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都市生活 中奖后的努力生活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027 家长和孩子的关系

中奖后的努力生活 一日二目 2355 2020.01.02 15:12

  裴钱看着初生的朝阳,咧开嘴巴打了个哈欠,顺便伸了一个懒腰。

  他也不想起这么早,是裴清雪当着人工闹钟呢。

  “哥哥,早安。”裴清雪的声音从手机里传出来。

  “早安。”

  有个兄控妹妹的人的早上就是这么枯燥和重复。

  “你好,太阳。”

  裴钱挂断电话后,对着升起的太阳轻轻挥手打了个招呼,然后才去穿衣服。

  今天周一,他和杜丽的任务是去拍照取景,然后画下来用作游戏场景。

  尽管裴钱的大脑中有一份完整的游戏,但是他没有办法把它在脑海中复制后,然后粘贴在电脑上。

  那样的场面,第一个想法是很美好,然后你就会皱起眉头思考怎么才能复制过来。

  先开刀、后切割、最后安装到电脑的主板CPU位置,突然你的电脑对着你笑了一下。

  同时你的脑海中传来了一声冰冷无情的,又不包含任何“情感”的机械空灵女声。

  “主人,我已经帮你复制粘贴过去了。”

  “哈切!”大清早的,裴钱自己把自己吓出来冷汗了。

  抬头看着天花板,裴钱的目光似乎穿过了房顶、飞机、卫星、月亮、柯伊伯带......最后到达了另一个次元。

  裴钱眨了眨眼睛,事实证明,长时间盯着一个地方看眼睛是会发痛的。

  深深呼吸一口气,裴钱哼着“我命由我不由天”的小曲出门了,顺便给杜丽发去一个信息。“车库老地方见面。”

  等他看到他心爱的小白的时候,一身红色羽绒服的杜丽正站在小白的副驾驶位置,兴高采烈的对他挥手。

  “早上好啊!”

  裴钱眨了眨眼睛,走近后没好气的说道:“你这样不累吗?”

  这丫头成天披着一张面具。

  “不累啊!”杜丽笑着回答道,她也听懂了裴钱的意思,心中叹了一口气。“暴露了。”

  又看了一眼裴钱,确定自己大腿拧不过他胳膊,放弃了心中的那个计划C。

  “早上好。”裴钱对着杜丽挥了挥手,然后走到主驾驶的位置上去,而杜丽已经先一步坐好了,并且系上了安全带。

  车开出车库后,杜丽对裴钱问道:“今天取景场景和路线你在笔记本上规划好了没有?”

  “在我脑海里呢。”裴钱随口回答道。

  确实是在他脑海里,而他只需要就照着脑海中的那个游戏来一遍就是了。

  日落时分,裴钱和杜丽都躺靠在汽车座背上不想动了,他们现在在一所幼儿园的门口,刚刚拍照完。

  “裴钱,你说你记性这么好,成绩怎么这么一般呢?”杜丽喝了一口矿泉水后,有气无力的问道。

  “不是还有你垫底吗?怎么能说一般呢?”裴钱立马没好气回了一句,成绩不好一直是他的一块心病。

  他的系统很咸鱼,他也很无奈,这个金手指几乎没有存在感,就是图个方便,说到底,一个字,懒。

  杜丽冷笑了一声。“炸毛了?”

  “你不也是。”裴钱也冷笑了一声。

  这位姑娘又开始在磨牙齿了,只不过这一次裴钱没有提什么拔牙歌了。

  昨天和杜丽分别后,他轻轻扇了自己的嘴巴一下。“都是你惹的祸。”

  其实昨天晚上当杜丽提出修改意见后,裴钱心中就明白了个大概。

  杜丽好像从来没有提到过她爸爸,她母亲她倒是偶尔说起一下,比如:“我十八岁就考了驾照,平时周末就经常拿妈妈的车子练手,你尽管放心。”

  所以当时他想都没想就同意了,这位姑娘的幸运值因为他减去了30,他实在过意不去啊!

  “裴钱,你为什么想制作一款这样一个游戏?”杜丽看着夕阳问道。

  裴钱也学着她的样子,看着天边的夕阳回答道:“我想想。”

  肯定是不能说自己是没有选择的,只能给一个看得过去的答案了,最好还能突出自己无与伦比的气质。

  裴钱叹了一口气,缓缓地富有深情的说道:“我想探讨一下孩子和家长的关系,而这是一个人一生中最重要的关系。从前是孩子,以后是家长,通过这个游戏,我们能够多一点相互理解吧。”

  裴钱想到了父亲裴有才的那一根金竹条子,想到了那一个没有生日蛋糕的生日,也想到了他天天睡在工地上只是为了养活一家人,想到了在他买房的时候,他拿出的那将近百万的存款。

  他能说他的父亲不爱他吗?不能。

  他能肯定父亲的教育方式是正确的吗?也不能。

  杜丽听着裴钱的回答后,笑了起来,小声念叨了一句。“相互理解?”然后又叹了一口气说道:“裴钱,我以前不羡慕你的,现在有点羡慕你了。”

  “因为我是拆二代?”裴钱笑着问道,尽管心里知道杜丽羡慕他什么,故意乱答。

  “答对了。”杜丽同样笑着回答道,也就当是这样。

  学校开始放学了,杜丽目不转睛地的盯着一个中年人抱起一个小女孩,在小女孩的左右脸颊上亲了一下后,然后才放下来,拉起小女孩的手前行。

  夕阳将他们的影子融为了一体,在他们从她的视野消失之前都没有分开。

  杜丽就这样看着他们情不自禁的笑了起来,这样的情景让她感觉到了一丝熟悉。

  “曾经在哪里看见过吗?”

  杜丽仔细的回想着,终究还是没有回忆起来。

  裴钱看着杜丽的眼睛,夕阳照在她的眼眸上,反射出微弱的,极不稳定的光芒。

  那是什么样的颜色呢?

  十分淡薄的红色,和她身上那一身大红截然不同,又让他忍不住回想起路曼。

  这一瞬间,他仿佛看到了她们的身上的某一样共同点。

  都是一身红色,都有一张面具。

  “走了。”裴钱说着就发动了汽车。

  让这位姑娘继续这样看下去,眼睛会不会瞎他不知道,肯定是会肿的。

  回去的路上,杜丽终究还是没能哭出来,刚刚的那一丝毫的感动很快就被她抛到了脑后。

  她也没有问裴钱:“如果孩子和家长带着深入骨髓的恨,他们还能够相互理解吗?”

  自己一个人带着负能量就够了,没有必要去散发出自己的负能量。

  如果眼中的世界能够美好一些,自己也能够开心一些,何乐而不为呢?

  和杜丽分别后,裴钱躺在床上给母亲刘红萍打了一个电话,电话那头传来嘈杂的切割瓷砖的声音。

  “妈,爸还是在自己做门市的装修吗?”裴钱忍不住问道,然后又说道:“不是叫你们请人吗?又不是没钱。”

  裴钱的父母已经买好了门市,然后开始自己装修门市了。

  “你懂什么?把钱给外人赚去了你心里面舒服?自己又不是不会。”刘红萍没好气的说道。

  “舒服。”裴钱笑嘻嘻的回答道。

  “你舒服,我和你老爸心里想不过来,不说了,我要帮你老爸拌水泥了。”刘红萍说完就挂断了电话。

  裴钱看着被挂断的电话,苦笑了一下,自己的爸妈还是闲不下来的性子。不过随后想到他们今后超市开好后就会轻松很多,心里又好受一些。

  不着急,慢慢来,自己成功了,父母才能真的心安理得享福。而不是手里拿着钱也不敢用,只是为了给他留一份保障。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