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武侠幻想 风云洛灵赋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九章.相识

风云洛灵赋 婆娑之砂 906 2019.06.23 18:19

  那紫色屏障乃是无妄子操纵灵气所得,在屏障被天雷击碎之时,由于是在输送过程中被打断,无妄子不禁被灵气全然反噬。

  此时众灵气纷纷归还这大自然之源头,在这夜空之下,像极了精灵一般,其所经之地枯枝败叶纷纷绿意迥然,接踵而至。

  无妄子缓缓起身,向前走了数步远,突然身上鲜血迸出,瘫倒在了地上。

  另一边,那剑气气势如虹,步步向着诡面书生紧逼着。

  诡面书生瞪大了双眼,不敢相信这眼前所发生的一切,想躲之时却已为时已晚。

  “不可能!不可能!怎么会这样!。”

  那剑气直奔诡面书生胸膛而去,直接把其胸口贯穿了一个大洞,鲜血淋漓。

  更可笑的是那血灵珠竟慢慢从贯穿处滑出,掉落至其手中,血灵珠不断贪婪的嗜取着诡面书生的鲜血,直至其变成了一具干尸。

  在诡面书生尚存最后一丝气息时,也不肯相信这个残忍的结局。

  “怎....怎....怎...么...会这...样。”

  “师兄!无妄子!”鬼雀大呼着向二人跑去。

  此时,女子已将晕厥的逍遥子与无妄子抬至一处,简单的为二人处理好了伤口,回想起大家竟这么拼命的保护自己不禁流下了眼泪。

  见鬼雀正向此处赶来,女子赶忙用衣襟处擦拭了泪水,扭过头去,生怕被其发现。

  “别大呼小叫的,此二人并无大碍,身上伤口处也无致命伤害,只是在打斗的过程中消耗了过量的真气,可能要休养一段时间方可。”女子缓缓的说道。

  “此二人需要一所僻静之处,我看你等带我疗伤的那个木屋就不错,就去那里吧!”

  女子说罢,向诡面书生尸首处走去,捡起其手中的血灵珠,那血灵珠的金色外表逐渐暗淡起来,最后化为了暗红色,其光泽如流水一般,变得更加圆润了。

  “世间万物,善恶有报,虽然我未能亲手杀掉你,可是今天我站这里,想必也可以让被你杀害的亲人们九泉之下安息了。”

  “而你会坠入那地狱之河,不断被冲荡,流浪在无边无际的苦海之中,永不超生,要怪就怪你自己咎由自取。”女子平淡的说道。

  “姑娘!你自己站在这死人边上叨念什么呢?这人也死了,宝物也物归原主,快来帮忙!我自己一个人可抬不动他们两个!”

  “抬不动就不抬喽!反正他们两人是你的师兄,又不是我的!”女子说罢,冲着鬼雀翻起了白眼。

  “你这姑娘,简直是忘恩负义!你与你脚边那厮又有什么区别!”

  “随便你怎么说好喽,本姑娘先行一步咯!”

  “你...你...你等等我!”

  鬼雀将二人试图叠加在一起,一口气一并将其背回木屋,可是刚刚走了没几步就开始大喘嘘嘘,汗滴不断从脸颊往颈部滑落。

  “你们这平时是吃什么长大的,虎背熊腰的,跟野猪一样。”

  鬼雀在原地来回打转,却又不想来回往复于两次背回,此时,鬼雀还盼望着木屋内的姑娘没准心情一好,便会回来帮他。

  可是,时间一分一秒飞逝,见着两位重伤的朋友,鬼雀不禁唉声连连,只能映着头皮,往复于两次将二人背回。

  次日,清晨时分。

  “师兄!无妄子!你们两位终于醒过来了!昨天你们两个可是昏迷了整整一夜呢!”

  鬼雀与女子整整在木屋守了二人一夜,这不刚一见到逍遥子和无妄子微微睁开了眼睛,鬼雀便兴奋的不能自已。

  “我这是怎么了?”

  逍遥子刚准备下床,只见缠绕伤口之处的绷带微微渗出斑点的血迹。

  “好痛!”

  “师兄切莫乱四处走动,伤口只是简易的包扎了一下,还并没有愈合!”

  “我怎么会变成这样?”逍遥子问道。

  “师兄你全然忘却了昨夜之事么?”

  “我只记得我拼尽全力将天雷劈向那诡面书生,我如何受的伤却全然不记得了。”

  无妄子在一旁听着,忍不住打断了二人的对话。

  “师兄,昨夜在奋战之时,可能太过于专注,就会全然忘却了疼痛,可见那疼痛与悲愤已全然化为力量在那最后一击上。”

  “无妄子,你身体感觉怎么样?”鬼雀问道。

  “我还好,只不过昨天在为师兄施加灵力之时,没想到那天雷的功力如此之大,竟把这大自然源源不断输送的灵力所打断,害得我被灵力所反噬”

  “幸亏我早早便有所准备,用体内真气皆封住了我的七筋八脉,否则,当灵力一但不幸遭到反噬,定会断送了我的命脉,可见这世间万物皆是有借有还的。”无妄子感慨道。

  鬼雀听的有所不耐烦,左右摇摆着头,眼珠子不停的转来转去,不知在想些什么。

  “诶呀,事情都已经告一段落了,就不要在这里啰哩啰嗦的了。”鬼雀说道。

  “姑娘,为何你一直呆在那里,却又不曾言语?”逍遥子注视着那女子不禁说道。

  “小女子不是不言,只是这千言万语,也道不出我对三位的感恩之心。”女子缓缓说道。

  “对了姑娘,相处至今还未曾知道你的芳名呢?逍遥子问道。

  “清涟。”

  “清涟?真是一个好名字,诗情画意,好若清风徐来。”逍遥子淡淡说道。

  “公子你为何叫逍遥子呢?”清涟不解的看着逍遥子满脸疑惑。

  “名字只是一个代号而已,我也介绍一下,我是逍遥子,这位是无妄子,平时话最多的那位是鬼雀。”

  清涟看着木纳的逍遥子,忍不住笑出来了声音。

  逍遥子突然也觉得自己有些许的突兀,不禁面露尴尬,微微泛红了脸颊。

  “鬼雀,今日天气竟如此之好,咱们两人去屋外欣赏这美景吧。”无妄子说道。

  “无妄子,我看你是头脑发热了不是,咱们两位大男人眼中有什么风景可言?与其说是风景,倒不如说是去捕风捉影!”

  很显然鬼雀并未能理解无妄子话里行间意思,反而被弄的一头雾水,双眼直勾勾的盯着无妄子,生怕其昨夜被伤坏了脑子。

  “鬼雀,你真是个猪脑子!”说罢,无妄子便扭头向屋外离去。

  清涟与逍遥子见此,皆心领神会,盯着鬼雀不禁抿嘴偷笑起来。

  “师兄,你看这无妄子,我看他是病入膏肓了,亏得我昨夜还担心他着了凉,没想到今日醒来,性情竟变得如此古怪!”

  “好了,师弟,你快追出去看看无妄子吧。”逍遥子冲着鬼雀使了一个眼神。

  “师兄,你为何使眼神于我?难不成你也赞同无妄子的想法?”

  鬼雀此时充满了一脸的疑惑,不仅仅是无妄子,现在就连师兄都变得古怪起来,让人捉摸不透。

  “难不成是昨日之战,二人伤到了脑子么?”鬼雀心里暗暗的想。

  此时,鬼雀只想好好守在师兄身边,生怕师兄是伤到了脑子,会做出一些匪夷所思之事,而无妄子就随他而去吧,毕竟平日里总是拆鬼雀的台。

  逍遥子与清涟姑娘面面相觑,尴尬的笑着,鬼雀闻见,也与二人一起笑了起来,三人就这样一直笑着...笑着...笑着...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