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神话修真 万里皆无路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十八章:一朝被蛇咬

万里皆无路 雅或痞 2615 2018.06.13 23:13

  第五十八章:一朝被蛇咬

  在紧张的等待无果后,赵禁庸和胡咧咧禁不住被褥的诱惑,先后去了梦乡约见周老先生。罗仰默然,听这两货平稳的呼吸声,就知道他们睡着了。

  貌似听见了溪水哗哗的声音,有人淌过溪水过来了?

  “你说他们几个小家伙只不过是逐末境界,咋就能在这么短的时间里就跑得没有了丝毫气息?老季你是不是判断错了,他们压根都没有离开集市!”吴嗖不满的说道。若是让那几只小泥鳅带着彩晶溜之大吉,那才是个天大的笑话!

  季涌憨厚实诚的脸上满是狠戾,从小溪里一掠而过,“自从劳资升境到望蜀,只要是境界比我低的人,从未有人能逃脱我的追踪!”

  他们眼中精光四射,搜寻着任何可疑的痕迹。

  “该死的鬼天气,莫名其妙的竟然下起大雪,他们的气息多半都会被冲散!”吴嗖掠上了小山丘,用力跺跺脚,雪地里留下一个深深的坑洞型脚印。

  季涌眉头轻挑,“他们裹着被褥会不会藏在地下?”

  “你还真是脑洞大开!四个人怎么可能一齐藏进去,谁来帮他们遮盖身体?!”吴嗖嗤笑,往前疾掠而去。

  吴嗖那一脚,踩在了罗仰的脚部边缘。他拼命的在心里念叨着:忍住,忍住!无路兄弟预料中了一切,我不能有任何冲动!就算季涌一掌劈来,我也不能有任何的反应!

  幸好被那个有着公鸭嗓音的人说走了,罗仰感觉汗湿了里衫,放松了心神,沉沉睡去。出来一个多月,每天都保持着高度警惕的状态,他也是累坏了。

  万里无路此刻是万分佩服鸡精这个老精怪。看着下方走走停停的两个家伙,其中之一正是那个客栈老板!

  “劳资什么样的人心没有见过?就他那小眼神,能骗得了谁?若不是劳资提醒你们赶紧逃命,你们绝对会死得痛快!他们敢两个人追来,境界必定比你们高了好几茬!”鸡精敖闯得意洋洋的声音在万里无路的脑海中响起。

  不就是活得太久看得太多的经验而已,有什么好臭美的!万里无路心里想着,嘴里却说道:“我不得不服你的睿智。鸡精,你那十几万年也不是白活的。你说我们要等多久才可以离开?”

  敖闯不带丝毫考虑的分析:“他们既然动了想要杀人越货的心思,就不会轻易放弃。现在离开这里的每个路口都被他们安排了人盯着,等着你们出现。换位思考一下,如果是你,会守候多久?”

  万里无路陷入了沉思。若是我,不守到人出来,岂会善罢甘休?那么多的彩晶,哪怕是守十天半个月也是正常!万里无路挠了挠满头都是刺喇手的头发茬,说道:“最多不过一个月么?”

  也魅换了一个肩头,往下看去,“我阿爹有一次去寻仇,听他说在雪地里把自个儿埋了半年多,一个月算什么毛线!”

  敖闯哈哈大笑起来,说道:“劳资那次去灭掉崂山三兄的时候,在一口干涸的枯井中睡了快两年,终于等到了各个击破的机会!混小子,你好好学着吧!走,跟上去,你现在开始数着日子,看他们何时能撤消对你们的守候。”

  ……

  ……

  罗仰他们在小山丘的雪地里,睡过了一年的半个雪季。北极之巅的附近雪域,有了些许春暖花开的迹象。

  当万里无路神态疲惫的把他们三个从雪地里挖出来,他们茫然不知身在何处。

  “劳资在外面风餐露宿受尽冷风吹了三个多月,你们却舒爽的睡的天南海北云山雾罩!”万里无路劈手抢过胡咧咧抱在怀里的包裹,“看你丫的还懵不懵!”

  胡咧咧正呆呆的看着这个陌生的白色世界,陡然感觉自己的怀里空了,他大惊之余吼道:“万里无路,你抢我的干嘛?!”

  能认出我来,证明还没有傻透。万里无路把重约千斤的包裹砸过去,大步向他呆了几个月的方向前行而去。他知道目前只能穿过这片区域,走得越远,他才越放心。季涌!吴嗖!你们给劳资等着,等劳资修炼好了,再回来取彩晶的时候,非得弄死你们不可!把劳资硬生生的堵在这里看雪三个多月啊,劳资又不是没有看过!

  罗仰他们用了半日功夫才得以恢复如常。当得知他们在雪地里睡了三个多月的时候,他们不断的骂骂咧咧:狗日的季涌!劳资总有一天会来拧断你的脖子,你好好的给我在这里活着,千万别在我还没来的时候死了!

  他们走出这一片雪域,花了半个月功夫。有心想说这辈子再也不来这个鬼地方…拧断季涌的脖子是一码事,不去北极之巅的彩晶山洞,那又是另一码事!

  途经下一个城镇,他们先去找当铺,当掉了一些包裹里的细碎彩晶,换取了通兑票。拿着通兑票去买衣衫买手环,就不会引起别人的注意了。

  “找个客栈住一宿吗?”万里无路穿着新买的狐狸皮袍衫,带着花了八千分通兑票买来的储物链子,一头乌青乌青的寸头发型,怎么看怎么怪异。

  赵禁庸瘪起了嘴巴,“我可不想再在雪地里睡几个月!”

  “兄弟,现在是春季,没有雪了。”胡咧咧也后怕得紧,他当然知道那几个月万里无路所担的风险。

  罗仰往两旁的店铺瞄去,“我们去买四个被褥子放好,夜里可以拿出来睡觉。这次若不是敖闯大哥提醒得早,我们四个肯定没命回去了,也辛苦了无路兄弟。我想好了,我们一路把零碎的彩晶都换成通兑票,回去后,我们去买四个挨在一起的庄园,这样的话,以后干嘛也方便。”

  万里无路的脑海里闪过无穷阿姐给他买的穷无路居,“没有四个挨在一起的庄园,我们只能买地修建。”

  “不知道呢,我们没有问过。若是真没有,我们就买地建房,建的富丽堂皇!”胡咧咧觉得去不去学院修炼,已经没什么重要了。口袋里有无数的通兑票,可以让他请好多个境界高深的保镖。

  当晚你,四个人在一个高山的凹槽铺开了被褥,看着满天繁星感概道:“南极之都的富人多如过江之鲫,抱美妾睡奢华的床榻住漂亮的屋子。我们如今也挤入富人之列,却只能睡在山岗上。真是不能与之相提并论啊!”

  从北极回到南极,穿越了大半个德全灵界。所经之处越来越繁华,城池外的野道密林也越来越少。到处都有飞来飞去的修炼之人。

  万里无路眉头紧蹙,他对住客栈已经有了强烈的抗拒心理,“我们今晚睡哪?”

  “外面都是宽大的官道,低矮的野道上到处都有修炼人士仗剑而过。你说,我们不住客栈的话,还能睡哪?”罗仰现在有什么问题,就说出来问万里无路,让他拿个主意。

  谁知胡咧咧和赵禁庸同时给了他答案:“客栈的房顶上呗,我们可以睡得高,看得远。”

  罗仰觉得颇有道理,也犯了难。“怎么开口对客栈老板说,我们要睡他家房顶?”

  敖闯的声音陡然在他们的脑海中响起:“给他房资不就得了!”

  “如果那样,会被人认为我们是精神病!我说你们脸上是否都写着暴发户三个字?咱们低调着该吃吃该喝喝该睡睡,又用的是普通通兑票,至于嘛!鸡精,花儿,你们两个精怪给我们注意点响动不就得了。话说我们已经奔波了快两个月,还有多久到那啥都?”

  “南极之都!我说你这那是年轻人的记性?快了快了,再过一个城池,跑上三五天的路,就到了。”胡咧咧他们的心情好极了,辛苦个大半年,可以吃喝不愁的安享余生,真他大爷的爽!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