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武侠幻想 风云洛灵赋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六章.一波三折

风云洛灵赋 婆娑之砂 2240 2019.07.10 23:09

  今日的夜晚仿佛来的格外的突然,伴随着窗外阵阵的蝉鸣声,三人不由得眼皮搭落了下来,在沁儿的一番分配下,景空与参悟睡在东侧床位,沁儿自己睡在西侧床位。

  很快,参悟与景空就安然入睡,嘴中纷纷打起鼾来,鼾声与窗外的蝉鸣声连成一片,吵的沁儿脑袋有如炸裂一般,将枕头蒙在了脑袋上。

  深夜,只听头顶传来一声响,紧接着阵阵微弱的脚步声在屋顶四周徘徊起来。

  沁儿心中感觉不妙,立马低下声向熟睡中的二人喊去。

  “参悟,景空,快醒醒!屋顶有人!”

  见二人丝毫没有反应,沁儿刚准备下床将二人拉拢起来,只听屋顶上瓦砾传出被挪动的声音,紧接着一根竹管从细小的缝隙中伸了进来,向屋内吹进一阵烟雾。

  沁儿随即用手封住了口鼻,一个轻功从窗户跃出,很轻松的就来到了屋顶上方,只见一黑衣人从容不迫的站在那里,丝毫没有胆怯的样子。

  “来者何人?”沁儿冰冷的问道,却又遮掩不住额头上焦虑的神情。

  那黑衣人不言不语,露着一双冷冰冰的眼神一直盯着沁儿看,似乎想要试探一下眼前这位小姑娘的身手。

  由于昨日深夜里的见闻,沁儿似乎心里已然对黑衣人心存了畏惧,表面上看起来一副无所畏惧的样子,心理却犹犹豫豫完全不知应该去如何应对。

  见眼前小姑娘许久都未出招,黑衣人嘴中发出一阵冷笑,伴随着一阵夜风,大摇大摆的从沁儿眼前一个轻功向夜色深处而去,空留沁儿一人留在了屋顶。

  过了许久,沁儿确定了黑衣人已离开后,不由得嘴中松了一大口气,随即浑身瘫软在了屋顶上,一阵虚汗顿时从身体各个毛孔中散发出来。

  这时,只听屋顶下再次传来阵阵脚步声,沁儿胆战心惊的趴起身,向屋檐下望去,只见是上午客栈内的那两伙人,正偷偷摸摸的向四周张望着,确保了四周安全后,低声交耳起来。

  “你们长生教来此做什么?”其中一伙人中有人问道。

  “我们?我们自然侍奉堂主之名,来此寻求一点线索。”

  “没想到堂堂名门正派飞鹤观也会来此等地,做些苟且不可告人之事。”另一伙人中一个看似带头的人说道。

  “哼,咱们向来井水不犯河水,还希望此事不要出现在江湖中。”

  “若是江湖中刮起飞鹤观的传言,别怪到时候飞鹤观不给你们长生教面子。”

  “你们见到虚灵商人了么?”

  “暂且还未见到,你们呢?“

  “同样并未见到,希望那虚灵商人能早日现身出来,这穷乡僻壤的地方,我早已厌恶此地。”

  “我们也是,明明已经到了约定的时间,可却一直不见他现身。”

  “嗯,那先暂且这样,先行告辞了!”

  在一阵寒暄之后,两伙人前前后后相继回到了客栈之内,沁儿趴于屋顶之上听到两伙人的对话不免的一阵头皮发麻。

  “那虚灵商人是谁?”

  “今晚的黑衣人与这两伙人口中的虚灵商人会不会有一丝关系?”

  沁儿此刻满脸皆是疑惑,不免心中不安起来,迅速的从屋顶至于地面,又一个轻功回到了客房之内。

  此时,沁儿望着全然不知发生了什么事情,还在熟睡中的参悟与景空,不免叹息起来,长夜离黎明还绵绵无期,真不知还会不会发生一些令人匪夷所思的事情。

  沁儿轻轻摇晃着参悟与景空的身体,许久都没有一丝反应,脑海之中一下子想起了方才被黑衣人袭击时,屋内传来的阵阵烟雾。

  一想到这,沁儿额头上流下硕大的汗滴,慌张中立马用手摸起了二人的脉搏,均还有心跳存在。

  “还好不是毒烟,只是迷烟而已。”沁儿自言自语道。

  只见沁儿从怀中摸出一小瓶,将塞子拔出,把瓶口先后置于二人鼻孔嗅去,过了一会,二人缓缓睁开双眼,可眼神之中依旧直勾勾的,似乎还没有完全清醒过来,痴痴呆呆的坐立在床位上,既不开口,也一动不动。

  待二人完全清醒已是半个时辰之后,看着在坐在床头的沁儿,顿时被吓的向后方退去,只听“咚”的一声,二人脑袋纷纷撞在了墙壁上。

  “沁儿!你要干嘛,男女之间授受不亲,虽然我知道你贪恋我的美色,但景空毕竟也在这里,实属不便阿!”参悟大声向沁儿喊道。

  景空听此,也是骤然把脸拉的方长,一幅不情愿的样子。

  “不跟你们闹了,刚刚....”

  “刚刚怎么了,我就知道你刚刚要非礼我们两位美男子。”

  沁儿还未讲出事情的原委,便被参悟打断了对话,景空更是在一旁频频叫好,使得原本一脸得意的参悟更加张狂起来。

  无奈之下,沁儿扭过身向自己床位走去,索性随口一说。

  “刚刚屋子里来了黑衣人,你们两位都被迷烟熏倒了。”

  一听此话,参悟与景空皆瞪大了双眼,一脸的不可思议,只见参悟立马看了一眼挂在床头处的宝剑,幸好还安然挂在那里,而景空也在身子上左右摸索着什么,二人皆同时松了一口气。

  “景空你在摸索什么呢?”参悟一脸不解的问道。

  景空突然流露出呆萌的表情,说道:“对啊,我在找什么?”

  景空看着参悟,竟一下子将衣裳脱了下来。

  “看!我是清白的吧。”

  沁儿在一旁见二人竟是如此一般,一把手将脸捂了起来,全然不顾二人继续打情骂俏,将事情的原委娓娓道了出来。

  只见二人一下子从床位上窜了起来,起身便要与店小二理论一番。

  见两人如此冲动,沁儿当即将二人拦了下来,并千叮万嘱不可将长生教与飞鹤观的事情说出来,以免再生什么事端。

  三人气冲冲的直奔客栈楼下,还未等开口,那店小二便一幅笑脸迎了上来。

  “三位客官,有什么需要?”

  “你这客房中,竟有黑衣人不久前袭击了我们,你看这事如何办吧!”参悟一脸气愤的说道。

  “客官,这荒郊野岭的地方,生意属实难做,飞贼窃匪更是家常便饭,还请您多担待些。”店小二一脸歉意的说道。

  “飞贼窃匪既然常出没于此,你这生意是如何做下去的?”沁儿怀疑的问道。

  “这年头,无非就是钱财而已,给了钱,这帮人是不会取了性命的,并且数月之内都不会再出现,还是蛮江湖义气的。”

  “还请各位客官多多留意自己的钱财。”店小二缓缓说道。

  “既然如此,那此事姑且罢了。”沁儿回应道。

  说罢,三人缓缓向客栈二楼走去。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