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幻想修仙 惊狂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018 黄狗 3

惊狂 早婚 2070 2019.03.12 06:00

  所谓的剑道高手,只是在世俗界而言。

  铁骨武馆馆主黄狗,城内三教九流当中响当当的人物。

  许山进了武馆,厅中有十数位身着剑袍的年轻人正在习剑,执剑、挽剑手法均是老道麻利,似模似样,可见黄狗是有几分真本事的。

  “请问,黄师傅在吗?”

  许山朝前拱手,高声询问道。

  众人停下,回头看向许山,脸上浮现一抹诧异之色。

  一淡定优雅的青年排众而出,面含微笑,谦卑有礼:“在下杜玉泉,阁下寻恩师所为何事?”

  “拜师。”许山言简意赅,把来此的目的说明。

  杜玉泉楞了楞,正欲说话,后方却是响起道尖锐的嘁笑声。

  “驸马被扫地出门,这是要练武报仇吗?只怕是练上百年也敌不过修行者。”

  “方师弟。”杜玉泉面有不悦,狠狠瞪了眼开口的那位鸠形鹄面的师弟方则。许山先前在城中便小有名气,成驸马,被驱赶,更是将他推上了舆论的浪潮,他自然也认了出来。只是上门是客,出言讥讽却失了江湖人士的侠气精神。

  杜玉泉身为大师兄积威已久,方则不敢顶嘴,只能不屑的冷笑了声,表示对许山的轻视。

  武馆这种地方鱼龙混杂,并非都是正直善良的人,有方则这种人,许山也不觉得稀奇,从始至终,他都没看对方一眼。

  “杜师兄,还请引见。”

  “好,请随我来。”

  杜玉泉微笑着在前引路,入了内院,在会客的一处偏厅停下,安排许山入座且奉茶,完全是以宾客的礼遇相待。两人相互客套一番,杜玉泉随即离开去请示师傅黄狗,至于黄狗能不能见、肯不肯见就是另一回事了。

  许山一边品茶,一边想着柏门的事情,那人被他掠夺了道体体质,已是泯然众人,对四皇子孙靖来说毫无价值。甚至,当孙靖得知此事后,柏门或许还要承受孙靖的怒火。

  不难想到,柏门这些天必定耗费了孙靖许多资源,加上高深的修行功法,已经足以让柏门永远闭嘴。

  柏门会不会死,完全取决于孙靖对他是否还抱有希望。

  正想着,门外响起一道轻咳声。

  许山连忙起身迎了上去。

  杜玉泉跟在一位衣炔飘飘的文雅中年人身后,神色恭敬。

  此人便是武馆馆主黄狗了。

  “后生,你要习剑?”黄狗进入偏厅,自顾坐下,斜睨了眼许山,态度不冷不热。

  “是的,黄师傅。”

  “圣人都讲究个有教无类,我能教你,但同样是十两白银,不会多也不会少。”

  “多谢黄师傅。”

  许山躬身行了一礼,从袖袍中取出一腚白银。

  这银子还是用出宫穿的那身锦衣换来的,算是他唯一欠戚瑶的一件东西。

  “此后你就随玉泉学剑,我有些累了。”

  这算是在逐客了。

  许山交过学费,把事情敲定,识趣的退出门外。

  .....

  师父,收下许山会不会有麻烦?”杜玉泉躬身站在黄狗面前,轻声问道。

  黄狗眉毛微挑,“麻烦?你未免太看得起他,自他被逐出皇宫,就和宫内的人毫无瓜葛了。大人物的目光不会时刻关注着凡尘中一道微不足道的尘埃....”

  “师父说的是。”

  “剑,用心教,他能学多少学多少。”

  “是。”

  杜玉泉态度越发恭敬。

  黄狗的剑,在俗世确实当得上宗师的名号,这也是他跟着黄狗学剑的目的。

  学剑,即是学为人处世。

  .......

  许山出了铁骨武馆,径直走向城中权贵之家居住的区域。

  温府门前,

  许山被人护卫拦下。

  “哟,原来是前驸马,您是想找老爷看病?抱歉,老爷是御医,只给皇室瞧病,您请回吧。”

  护卫看似恭敬,语气、神色却满是嘲讽之意。

  你区区平头百姓想见太医?做梦!

  许山拱拱手,淡然退回到街头。

  这个结果,他早已猜到,但心中却并无怨愤。

  身份层次不一样,遭受的待遇就不一样,想要别人表面上尊敬你,首先你得有能让人敬畏的权势;想要别人发自内心的尊敬你,那就和权势关系不大了。

  许山站在街头,静静等着。

  从正午站到夜幕降临,温正青终于出现了。

  温正青是御医,同时,也是名修士。

  许山快步冲了上去,但被反应同样快的护卫拦下。

  “我说前驸马,你怎么又来了啊,赶紧滚,惊扰了老爷你担待不起。”先前那名护卫冷着脸,架起钢刀推搡着许山离开。

  “温太医,能否聊两句?”

  正准备出门的温正青看了眼许山,有些印象,上次在戚瑶公主的别院见过,还给他开了些补气血的药。他摆摆手,示意护卫退去。

  夜色下,街道中央只剩温正青和许山相对而立。

  “许小友,找在下有何要事?”温正青和颜悦色的问道。

  这位只做了半年的驸马,他还是颇有好感的。不以势压人,谦卑有礼,品行不错,被皇室驱逐羞辱确实有些伤人,他第一反应是许山来向他借钱。

  虽说如此,温正青仍是生不起恶感。

  许山躬身行了一礼,压低声音道:“大人,在下有一事相告。”

  “但说无妨。”

  “四皇子孙靖身边的红人柏门资质愚钝,却在孙靖门下招摇撞骗。”

  温正青微眯起眼睛,脸色诧异,他没想到许山是和他说这个。

  “许小友的意思是?”

  “并无其他意思,多谢大人,在下告退。”

  许山再次行礼,随即转身离去。

  望着许山离去的背影,温正青沉吟片刻,上了马车。

  “去四殿下府邸。”

  车夫诧异回头:“老爷,不是去张大人家吗?”

  “多嘴。”

  车夫讪讪回头,驾车赶往四皇子孙靖的府邸。

  温正青坐在车厢内闭目沉思。

  四皇子孙靖收了个体质为三清天道体的门客这事在城内虽不曾闹得沸沸扬扬,人尽皆知。但在修行界,却仍旧引发了场不小的震动。

  三清天道体,天生与道相合,只要不中途夭折,必定能成长成为附神境甚至以上的强者。

  不论是宫中,还是修行界,均是赞誉孙靖慧眼如炬,有伯乐之才。

  一时间,四皇子声名大涨。

  许山说的几句话,着实诛心,却说到了温正青心坎。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