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都市生活 中奖后的努力生活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025 他笑得像一个孩子

中奖后的努力生活 一日二目 2721 2020.01.01 18:16

  “午安,我的妹妹大人。”

  裴钱三下五除二刨完饭,走出服务区餐厅,拨通了裴清雪的电话。

  留下杜丽、王俊、周立军三人看着他的餐盘风中凌乱,这里已经让你一秒都待不下去了吗?

  然后三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好像是这样子,确实一秒都待不下去了了。

  “吃饱了?”杜丽对着王俊问道。

  “我吃饱了。”王俊把嘴里的米饭吞了下去后回答道,然后扭头对周立军问道:“你呢?”

  周立军看了看他们,点了点头,心中叹了一口气。

  “这世间的阴差阳错,对于主角来说是喜剧,对于配角来说是悲剧,武侠小说例外。”

  周立军的叹气声从他的心底传到了杜丽和王俊的耳朵中,二人的脸上都是平静得没有任何的表情。

  王俊拍了一下周立军的肩膀说道:“老周,我要去上个厕所,一起不?”

  “好。”周立军知道自己现在的脸上应该十分的难看,他想看看镜子中的自己是什么样的表情,能让空气凝固成这样。

  杜丽看着周立军的背影,长长的吐了一口气,苦笑了一下。“老周,我就不祸害你了。”

  世间有很多人向往爱情,又有很多人惧怕爱情,也有很多人既向往爱情又惧怕爱情。

  向往爱情的美好,惧怕爱情的不稳定。

  杜丽觉得自己是一个蹦蹦球,在它们之间来回弹跳,不知道何时才能停下。

  “拔牙拔牙拔牙拔牙拔!”杜丽站起来轻声哼着刚刚学会的小调子,朝着陈曦轻步走去,对着袁凌做了一个嘘的动作,双手悄悄搭在陈曦的肩膀上,突然说道:“嘿。”

  在被惊吓到的陈曦即将开口抱怨前,又笑嘻嘻的说道:“你们两个别含情脉脉了,出发了。”

  “哪有?”陈曦和袁凌异口同声的回答道。

  发现了彼此的同步后,立马低着头,快速的扒饭。

  “感谢我吧!不然你们两个要吃到天黑。”

  裴钱挂断电话后,抬起头45度仰望着天空,只见两朵小云在蓝天幕下飘啊飘,一个像刹车,一个像油门。

  “自己当初是怎么区分的呢?”裴钱皱起眉头回忆着,突然恍然大悟。“我好像自然而然的就会了。”

  只是这个答案肯定不能对裴清雪说的,不让这个小祖宗肯定还会以为自己在嘲讽她。

  看到杜丽朝着自己奏来后,裴钱的脸上堆起了笑容,主动走过去笑着问道:“丽姐,你当初学车的时候是怎么区分刹车和油门的?”

  杜丽看着裴钱献媚的样子,用手抬起下巴,故作思索,然后一拍手。“我好像忘记了。”

  说完又用手捂住脸颊对裴钱说道:“不好意思,请让让,我刚刚拔完牙,牙疼,想去车上躺着休息一会儿。”说着就一把把裴钱从她的面前推开了。

  裴钱看着杜丽的背影,又看了一眼着宽大的停车场,哎吗,你这也太不讲理了吧。

  面带哀伤的女人果然惹不起。

  裴钱摇了摇头,准备去找下一个女生问问。

  “陈曦,你当初怎么区分刹车和油门的?”

  “我还没有学车。”陈曦低下头,不好意思的回答道。

  袁凌在一旁笑着问道:“钱子,你女朋友在学车啊?”

  这个也是见过裴清雪的,当时就是误会了,敲诈了裴钱一顿小火锅。

  虽然裴钱不求甚解为什么他们误会了,但是他也从来不解释。

  裴钱点了点头,然后把裴清雪在学车的事情略微的说了一遍。

  袁凌是看见过裴清雪的,当时一眼就惊为天人,万万没有想到居然还分不出刹车和油门。

  尽管告诉自己不能笑,袁凌的脸上还是情不自禁的浮现出笑容,深深的看了裴钱一眼,拍了拍裴钱的肩膀。

  “兄弟,保重。”

  一切尽在眼神中。

  只是还没走几步,袁凌就捂住肚子蹲在地上笑了起来。“哈哈哈哈,这年头居然还有分不清刹车和油门的人。”

  裴钱看着袁凌,脸上也浮现出笑容,此时的袁凌就好像一个二十二岁大的孩子。

  只要想到他还是一个孩子啊,不管袁凌的笑声有多么大,裴钱都能微笑的包容他。

  这一瞬间,裴钱觉得自己成熟的不少。

  成熟不是固定的,而是相对的,看见袁凌这般幼稚的赤裸裸的嫉妒和幸灾乐祸,裴钱没有上去惩罚他已经是很理智了,而理智显然是成熟人士的标配。

  不管他是几分熟,反正他是熟了。

  陈曦也含蓄的微笑着看着袁凌。

  他还是一个孩子啊,看来自己今后要多多教育他了。

  万一,自己到时候也分不清刹车和油门呢?

  重新坐到主驾驶位置上,裴钱用脚感受着刹车和油门的区别,突然灵光一闪,拍了一下自己的额头。“我怎么就这么笨呢?直接告诉清雪用心去感受它们的区别,熟能生巧嘛。”

  想到这里,裴钱立马给裴清雪发去了一条信息,末了还是觉得差了点什么。

  “不要闭上眼睛。”

  把这一句提醒补上后,裴钱才心满意足的笑了,终于算是完美的回答了妹妹大人的问题。

  “啊!”帝都大学女生宿舍传来一声惊天地、泣鬼神的咆哮。

  夏落落在旁边幸灾乐祸的捂着肚子,笑得眼泪都流出来了。

  “小雪雪,你一定要睁大眼睛用心去感受啊!”

  “不行了,我的肚子又痛了。”

  夏落落说完又脸色苍白的扶着床了,她这几天痛经来着。

  裴清雪看着她这样,一边帮她兑了一杯红糖水,一边心里骂着。“活该。”

  “怎么还不出发?”杜丽问道。

  “王俊和周立军还在厕所里。”裴钱看着手机回答道。

  过了几分钟,王俊和周立军从厕所走了出来,两人的脸上都布满的水珠,额头的头发也打湿了不少,看来是洗了很久的脸。

  “走吧。”杜丽说道。

  对了,王俊和周立军并不是坐的他们这一辆车。

  一共四辆车,自己和杜丽一辆,袁凌和陈曦一辆,另外两辆车一个车四个人,一共是十二个人,没错。

  裴钱心中默算了一边,然后发动了汽车。

  来的时候是十二个人一起来的,回去的时候也是十二人一起回去。

  没有突然多出一个人来,只是多出了几分高兴,也多了几分悲伤。

  陈曦袁凌的彩,周立军的哀。

  太阳已经划过的天空的中继线,照在裴钱的脸上,让他觉得自己应该买一副墨镜了。

  黑白的世界是不是要更单调些呢?

  想什么呢?裴钱摇了摇头,自己似乎也变得文艺了起来。

  杜丽一直重复循环着那一首拔牙歌。

  在“拔牙拔牙拔牙”的循环中,汽车回到了他们出发的地点。

  小白重新回到了裴钱的手上,大家此刻也都笑着说再见。

  “以后有空再聚啊!”

  “放心。”

  “周立军大概不会来了吧!”回天海国际的途中,杜丽突然说道。

  她还是搭着裴钱的车,如今是员工了,更应该蹭裴钱这个老板的车了。

  裴钱不知道杜丽是问他还是自己发出的感叹,没有回答。

  在杜丽看向他后,才叹了一口气。“大概吧!”

  熟人之间的告白就是这样的,开口了一般就只有两个结果,成为恋人或者变成渐渐不熟的人。

  其实周立军也不是告白,只是不注意被杜丽听到了,然后杜丽回绝了。

  但是这和告白有什么区别呢,结局都已经注定在那一刻了。

  裴钱此时多少是有些伤感的,只是他也不是那种硬着撮合的人,他不喜欢这样。

  “明天多久上班?”杜丽关上车门后问道。

  “办公室都还没有呢。”裴钱苦笑道。

  “那就去我家。”杜丽说道,随后补充了了一句。“你公司现在就我们两个人,并且你说的那个游戏暂时也不用租办公室,在家里就能制作而成。”

  “还是我家吧,客厅刚刚没有东西。”裴钱说道。

  “可以。”

  回来的路上,裴钱已经和杜丽简单的说了一下他们今后要制作的游戏。

  临别的时候,杜丽又对裴钱说道:“对了,给你女朋友说一声。”

  “放心,等下建一个公司群就把她拉进来,说起来她也是这个游戏的创意人。”

  回到家,裴钱看着空旷的客厅,做了一个飞吻。

  “别人是车库和地下室,而我是江景房的客厅,至少在起步就赢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