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武侠幻想 风云洛灵赋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八章.激战

风云洛灵赋 婆娑之砂 2125 2019.07.26 17:37

  随着店小二脚步不断的接近,参悟一行人不由得后脊发出一阵阵凉风,浑身上下汗毛都竖立了起来,汗滴也布满了额头却又犹豫着迟迟不肯下落。

  参悟手持宝剑向前挪动数步,将众人护于身后,此时倒在一边的左左右右已然爬了起来,目露凶光,依旧不言不语,向那店小二直接冲了过去。

  时间仿佛突然定格在这一刻,众人还未反应过来,目光已随着左左右右的脚步来到了店小二的身上。

  只见那店小二站在原地纹丝不动,只是双手微微向前一撇,之前散落在地面上的算盘珠子纷纷置于空中,冲着袭来的左左右右飞驰而去。

  空气中突然传来一阵浓郁的血腥味,无数的算盘珠子穿透了左左右右的身躯,每一颗都扎实的印刻在墙壁内。

  伴随着一阵血雾乍现,二人身穿着白衣,像极了美丽的白天鹅,随着血雾逐渐消散,缓缓倒在一片血泊之中。

  “左左右右!”

  女子见状情绪异常激动,眼眶内充斥着泪水,一下子瘫软在地上,不停的哽咽着,目光更是呆滞的看着血泊之中的二人。

  左左右右也同时回头望向女子,目光之中流露深情,努力扬起嘴角边的笑容与主人进行最后的诀别,趁着留有最后一口气,二人坚定的扭过头,依旧是义不容辞的向店小二脚边爬去。

  “不!左左右右,不要离开我!”

  女子撕心裂肺冲着二人大喊道,泪水已然刮花了妆容。

  “只要还留有一线生机,即使拼了命又是如何呢?”左左右右不约而同的脑海中想到。

  左左右右从一出生便是哑巴,被父母遗弃在寺庙中,命运待她们二人还是不薄的,一个偶然机会被女子的母亲上香时所发现,抱回府中抚养。

  从记事那天起,夫人便安排她们去习武,去习得一些待人礼仪,更是陪伴了女子成长至今。

  回首望去,这一路虽有哭有笑,有打有闹,但一切的一切如同过眼云烟一般,转瞬即逝,不过是时候该把这欠下的一切还回去了,对她们而言,生命价值早在出生的那一刻便交给了府上、交给了夫人、交给了女子。

  店小二伫立在原地,看着二人艰难的向他脚边爬着,不禁唏嘘不已,抬头向着悬梁望去。

  “你就是虚灵商人吧。”

  沁儿终于再也看不下去,打破了空气中的沉寂,冲着店小二说道。

  “是又如何?不是又如何?对于你等人来说,我是谁这已经并不重要,你等的生命今天统统要交付在此。”店小二不紧不慢的说道。

  “管你是店小二也好,是什么虚灵商人也罢,都休想动得我朋友身上一根汗毛!”参悟接过话茬,冷漠的说道。

  “哦?真的是这样?”

  只见店小二大笑着,紧接着狠狠一脚就踏在了左左右右二人身上,霎时间,二人口中鲜血直溅,喷在了一旁的木桌上,鲜血“嘀嗒,嘀嗒”的从桌角流下,与之前被撕裂的八人血迹相融于一处。

  参悟缓缓闭上了双眼,踏着地上斑驳血迹,手中挥舞起一道道冰冷的剑气,冲着虚灵商人而去,每一道剑气所至之处的空气内皆泛起点点冰霜,向着周围吞噬着。

  虚灵商人并未还击,只是巧妙的躲过了每一道剑气的侵蚀,虽然看似虚灵商人占了上风,但却正中了参悟所想,记得逍遥子师傅曾在传授游龙剑法时说过,此剑法虽看似深邃,但其精华所在之处,便是那剑气幻化为游龙时的最后一击。

  此时参悟嘴角面露喜色,随着最后一道剑气的挥舞,那剑体向空中而去,与之前截然不同的是,只见一只巨大的冰晶游龙浮现在众人眼前。

  其口中吐露着冰霜之息,整个身体如同宝石般闪耀着刺眼的白色光华,所至之处更是被那冰霜之息所冰冻,随着龙尾的拍打化为一阵冰晶。

  参悟见此也是不免震惊一番,随即均匀的分配了两手掌中的真气,一把手将空中与冰龙平持飞行的剑体抽离回右手中,继续挥舞着游龙剑法,左手则操纵着空中的冰龙向虚灵商人而去。

  虚灵商人先是一惊,随即转身从两袖口中射出数支钢线飞镖,印刻在客栈门口的柳树上,眼看那冰晶游龙便要一口冰霜之息吐在其身上,只见其迅速控制袖口的飞镖,将他从窗口一下子抽离至客栈外的柳树旁。

  冰晶游龙稍稍迟了一些,只见一口冰霜之息吐在窗口的这面墙壁上,整面墙壁瞬间形成了一面冰壁,游龙直接破壁而出,整面墙壁瞬间化为冰晶,向空间内浮去,凉爽不已。

  参悟随即操纵着冰晶游龙向外追去,客栈之内的众人也冲着地面上的左左右右跑去,女子一把手将左左右右抱于胸前,一时间眼泪不止,浸透了二人的衣襟。

  “左左右右,对不起,真的对不起,是我不好!”女子流着泪激动说道。

  只见左左右右脸上努力保持着笑容,就像一朵向日葵。

  景空现在已然是慌了神,完全不知所措的愣在原地,嘴里不停的嘟囔着什么,手脚不自然的拔剑出鞘,却又迟迟不肯向前踏出一步,最后干脆一把剑插在了地面上,“扑通”一声跪在原地,大哭了起来。

  沁儿则是异常镇定,望着踏出客栈的参悟背影,心中充满了无比的坚定,只见其蹲了下来,双手分别摸在左左右右的脉搏之处数秒钟。

  “都别哭了,还有的救,若不想让她们死,就把二人平躺于地面上,我略懂医术,没准能够救二人一命!”

  “景空!你也过来帮忙!”沁儿说道。

  二人遵听沁儿所说,将左左右右平躺于地面之上,沁儿则是将衣袖处撕扯为数段,分别系于二人全身上下的几处穴位之处,短短数秒钟,只见流血的伤口,便已被沁儿所止住。

  沁儿从袖口中取出一手帕,缓缓打开手帕,只见数粒药丸浮现在众人眼前,待沁儿将药丸服于左左右右口中,众人终于可以姑且松了口气。

  由于沁儿给二人所服之药本身就含有奇毒,所以再三嘱咐景空与那女子,一旦二人发生挣扎,一定要控制住其抽搐的身体,否则也会全身筋脉断裂而亡。

  说罢,沁儿便向客栈外跑去,助参悟一臂之力。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