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武侠幻想 风云洛灵赋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二章.废弃寺庙

风云洛灵赋 婆娑之砂 2111 2019.07.06 22:39

  此时天色已见晚,三人驾着马匹来到山下一处废弃的寺庙边缘停顿下来。

  “要不先暂时在此地过夜吧。”

  “我看地图上显示,咱们若要去幽霜谷,最近的一条线路便是从这里一直向东出发,途经琉璃国,再穿过一片原始森林,继续前行一段距离便是幽霜谷。”沁儿说道。

  “好!那就姑且先在这里过夜,明日一早,直奔琉璃国。”参悟说道。

  三人将马匹拴在木栅栏上,进入废弃的寺庙中,顿时一股霉味儿扑鼻而来,由于常年的闲置,寺庙内的木质地板已被腐蚀,踩上去发出“吱吱”的声响,蜘蛛网更是肆意的填充着整个空间之内,稍不留神便会沾满全身。

  景空左躲右闪,小心翼翼的向前方摸索着,慢慢的来到寺庙内土地公石像前,“扑通”一声便跪在地上,不断磕着头,不知嘴里小声嘟囔着什么。

  “景空,你在做什么?”参悟见景空如此滑稽的动作,忍不住笑了出来。

  “当然是拜山神了,你看这里阴森森的,我是再祈祷山神让妖魔鬼怪远离咱们!”

  “不做亏心事,不怕鬼敲门!景空你慢慢拜着吧,我先与沁儿姑娘去前面林子里找点野果吃。”

  “诶...等等我!一起去吧!”

  景空一听是要把自己留在这废弃的寺庙中,吓得直接站了起来,但是手中还摆出一副诚心祈祷的姿势,眼睛也并未睁开,面目纠结着,冲着土地公石像说道。

  “土地老爷请您一定要保佑我们,刚刚对您叩拜还未结束我便站了起来,并不是对您的不尊敬,只是我实在害怕一个人留在这里,还请您谅解!”

  等景空对着土地公石像发完牢骚,此时参悟与沁儿已不知去向了哪里,天色逐渐黑了起来,月光也渐渐透着窗户缝隙照进寺庙内,景空急忙向屋外跑去,还没走出两步远,就被吓得退回到了屋内。

  “这两人也太不讲义气了,明明知道这里属我武功最差,还把我独自留在这里。”景空自言自语的说道。

  景空来到寺庙一角落处,蜷缩的靠于墙角边缘,连呼吸都保持着均匀的速度,只见其竖起了耳朵,把剑从剑鞘中拔出,警觉的倾听着周围的动静。

  突然,一阵阴风向屋内吹了进来,打在窗户上,发出“咯吱咯吱”的声响,窗户上的尘埃纷纷飘落下来,呛的景空直接打了一个喷嚏。

  透着月光的照射,景空发现前方不远处的木板上留有一对儿打火石,景空像是抓住了一颗救命稻草一般,缓慢的挪动着肥胖的身躯,向打火石处爬去。

  拿到了打火石,景空立马用其将身边的一簇枯草点燃,借助着零零星星的火光,景空向四周望去,还算是天无绝人之路,刚刚自己跪拜的土地公石像旁边还留有一完好无损的油灯。

  景空再次来到神像前跪拜了下来,感谢着土地公老爷对他的恩惠,随即用打火石点燃了油灯,提着油灯悠闲的在屋内逛了起来。

  俗话说的好,有些事你不探索它,便不会感觉到它的恐怖。

  油灯的光亮顿时照亮了整个空间,仔细向周围看去,只见木屋内一眼能望见的东西身上皆印有深深的剑痕,令人毛骨悚然的是,那剑痕不仅仅只有一处,而是充斥着整个废弃的寺庙中。

  景空被吓的一屁股坐在地上,只听“咯吱”一声响,由于常年的老化,木板竟没有经住景空的重量,直接把景空屁股卡在其中,景空无论怎样都无法摆脱其中,吓得景空直接大叫起来。

  “救命!救命啊!”

  参悟与沁儿在寺庙不远处正采摘着野果,听到景空凄惨的哀嚎声,立刻拿出十分警觉的状态,向废弃寺庙处踏风而去。

  来的寺庙门口,景空一把拔出剑来,沁儿则是从腰后取出长笛,二人放轻了脚步声,先是在寺庙外环绕一周,见并无异常,方才准备向屋内寻去。

  此时,景空在屋内听见外边传来异响,吓得不敢作声,把头深深埋进了胸膛之中,生怕自己会引来什么危险。

  只见屋内泛起微微的灯光,参悟一把手抓住了沁儿胳膊,用手持于嘴边示意沁儿不要发出声来,自己则是在沁儿耳边轻声说道。

  “咱们走之时,屋内并没有灯光,而咱们三位出门匆忙,也未能将打火石携于身上,莫非是屋内来了其他人?”

  “那景空怎么办?”沁儿在参悟耳边小声说道。

  “你看他都不做声了,我想怕不是已经遇难了吧!”参悟说道。

  “那咱们不管他了?”沁儿问道。

  “我看咱们马匹还安然无恙,趁着还没有人发现咱俩,咱们快速骑上马匹,回到雾隐门去找我师傅帮忙吧!”参悟说道。

  “真是废物!一个大男人竟生的如此胆小!”

  说罢,沁儿一把手将参悟甩开,直接向寺庙内冲了进去,而参悟在一旁则是又气又恨,迟疑了几秒钟,紧接着也冲了进去。

  一进屋不要紧,二人被眼前的一幕看的惊呆在原地,手中的武器也纷纷掉落在地面上,紧接着二人互相抱头大笑起来,竟笑出了眼泪。

  只见景空被紧紧的嵌于木板的窟窿中,而其裤子周围均已被尿液所浸湿,整个头深深的埋于胸膛之中,直到听见了两人的大笑声才缓缓抬起头。

  “别笑了!快把我拉出来!这里不安全,咱们还是往前方找找留夜的地方吧!”景空慌张的说道,额头处满是汗滴。

  “我看是你心里有鬼吧!”参悟笑着调侃道,沁儿也随之又大笑了起来。

  “不是这个,你们不把我拉起来,我跟你们说不明白!”景空说道。

  只见参悟与沁儿用衣袖将口鼻捂住,两人同时用力拽了好半天,才将景空从窟窿里拽了出来。

  景空慌张的捡起倒在一旁的油灯,将灯光向着周围四处晃去,参悟与沁儿随着灯光所至,只见屋内每一处地方几乎皆刻有剑痕,二人不由得头皮阵阵发麻。

  只见那剑痕时间最长的已无从考察,已随着老化的木板腐蚀,但依旧能见用剑者功力之深厚,每一剑都是那么从容,而最新的剑痕仿佛来自与三人前后脚的时间内,剑痕与木板的切面处还微微泛着白。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