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武侠幻想 风云洛灵赋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一章.接纳妖兽

风云洛灵赋 婆娑之砂 881 2019.08.16 18:15

  佝偻男子擦干了嘴角淌下的血迹,径直朝着参悟走去,一掌将立在泥土中的寒水剑吸入手中。

  雨水不断滴落在剑身,缓缓向着剑柄下方流淌而去,而就在这剑柄之上刻有一副山水画的浮雕,浮雕之中有一沟槽,佝偻男子清楚的发现那雨滴竟从沟槽中直奔剑体流去。

  在月光下,淡蓝色的剑体逐渐通透起来,剑体内数条暗渠直通剑端,雨水流淌在其中,仿佛数条干涸的溪渠顿时注有了活力,直奔剑端流去。

  佝偻男子正被这眼前宝剑所震惊之余,暗渠内的雨水已达至了剑端,雨水又从剑端沿着两边锋利的剑刃再次往返于浮雕的沟槽中。

  仔细看去,原来不仅是剑体的内部,就连外部的剑刃两端也打磨了细微的凹槽与浮雕的沟槽相连,若不是亲眼目睹这一奇观,恐怕一般人都难以发现此剑之中的奥妙。

  佝偻男子得意至极,深知这是一把稀世臻宝,于是又将掉落在一旁的剑鞘拾起,一把手将宝剑收回于剑鞘之中。

  就在此时,宝剑的剑鞘竟升腾起一团水雾,拔剑出鞘,只见刚刚通透的剑体恢复至了淡蓝色,剑体内的沟渠已被淡蓝色剑身所遮蔽,沟槽处往返于剑体中的雨水已消失不见,剑刃两端的凹槽也在肉眼下无法辨别。

  佝偻男子清晰注意到剑刃的两端似乎变得更加锋利,而宝剑也不停向周围释放着彻骨的寒气。

  整把剑的握感也与之前大为不同,被雨水浸染过的宝剑,似乎需要用很高的内力方可将其驾驭。

  以男子的修为,此宝剑若是停留在手中时间过长,一定会被其渗透的寒气吞噬了性命,好一把邪魅的宝剑。

  佝偻男子正欣赏手中的宝剑时,双头流星锤已被雨水浇灭了火焰覆盖后的滚烫,姜云悄悄将其拾起,以最快速度向男子击去。

  男子正愁没有机会试一试此剑的威力,索性待姜云冲至其身边时,与双头流星锤正面一击,“锵”的一声巨响,剑体之中顿时激起一股寒流,将击来的锤头全然包裹,继而向姜云手掌侵蚀着。

  姜云不以为然,再次甩出另一端锤头,流淌而来的寒流已将手掌一端所吞噬,手掌与锤头相连的锁链凝固阵阵冰霜,将手掌与锁链处粘连。

  另一端锤头直击佝偻男子而去,却不料手掌已被冰霜与锁链相粘连,想要挣脱此时已经来不及,只见佝偻男子向旁边一闪,姜云已被击出的锤头连带于空中重重摔在了地面。

  “好剑!好剑!真不曾想在这里还能有幸得到如此旷世之作!”

  男子面部露出狰狞笑容,走至参悟身边俯下身,一把手拽在胸襟处,将参悟整个人拎在空中。

  “你不是自诩是雾隐门弟子么?今天姑且就让你死在自己剑下,让你见识下雾隐门就同你一样是多么的不堪一击!”

  “说我可以...但是决不允许你这种江湖败类侮辱雾隐门的名声!”

  参悟凭着仅剩之力在空中挣扎,双手颤抖着向佝偻男子面门抓去,可是由于伤势过重,蜷缩的双手已不能够完全伸平,参悟干脆一口唾沫吐在了佝偻男子脸上。

  这一举动彻底激怒了男子,只见男子将参悟抛掷于高空中,一剑向参悟四肢挥舞而去,伴随着凄惨的叫声,喷涌而出的鲜血瞬间凝固成红色的冰霜。

  “参悟!”

  倒在另一侧的景空与姜云大声叫喊着,在地面上努力挣扎爬起,却也因伤势过重再次扑倒在地面。

  “别着急,等收拾完他,很快就会轮到你们两个。”

  男子阴阳怪气的说道。

  方才于空中,男子先是斩断了参悟的手筋脚筋,而这一次,男子则兴奋的向参悟身体的每一个角落刺去。

  雨水不停拍打下来,参悟伤口之处皆被寒水剑所伤泛起了冰晶,参悟一开始还痛苦的呻吟数声,到最后直接晕厥了过去,脉象也逐渐停止了跳动。

  在恍惚之中,参悟缓缓睁开眼,这是一个被红色充斥的异样空间,自己的手脚皆被枷锁铐于半空中,邪魅的声音也不知从何处传来,游荡在整个空间内。

  “你终于来了,你终于来了!”

  “这一天我已等待了好久,愤怒吧,咆哮吧,迂腐的人类!”

  “你究竟是何妖物!”

  参悟试图挣脱束缚,却不料枷锁却越来越紧缩,空间内开始下起红色的雨滴,将参悟浸染在一片红色之中。

  “我就是你,你就是我。”

  参悟身体突然颤抖起来,脑海中也开始变得混乱不堪。

  就在此时,空间内突然闪出参悟被蹂躏的画面,佝偻男子正贪婪的刺在参悟身体上的每一处角落,并且乐此不疲,即使此时的参悟已经没了脉搏。

  随着画面一转,紧接着落在了景空与姜云身上,只见二人的泪水早已相融在雨滴之中,二人望着佝偻男子在参悟身上为所欲为,愤怒与悲伤在二人脸上表现的淋漓尽致,可又无可奈何。

  此时的男子将参悟尸身一脚踢在了一旁,转而朝着景空与姜云二人走去。

  危险的氛围越发逼近,两人纷纷试图拾起一旁掉落的武器,进行最后的殊死搏击。

  在月光夹杂着雨滴的浸染下,此时姜府花园内一片凄凉,血液浸泡下的兵器依然闪烁着锋利的光茫,向四周透着一股傲气。

  “可恶!”

  姜云双手重重的捶向地面,一副心有不甘的表情。

  此时的姜府中,除了在后方对姜府进行保护的少量士兵,已并无其他战力,即使此时向王宫内调遣兵力,也恐怕只会无辜死掉更多的士兵。

  姜云朝着景空缓慢爬去,二人互相搀扶,拖动着满是伤口的身体从地面站立起来,眼神坚定无比的瞪着前方。

  “你们还真是无趣!”

  说罢,佝偻男子仰天大笑起来,随即抽身一闪,整个人瞬间就来到了二人面前,一脚将二人再次掀翻于地面。

  雨水不停的滴落下来,冥冥之中也注定这是个悲情的夜晚。

  只见佝偻男子并无顾虑,在空旷的花园中反复折磨着受了重伤的二人,神情之中更是流露出莫名的快感,就像黑夜下嗜血的恶魔。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