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都市生活 中奖后的努力生活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049 扎起小辫子的小女孩

中奖后的努力生活 一日二目 3211 2020.01.12 12:00

  每逢春节,自然是少不了走亲访友。

  腊月三十的早上,裴有才开着奔驰G500载着妻子和儿女,高高兴兴地哼着小曲向老家出发了。

  裴钱还有一个大伯在乡下种地。

  裴钱看着窗外的青山出神,裴清雪则头依靠在他的肩膀打着瞌睡,昨晚她熬夜玩了游戏。

  说起来,尽管老家距离县城只有不到一个小时的车程,但是自从他家搬到县城以后,他平均一年回去的次数不到一次。

  只是过了一会儿他也忍不住眼皮子打架了,他昨晚被裴清雪强拉着陪她玩游戏。

  两个人双排。

  这不S10赛季更新了,毫无疑问,他们两个最终定级在黄铜2。

  “哎,不知道怎么说,小学生太多了。”裴清雪看着她的黄铜2吐槽了一句。

  裴钱看着她,沉默良久,然后点了点头。

  显然,裴清雪还不知道她自己很大概率也是,不,就是,不,一定是别人口中小学生。

  过了不知道多久,奔驰车在裴钱的老家房子的门口停了下来。

  母亲刘红萍把他们二人喊醒了。“到了。”

  裴钱走下车,看着红砖色的房子。

  当初他家修房子的时候,末尾了没人肯借钱了,就没有贴瓷砖。

  门口的院子里是已经裂开的水泥地面,水泥缝隙中青色的小草顽强的伸出头来。

  刘红萍看着房子对裴有才没好气说道:“就是你当初要借钱修房子,现在空着也没人住。”

  裴有才点了一根烟。“这件事你都念叨了十多年了,也不觉得烦。”

  又看了一眼当初打的地基,感叹道:“还好没借到多少钱,不然全浪费了。”

  是的,裴钱家打得房子地基打得大,但是最后只修了一半。

  走进屋子,立马倒是没有什么蜘蛛网密布,水泥抹平的地面上摆者木椅子,墙角处还堆放了一些家具,看起来是好的,只是上面用手一模全是灰尘。

  “别乱摸。”裴有才看着裴清雪说道。“每次回来你就是个好奇货。”

  裴清雪咧了咧嘴巴,用拇指摩擦着沾灰的中指。

  裴钱还专门去看了一眼猪圈和自己曾经睡觉的房子,都是空空如也。

  时间是一种不可思议的存在,它模糊了记忆,又会让你怀念那一份被它模糊的记忆。

  每次回来的时候,裴钱总会想起那个不锈钢的饭盒和邻居家的三轮自行车。

  裴有才重新锁上门,裴钱拉着裴清雪的手来到公路边上,指着公路上方的一家二层楼房说道:“那家的孩子曾经有一辆三轮车,我那时候羡慕极了。”

  “哥,你说了好多次了,我耳朵都听出茧子来了。”裴清雪无情的打断了裴钱的感慨。

  裴钱尴尬的笑了笑,他还想感慨一番后,然后随意的说出。“可是我现在已经买了奔驰了。”

  “他们家也搬到县城了,你暑假去吃学酒还看到他们了的。”刘红萍对着裴清雪说道。“当时不是有个高瘦的戴眼镜的男生一直找你说话吗?那就是你哥哥曾经的大哥。”

  “妈,别说了。”裴钱有些不好意思了,自己曾经为了坐三轮车,被迫当小弟啊!

  往事不堪回首。

  “妈,你给我讲讲。”裴清雪来了兴致。

  于是无视裴钱幽怨的眼神,刘红萍继续讲了下去。“当初他们家经常对我和你爸说,你们家的儿子又在跟着我娃儿的后面跑呢,你们也该给他买一个玩具车了。”

  “那小子,小时候没出息,别人一个玩具他就能眼馋半天,直盯盯盯着看。”裴有才也加入了进来。“所以后来,我和你妈就索性不种地了,觉得种一亩三分地也不是一个事,就进城去了。”

  说到最后,裴有才叹了一口气。“当初分家的时候,我就分到了不到一亩地,后来自己又挖了一块旱地,但是一年到头累死累活的也存不到钱,还好学了一门瓦匠的手艺。”

  这些事情有些裴清雪听过的,有些现在才听过,她又看了一眼你那个同样荒废的贴了白色瓷砖的两层楼房,心中想着:“说起来,我还要谢谢你们呐!”

  “好了,不说了。”裴有才拿出手机看了一眼时间,然后招呼他们重新上车。

  裴钱看着水泥铺成打得公路,它不再是坑坑洼洼的土路了,也不在需要小心翼翼地开车了,生怕挺到大梁。

  只不过道路两遍的房子和他记忆中相差不大,又相差很大。

  没有了孩子在打闹追逐,只有偶尔一家老人好奇的看着他们的汽车,想着哪一家又回来省亲或者祭祖了。

  遇到认识的人,裴有才会停下来打个招呼,递一包烟。

  对面看一眼烟的牌子,笑着说道:“老早听说你在城里发了财,现在都开上奔驰车了。”

  这种笑容裴钱前不久才见过,只不过他的更加的苦涩。

  裴有才指着裴钱说道:“我娃儿买的车,我跟着享福。”

  分别后,刘红萍问道:“老周家的儿子结婚你准备送了多少钱?”

  “一千。”裴有才回答道。

  当初他也借给了裴钱家钱的,虽然没一个月就守在门口要回去了。

  刘红萍点了点头。“那些人情都还的完了。”

  “早还完早省心。”裴有才点了一支烟。

  路上再也没有遇到熟人了,即使过年看见的人都很少,也没有裴钱记忆中的那些热闹,偶尔能听到放鞭炮的声音。

  到了裴钱的大伯家,车停好后,裴钱打开后备箱,把一些礼品和上坟用的东西取了出来。

  裴钱的大伯叫裴有德,一头头发黑白参半,裴钱还有一个堂哥在南粤省打工,两个孩子就扔在老家给父母带。

  裴清雪拿出糖果分给两个小女孩。

  较大的一个喊了一声。“谢谢姐姐。”后,较小的一个也跟着喊了一声。“谢谢姐姐。”

  只不过她看起来像是感冒了,鼻子下嘴唇上挂着鼻涕也没人擦拭。

  裴清雪蹲下身子,拿出纸巾,轻轻地帮她把鼻涕擦干净。

  裴有才在和裴有德说话,无外乎就是叙家常。

  他们两兄弟的关系并不好,一是为了分家,甚至还打过架。

  二是当初借钱的时候,裴有德一分都没有借,就留着他吃了一顿包谷饭。

  不过这几年两家关系还是好了不少,至少过年还能吃个饭,终究是打断骨头连着筋的亲兄弟。

  只不过裴有德也是有一股硬气的,哪怕知道自己的弟弟发了财,也没有主动提起过钱这方面的事情。

  裴钱看着裴清雪拿起二个熊猫玩具逗两个小侄女,情不自禁的笑了起来。

  裴清雪好像一直喜欢逗小孩子,而那些小孩也挺喜欢她的。

  然后她就把两个玩具送给了两个小侄女,后者甜甜的喊了一声。“谢谢姐姐。”后,开开心心的跑开了。

  本来她们不是给裴清雪喊姐姐的,只不过这是裴清雪教她们的。

  还是在她第一次看见她们的时候,拿着两盒巧克力就改变了她们的嘴巴。

  裴钱突然发现,这丫头深谋远虑。

  过了一会儿,裴钱的大伯母来到院子喊他们吃饭。

  饭菜很丰盛和干净,新农村新气象。

  再说,裴钱的堂哥一年也有十多万的收入,每个月也会往家里寄钱,大伯一家倒是不会过贫苦的生活。

  裴钱的母亲把礼品提给大伯母,后者说着。“来人就可以了,还这么客气干什么。”

  然后满脸笑容的收下了。

  裴钱的大伯母是一个地地道道的农村妇女,吃饭的时候,裴钱看着她手上的发肿通红的手指,又看了一眼自己母亲的手指,母亲的手指原来也是这般,现在却好了很多。

  “大伯母,你们现在还在种田吗?”裴钱问道。

  裴钱的大伯母对裴钱倒是喜欢,点了点头。“就随便种一点蔬菜瓜果,现在我们连大米都是买的了。”

  裴有才咳嗽了一声,裴钱没有再说什么了。

  裴清雪给两个小女孩夹菜。

  后者又异口同声的喊了一句。“谢谢姐姐。”

  裴钱的大伯母看着她们左手上拿着这玩具熊猫,又看到她们吃饭都还盯着熊猫玩具看。本来想让她们放下后,专心吃饭的,只不过在看了一眼裴钱一家后,还是没有说什么。

  吃完饭后,裴有德带着他们去给裴钱的爷爷奶奶上坟。

  路上裴有德对裴有才说道:“大林子今年回来不了,就让裴钱等下烧纸吧。”

  大林子是裴钱堂哥的小名。

  裴有才点了点头。

  裴钱爷爷奶奶的坟是并列的。

  裴有才插香,裴有德帮忙点燃鞭炮,顿时烟雾缭绕起来。

  噼里啪啦的鞭炮声中,兄弟二人都是默不作声,只有眼眶红润。

  裴钱和裴清雪到没有这般伤感,连裴钱都没有看过自己的爷爷奶奶,更何况裴清雪。

  他们对于裴钱和裴清雪更像是一个名词。

  鞭炮声后,裴有德先是跪下磕了磕头,然后立直身子说道:“爸妈,儿子来看你了。”

  等他起身后,裴有才也这样做了一遍,只不过他后面小声还说些什么,只见嘴巴皮上下张合,却没有声音。

  在这之后,才是裴钱走到坟前跪下烧纸钱,裴清雪和刘红萍和裴钱的大伯母包括那两个小女孩都是安安静静的站在旁边。

  等裴钱也磕了头后,站起来,她们才走过来帮忙烧纸钱。

  火的温度,映得彼此的脸都是通红的。

  都操办完后,裴钱一家和他大伯一家挥手告别,两个小女孩对着裴清雪用力的挥手。

  裴钱看着她们头顶上竖起的小辫子,对裴清雪问道:“你帮她们扎的?”

  裴清雪点了点头。“可爱吧?”

  “嗯。”

  裴清雪当初也是这样扎着小辫子来着。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