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另类幻想 姬存的杂货铺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离别

姬存的杂货铺 少年莫然 2415 2019.06.12 16:38

  北邙山下,又添三座新坟。

  这是爷爷、如意还有儿子的新家。我用最后一点道气将他们的遗体摄到北邙山,用双手挖成了他们现在的新家。山上颇有几块不错的石头,我挑了两块最为平滑的,用双掌打磨成墓碑。“祖考刘公显之墓”,“先室姬刘氏如意之墓”,两块墓碑完工时,我一双肉掌也已经白骨毕露了。我感觉不到疼痛,也感觉不到悲伤。儿子幼龄夭亡,按规矩不能立碑。我为他立了一座小坟,在妈妈和太姥爷之间。我知道,坟里埋下的也只是他们的皮囊而已,他们的魂魄,我在洛水镇的时候已经送走了。

  张小三儿把我从官道上背回到了洛水镇,20里路,这个孩子也被累垮了。原来亲厚友爱的街坊们,见到我犹如见到了魔鬼,惊叫着或躲进院子里把们锁上,或远远的四散逃走。我醒来时,已在家中的床上,身上盖着厚厚的被子。小三就趴在我旁边的床沿边,坐在一张椅子上沉睡着。这个孩子,跟我没有任何血缘关系,却待我如父如兄,他是我在人世间留下的最后一点温暖了。我把他扶到床上躺好,他睁开眼看了我一眼,虚弱的叫了我一声,就复沉沉地睡去。屋子里已经很乱了,桌椅板凳全被踢翻在地,煮熟过的饺子散落一地,如果没有乱兵进镇子,它们本该是这寒冷的冬至带给我们全家人温暖和快乐的食物。乱兵们翻遍了所有能翻的地方,拿走了所有值钱的东西,包括一直作为儿子的小伙伴陪伴他的那只小花狗。我知道还有一个地方,是如意精挑细选的藏宝之地。我来到灶房,把大锅搬开,里面有一道小石板,挪开石板,就找到了如意存放的两罐铜钱。和所有居家的主妇一样,如意也有着妇人独特的狡黠与智慧。我把这两贯钱全部取出,放到小三睡觉的床边,他醒来后就会看到了。希望他用这些钱做一点营生,娶个像如意一般贤惠的好婆娘,安安稳稳的过完一生。世道艰辛,小三你要坚强地好好活下去。

  镇子出奇的安静,街道上已无一人,只有我能透过院门口看到来去匆匆地黑衣阴使。今天死了那么多人,够他们忙活一阵子了。我把爷爷和如意身上的长枪全都拔了出来,他们死了,应该感觉不到疼痛吧。三人的遗体被我整齐地摆放在院子里,他们的身子底下我特意垫了厚厚的茅草。他们的魂魄应该还没走远,但是我却感受不到。

  出门拦住了一个鬼使,问道:“今天谁带队?谢七哥还是范八哥”。谢必安和范无救就是世人所熟悉的黑白无常两个鬼使。二百年前我曾经在商洛的时候碰到过他们,和他们有过一段交情。

  鬼使狐疑地打量了我一下,我也不再隐藏修为,现出护体霞光。我18岁下山,入世磨炼,修为也进步的很快,但是不知道到了哪一个层次。二百年前谢范二人曾说过,我的修为已远超他二人,其他的却是讳莫如深,不再多言。

  鬼使见状,忙躬身施礼,道:“回上仙,七爷八爷都来了。这次光这洛水镇方圆10里地,连乱兵加百姓就死了不下3000人。据说金墉城那边也有近1000人的魂灵。七爷八爷亲自带队,兄弟们要在今晚将魂灵全部聚齐,押往枉死城听候发落。”前面有一群黑衣鬼使往这边走来,面前鬼使看了一眼,忙对我说:“上仙,您请看,来的正是八爷他们。”

  前面鬼使们已到,最前头是一位矮胖精壮的汉子,正是黑无常范无救。

  “哈哈哈哈,我当是谁这么大胆子,敢当街阻拦阴使公干,原来是子晖老弟啊!”范无救豪爽大笑着使劲抱了抱我,还当胸轻轻的捶了我一拳。

  “八哥一向可好,小弟有礼了。”我退后一步,郑重躬身施礼。

  “贤弟,哎!我都知道了。还请节哀吧!你我修道之人,本就不该留恋红尘俗世,何况贤弟乃名门高足,前途不可限量,更该抛开这些俗世烦恼,专心修道才是。”范无救苦口婆心地劝慰道,又接着说道:“你说你这次,妄动无名,杀戮太重,恐怕于道心有损,这可是入魔之兆啊!听愚兄一言,速速回云梦山,请求令尊师设法相救,早早了去业障。”

  我很感动,范八哥与我这是推心置腹,发自真心地为我着急。

  我再一次深深稽首:“多谢八哥金玉良言,这也许就是天道安排给我的一个劫吧。无论结果如何,我绝不后悔!现有一事,请八哥成全。”

  “我知道你想要干什么,喏,弟妹侄儿他们的魂灵我给你带来了。只是他们灵体已经很弱,不能开口说话了,须得尽快送到阴府,迟则有魂飞魄散之危。长话短说吧,别让八哥为难。”

  范无救闪在一旁,如意领着孩子缓缓的走了出来。他们看上去果然很虚弱了,儿子想开口说话,张张嘴却发不出任何声音,急得往我跟前扑。我抓住他,把他抱在怀里,亲了又亲,一把又搂住了如意。如意和儿子紧紧地搂住我,眼泪如断不了的线自眼眶中涌出。我的心都要碎了,我最爱的挚亲,我要永远永远地失去你们了。如意,你是那么地善良贤惠,在这乱世之中,只有你用你那单薄的身躯如火的热情,温暖着我,呵护着我。我的儿子,你是那么可爱懂事,父亲还没有教你武功,父亲还有好多好吃的好玩的没有给你。你还那么小,就要遭受如此残酷的戕害。天道无情,苍天不公啊!我已经没有眼泪了,只是嘶哑着嗓子干嚎着。身边,范无救和鬼使们也在抹眼泪,也许同样想起了他们曾经在人世的爹娘,曾经的妻儿吧。

  范无救轻轻的拍了一下我的肩膀,示意我时间到了。我松开如意和儿子,紧紧的抓住范无救的双手,双眼紧紧地盯着他道:“八哥,一切罪业由我姬存一人承担,与他们无关,他们是无辜的。请你一定答应我,一会你要亲自送他们下去,你要亲口向阎罗天子为他们求情,请他老人家开恩,一定要安排他们有个好归宿!八哥,答应我!”

  范无救也用力握住我的手,郑重的说:“子晖,你不说,哥哥也会这么做。放心吧,我会亲自安排他们。”

  如意和儿子被范无救带走了,走的时候娘俩一步三回头,看我的眼神满是眷恋。我狠下心来扭过头去不再看他们。范无救说到做到,我就只能放心的让他们里离去了。如意,儿子,愿你们来生不再受苦!

  转身回到院子,我没有跟张小三道别,用道气将三人的遗体摄到了北邙山。

  墓碑立好,我跪下郑重的给爷爷磕了三个头,最后焚烧了一篇诗经送给如意。

  葛生蒙楚,蔹蔓于野。

  予美亡此,谁与独处!

  葛生蒙棘,蔹蔓于域。

  予美亡此,谁与独息!

  角枕粲兮,锦衾烂兮。

  予美亡此,谁与独旦!

  夏之日,冬之夜。

  百岁之后,归於其居!

  冬之夜,夏之日。

  百岁之后,归於其室!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