到浑身充满了力量!

  嗯,难怪连老爸都夸苏菲拍的好,果然有两把刷子,在构图和光影色彩的应用上已经相当熟练了。更难能可贵的是她总能够在一瞬间抓住对象细微的心理变化,把它们定格在底片上。老爸曾经说过拍摄人物如果只能拍出他们鲜亮的衣着,漂亮的面容和身体造型,那不过是下下之作。真正好的人像摄影师一定要善于抓住人物的内心,也就是要把人物的精神拍出来。这种精神会通过表情神态上的细微不同表达出来。如此看来,苏菲在摄影方面确实要比她其他方面有天分的多。

  再仔细欣赏欣赏……唔,但是,为什么拍来拍去都没有苏菲呢?张俊打电话去问,结果苏菲在那边哭笑不得的把他骂了一顿。

  “笨蛋!我是摄影师,这些照片都是我拍的,那里面怎么可能会有我嘛!”

  尽管照片上没有你,但是我会永远把你放在心里的,苏菲!张俊摸着照片肉麻地想着。

  ※※※

  苏菲打了一个寒战,奇怪,怎么会觉得有些冷呢?她起身关了窗户,然后坐回桌前继续写她给张俊的信。尽管现在两人都有了手机,但是有很多东西还是适合在纸上用笔写出来,特别是张俊的生日快到了,还有十五天,她有很多祝福要送给张俊。

  “亲爱的张俊,我会算着时间把信寄出去的,相信当你收到这封信的时候正好你过生日这一天,所以我专门画了一个蛋糕送给你,嘻嘻!记得要许愿啊!

  我真的很想去荷兰现场看你的复出,但是学校现在特别忙,我大四了,上学期拉下的考试,因为我有特殊原因,所以院里决定我可以在期中直接集中补考,不用重修。虽然省了时间,可是短时间内我却会非常忙,为了一次过关,一直到十二月初我都会非常努力的。给你写了这封信后,我就有很长一段时间不能给你写信,也不能经常上网了解你的情况,报纸买回来恐怕都看不完。不过我会抽空看的,电话也依然会给你打。

  我听风大哥说你恢复的很好,十月底就应该可以上场比赛了。但是国内的报纸都说这取决于阿德里安塞,我不了解情况,所以不太清楚。但是无论你是十月底还是十一月,都千万别着急。我知道你很想在我生日的时候上场进球。但那不现实,你也别强求什么承诺了,只要你健健康康的,就是对我最好的礼物了。

  从荷兰分开一个半月了,其实并没有很长时间,可为什么我会觉得我们已经很久没有见面了呢?哪天我不忙的时候约个时间一起上网视频吧?呵呵,现在合肥很多网吧都安装了摄像头,我记得你的那台笔记本也有摄像头的,到时候我们就又可以面对面聊天了。不过如果你训练太累了,那就算了。我可不想你休息不好。

  对了,说说他们吧。李永乐前些天给我写了封信来。他说他在国际米兰一切都挺好的,也许是看到了在奥运会上的表现吧,大家对他都很不错,一点都没有排斥外人的感觉。他现在还在争取在青年队打上比赛,他说十二月前肯定可以。

  卡卡也在米兰,他挺照顾李永乐的,帮他适应在意大利的生活。还带他出去玩。但是李永乐却告诉我卡卡总是抓住一切机会劝他加盟AC米兰,但被他‘严词拒绝’了。他们俩在同一个城市,最让人放心了,也一定很有意思。只是不知道两人这么频繁的在一起,会不会让意大利的狗仔队有机可乘呢?

  杨攀似乎在为情烦恼呢,他经常打电话过来问我女孩子的心思,哈哈!真没想到杨大哥也会有今天呀!真想看看能让他动心的女孩子是一个什么样的人,但我想一定很漂亮,你认为呢?

  还有啊,你说你买了一辆很贵很贵的跑车,可是我看不到,你拍张汽车的照片寄回来吧?我很想看看花了你大半年薪水的爱车是什么样子的。你说的车型号我在网上查过了,可是没有图片,只有很简单的文字介绍,很可惜。

  好了,就写到这儿吧。你放心,我在学校一切都好,伯父伯母也都很好的。

  祝你生日快乐!

  爱你的:苏菲。”

  写完信的苏菲起身走到窗户前,推开玻璃窗,然后伸了一个拦腰,明媚的阳光照在她身上,很温暖的感觉。

  张俊恢复的很顺利,她也格外高兴。辛苦的学习对于她来说都不算什么了。那段最痛苦的日子过去,迎接他们的必将是如同这太阳一般,温暖充满着光明的未来。

  张俊,你准备好了吗?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