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酌酒浪子徒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礼辩

酌酒浪子徒 浪客说书人 1435 2020.05.23 10:35

  竹府上下被这突入其来的转变皆感到感慨万千,找了大半天的姑爷,竟然是个至情至性的浪漫之人。尤其是那些个正直青春年华的侍女随从,见此小脸淑红难耐,皆为春心荡漾,好不快活。

  毕竟谁不想要一个脚踏七彩祥云的男子来迎娶自己?

  再说回来,既然姑爷已经到来,自然便开始走婚礼的程序。

  “扑腾。”伴随而来的便是一声清脆的响声,众人见到此景皆是睁大了嘴巴、眼睛,难以置信的盯着眼前的景象。他们不敢相信,这个竹家新姑爷,竟然在大庭广众之下单膝下跪。

  “你,好你个狂妄的小子,让众人久等就罢了。如今,竟然给女人下跪?是否把我礼部尚书陈时迁放在眼里?”一旁的陈时迁怒目圆睁,看着一次次破坏礼仪规矩邓徒,陈时迁终于忍无可忍了。

  而一旁的邓徒似乎没有听到陈时迁讲话打开举起小礼盒问道:“你可愿嫁给我?”

  竹清似乎被邓徒这一举动吓到了,有些不知所措。酥唇微颤,竹清连忙躬腰扶起邓徒。然而邓徒犹如一头倔驴,怎么拉都拉不动。

  “你可愿嫁给我?”邓徒再次问道。

  “愿……愿意,相公请先起来。”竹清有些羞意,不知所措说道。

  邓徒听此缓缓起身,摘下礼盒中的小圆轱辘,上面赫然镶嵌这一块闪闪发光的小石头,随即便是戴与竹清无名指上。

  这分明就是钻石!

  众人窃窃私语,新姑爷当真家境贫寒,下不起聘礼?拿一块会发光的石头哄骗刑部尚书之女?

  “臭小子,身为男儿身,你丢了礼节,现在又拿一块石头哄骗人?”陈时迁怒道。

  “什么石头?好生不识货!”从人群中缓缓穿过来的李富贵猛地跑道两人交手之前,仔细盯着看了一看缓缓道来:“此乃天竺至宝也!昔日唐王开通丝绸之路,我也在幼是有幸看到,此物又名曰金刚。《商贾之术》云之:“华言金刚,此宝伴随金生,乃饰中宝冠。坚不可破,乃天下之利器也。”听到李富贵讲解,众人不禁叹道,不愧是京城第一富豪之子,果真见多识广,博闻强识。

  李富贵又接着说道:“这位新姑爷非富即贵,大家不要听小人谗言。”

  “你……你竟敢骂我爹小人?我打死你。”一旁皮青脸肿的陈宝玉听不下去,连忙拖着伤口打向李富贵。

  “我可没指名点姓,请陈公子莫要对号入座。”李富贵笑着说道。

  “你这逆子还不快滚回来!”李权见此大声斥道,随后又抱拳向陈时迁等人赔不是。

  “罢了,罢了,但是这小子破了礼法,我定要擒之。”陈时迁大声吼道,响彻云霄。

  “请问陈大人,小子何处逾越的礼法?”邓徒有些疑惑的向前问道。

  “男儿膝下有黄金,给一个妇人下跪,成何体统?”

  “陈大人此言诧异,我刚刚跪了这么久也没见到膝下有黄金啊。”邓徒绕有趣味的反驳道。

  “你……”

  “正所谓十月怀胎,其过程之艰,试问一下?在场的各位大人,谁又不是这所谓妇道人家含辛茹苦的喂养大的?如今我大宋军队强胜靠的是什么?是兵!是一个个冲锋陷阵的大宋好男儿!试问?若没有妇人何来这大宋之繁?”

  在场众官员皆是羞愧的低下头,不知之处。

  “男尊女卑,古来定论也。”陈时迁义正言辞说道。

  “哦?如大人的意思,莫非当今太后的地位比天下男人还卑微?”邓徒再次逼问道。

  “你……你岂敢拿当今太后做比喻!”陈时迁左顾右盼,有些不知所措的把弄着手中的佛珠说道。

  “我看礼部尚书大人手持佛珠,是个懂大道之人,莫非是忘了佛祖所云众生平等?”

  此时的陈时迁面子皆失,酿酿呛呛的退了几步,有些不自处。

  “今日是大喜之日,给我代某一个薄面,大家吃好喝好便各回各家吧。”此时,代猛突然站了起来,声震如雷,托起一壶酒,竟然酣畅淋漓的喝了起来,酒水如甘露清泉缓缓流入肚肠。

  “既……既然代大人所云,那陈某先行告辞。”陈时迁咽了咽吐沫,大呼一口冷气,似乎轻松了不少,快步离开竹府。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