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武侠幻想 风云洛灵赋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四章.天意冥冥

风云洛灵赋 婆娑之砂 2379 2019.07.08 15:40

  那老者缓缓走至寺庙门口,顿然停滞不前,见其再次侧起身竖着耳朵,脑袋倾斜着向一旁拴着马匹的木栅栏处转去,仿佛已经察觉到屋内的三人。

  三人本想着逃之夭夭,但介于马匹还拴于门口木栅栏处,只能打消了这个念头,眼下,无论三人是冲出去夺马而逃,抑或是直接纵着轻功向后方逃走,恐怕以三人的武功都难以逃脱那老者的股掌之间。

  正当三人在寺庙内一筹莫展之时,那老者缓缓张开了口。

  “是何人?”

  老者语气之中咄咄逼人,颇具有气势,简简单单的三个字,从其口中迸出竟像一把利刃一般,深深将三人身体贯穿。

  “参悟怎么办?”

  景空紧张的拽了拽参悟的胳膊,又满怀期待的望向沁儿,把渺茫的希望寄托于二人身上。

  参悟用手比划着示意景空安静下来,又转而双手将二人搂在胸膛处,嘴巴凑到二人耳边低声说道:“不用担心,这老头没准是在诈我们。”

  “可刚刚那群黑衣人轻功是如此细腻都被其提前发觉,恐怕咱们躲在这里也难逃这一劫阿。”沁儿小声回应着。

  “出来吧,躲躲藏藏一点意义都没有。”老者继而说道。

  空气中骤然沉默了几秒钟,老者见屋内三人毫无反应,便手持铜杖有节奏的敲击起地面,与上一次不同的是,这一次并没有发出金色的光华向屋内三人袭来。

  那铜杖上的铃铛纷纷作响,发出嘈杂刺耳的声音充斥着三人耳膜,随着老者每一次的敲击,那铃铛发出的声音竟越发让人难以忍受,甚是诡异。

  在老者的第四次敲击下,三人终于痛苦的在地面挣扎起来,大声叫喊着,双手将耳朵捂的死死的,也丝毫阻隔不了这诡异的声音,这声音有如刻在了脑海之中一般,不断的在双耳间回荡着。

  由于景空的根基在三人中应属最差,此时的他已然晕厥过去,而双手还死死的捂着耳朵,脸上流露着一副痛苦不堪的表情。

  老者脸上露出一丝冷笑,仿佛早已不屑于三人一般的小罗喽,回想起往事,对于他来说生命早已变成了其手中的玩物,每天都有不同的人鲜血淋漓倒在其身旁,多杀几个无妨,少杀几个无意。

  老者停止了铜杖继续敲击地面,随即向寺庙内走来。

  此时,参悟痛苦的向沁儿爬去,不知为何手脚却均绵而无力,像一个废人一般,无论他如何咬牙切齿用尽全身力气,都仍在原地,与沁儿彼此相隔。

  与此同时,老者缓慢的从屋外向三人靠近,进了寺庙,老者听见二人哽咽的声音,判断出眼前还是懵懂无知的年轻人,不禁摇起头,似乎表示着叹惜。

  “说吧年轻人,想寻得什么样的死法?”

  “今日遇见我算是尔等倒霉,除了一些以往的故人,但凡见我面容者均以不在了人世间,不过见尔等还属年轻后辈,也与我素日里无仇,定会为尔等留的全尸,葬于这山谷之间。”老者平淡的说道。

  虽然此番话里行间似乎留有情义,但从老者嘴中说出来更像是一道催命符。

  只见参悟眼中盈着泪滴,此时已全然不顾老者的存在,一直望着沁儿,心中充满了一种说不出的情感。

  老者伸出手中铜杖,刚准备取了身旁三位年轻人的性命,在铜杖即将至于参悟脑门处时,只听“铃”的一声响,从老者衣襟处掉落了三枚铜钱。

  那三枚铜钱不偏不倚,不正不反,欣然站立于地面上,老者听闻铜钱发出的声响,不禁暗自大吃一惊,不可思议的将三枚铜钱拾起,面色由吃惊转而变得愤怒不已,再次将铜钱抛向空中。

  只见铜钱再次击于地面,发出“铃”的声响,在地面上旋转开来,寺庙内的气氛也随着铜钱在地上的旋转变得更加紧张,老者更是竖起双耳等待着铜钱安分下来。

  随着时间一分一秒的流逝,三枚铜钱均再次立于地面之上。

  只见老者一屁股瘫软在地上,不禁仰天大笑了起来。

  “天意,难道这是天意吗?”

  “我行走江湖数余载,竟还是第一次有人能再我手中存活下来。”

  “三分铜钱懂人事,正正反反皆无济。”

  “若想留得人世间,唯有乾坤皆对立。”

  老者在一旁自言自语道,竟又再次大笑了起来。

  随即老者站立起来,一挥双掌便将三人执于半空中,不断的在半空中调换着三人的位置。

  “老头!要杀要剐随你,但请不要捉弄我们玩耍。”参悟勉强留有一丝力气说道。

  “不要说话,方才我已将你们三位的筋脉震碎,现在趁着还来得及,我为你们将其接上。

  只见阵阵金光徘徊于三人四周,过了许久,老者缓缓将三人置于地面。

  而此时景空也从昏厥中清醒了过来,一脸的诧异,参悟与沁儿则是原地动了动,神奇的是,身体竟变得完好如初,不像之前如此一般绵而无力。

  “你们走吧。”老者淡淡的说道。

  一听此话,三人开心的原地紧抱在一起,眼泪纵横。

  随着情绪逐渐稳定下来,参悟不禁股起勇气,向那老者问道:“前辈为何转变了主意?”

  “天意,皆是天意,在这江湖中,身上铜钱随着我杀人无数而早已有了灵性,铜钱的一起一落,我便能得知人的生死,无论正与反皆在这朗朗乾坤之中,这便是死。”

  “而这铜钱乾坤相对,便是徘徊于六道之外,非我有定夺生死的权利之内。”说罢,那老者挥了一下袖子向那铜钱处,只见三位铜钱欣然立于地面。

  “谢前辈不杀之恩。”三人异口同声说道,与此同时,三人互相搀扶着向寺庙外走去。

  三人刚走至木栅栏处准备上马,只见老者缓缓从屋内走了出来。

  “慢着!”

  “小伙子,我方才听闻你走路身上发出的声响,你佩戴的武器应该是一把剑吧。”老者说道。

  “是的前辈,不知有何事?”参悟恭维的说道。

  只见老者向着森林处一挥手,之前黑衣人用的五把尚方宝剑骤然飞至三人眼前。

  “选一把吧,既然我等有如此之缘就送你点宝贝,此些宝剑均是利器,其年份久远以无从考证,不过我们要做同等兑换,把你身上的佩剑留于我。”老者说道。

  三人见眼前宝剑均各自散发出异样光华,其中一把更是有着流水一般的线条,却又向四周释放着寒气,其附近空气中更是飘起冰晶。

  “就这把了!”参悟一把手拿起这把水一般线条的宝剑,作为交换,一把手将自身的佩剑向老者扔去。

  “不知前辈是何姓名?”参悟问道。

  “若是有缘定会再次相聚,你走吧。”

  说罢,老者便扭头向寺庙内走去。

  此时,黑夜以慢慢破晓,晨曦的一角从东方逐渐映出,三人上了马匹,意味深长的注视着废弃的寺庙,不知道前方的路途中还会发生什么样的未知危险。

  由于整夜没有睡眠,三人向远方驰去,急于赶快找到一处地方休息一下。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