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异术超能 佛系修玄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43、借宿

佛系修玄 禹脉不肖子 1851 2018.07.12 05:44

  徐宁坤带着狐疑回到了自己小院。

  洗了个澡换了身衣服之后,他皱眉看着书桌上的那张写着电话号码的纸条,揣测着到底是谁来找自己。

  不过他并没有按照这个号码打过去的打算,因为他有预感,一定不是什么好事儿……

  既然这样的话,自己就不要自找麻烦了吧,虽说估摸着最后麻烦还是会找上门来的,但到时再说吧。

  将心中的狐疑甩出去之后,徐宁坤本来打算继续修炼凝气期第五层的,不过最后他还是决定,还是先适应适应,自己不久前才突破的境界,然后再说修炼下一层吧。

  ……

  一个小时后。

  徐宁坤满头大汗的从健身房回到了小院。

  在坐在床边歇息了两三分钟之后,只见徐宁坤陡然腰背一用力,极其轻易的就来了个单手倒立,他的腰身弯曲成一个饱满的弧度,看起来极具力量感,神似一张拉满的十石弓,又如蝎子倒金钩。

  他撑在床沿上的那一只手逐渐弯曲,做了个单手倒立俯卧撑,虽然从外人视角看来,他做这个动作时肌肉紧绷,极具力量感,但是身处其中的徐宁坤,却感觉极其轻易。

  一下。

  两下。

  ……

  三百三十六下。

  徐宁坤重复着这个单手俯卧撑的动作,足足做了三百三十六下,才停了下来,气喘吁吁的坐在了床上。

  他闭上眼睛,感知着丹田的那绺气,此时的丹田已经空空如也了,但是一个微小的气旋,正在缓缓成型,伴随着自己的每次呼吸,逐渐壮大。

  这应该就是丹田正在自主补充,自己刚才消耗的气。

  而且根据自己这段时间的剧烈运动,徐宁坤得出结论——

  在修炼前期,至少是在凝气期前半段,修行者所修炼出来的“气”,做不到真气外放,自然也就不能学习那些炫酷的神通,但是那股“气”却可以支持自己完成许多极限动作。

  譬如自己刚才的单手倒立俯卧撑,做到几十个的时候,已经手酸的不行了,但是就因为真气自动汇入自己的手臂,硬生生的使自己坚持到了近三百多下。

  徐宁坤估摸着,现在要是让自己去打篮球,那么自己的冲刺蓄力一跳,怎么也能来个三分线外起跳灌篮。

  这就恐怖了……

  因为自己从一个连篮板都摸不到的酒色之徒,到现如今体坛超人的地步,总共花费的时间,都还不超过半个小时……

  虽然心中充斥着挥不去的不切实际感,可是徐宁坤还是大约得出结论,那就是在修仙前期,应该就属于加强了自身的力量和反应速度,也就是类似小说中所谓的由武入道。

  感受到自己已经差不多适应了身体变化的徐宁坤,本想继续突破凝气第五层的,可是他却突然想到了,基础练习册上面说过,真气不足,是切记妄自突破境界的。

  而经过了一个多小时的超剧烈运动,他丹田的真气刚好正处于恢复期。

  于是徐宁坤压下了继续修炼的冲动,掏出了手机,准备找吞云老祖商量商量,要去他吞云紫府参观一番。

  一点开神州论道群的页面,徐宁坤就看见一个透明通告框——

  【“大德尊者”已经被群主解除禁言】

  可就在徐宁坤准备发言的时候,门外却响起了敲门声。

  徐宁坤放下手机,打开门一看,正是一脸古怪的九尾狐姑娘。

  “怎么了?”徐宁坤问道。

  阿狸脸色古怪道:“来了个树人,你去看看吧……”

  “啥?”

  ……

  徐家大院外。

  此刻的天空中,正稀疏的飘落着牛毛小雨。

  三道低矮阶梯之外,一个表情木讷至极的彪形大汉,正静静的站在屋檐外,完美的错过的避雨的角隅,那牛毛般的细碎雨幕,将他一身黑色大氅,给染的微微潮润。

  大门内的徐宁坤,愣愣的看着不远处的那个身形至少两米高,体重两百斤往上走的彪形大汉,冲九尾狐姑娘问道:“树人?”

  九尾狐姑娘认真的点点头,道:“树人。”

  “站了快两个小时了?”徐宁坤再次问道。

  阿狸继续点头道:“是啊,一动也没动。”

  徐宁坤表情十分复杂,什么叫徐门立雨,这就叫徐门立雨啊。

  没有再问什么,徐宁坤又观察了一阵,发现那个穿着黑色大氅的彪形大汉,并没有挪动脚步的意思,他这才瘪瘪嘴走了出去。

  徐宁坤抠着自己的脖子,走到了彪形大汉面前,发现这人好像并没有率先开口的意思,他这才歪歪脑袋,仰头盯着他木讷的眼睛,问道:“你为啥不到屋檐下来避雨啊?”

  “……我不想动。”

  面瘫般的彪形大汉盯着徐宁坤一阵,才开口缓缓说道,那喑哑的声音,就像是两条木片相互挤压摩擦。

  “……”

  徐宁坤被这清奇的脑回路惊呆了,默默的咬着自己的手指甲,抬头盯着这个比强森还大一号的大汉,静等他的下文。

  不过那黑氅大汉,说完这句话之后,又陷入了死寂一般的呆滞,木讷的和徐宁坤对视着,毫无继续开口的意思。

  最后徐宁坤想到了从九尾狐姑娘口里知道的这人身份,别人是树人啊,虽然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理解的那种,类似格鲁特那样的树人,但是看这架势,自己玩一二三木头人,是肯定玩不过人家了。

  于是徐宁坤只能再次率先开口道:“找我的?”

  黑氅大汉默默的点点头,满头如小蛇又如木屑般的头发微微晃动。

  “找我啥事儿?”徐宁坤继续问道。

  “借宿!”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