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传统武侠 神州镇魔录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0008章 崆峒探花

神州镇魔录 冰炎红龙 2080 2019.06.23 08:00

  慕云压不下心中怒火,正待反唇相讥,此时却听六人之中一名身材矮小的少年气冲冲的道:“好你个杜三!指着秃子骂和尚,你到底什么居心?”

  魁梧少年睨了他一眼,好整以暇的道:“我骂的是南蛮矬子,又碍着你侯师弟什么事了?这又是秃子又是和尚的,敢情侯师弟是不想当咱们平凉崆峒派的弟子,打算剔个秃头去拜在少林派门下不成?”

  矮小少年听罢直气得面色发青,戟指喝骂道:“你龟儿嘴里不干不净的乱说啥子,哪个要剃秃头去投少林派了?呸!老子瞧你就是欠揍,敢不敢拔剑出来跟老子分个高下?”

  慕云在旁边听得分明,也不禁哑然失笑,敢情是这二位仁兄互相不对付,却把自己当作了争闹的由头。唉……城门失火,殃及池鱼,这可真是从何说起了。

  眼见魁梧少年和矮小少年便要拔剑相向,六人之中一位少女急忙拨马上前,明眸流转间娇嗔道:“好啦好啦,杜师兄、侯师兄,你们这都吵了一路了,自己不累别人看着都累,消停一会儿成不成嘛?”

  慕云抬眼看去,恰见到一张芙蓉俏面,看这少女也不过十七八岁年纪,生得肤如瑞雪、娇艳过人,此刻虽作佯嗔之态,眉梢眼角却并无半点怒色,其中反而还颇有几分得意。

  这少女一语既出,魁梧少年如闻纶音,当下便打个哈哈道:“罢了,既然是姚师妹发了话,我杜泽韬当然言听计从,不跟侯师弟一般见识就是。”

  矮小少年闻言却更见恚怒,咬牙切齿的道:“你!——杜三你这没胆的龟儿,光会躲在姚师妹背后耍嘴皮子吗?今天要不好好教训你,老子就不叫侯魁!”

  慕云打量这位仁兄的身形,比之自己还要矮上半头,孰料他的名字竟然叫做侯“魁”,诧异之下也不禁暗自莞尔。看这架势他们二位多半是在争风吃醋,那便愈发没自己什么事了,不如还是走为上策。

  慕云这厢计议已定,正待拔步离去,此时却忽听一人朗声道:“这位兄台请留步,在下尚有一事请教。”

  慕云循声望去,只见六人之中走出来一位形貌俊朗的青年,脸上带着微笑,正向自己抱拳为礼。

  这青年看起来约摸二十二三岁年纪,双目之中神采奕奕,举止气态亦颇见不俗。

  慕云听他言辞有礼,便也一抱拳道:“不敢当,凭在下怎配跟贵派的高足称兄道弟,这‘请教’二字愈发折煞在下了。”

  俊朗青年微欠身道:“方才是敝师弟失礼了,在下庞子健代他向兄台郑重致歉。”

  慕云心中一动,上下打量着他道:“原来是去年武林大会上夺得探花之位的庞兄,咳……在下祁学古,真是幸会了。”

  庞子健微微一笑,轻描淡写的道:“兄台过誉了,庞某不过适逢其会,承蒙各位前辈高人栽培厚爱罢了,虚名实不足道耳。”

  慕云拇指一挑,笑眯眯的道:“庞探花虚怀若谷,在下衷心钦佩之至,敢问阁下有何事要问在下?”

  庞子健依旧淡笑道:“在下欲问之事,祁兄方才已经告知,却不知贵派余姑娘为何不曾与祁兄同行?”

  慕云吃了一惊,讷讷间只听杜泽韬哂然道:“唷~敢情这五短矬子就是彭师叔先前提起的那位昆仑派‘高足’?嘿……昆仑派号称领袖西武林,门下弟子却跑去做伺候人的低贱差事,也不怕丢人吗?”

  慕云听出了原委,对杜泽韬一味出口伤人更生恼怒,忍不住反唇相讥道:“自食其力有何低贱之处,反倒是杜兄这话太谦虚了,毕竟不管是论‘五短’还是‘丢人’,本派比之贵派都是甘拜下风的。”

  杜泽韬和侯魁闻言同时黑了脸色,那位“姚师妹”也禁不住面现红晕。

  庞子健显然是这六人中的首脑,眼看自家同门吃了抢白,赶紧接过话头道:“祁兄词锋如刀,不愧为名门高足——其实在下与贵派余姑娘素有交情,日前听闻祁兄与她结伴同行,所以可否请祁兄不吝告知余姑娘的行踪?”

  慕云自问颇不及这位探花郎玉树临风,此时又听他说到与余冰如“素有交情”,心中不由得一阵嘀咕,索性冷冷的道:“敝师姐眼下身怀要务,庞探花若有意寻她叙旧,明日可前往平凉治剑馆相候。”

  庞子健只道他仍在气恼杜泽韬出言无状,暗自哂然间不动声色的道:“也罢,虽然不曾见到余姑娘,但今日结识祁兄也是我等的荣幸。另外在下有一不情之请,还望祁兄能可答允。”

  慕云眉头一皱,不置可否的道:“庞探花请说,在下洗耳恭听。”

  庞子健微颔首道:“去年武林大会之上,贵派龙正阳、龙少侠一举夺得武林状元之位,说起来的确令人欣羡不已。”

  “只可惜在下稍前一战落败于武当派清云道兄,未能与龙少侠动手切磋,如今思来委实遗憾之至。所幸天可怜见,今日与祁兄在此不期而遇,听闻祁兄之能为比余姑娘亦不遑多让?”

  慕云摆了摆手,谦逊的道:“哪里哪里,在下怎会是余师姐的对手?老板想是喝醉了酒,有些夸大其词,庞探花未可尽信。”

  庞子健打个哈哈道:“祁兄忒谦了,余姑娘在武林大会上同样大放异彩,最终斩获女榜眼之位。祁兄既能与她分庭抗礼,在下也不免见猎心喜,想要斗胆请祁兄赐教几招,未知祁兄意下如何?”

  慕云听他文绉绉的说了一通,最后竟是要与自己比武,心头一凛之下叹口气道:“庞探花太看得起在下了,在下说到底不过是个跑堂打杂的无名之辈,庞探花若执意跟在下交手,那岂不是自降身份?”

  庞子健闻言一滞,沉吟间只听侯魁冷笑道:“你龟儿倒也有些自知之明,古话说杀鸡焉用牛刀,根本用不着庞师兄出手,老子就足够轻轻松松料理了你。”

  那边杜泽韬又岂肯落在下风,立时接口道:“矬子对矬子又有什么看头,请庞师兄准我跟这低三下四的小跑堂耍上两手,我杜三保证能揍得他满地找牙。”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