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武侠幻想 风云洛灵赋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章.掌门师伯的羁绊

风云洛灵赋 婆娑之砂 2642 2019.06.24 22:27

  此时,天色已晚,独自在外观赏风景的无妄子从木屋外走来。

  “无妄子,外面风景可好?你这可是消失了一整天了,亏得咱们是在这荒郊野外,否则大家都不知道你去哪里鬼混了!”鬼雀调侃的说道。

  “只可惜某些人不赏光阿,要不然如此这良辰美景,再与与一友人共饮美酒在这山谷之间,是何等的幽雅风趣!”无妄子回应着。

  “还喝什么酒,我看你还是好好休养生息吧。”鬼雀说道。

  “逍遥子,你看今夜的月光竟如此皎洁,不如你陪我去屋外吹吹风吧。”清涟姑娘说道,打破了之前三人时的沉寂。

  “我也正有此意。”

  “师兄,带上一个我呗,我不想与这无妄子共处一室!”鬼雀嫌弃的说道。

  “依我看,这二人一男一女,多你一个也不多,少你一个也不少,你还是老实的在这里陪我吧。”无妄子说道。

  “师弟,无妄子说的对,你也忙碌的照顾我们一天一夜了,我看你还是早些休息,我想单独与清涟姑娘出去溜溜。”

  “既然如此...诶,那师兄你快去快回。”鬼雀说道。

  二人推开门,伴随着朦胧的夜色,一阵晚风拂面而过,夹杂着淡淡的泥土清香,悠远而又深长,沁人心脾,让人久久难以忘怀。

  清涟姑娘微微闭上了双眼,月光透过枝桠的缝隙照射在二人的脸上,仿佛格外的照顾二人。

  透着月光,逍遥子偷偷向清涟姑娘瞄去,心里却不由自主慌乱起来,身体轻轻向清涟身边挪动着,看起来格外不协调。

  逍遥子刚准备将手搭在清涟的肩膀上,清涟姑娘却缓缓睁开了眼睛,吓的逍遥子瞬间就收回了刚要伸出的手,神情紧张。

  “咱们去山那边的小溪处走走吧!”

  “嗯嗯,好..”

  清涟见逍遥子神情怪异,不免调侃道。

  “你怎么了,是身体不舒服了嘛?”

  “没...那个...恩...”

  只见逍遥子吞吞吐吐,把想说的话憋在了心里,清涟却面露喜悦之色,一把手就拉住了逍遥子向小溪边跑去。

  “姑娘慢点,慢点,别摔了...”

  “怎么?你跑不动了嘛。”清涟一脸天真无邪的看着逍遥子。

  “那你就太小看我了,我只是担心你跑的太快会被杂物绊倒,夜黑了,应该小心点儿。”

  “别忘了我可是狐妖哦,再黑的夜色都休想如此轻而易举就把我绊倒!”

  逍遥子由于刚刚的跑动,隐约感觉到伤口处微微作痛,可是见清涟姑娘如此开心,便忍着疼痛。

  毕竟在这世间与喜欢的人单独处于一空间时,这种奇妙的感觉是逍遥子此前都未曾拥有的。

  来到了小溪边,借助着月色,溪水表面被微风泛起层层涟漪,就像一片片浮动的银鳞,亮闪闪的犹如长长的锦缎。

  二人席地坐在一起,深情的凝望着远方的夜空中。

  “不知姑娘今后有何打算?”逍遥子问道。

  “还未曾想好,也许对未来早已没有了打算,自从家人被杀,整个人好像空壳一般,从那一刻起便没有了灵魂,一心只想着复仇。”

  “如今心愿已然达成,心里却再也没有了念想。”清涟淡淡的说道。

  “公子你又有何打算?”

  “我本想安安静静的在五华山中寻得成仙之道,但这个地方最近发生了这么多事,让我有所动摇。”

  “我本以为山中修道之人皆悟道极深,直到我遇见了姑娘你,才发现这人世间真能做到割舍七情六欲的人,恐怕是少之又少。”逍遥子深情的看着清涟说道。

  “人之初性本善,天性使然,公子你与山中那些求道者不一样。”

  “姑娘你可曾有喜欢之人?”

  “原来没有,但是如今心里却有一种说不出的情感,我不知那是什么,也不想知道那是什么,因为我知道那是我触及不到的一道光。”

  清涟轻轻的依偎在逍遥子怀中,感受着二人彼此心脉的跳动。

  “我心中也有一道光,那是我旅途之中前进的方向,为此,即使是三生三世也会乐此不疲。”逍遥子缓缓说道。

  “公子可知道那道光是什么?”

  “那就是你。”

  “是我?公子一心修道成仙,别跟小女子开玩笑了。”清涟惊奇的说道。

  “不是我说的,是我心中所想,清涟姑娘不妨你听,我的脉搏竟是跳动的如此慌张,只有跟你在一起时,会如此这般。”

  “公子决定要放弃修道了么?”

  “未曾想过要放弃修道,只是想姑娘再多给予我一些时间,可能是一年,也可能是十年,甚至百年千年。”

  “公子可真会开玩笑,若是真过了百年千年,早已是人老珠黄了,又为何要在今日许下这千年之约?”

  “因为是你,但在我还未能感悟到人生意义之时,还请姑娘原谅我的自私。”

  “好,我答应你。”

  清涟抬起头微微亲吻了逍遥子的上颚。

  “希望你我定不辜负这千年之约,千年后,我定来此地与你赴约。”

  说罢,女子站起身,独自向森林深处走去。

  此时,逍遥子心中平静下来,不知应是欣喜还是悲伤。

  欣喜的是清涟姑娘竟答应了自己无理的要求,悲伤的是,自己到头来怕是会辜负了她。

  千年看似漫长久远,可是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又好像在这弹指之间,逍遥子狠狠的打了自己一个巴掌,后悔刚刚所为,嘴巴终究是拗不过心里所想的。

  参悟在一旁听的是瞪大了眼睛,竟有一种求知若渴的感觉。

  “大师伯,再后来呢?”

  参悟见掌门师伯总是顿顿停停,一门心思想要把掌门师伯的故事听完。

  “你这小滑头,没想到平日里见你做什么事都是三心二意的,从不用心,听我讲故事倒是目不转睛。”逍遥子说道。

  “嘻,师伯放心,今日听完师伯故事,我定努力练功,我身上还有妖物不是,一定将其控制于体内,不让他趁虚而入。”参悟冲着逍遥子傻笑着,脸上写满了童真。

  “罢了,罢了。”

  逍遥子意味深长的说道。

  “后来,我本想与两位师弟离开这五华山另寻修道之地,可一想到与清涟姑娘的千年之约,便让我心中覆水难收。”

  “因为五华山之前发生的事情让我与两位师弟皆耿耿于怀,既然我等不离开此地,倒不如开辟一个修道的新天地。”

  “之后就有了无妄子师弟一掌劈开这绵延不绝的山脉,从此成立雾隐门。”

  “师兄,过奖过奖。”无妄子客气的回应着。

  “我与两位师弟分别坐于各自门派的掌门之位,为的就是雾隐门不能像当初的五华山一样,一定要设立规矩,不得越线,这样才不会鱼龙混杂。”

  “求道者上山皆凭缘,也是我这几百年间总结得出,只要想法坚定不移之人,我相信定会与雾隐门喜结善缘。”

  “掌门师伯,既是千年之约,那你从此有再见到过清涟姑娘么?现在距离千年之约还有多少时限了?”参悟问道。

  “自从与这姑娘分别便再无遇见了,想想时间过的真快,到如今已是五百年有余了吧。”逍遥子娓娓说道。

  逍遥子突然思绪万千,想起在与女子分别的几年时间内,雾隐门终于分别搭建了各自门派的厅堂以及苍龙阁。

  在苍龙阁搭建完必,由于日夜对清涟姑娘的思念,为了减轻心中这份痛楚,逍遥子便一直闭关修炼了几十年。

  直到逍遥子终于把心境平复下来,才走出苍龙阁,几十年如一日,待逍遥子出关之时才发现,眼前的五华山早已不是当年的五华山。

  于是逍遥子面露微笑,欣然挥剑,在苍龙阁的四支柱子上,刻下四行诗句。

  “苍龙阁内苍龙起,苍龙阁外雨纷飞。”

  “若要知晓天下事,门外落叶已纷飞”。

  没错,这就是逍遥子至此,对道的感悟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