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体育 足球运动 我们是冠军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一章 沃伦达姆

我们是冠军 林海听涛 6534 2005.03.03 07:10

    一首苏格兰风笛曲《Buttons & bows》把张俊带到了美丽的荷兰。CD是杨攀的,张俊闲得无聊便抢了一个耳机拉来听听解闷,却听到了很奇怪的音乐。他问这是什么,杨攀白了他一眼:“98世界杯没看过?世界杯揭幕式上可是有苏格兰球迷吹着这个入场的哦!”

  “苏格兰风笛?”

  “是啊,除了它,哪种乐器还有这种声音?像风一样的音乐……”

  “你带这干什么?”

  “荷兰离苏格兰不远,我想带点有欧洲特色的音乐过去,也好尽快适应那边的环境啊,音乐也是一个地方的文化啊!这可是我找遍了整个洛阳的音像店才买到的,正版!”

  张俊重又把耳机戴上,舒缓悠扬的音乐在他脑中回荡,杨攀说得没错,真的像极了风……张俊闭上眼睛,这样一幅画面便随着风笛声渐渐展现在他的面前。

  缓缓起伏的山坡,他独自坐在绿草如茵的山坡上,山坡下是一望无际的郁金香花田,海风夹杂着花香而来,一种很奇异的香味。风吹过头发和衣衫,吹动了那些巨大的风车,风车吱吱嘎嘎的转动起来。郁金香花田在风中就像大海的波涛一样起伏不定,成群的蝴蝶在风中跳着舞……可惜自己是孤身一人,如此美景苏菲却不在身边……

  张俊发现自己又想家了,这已经是这趟旅程中的第五次了。第一次去荷兰时,想着十天后还要回来,旅途上除了新奇就是兴奋,家,不知道被抛到哪儿去了。但这次是真正的离家远行,不知道要什么时候才能回来了。

  虽说在洛阳机场告别时,大家普遍还是对未来怀着美好的憧憬的,但张俊还是清楚地记得妈妈在收拾完他的行李时背过身不停的耸着肩膀,他还看见爸爸把妈妈拉到一边时抬了一下手,他知道那是什么,那是爸爸擦眼泪的动作。一直以来他认为父母对他的教育方针是很自主的,妈妈的话不多,但是在机场他却看到了这个女强人的另一面,儿行千里母担忧……

  还有那天黄昏,苏菲抱着他的腿说的“反正你马上就要再走了……”,和那临别时苏菲在他手臂上狠狠的一掐。

  在机场的时候,张俊没哭,在北京想家的时候也没哭,他不是一个很容易落泪的人--至少他是这样认为的--但这次,听着悠扬的风笛,他……

  张俊把耳机摘下来,抹了把脸,看见杨攀不知何时把墨镜戴上了。这飞机中除了沃伦达姆的官员和李先生没人知道他们要去荷兰踢球,而且他们也不是什么大球星,不会有人找他们索要签名和合影留念,戴墨镜装酷啊?

  张俊正想拿杨攀开开玩笑,缓解缓解想家的感觉时,却看见墨镜底下缓缓流出两行闪闪发亮的透明液体……

  荷兰,一个弹丸之国,却不断地出产着令世界足坛惊叹的球星,从克鲁伊夫(Cruijff),到荷兰三剑客,再到现在的克鲁伊维特(Kluivert),范·尼斯特鲁伊(Van Nistelrooij),戴维斯(Davids)……荷兰从来就不缺乏天才,因为,他们有全世界最好的青年球员培养体系,阿贾克斯(Ajax)更是有“球星生产线”的美誉。

  不过,张俊他们要去的沃伦达姆(FC Volendam)只是一个小俱乐部,小的在荷兰地图上都很不好找,上个世纪八九十年代一直在甲级(后来更名为荷兰足球超级联赛)联赛里沉浮,后来降了级。上个赛季,沃伦达姆请来了赋闲在家的前阿贾克斯队主教练约翰·阿德里安塞,结果只花了一个赛季球队就从甲级升上了超级。

  但阿德里安塞知道超级和甲级是两个概念,要想还靠甲级的班子打超级,能否保级都是未知数。于是阿德里安塞“痛下杀手”,与五名合同到期的队员解除了合同,然后卖走了四名还有人要的队员,另外有一名老队员退役,在助理教练的位置上尽心辅佐阿德里安塞。

  这样,原本有28名队员的一线队一下子只剩下18人了,不过阿德里安塞从二队抽调了几个还有点能力和天赋的年轻队员上来,又四处奔波,游说那些在中流球队打不上主力,但有实力的球员,再加上他凭借私人关系从阿贾克斯青年队租借过来的一名小将,一支将征战荷兰足球超级联赛的球队终于成型了。

  哦,对了,还有即将到达的两个中国小伙子,非常有天赋的年轻人,虽然他们没有任何职业足球经验,但他已经给青年队的教练莱斯打过招呼了,让他好好调教这两个中国人。相信在莱斯这个原阿贾克斯青年队助理教练的训练下,他们应该很快就可以代表一线队上场比赛了。

  现在沃伦达姆全队平均年龄24.5岁,队中最大的是29岁的霍尔维金(Holwijn),是后防线上经验丰富的老将,擅长长距离界外球,耐力与头球都不错。一直在沃伦达姆踢球,已经把自己的青春全部奉献给了俱乐部,人品没得说,深得队友们的尊重和信赖,在另外一个后防老将斯特尔(Steur)退役成为助理教练后,队长袖标自然就戴在他的左臂上了。

  而与他在后防线上搭档的是上个赛季从二队提拔上来的路易·林克(Gijs Luirink),18岁,擅长中后卫、后腰,是俱乐部重点培养对象之一,在俱乐部非常有人缘,将来的队长。

  这两个人应该是在赛季前就确定了他们的主力位置,但是阿德里安塞还是从超级球队AZ队借入22岁的中后卫胡斯曼(Huisman),阿德里安塞认为他非常有前途,体力好,是个跑不死的中卫。

  巴特雷(Bartele),28岁,防守型中场,是队中的头号球星,薪水最高,不过他值得起这个薪水,他防守凶悍,是球队后防的一道铁闸,唯一的缺点是不善于进攻,但这也正好让他在后方安心防守。

  在所有球员中,阿德里安塞对自己从阿贾克斯青年队租借来的塞斯·科泽尔(Cees Keizer)最为看好,年仅18岁,位置后腰,身体素质很好,对高球的落点判断很准,在防守和进攻上都很有一套,是阿贾克斯青年队重点的培养对象,阿德里安塞是凭借自己的私人关系才从阿贾克斯把他抢来的。把他租来就是为了弥补巴特雷在进攻上的不足。

  中后场的实力可以让阿德里安塞放心,但是前锋线上却不能让他安枕。从最近几场热身赛的情况来看,球队的进球多出自中后场队员,科泽尔很好的融入了球队,他的两个助攻和一个进球就是明证。而上个赛季从二队提拔上来的巴耶斯(Buys)成了球队在热身赛中的最佳射手,一个人包揽了四个进球,巴耶斯只有22岁,位置进攻前卫,身材瘦小,但技术不错,门前非常冷静,在球队中有很高的影响力,也是阿德里安塞要重点培养的对象。

  不过阿德里安塞在为这些年轻队员的成长高兴的同时,却在为前锋三场热身赛迟迟不进球而苦恼。总让进攻前卫来负责进球不是一个正常的现象,一旦巴耶斯被看死了,球队的进攻也就陷入了僵局,而巴耶斯的经验还不是很丰富,在比赛中很有可能被盯住,在他渐渐被超级球队们注意后,他的进球将非常非常少。那个时候前锋在哪里?

  这三场热身赛上,阿德里安塞试了好几套前锋搭配,但总是不尽人意。赫维尔(Heuvel)是个不错的左边锋,球队盘带技术最好的人,速度也不错,传球非常准确,技战术水平是球队自己培养的年轻选手中最好的,但是,但是唯一的缺点是他似乎不会射门,门前感觉很差。前两场比赛中阿德里安塞一直让他打首发前锋,但是他交出来的答卷是十七次射门,十次射偏,另外七次全部被对方门将扑了出去。阿德里安塞觉得还是把他放到中场来比较好,还可以发挥他盘带出色,速度快的特点,而在禁区里他就像一只迷途的羔羊。第三场热身赛在中场的他果然很活跃,不断地利用自己的盘带突破助攻,可惜前锋们一次次浪费着他的好意,不过他总算是帮助巴耶斯打入一球,还不算差。看来,在赛季开始后,他将是巴耶斯在中场的固定搭档了。

  奥楚(Ouichou),是一个来自摩洛哥的22岁的前锋,2001年加盟球队,虽然经过一年的训练,有了进步,但是体能太差了,距离阿德里安塞的要求还有段距离,他是球队的开心果,有他在,球队里就不缺笑声。不过阿德里安塞买他进来不会只是要他为球队带来笑声的吧?那他还不如掏钱请队员们去看马戏团的小丑。

  大换血后的球队因为年轻队员占了多数,充满了生气,尽管热身赛的成绩平平,但是这不妨碍球员们憧憬即将到来的超级联赛。初生牛犊不怕虎,阿德里安塞也在希望这些年轻球员能给他带来点惊喜。

  霍恩斯(Hoens)是这支球队的老板,现年65岁,10年前他接手这家俱乐部的时候,球队一直位列荷甲(后来更名为荷兰足球超级联赛)的中游,上个世纪九十年代中期从荷超降入荷甲。荷兰的名帅本哈克曾在这里执教过,在甲级联赛中沉浮的时候,霍恩斯想到了名帅,于是去年他把赋闲在家的约翰·阿德里安塞请来任球队的主教练,短短一年的时间,球队就在约翰的带领下升上了超级,不愧是著名的教练啊!于是今年的引援工作他让阿德里安塞放手去干。总体来说,约翰干得不错,特别是凭借私人关系从阿贾克斯青年队租借到了科泽尔,这个年轻的队员他早有耳闻,实力不俗,是阿贾克斯重点培养的队员之一,能把他租借来,可谓是绝妙的手笔啊!

  当然,也有让老头子烦心的事情,比如那两个中国来的少年。约翰只凭借几眼印象分就决定签约了,速度之快令他咂舌。也不是说他不信任约翰的眼光,但是当他向约翰要那两个人的资料时,约翰竟然一问三不知!如果不是因为他曾经是阿贾克斯青年队的教练,霍恩斯一定会气得晕过去的。看他的表情,倒好像是捡到了金子一样,催着俱乐部办妥一切手续。

  自己在当初和约翰签合同时说定了的,先签一年合同,然后如果球队能够顺利升上超级联赛,再签订长久合同。果然,球队在一年后就站在了超级联赛的赛场上,霍恩斯也如约和阿德里安塞签订了长达四年的合同,在签订新合同的时候,他答应了阿德里安塞关于把球员引进工作全权交给他负责的要求,并把这条写进了合同条款,连他这个老板都没有权力干涉。因此,虽然心里不愿意,他还是同意了阿德里安塞的做法。不过,他始终是怀疑的,他对中国不了解,在他印象中中国人就应该是在厨房里做菜的厨师才对,那些身材矮小,面黄肌瘦的东方人会不会踢球还说不定呢。

  当张俊和杨攀站在安德里安塞面前时,这个高大的荷兰人满意地点点头,虽然长途飞行让他们感觉疲倦,但两双眼睛仍然清澈,没有染上一丝风尘。

  阿德里安塞拍拍身边莱斯的肩膀:“交给你了,老伙计!呵呵!给我盯紧这两个人,我希望在两个月后就能看见他们在一线队里。两个月,我等你的好消息!”

  莱斯是他曾经在阿贾克斯青年队的助手,在调教年轻队员上有非常丰富的经验。阿德里安塞来到沃伦达姆时,也顺便把莱斯给挖来了。他亲自到阿贾克斯青年队把还在当副手的莱斯请来,为他打造沃伦达姆的二、三级梯队。当时,他只对莱斯说了一句:“来吧,来我这里,按照你的想法折腾!”莱斯就收拾行李跟他来到这个阿姆斯特丹东北部的小渔村般的城镇。他相信莱斯,于是给了莱斯在阿贾克斯所没有的权利。莱斯也没有辜负他,未来的队长,后防线上的年轻中卫路易·林克(Gijs Luirink);在甲级联赛里为球队升上超级立下汗马功劳的年轻中场巴耶斯(Buys);优秀的年轻左边锋赫维尔(Heuvel)就是他交出来的答卷。相信两个月后,不,说不定不要两个月他就可以看到两颗闪闪发光的珍珠了,两个来自东方的神秘珍珠。

  张俊和杨攀听不懂阿德里安塞的荷兰语,但他们都看见了主教练的笑容,有笑容应该说明主教练对他们还算满意了,于是两个人悬着的心也放下了。

  阿德里安塞通过随行的翻译李先生告诉两位小伙子:“好好休息一天,把时差倒过来,后天跟着青年队开始正式训练。”

  然后他和莱斯有说有笑的离开了,新赛季还有十天,所有人员都已到齐,他这个主教练心情也不错。还剩最后一场热身赛,然后就是令人期待的超级联赛了。十年,沃伦达姆终于回来了!

  回到俱乐部为他们安排的旅馆,李先生为他们详细介绍完他们即将生活工作的沃伦达姆俱乐部后,告诉他们,过几天,等一切都安定下来了,俱乐部会另外给他们找个翻译,他这个兼职的也就该离开了。但不管是谁来做翻译,都不如和队友,教练直接沟通的好,因此,他们两个要想顺利地融入球队,在欧洲取得成功,语言是关键。两人还年轻,又上过大学,接受过高等教育,学起来应该问题不大。不过他还担心一点,两个人在一起固然可以互相帮助,但也容易形成一个固定的小圈子,和新队友的磨合也会受影响。所以,他鼓励两人没事多和那些荷兰球员混在一起,了解他们的生活方式和思维习惯,才能更好的在场上配合。

  “公司会关注你们在荷兰的发展,有什么困难的话公司会为你们出头。放心大胆地去闯,给中国足球闯出点名堂出来!”李先生说这话时已经不是一个翻译,或者一个飞利浦(中国)公司的部门经理助理,他就是一个普通的中国球迷。

  第二天,沃伦达姆俱乐部召开了一次新闻发布会,让新近加盟的球员和媒体、球迷见个面。本来这个新闻发布会早在两个星期前就该召开的,但是阿德里安塞一直忙于球队的引援工作,所以这事情就被推迟到了现在。新近加盟的球员悉数出席,被主教练一个个地介绍给到场的媒体和球迷代表。不过在这些人之中,没有张俊和杨攀,在俱乐部的官方档案里,两人现在是学徒,像他们这样的足球学徒在任何一家球队都不会是新鲜事,俱乐部完全没有必要连招收几个学徒都开一次新闻发布会。

  当科泽尔(Keizer)等几个人和主教练阿德里安塞拿着球队的橙黄色球衣,面对记者们的“狂轰滥炸”微笑时,张俊和杨攀还在旅馆里老老实实的倒时差呢。

  此时,在这个阳光明媚的上午,外面所发生的一切都与这两个中国少年无关。他们享受着人生中最后一个什么都不用考虑、就像平时在家里一样轻松的懒觉。一觉醒来,这世界应该就不一样了吧。

  PS:春节即将来临,因为春节我要回洛阳去过,短短的七天时间里没有办法更新小说,为了让各位也过个好年,所以我将在这接下来的一个星期里,直到我19号离开成都,争取两天更新一章《我们是冠军》,也算是我为大家拜个早年,送上的春节礼物了。

  作者声明:从现在开始进入了职业足球阶段,里面会涉及到大量的现实中的俱乐部,球员,教练,及一切与足球有关的资料。我本着尽量真实的原则,但是在一些资料的安排上,为了小说的情节构思着想,我把那些资料作了一些变动。比如,2002年,沃伦达姆还在荷兰足球甲级联赛里为了升入超级联赛而努力,在小说里我却把他们升入超级联赛的时间提前了一年。队中一些队员的资料我也作了些修改,并没有完全按照现实资料来写。比如一些球员出现在球队的时间为了情节安排,我做了些推后。本来应该在2002年出现在球队里的人会推迟一年出场。非常感谢起点的fcmilan79朋友,你提供的沃伦达姆的球员资料和有关荷兰足球,荷兰的风土人情资料给了我很大的帮助,针对你的资料我也会把后面的情节作相应的调整。

  写现实中足球,是个很困难的事情,既要写的真实,又不希望大家在看了后把现实和小说搞混淆了。毕竟现实中发生过的事情,要想改变它是很困难的。

  另:现在在AC米兰的卡卡就是小说中的卡卡,不过他们还是有点区别的。现实中的卡卡是个纯粹的不能再纯粹的巴西人,他的原名是里卡尔德·依塞克松·桑托斯·雷奇(Ricardo Izecson Santos Leite),卡卡是因为他的小弟弟发不清他的名字的音,叫成了“Kaka”,巴西人用绰号代替真姓名是有传统的,所以,卡卡这个名字就一直沿用下来了。现实中的卡卡已经有一个十五岁的女朋友了,但是在小说里,他可是一个钻石王老五啊,呵呵!

  顺便说一句,荷兰的沃伦达姆是一座天主教的小镇,很早以前还是个小渔村,那里风景优美,一排排绿色的木造房舍和挂在窗边镶有蕾丝边的窗帘增添了不少温馨的气氛。小镇位于荷兰首都阿姆斯特丹的东北部,属于格罗林根(Groningen)省,靠近德国,人口5万人左右可以在阿姆斯特丹中央火车站前的公车总站搭乘110、112、113、116号公车到达,车程40分钟。另外,沃伦达姆还是一个相当热门的婚纱摄影景点。那位朋友有能力的话,不妨和你的挚爱到那里去照张结婚照吧!不过一定要记得发到网上让我看看哦,呵呵!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