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体育 足球运动 我们是冠军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六章 一线队

我们是冠军 林海听涛 10097 2005.03.03 07:12

    “今天上午的训练,后面的不进行了,我们来场小场地的对抗赛。”阿德里安塞临时改变了训练内容,他要队员们知道这两个新队友的实力。尽管在青年队中他看了两人之间默契的配合,但是莱斯也只让他看到了两人的实力的一方面,其他的他也不是了解得很清楚,都是一些数字上的东西,他还是希望看到真正的实力展现,亲自看到他们在场上的表现。

  小场地的比赛在一个40码×60码的场地里进行,球门不是那种五人制的小球门,而是正规大小的活动球门。千万不要以为阿德里安塞是在照顾张俊和杨攀,对于一个优秀的教练来说,不论何种训练都必须务求和比赛情况相接近,而在训练中采用不符合比赛要求的小球门来训练,只会让球员的射门感觉越来越差的。对于那些抱有“连小球门都射不进的人大球门就别提啦”想法的人,这种想法本身就是错误的。

  球门和禁区,中线都画好了,阿德里安塞开始亲自分队。他没有像以前队内对抗赛那样,主力和替补对垒,而是主力后卫和门将身穿红色背心在一队,主力攻击队员身穿黄色背心在一队,在安排科泽尔(Keizer)的时候,阿德里安塞稍稍犹豫了一下,最终他还是把他分到了进攻队中。

  40码×60码的场地,双方带门将各8个人。旁观者都很清楚教练为何这样安排,就是要用队中最锐利的矛来攻击队中最坚实的盾牌,也是为了让大家看清楚这两个东方人的实力。

  “斯特尔,你吹哨,半场比赛20分钟,中间休息5分钟。”说完,阿德里安塞就站在了场边等待比赛开始。

  巴特雷(Bartele)把球衫向短裤里一扎,咧了咧嘴:“嘿,有意思,就让我看看他们能掀起什么样的风浪来!”他拍了拍巴掌,大声吼道:“都给我打起精神来!别在教练面前丢脸啊!”

  队长霍尔维金(Holwijn)拍拍巴特雷的肩膀:“你守左边,我守右边,路易林克和胡斯曼在中路!其他人各司其职,不要让对方得分!年轻队员可不要拖我们后腿啊!”他也高声喊道。

  巴耶斯(Buys)看着对面的一个个平时场上的队友们,笑了起来:“嗬嗬,斗志高昂啊……”

  “巴耶斯!”阿德里安塞突然喊道,“告诉你的队友,有球就传给张俊和杨攀!”

  巴耶斯愣了愣,然后扭头看看两个东方人,接着点了点头:“好的!”

  “大家都过来!”巴耶斯在队中有很高的影响力,尤其是在年轻队员中,他一招呼,攻击队的人都围了过来,他首先用征询的目光看了看张俊和杨攀:“两位,嗯,你们能听得懂荷兰语吗?”他问得很慢,见到两人点了点头,他松了一口气。

  “这样,我明白了教练的意思,他要我们全力帮助两位新队友,这点我没有什么疑问。现在主要是分分工,大家基本都是主力了,就还按照自己的位置踢。我们的任务就是供球给两位……嗯,你们怎么称呼?”

  “张俊。”

  “杨攀。”

  “詹俊?好绕口的名字……”

  “是张俊。”

  “好好,张俊、张俊……嗯,刚才说到哪儿了?哦!我们的任务就是供球给张俊和杨攀,让他们充分的发挥,大家都听到了教练的话吧?最后一传一定要给张俊和杨攀。”

  “没有问题,反正我的射术不精,传球还是很有自信的。”赫维尔(Heuvel)说道。

  “别打岔,赫维尔!反正教练相信的人,我也想看看到底有什么出色的地方,我想大家都是这个想法吧?”

  不少人点了点头。

  “塞斯(科泽尔),你就在后面做调动吧。”

  “好的。”

  “嗯,赫维尔,左边前卫是你的。老队长的转身慢,用速度突破他,嗬嗬,我对你的速度很有信心,队内没有第二个能跑到像你那样快的人了!”

  “至于你们……”巴耶斯看看两个东方面孔的新队友,“你们是前锋吧?只要射门就行了。你们应该知道这个比赛对你们意味着什么,不尽全力的话,队中是不会有你们的位置的!”

  双方队员在场上散开,等待着斯特尔助教吹响哨子,底下的旁观者也在等待着那声哨子的吹响。

  “嘟!”比赛开始了!

  张俊和杨攀自然知道巴耶斯的话什么意思,也知道主教练这样安排的意思,如果他们还想着祖宗的谦虚传统美德的话,那么他们真的就将没有机会了。现在不是害羞的时候,有机会就一定要把握住,能射进的球,哪怕是一百个,也不要放走一个!

  巴耶斯在前腰这个位置上调度着,他的技术让路易林克都不敢轻易上前,彼此都是青年队中出来的,太了解对方了。这个巴耶斯,别看他身材瘦小,但是技术非常不错,门前的射门感觉甚至比前锋都要敏锐。

  巴耶斯把球停了下来,没有传给前面的张俊和杨攀,而是传给了左边的赫维尔,很明显想用速度来欺负老队长的转身慢。赫维尔果然用速度让霍尔维金找不到北了,他旋风般的从队长身边突破过去,然后马上传中!

  阿德里安塞也有些紧张的注视着场内,这第一个机会,两个中国少年不知道会怎样把握呢?

  知道肯定是这两个东方人射门,防守一方的防守都很有针对性,就是在禁区里死盯两位前锋。路易林克盯住身高比杨攀高的张俊,而巴特雷则照顾杨攀。

  这个传中球,也许是缺乏默契的原因,张俊的点没有抢到,路易林克很轻松的争到球,并把来球顶出了禁区。

  阿德里安塞有些遗憾,一开始就要求他们有什么出色表现似乎太操之过急了……

  杨攀一个转身摆脱了巴特雷的照顾,出现在禁区外,并且正对来球!张俊看到杨攀出现在那个地方,第一个反应就是向一边闪,他可不想被时速90公里每小时的球打中。

  沃伦达姆的其他队员不知道杨攀会干什么,这个球在空中的飞行浪费了一些时间,让队中的头号球星巴特雷有了时间来卡杨攀的位,杨攀的机会并不大,也许传球会是更好的选择。

  他们不了解杨攀这样想不怪他们,反正张俊已经在心里为门将祈祷了。

  巴特雷低吼一声,伸腿要去拦截这个球,但是杨攀比他要快了一点。他抡起右腿,身体像左侧倒去,正好扛在巴特雷身上。然后一脚直接凌空抽射!

  在距离球门20米的地方,杨攀的大力抽射,这是没有留有遗力的一球,足球像一条白色的闪电,划过禁区,照亮了所有人的脸,然后把球网狠狠的掀起……球进了!

  球进了!竟然进了!

  这一刻原本还有些喧哗的训练场上竟没有了声息,所有人都为杨攀刚才那脚快如闪电的射门而震惊不已,门将维斯特罗普(Robert Van Westerop)在杨攀射门时一点反应都没有,他的目光甚至没有跟上运动中的足球。

  巴耶斯愣愣的看着球网中的足球,不敢相信这是一个看似瘦弱的东方少年射出来的。他仔细看了看杨攀的右腿,还真的比别人的腰粗些呢……他又扭头看看一边的赫维尔,同样的表情。

  阿德里安塞一阵兴奋,莱斯果然把一颗大钻石交到了他的手上!一个年仅20岁的中国球员,身体里却蕴含着令人如此吃惊的力量,他的射门肯定将令荷兰所有门将胆战心惊的!

  巴特雷看见队长向他看来,咂吧了一下嘴,“令人感到恐怖的射门……那个时候我是不可能拦得下来的。”他向队长耸耸肩。

  杨攀着脚射门所引起的骚动很快就平复了下来,当事人并没有多兴奋,仿佛进球是应该的。他只是在等待对方开球的时候拍拍张俊的肩膀:“下一个轮到你了!”

  比赛再度开始,防守一方对杨攀加倍小心,巴特雷更是如影随形,寸步不离他左右,生怕一不小心又让他射出那样的射门来。

  巴耶斯想把球传给杨攀,但无奈巴特雷这个老家伙看得太紧,不愧是队中的头号球星,在防守方面确实很有一套。杨攀一时间被他看得死死的,没有机会。

  他转个方向,想把球传给赫维尔呢,但队长霍尔维金和胡斯曼两人联手封住了赫维尔的突破路线,大家都是队友,成天在一起训练,他巴耶斯想到的,对方也一定想到了,要想出其不意很困难了。

  该把球传给谁呢?巴耶斯一抬头,看见张俊正在向他伸手要球。他跑出了禁区,暂时脱离了路易林克的防守,这只是一瞬间的机会,巴耶斯连忙把球传了过去,甚至没有想自己为什么要传给他。

  张俊接到球,路易林克就盯了上来,他紧紧贴上张俊,让他不能舒舒服服的拿球和转身。这个时候杨攀向张俊靠拢过来,巴特雷害怕张俊把球传给杨攀,也跟了过来。张俊果然传球了,但不是传到杨攀脚下,而是传到了杨攀的右侧。一个过顶传球,杨攀在跑动中突然转身向球追去,但巴特雷也不是吃素的,他也一个转身向杨攀追去!

  张俊传完球,转身向禁区里跑去。

  巴耶斯刚才在赛前说过队中速度最快的要数赫维尔,但自现在往后,这个说法要改了。杨攀在边路比巴特雷先一步接到球,但巴特雷的防守很严密,杨攀无法摆脱,这个时候,他把球向前一磕,磕出去足有十米远,任谁看都是一个业余水平的动作。

  “太大了……”巴耶斯叫到。

  杨攀用胳膊把巴特雷稍稍拨开一点,然后开始加速,已开始两人还可以并驾齐驱,但刚跑两步,巴特雷就感到力不从心了,杨攀越跑越快,就像刚才他的射门一样,迅如闪电的甩开了沃伦达姆队中的头号球星,追上了足球,然后他抬头看了眼禁区里。张俊向他使了一个眼色,他心领神会起脚传中。

  “轮到你了,张俊!”

  张俊在向门前靠拢的时候,看见杨攀传中,却突然一个急停,向后退去!路易林克被张俊这一下搞了个措手不及,向也跟着靠过去,但球已经传到了!路易林克想这个球张俊还在后退中就传了过来,他也不会有什么机会的,自己只要干扰一下,就可以了。

  “后退中……杨攀这球传得太急了吧?”阿德里安塞在心中想到。

  张俊还在后退,然后在后退中跳起,一个狮子甩头!准确的砸中了足球,足球在路易林克的头边飞向了球门,门将维斯特罗普没有料到张俊在后退的过程中还能把球顶向自己身后的远角,虽奋力扑救,但是只是手指尖碰到了一下足球,不足以改变足球的飞行方向和路线,足球最终还是飞进了球门!

  球又进了!

  一个高难度的头球攻门!张俊做到了!而且做得很好!好的让所有人无话可说!

  路易林克有些吃惊的把张俊从地上拉了起来:“你……你是怎么做到的?”

  张俊没有回答他,只是冲他笑了笑。

  巴耶斯冲上来,猛地抱住了张俊,“哈哈!好啊!太好了!进得漂亮!”

  剩下的比赛已经没有什么意义了,两个人一开始的进球已经让所有人见识了他们的厉害。虽然后面的比赛防守一方几乎全部回防在禁区附近,加紧了盯人的力度,不仅盯前锋,还盯住了负责组织的巴耶斯和赫维尔,给进攻方的进攻增加了不少难度。不过2:0的比分肯定不是张、杨二人想要的结果,他们仍然在寻找着每一个能够破门得分的机会。

  巴耶斯的身体不是很强壮,路易林克有意识的加强了身体对抗,让巴耶斯有些狼狈。在又一次被对方用身体扛到一边,从而失去了控球权后,巴耶斯有些无奈的看着这个未来队长:“嘿,这只是检验两个新队友的实力的教学比赛,我们都是配角,你这么认真干什么?”

  路易林克低声回道:“废话,有本事你来做防守一方,看看被人家进球的滋味如何?”

  奥楚地带球被守在后面的科泽尔轻易的断下,他抬头看看前面,张俊和杨攀被后卫盯住,不管到哪儿都有人跟随,巴耶斯也有些狼狈。这球该怎么传呢?

  杨攀向科泽尔挥挥手,示意他向前传。科泽尔想起刚才杨攀突破巴特雷那一下的速度,真得很快!于是不再犹豫,一个过顶传球,越过了所有人,直落对方的身后。杨攀见球传了过来,连忙启动,不在乎巴特雷如何动作,他对自己的速度有绝对信心。

  果然,硬是靠着速度,杨攀在接球前甩开了巴特雷,然后起脚传中!

  “唿啦!”一下子,路易林克和胡斯曼两个人都围向张俊,反正教练说了只能由这两个东方人射门,那么就不用害怕漏人了。只要牢牢盯住张俊,自然万事大吉了。

  不过张俊似乎比鱼还要滑,他一个纵身,从两个人的包围圈中突出了半个身子,就是这半个身子足够他射门了!

  鱼跃冲顶!

  路易林克想拉都没有拉住,眼睁睁的看着足球第三次飞进自己一方的球门!

  当斯特尔宣布比赛结束的时候,巴耶斯和进攻一方的队员们已经接受这两个新来的队友了,在场上合作过,已经设身处地的了解了对方的能力。

  奥楚看着两个东方面孔的队友,摇了摇头:“我是服了,你们确实有实力……”一个竞争对手能说出这样的话来,张俊和杨攀已经成功了。

  看着被队友们簇拥着的两个人,阿德里安塞心里并没有显得很高兴,这个小比赛虽然让大家看到了他们的实力,但他也看出了一个问题。两个人和其他队友之间的配合还不默契,这三个进球除了第一个是杨攀个人技术的体现外,其他两个都是张俊和杨攀两人之间默契的体现,要想真正融入队中,他们还有一段路要走。他让斯特尔把队长霍尔维金叫来。

  “怎么样?有什么想法?”

  霍尔维金扭头看看张俊和杨攀:“他们确实有实力……我想他们的国籍和肤色不会影响他们在队中的关系的。”他猜出教练叫他来是什么事情,这两个新队友,不是本国人,在文化和语言上面的差异很难让他们融入球队,他这个队长必须要负起责来。

  “嗬嗬,我就要你这句话,平时多照顾照顾他们,让大家在一起多沟通沟通。队中的年轻队员很多,我觉得应该不成问题。看得出来大家对他们的影响都还不错……”

  奥楚得开心果本质又暴露出来了,他在得知两人来自中国后,一个劲的问两人会不会中国功夫:“嘿嘿!我很喜欢中国功夫,我喜欢布鲁斯·李(李小龙),还有杰克·成(成龙)!”他还挥了挥拳头,嘴里“呜——呀!呜——呀!”的叫着。不过在张俊眼中这个摩洛哥人不像李小龙,倒像黑大虫。

  奥楚滑稽的动作把大家都逗笑了。

  “嘿!奥楚!你就别在这儿丢脸了,人家可是从中国来的!”

  “哈哈!我看奥楚的这不是中国功夫,倒像从非洲丛林里跑出来的大猩猩!”

  “什么啊!我好歹会点,你们呢?一帮人什么都不会!”奥楚反驳道。

  张俊和杨攀在一边看着一帮人傻笑,如此吵杂的环境中,他们根本无法完整地听清楚大家在说什么,只能隐约听懂几个单词,比如“中国功夫”、“奥楚”……

  七嘴八舌中,突然有人问了一句:“张、杨,你们会功夫吗?”

  于是,大家都静了下来,看着这两个中国人,这也许是他们最感兴趣的事情了,胜过关心他们的到来能否为球队带来改观。

  两人正打了眼睛,奥楚以为两人没有听懂,又口手并用的解释道:“你们,会功夫吗?功夫,中国功夫?”

  张俊和杨攀在第一次就听懂了,他们是在犯难,自己虽然看了不少武打片,但那种动作他们却是谁也不会的。这个时候,奥楚又说了一遍。看着奥楚的比划,杨攀计上心来,他坏笑着指向张俊大声说:“他会!他会功夫!中国功夫!”

  张俊愣了一下,然后才明白过来杨攀这小子那他来做牺牲品了。他向推辞,但看这众人期待的表情,又想起来斯说的话:“你们和其他人的交流还是太少了,这样下去不好。”

  于是,他站起了身,开始活动身体,围观的队友们兴奋起来,他们还是第一次在现场亲眼看见中国人表演中国功夫。

  张俊先是随便打了一套拳,那是大一刚入学军训时学的军体拳,有些动作不大记得了,他就随便编了些动作加进去。但那些荷兰小子们却一个个看得兴高采烈,欢呼声连连。只有知道内情的杨攀在一边笑弯了腰。

  最后张俊一时打得兴起,竟用了一个高难度的动作来结束。他一个空中转身180度,右脚向后回旋踢出,然后左脚也被带动踢过去,一个转身剪刀脚!这个动作并不是真正的剪刀脚,完全是张俊的身体足够柔韧协调才做出来的,因此杨攀看到这个动作,都吃惊的站起来和队友们一起为张俊欢呼鼓掌。

  那些队友们的反应就更可想而知了,他们不停的叫好,鼓掌,吹口哨。奥楚更是把地上的张俊来起来,拍着他的肩膀兴奋地说:“太棒了!和电影里面的一模一样!简直就是布鲁斯·张!”布鲁斯·李是李小龙的英文名字,看来奥楚是把张俊看作李小龙再世了。

  张俊在队友们的簇拥下,不停的笑着,他听不懂他们都在说什么,但他知道他们不讨厌自己,并且都很热情,友好。对于一个刚刚入队的新人来说,这是最好不过的见面礼了。

  张俊和杨攀终于找到合适的时间给家里打电话了,签了职业合同,有了人生第一份工资,和队友们相处融洽,教练也很看重自己……有太多的话想给父母们说了,但当那边传来家人熟悉的声音时,说出口的却只有一句:“我很好,真的,你们不用为我担心。”有再多的话都被堵在了喉咙,眼睛也湿润了,好久没有听到父母的声音了。

  张俊的爸爸似乎也想到了这个问题,因为在他面前,张俊很少会沉默的。他主动开玩笑:“哈!好啊!儿子,职业球员了!到时候给我签名吧?哦不,多签些,然后我拿出去卖,咱家也搞点副业,齐心协力奔小康啊!哈哈!”

  张俊笑了起来:“那等我出了名吧,现在拿出去卖,会被别人当疯子的。”

  爸爸知道张俊的心情好了:“对了,前几天苏菲打电话过来,问你的消息呢。你小子太不像话了,电话贵,信也不知道给人家写一封吗?”

  张俊自知理亏,只能有“太忙”为理由搪塞过去。

  爸爸嘿嘿的笑了两声:“我说,没什么事了,我和你妈都很好,不用担心我们,自己照顾好自己。国际长途太贵了,省点钱给她打吧!”说完,不等张俊的反应,就把电话挂了。

  张俊当然知道爸爸说的“她”是谁,他犹豫了一下,最终还是再度拿起了话筒,开始拨号。

  杨攀看见张俊又再拨号了,连忙凑了上来:“让我听听,你们俩人要说些什么,嘿嘿!”

  张俊瞪了杨攀一眼,却也无可奈何,这可是跨国闪亮的超级大灯泡啊!

  听筒里过了一会儿,传来了等待接听的声音。

  “叮铃铃——叮铃铃——”

  苏菲猛地抬起头来,她被这突然响起的铃声吓了一跳,今天晚上没有课,宿舍里的室友都出去玩了,她们被联谊寝室的几个男生约了出去,本来也叫她一起去玩的,但苏菲借口身体不舒服没去,而是一个人在床上看书,看一本叫“简单荷兰会话”的书。

  听见铃响,苏菲先是愣了一下,然后慌忙从床上跳了下来,去接电话。

  “喂?请问你找谁?”苏菲拿起话筒问道。

  “我找苏菲,她在吗?”

  苏菲猛地屏住了呼吸,竟说不出话来。

  “喂?请问苏菲在吗?我是……我是她……她……”

  “她在。”苏菲回过神来,“你等等啊!”然后她放下电话,再拿起,咳嗽了一声:“喂,张俊吗?”

  “是,是我!”张俊显得有些激动。“你,你还好吗?”

  苏菲撇撇嘴:“不好!”

  “啊?怎么了?”那边声音是急切的,但这边苏菲的笑容是甜蜜的。

  “你一个多月都不来次电话,信也没有一封,一定把我忘了吧?”苏菲仍然装出很生气的样子来。

  “啊,这个,是因为我们,我们训练很忙,忙……回家后,还要那个学荷兰语,很难学的,你不知道苏菲,简直就是折磨啊!学完后很晚了,所以,所以没有时间给你写信……”张俊已经有些语无伦次的迹象了。

  苏菲笑了:“那我问你,你想我了吗?”

  “想!当然想了!”这次回答的底气十足。

  “骗人!哼!连刚才我的声音都没有听出来!”苏菲的表情和语气变得真快。

  “声音?啊?刚才接电话的是你?我没有听出来……”又一次慌张惶恐的声音。

  “哼!”

  “……那个,对不起啊!对不起,我,实在是……实在是好久没有听到你的声音了,苏菲……”

  “实在是好久没有听到你的声音了……”让苏菲猛地捂住了嘴,眼眶里有东西在灯光下闪烁。她又何尝不是?她知道国际长途贵,但她如此作弄张俊,不过也只是想多听听张俊的声音,那或兴奋的,或紧张的,或傻气的声音,因为她自己也实在是好久好久没有听到他的声音了……

  那边,张俊还在语无伦次,紧张惶恐的解释着。但苏菲已经不在乎了,她拼命平复自己刚才那一刹那激动的心情:“张俊,你在那儿还好吗?”

  张俊愣了一下,然后连忙说道:“好!好,很好!我和杨攀在一起,我们住在王伯家里,是一个老华侨,他们一家对我们很好。队友们和教练也对我们很好……哦,对了!我们签了新合同了,成了职业球员了!”他显得很兴奋。

  “真的?太棒了!”苏菲也高兴得叫了起来。

  “嗬嗬!”张俊挠挠头,傻乎乎的笑着。

  “那你要更加努力了,争取早日上场比赛啊!国内没有荷超的转播,体育新闻也很少提及,真是的,都不了解你们那边的情况……”

  “苏菲……”

  “啊?”

  “你,你……”

  那边大约停顿两秒钟。

  “……你在学校想,想我吗?”

  苏菲愣了一下,“想!”

  “真的?”声音很高兴。

  “想你去死!电话都不大一个,信也不写!哼!”

  “啊!我太忙了嘛……”

  “把地址给我,你太懒了,我给你写!”

  张俊终于把电话放下了,在一边的杨攀拖着脸嗲声嗲气的说:“苏菲,你,你在学校想,想我了吗?哈哈!你的脸简直就像猴屁股!”

  张俊的脸又红了。

  “哈!这回是五十年的红酒!”杨攀刚说完,张俊就扑了上来,他连忙转身向楼上跑。“你是抓不住我的!你的速度没我快,哈!”

  “胡扯!那是我在让你!”张俊紧跟着追上了楼。

  看着两个孩子充满活力的背影,王伯笑着摇了摇头。

  最后杨攀故意一慢被张俊按倒在了床上,两人一阵闹腾,直到双方都累得气喘吁吁才停手。

  两人都躺在床上喘着粗气,看着天花板。

  “呼——话说回来,我倒真是越来越佩服你了,那种话你终于可以说出口了,一大进步啊!哈!”杨攀喘了口粗气说。

  “佩服什么?”张俊情绪不高。

  “噢?怎么了?”杨攀扭头看着张俊。

  “她说想,想我去死!唉!”

  杨攀愣了一下,然后突然大笑起来,在床上翻来翻去,一句话都说不出来了。张俊坐起来,很奇怪的看着这么反常的好友:“喂,你怎么了?”

  杨攀只是无力的挥挥手:“哎哟,我的肚子……哈!”

  “喂,她叫我去死,这很好笑吗?”

  听出张俊真的生气了,杨攀才拼命止住笑:“对不起,哈!我可不是这个意思!我是笑你小子太笨了!哈哈!”

  “笨?我?”

  “靠!女生说‘不’就是‘是’的意思,越否定就越肯定。她叫你去死,就说明她非常非常想你,想你想得死去活来的!这都不懂,你不笨谁笨啊?”

  “啊?原来是这样的啊!我就说嘛,好端端的怎么平白无故就叫我去死呢?”

  “……直到猪八戒是怎么死的吗?”

  “怎么死的?”

  “靠!被你活活气死的,竟然还有比他还笨的人存在这个世上!”杨攀从床上撑起来,“真不知道苏菲怎么会看着你这种超级迟钝男!你简直是八辈子修来的福分啊!”

  张俊没有反驳杨攀关于他笨的说法,他只是傻傻得笑着。

  PS:春节过完了,对于我来说是这样的。重新开始上班,重新开始忙碌。以后的更新速度会有所减慢,一个星期两章,没有意外的话,就是在每个星期三晚上和星期六进行更新。至于不少朋友说我更新太慢了,我也没有办法,毕竟不是在学校了,没有那么空闲时间可以让我自由支配。有朋友说如果我的更新速度再快些的话,绝对不止现在的点击。但是我追求点击数的时候在《我踢球你在意吗》完成连载的时候就已经结束了。写《我踢球你在意吗》我可以一天更新一章,甚至是两章,那个时候完全是凭着一股热爱足球,怀念过去的激情来写的。现在《我们是冠军》更多支撑着我写下去的因素是责任了,一种对自己负责,对自己的作品负责,对那些等待更新的朋友们的负责。

  《我们是冠军》远远要比《我踢球你在意吗》庞大,故事更加丰富,人物众多,主角也不再是绝对的一个人了,还有很多支线情节需要交待。我必须想好每一部该怎么走,与其每天赶数量的一天一章,不如好好的思考一下故事情节应该如何发展,如何刻画人物,不如认认真真,仔仔细细地把每一章都写好,这样,我认为才真正对得起那些每天等待着《我们是冠军》更新的朋友们。

  可以说,现在我写在本子上的有40章了,但是一个春节让我考虑了很多,前面写的又要做一些调整了,我都删了不少从前写的章节。不过这些调整不会影响我的正常更新的,希望大家放心。

  另:春节回去,和洛阳的几个网友见了面,踢了球。虽然只踢了一个中午,就腰酸背痛的了。但是我仍然很高兴,因为一年之后,我又回到了球场上,又回到了足球身边,我终于又踢上足球了……谢谢洛阳的子恒兄弟和你的同学们……有足球在,就有朋友在!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