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体育 足球运动 我们是冠军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五章 新的经纪人

我们是冠军 林海听涛 7169 2005.03.03 07:21

    现在,每个星期一、三、五去学校里的读者服务部买当期的《体坛周报》,已经成为了苏菲生活中固定的不可缺少的一部分。因为张俊、杨攀是从U大走出去的,他们在荷兰的表现自然也牵动了U大同学的心。因此,作为有关两人报道最详尽李延和汪华每一期发回来的稿子都有两个版;最权威作为全国第一个对张、杨二人进行专访的记者,李延已经获得了两人朋友一般的信任;最八卦据说李延连两人睡相的照片都有的体育报纸,《体坛周报》总是一到校园就会被抢购一空。

  为了不错过每个星期与张俊见面的三次约会,苏菲总是很早就来到了大食堂后面的读者服务部侯着。

  苏菲拿着新的报纸,目光集中于报纸上张俊的照片,一眼便看见了那个红色的手链。那是她亲手给他编织的护身符,张俊生日时她寄过去的,并在信中让他戴着,可以避免受伤。

  昨天她便接到了张俊的电话,对于报纸上写的什么不用看也清楚。她只是想看看张俊的照片,看看张俊汗流浃背的身影,看看他兴奋的笑脸。只要张俊一直这样进球,她就能一直在报纸和新闻中看见他。

  相隔万里的牛郎织女,用这样一种方式来对抗时间与空间的阻隔,维系思念。

  华扬脚旁放着一只精致的路易·威登(LouisVuitton)皮箱,有些茫然的站在阿姆斯特丹街头。看着街上人来人往,车水马龙,她竟然不知道自己该去哪儿,自己第一次有了一种被抛弃的感觉。前天她还在香港,今天却已经站在了欧洲的街头。

  阳光很灿烂,微风,少云,天蔚蓝,荷兰,阿姆斯特丹……

  愣了半晌,华扬提起皮箱,一路漫步漫无目的开去。没有方向,没有目标,只是顺着这条路一直走下去。当她感觉到累的时候,她才发现自己已经走到了阿姆斯特丹中央火车站前,这里人很多,熙熙攘攘的,大家都是过客罢了。火车战前有一个公交车站,她走了过去,看看站牌上的标示:110,目的地,沃伦达姆。

  站台边上正好停着一辆110路公车,华扬看看公车,又看看站牌,终于提起箱子踏了上去。

  公车仿佛是在等待她一样,见她上来后,车门便缓缓关上,开走了。

  人生就像一段没有报站,没有站牌的旅程,没有人会知道下一站何时到,叫什么名字,有什么样的风景。你只从窗口看见无数的东西一闪而过,来不及细看便错过了。等你到站回头望时,除了苍茫的天与地,什么都看不清,辨不明。有些风景很好,却没有抓住,错过了,好可惜。

  华扬把头靠在车窗上,茫然的看着窗外那些一闪即逝的风景,直到眼前的景物再也不后退了。她才回过神来,发现车厢中只剩下她一个人了。

  “小姐,终点站到了。”司机礼貌地用英语对她讲。

  这是一个风景秀丽,恬静安详的小镇,富有荷兰特色的小船一只只停靠在河边,蓝天上的流云从红色的屋顶上方飘走。一个能让人心情愉快的地方,华扬那彷徨失意的心也稍稍好点了。

  既然来了,不如好好游玩一番吧。

  华扬顺手买了一份当地的英文报纸,没想到头版头条竟是一条足球新闻:“沃伦达姆主场2:1力克海伦芬……”下面是一张比赛照片,一个身穿橙黄色球衣的球员正在过人,他背后,一名对方队员正朝地下坐去。

  在香港,足球是一项非常受欢迎的运动,华扬也了解一些足球相关知识。她细读全文,原来是两名中国籍球员在比赛中为主队战胜了强大的客队。

  当地球会中竟有两位同胞,华扬有些感兴趣,决定前往瞧瞧。

  今天这堂训练课,阿德里安塞有些心不在焉。张俊和杨攀最近状态很好,发挥稳定,是球队成绩上升的头号功臣。可是张俊和杨攀发挥得越好,他心中的担忧和压力也就越大,刚刚霍恩斯终于主动提出,要和张俊、杨攀两人签新合同。但是所给出的条件并不高,最起码和其他几家荷超俱乐部的球员薪水还是有差距的,尽管这已经是霍恩斯那个吝啬鬼咬牙下的决心了。

  现在,唯一的优势就是两个人还没有职业经纪人,俱乐部对付两个毫无职业经验的孩子,应该能够哄得他们在合同上签字。尽管有些不忍,但阿德里安塞清楚,让两个人留下来是为了俱乐部好,也是为了他自己好。因此,有些时候需要不择手段。

  “嘿,李延,你的那篇《J鳞岂是池中物》我们看了,写得挺好的。可你为什么认为一年之后两人就会离开沃伦达姆呢?”一位同行见训练场上没有什么好看的,转而和一边的李延聊上了天。

  “张俊和杨攀如果照这样的速度发展下去,不出一年,他们就能收到欧洲豪门的转会邀请了。这不是明摆着的吗?荷兰联赛的年轻球星最后都会走这条路的。”李延答道。

  “是这样没错,可是问题在于,我们听说沃伦达姆有意向两人提供一份新合同,里面的待遇都会有所提高……”

  “再高能比得上阿贾克斯为首的荷兰三强?比得上欧洲豪门吗?”李延有些不屑,“希丁克在知道张俊和杨攀曾在埃因霍温青年队训练过一段时间后,差点没把那个可怜的青年队教练掐死。听说他一直想给凯日曼找个好搭档。”

  “确实,与那些球队比起来,那点待遇不算什么。可是真正的问题是张俊和杨攀两人现在还没有经纪人,你认为凭借两个二十岁的孩子能够对付得了商人霍恩斯吗?”

  在一边观看训练的华扬听到那个记者的话,心头一动。在商场打拼了近十年的她练就了对每一个信息都不放过的本领,那些外人认为毫无用处的东西在她看来,都有可能成为未来生金蛋的母鸡。

  通过那些报纸连篇累牍的报道,她已经大致了解了两个中国少年的潜在价值,像那个记者说的,以后欧洲豪门球队都会争着向他们发出邀请的,前途无可限量。而此时的他们竟然没有经纪人!就好比两颗闪闪发光的宝石,落在地上却没有人去捡,上帝啊!

  华扬在一瞬间找到了生活中的目标,一扫刚才心中的阴霾。人生就像一段没有报站,没有站牌的旅程,没有人会知道下一站何时到,叫什么名字,有什么样的风景。华扬以为自己的旅程已经到此结束了,“小姐,终点站到了。”就像那个司机对她说的话一样。却没想到,她走下汽车,却发现外面豁然开朗,一个鸟语花香,风景秀丽的地方出现在她眼前,她重又看到了光明!

  生活,果然是充满了戏剧性的生活……

  李延还在和那个记者争论着,而华扬已经悄悄离开了,她知道该怎么做了。两个涉世未深的孩子,她最喜欢了,呵呵!

  张俊和杨攀有些吃惊地看着眼前这个美丽女子,“你是说,你想来做我们的经纪人?”

  华扬点点头。

  “可是你怎么让我们相信你呢?你连名字都还没告诉我……”

  华扬非常亲切地一笑:“我叫华芳,香港人。拥有哈佛MBA证书,有非常丰富的从商经验,曾经短暂做过经纪人……最重要的是,我们都是中国人。同胞是不会害同胞的,不是吗?”

  张俊只觉得这个自称“华芳”的女子笑起来很有亲和力,她和苏菲笑起来不一样。苏菲的笑是明净如蓝天白云,灿烂如阳光,非常纯。而华芳小姐的笑呢,很成熟,有一种成熟的温和,让人感觉很温暖。到底哪个更好,张俊也说不上来。

  “那个,我想我们需要商量一下,毕竟找经纪人是件大事。所以,明天上午训练后我们再给你答复,好不好?”杨攀对华扬说。

  “那好,我明天上午到训练场等你们的答复。”华扬微笑着告辞了。

  等华扬走后,两人回到餐厅继续未完的晚餐。

  杨攀拉开椅子坐了下去:“张俊,你说她可信吗?突然跑来说要做我们的经纪人,说一口流利的国语,却说自己是香港人,还说有哈佛的MBA证书……这段时间找我们要做经纪人的一下子多起来了啊!”

  张俊摇了摇头:“她说的那些都是可以伪造的,不过我对她的笑容印象特别深刻。我觉得有那样笑容的人应该不是坏人。”

  杨攀握着叉子想了想:“虽然你说得很像是漫画中的对白……可是,我还是相信你的直觉!呵呵,你的直觉从来没有让我失望过。”

  “那是,什么时候浪费过你的传中?”

  “嘿!给你点阳光你就灿烂,给你点洪水你就泛滥!”杨攀用叉子柄敲了一下张俊的头。

  “哈!别闹了,吃饭吧,都凉了!”张俊摸摸头,埋头吃饭了。

  杨攀看看盘子里的面条:“那么,明天中午答应她了?”

  “嗯……”张俊嘴里包着面条应道。

  华扬拉开LV旅行箱,把里面的东西全部取出来,然后又一件一件地放回去。

  衣服、护照,她只有这几样东西。看着箱子中的夹层,她把手伸了进去,取出一个磨损了的信封。信封拿倒了,一张照片从信封中滑落出来。华扬有些吃惊地看着地上的照片,然后仿佛惊醒过来似地慌忙捡起来。

  这是一张已经泛黄的照片,原本的色彩正在逐渐褪去。华扬看着手中的照片,奶奶已经去世三年了,她的笑容也如这照片一样褪色了。

  ……

  “奶奶,我是大小姐,为什么我还要做这种叠被子的事情?”

  “扬扬,你以为一个连自己被子都不会叠的人能够管理好一个企业吗?”

  ……

  印象中奶奶总是板着脸,用现在的话来说就是很酷,对华扬凶巴巴的。小时候很讨厌奶奶,可现在她才知道谁是真正对自己好。

  “奶奶,明天我会开始一段新的生活。您别再叫我扬扬了,我叫华芳。”

  早上的训练结束后,张俊和杨攀找到了华扬,哦不,现在应该是华芳了。

  “华芳小姐,我们昨天晚上商量过了。你说的对,大家都是中国人。我们对你没有疑问了,你可以做我们的经纪人。”杨攀对华芳说到。

  “那真是太好了!”华芳又露出了她那令张俊印象深刻的微笑,“我明天会准备一份合同,你们看了没有意见就可以签字,我们之间的关系就具有法律效力了。”

  记者们发现训练结束后,张俊和杨攀并没有走,而是在场边和一个美女说着什么。

  “哇!球员刚刚成名,就出现绯闻了!”一个记者举起相机,训练有素地调好焦距,然后按下快门,“咔嚓!咔嚓!”拍了足有十几张。

  其他记者见状,自然不甘人后,一个个手按不停。

  只有李延和汪华在一边没有动作,“一群白痴,你们没有去香港狗仔队真是香港娱乐界的损失!”当然这话他只敢在心里说说,否则一定会闹起各个报社和体坛的纠纷的。

  汪华看看李延,李延知道有关“张俊和杨攀在训练后与一神秘美女亲密交谈”的真相,只要他打个手机过去,张俊就都会告诉他的,犯不着在这凑热闹。他伸了一个懒腰,故意大声说:“走吧,汪华!训练结束了,也没有什么新闻可挖了!收工!”

  上午的训练,阿德里安塞交给斯特尔负责,他和霍恩斯在整理合同,预先想好那两名中国少年可能会问的问题,再研究好回答,做到万无一失。然后阿德里安塞估摸着训练要结束了,才赶到训练场去叫两人来签约。可他却发现张杨二人身边站了一个东方女子,三人相谈甚欢。

  虽然不知道他们在谈什么,可阿德里安塞突然有种不好的预感。他走近三人,用荷兰语说道:“张、杨,新的合同已经好了,你们去看看,然后签字吧。”他看见张俊用中文对身边的那个女子说了一句话,然后女子马上转过脸对他微微一笑。

  “阿德里安塞先生,我是张俊和杨攀新的经纪人华芳。”一口流利标准的英语,再配上得体的微笑,“现在我的委托人已经全权委托我来处理他们与俱乐部签订新合同的事宜,有什么事情请直接找我。”

  在听到“新的经纪人”时,阿德里安塞的心咯噔一下,最不愿意遇到的事情发生了,看这个自称华芳的女子穿戴打扮和言谈举止,一定是一个精明干练的人。那份合同……

  “先生?”

  阿德里安塞回过神来,才发现华芳仍然笑眯眯地看着他。“呃,好吧。那么,请华芳小姐跟我来吧。”不管了,到这地步也只有硬着头皮上了。“张、杨你们两人也要来。”

  当看见跟在阿德里安塞身后的华芳时,霍恩斯一脸疑惑的神情看着阿德里安塞。

  主教练先生只好向老板解释这个美丽女子是张俊和杨攀的新经纪人,签新合同的事已经委托给她全权负责了。

  听到此话的霍恩斯脸部表情马上起了变化,表现出极大的失望。

  华芳从进来就一直在观察这个胖胖的俱乐部老板,当听到阿德里安塞介绍后,他的失望之情溢于言表。一个低水平的对手,华芳在心中给了霍恩斯这个评价。难怪他的旅馆只能在沃伦达姆一个小镇里面有点名气罢了。

  失望归失望,合同已经摆在了桌子上,霍恩斯也只有像阿德里安塞一样硬着头皮上了。

  华芳拿着合同非常认真地看了起来,其实这么一份合同她只扫了两眼就全看懂了合同这玩意儿她看得太多了她这样做的目的是为了增加屋内沉默的时间,给对方施加压力,为自己下一步表现做好铺垫。

  良久,华芳抬起头来,美丽的脸上有些失望,她用英语对霍恩斯说:“先生,怎么说呢?我有些失望,俱乐部开出的待遇完全与我的两位委托人的表现不符。1400欧元的周薪,在整个荷超都算是中下游的,可张俊和杨攀的表现我想已经可以跻身联赛上游了吧?而且,没有进球奖金,没有助攻奖金。再者,合同期限竟然长达五年!”华芳稍稍提高了一点音量,“我认为这也是非常不合情理的一点。”

  “华小姐,您应该知道沃伦达姆是一个小球会,我们没有雄厚的财力做基础,因此,待遇方面,这已经是我们所能给出的最高条件了。队中的头号球星巴特勒的周薪也才2400欧元。如果张俊和杨攀的薪水太高,会引起队中其他年轻球员不满的。”霍恩斯辩解道。

  “可是,据我所知,队中年轻队员身价最高的也不是张俊和杨攀,而是从阿贾克斯租借过来的科泽尔,周薪2300欧元,对不对?”华芳所说的这些都是来的路上临时问张俊和杨攀的,总不能打无准备之仗吧?临阵磨枪,不快也光。

  霍恩斯一开始认为对方一介女流之辈,不会有多厉害,却没有想到她笑眯眯的每一次提问,都让他背心出汗。“呃,确实如此,确实如此。但是……”

  “但是,张俊和杨攀是中国人,对吗?中国人和荷兰人不能享有相同的待遇,对吗?先生,我认为您有种族歧视倾向……”

  “不!不!小姐,您误会了!我不是这个意思!”被扣上“种族歧视”的帽子,可不是霍恩斯希望的。

  “那您是什么意思呢,先生?”华芳步步紧逼。

  “那个,我是说,我们可以彼此都让一步吗?”霍恩斯的斗志已经开始消退了。

  “让?怎么让?这关系到我委托人的切身利益。”华芳双眉一扬,英气逼人。

  “呃,您刚才不是对合同期限不满吗?我们可以缩短合同年限,但是周薪方面……实在是无能为力了。”霍恩斯耸耸肩,双手一摊。

  华芳在心中骂道:白痴!对张俊和杨攀的实力还没有一个清晰的认识,如果我是你,宁肯提高周薪待遇,也要想方设法把两个人留在队中的时间延长。不过现在也好,正合她意。华芳转过头去用中文问张、杨二人:“他答应缩短合同年限,但是周薪无法再提高了,你们怎么看?”

  张俊看看杨攀,彼此都明白了内心的想法:他们的目标是欧洲顶级联赛。

  两人冲华芳点点头,“周薪不重要,合同年限要缩短。”

  华芳对两人一笑,然后扭回头对霍恩斯说:“先生,我的委托人同意了您的提议,不过仍然有条件。我们要求在这份合同中写明,合同期限两年,即自2002年12月25日到2004年12月25日,在这两年中,从下一个赛季开始,如果有欧洲五大联赛的任何一支球队找上我的委托人,俱乐部不许阻拦,也不得索要违约金。”

  霍恩斯脑子里“轰”的一声,为期两年的合同,两人可以随便走人,把这里当公园了吗?而且还不能索要违约金!自己辛辛苦苦培养他自己辛苦吗?辛辛苦苦培养出来的球星拱手送人?

  “不行!不行!这是不行的!”霍恩斯有些激动,都说胖子心宽体胖,可这个胖子似乎是个特例。“两年的合同期限太短了,最起码三年!另外,后面那条完全是没有道理的!”

  看见老板发火了,张俊心中还有些害怕,可华芳却始终笑眯眯地看着对方,等胖子把唾沫星子都吐完了,她才慢悠悠地说:“很好,您说得不错。那么我们现在就可以拒绝在合同上签字,然后我回去联系荷超,乃至五大联赛的俱乐部。我想凭借张俊和杨攀的实力,找一家更大的俱乐部应该不成问题,而且我知道当初俱乐部和两位委托人签合同的时候,定的违约金并不高吧?埃因霍温、阿贾克斯对于这点违约金应该还是出得起吧?”

  华芳自始至终都是微笑着,语速中等地说这番话。那口气不像是在拒绝人,倒像是随便聊天了。可霍恩斯却听得坐立难安,这个女人句句切中要害。

  阿德里安塞一直没有做声,在一边坐山观虎斗。这个女子确实很厉害,看来霍恩斯没有选择了。虽然自己年龄比她大,但最好还是不要与她为敌的好。

  一阵沉默,然后霍恩斯很痛苦地直起身:“好吧,我同意你的要求。”

  在回公寓的路上,张俊问华芳:“那个,明天签合同,他们不会反悔吧?”

  华芳微微一笑:“他们不敢,因为他们别无选择。如果他们不答应,你们马上就可以走,冬歇期可是快到了啊。我在报纸上看见已经有不少俱乐部在打你们的注意了,过了圣诞节,那个胖子就将看不到你们了。如果他答应,至少你们会在沃伦达姆呆到这个赛季结束,还有可能为球队赢得一个锦标呢!”

  “锦标?”张、杨二人对视一眼,然后大笑起来。

  “怎么了,我说错什么了吗?”华芳不明白。

  “小姐,你对足球了解吗?”杨攀捂着肚子问华芳,“沃伦达姆是一支连保级都要很费力的小球队,还谈什么锦标啊?哈哈!”

  “是啊,是啊!刚才看你在谈判桌前说的神采飞扬的,我都被吓住了……”

  华芳也笑了:“呵呵!为什么不可以?足球是圆的,有什么事情不能发生呢?凭什么冠军都是那几支球队的事情?”

  张俊和杨攀不笑了,他俩对视一眼。王侯将相宁有种乎?谁能想到张俊一上场就能进球?谁又能想到他第二场比赛就上演帽子戏法?谁还能想到沃伦达姆竟然打入了杯赛八强?足球,真的是圆的啊……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