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 进化变异 零智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章 离开

零智 五月七男 3520 2020.09.15 10:07

  接下来陆川开始了艰难的康复计划,他的手脚之所以会僵硬,陆川觉得还是自己的大脑在那次异能出现的时候受到了损伤,就像脑中风脑出血一样。大脑是一个精密的组织,当时大脑控制四肢的区域受了伤,失去了控制四肢的技能,如今虽然伤已经好了,可大脑忘记了怎么控制四肢以及舌头,他现在需要做的,就是重新教会大脑去控制他们。

  于是,在接下来的很长一段时间里,住在地下工事三层的迎江居民们都会看到一个戴着帽子的高大男子沿着走廊一圈一圈的走着,一开始他走的很艰难,还需要一个漂亮的小姑娘扶着,后来就剩他独自一个人拄着一根木棍行走,三层的居民是眼看着他一天天的变得利索,渐渐的已经可以小跑了。

  如今越来越多的人知道了他变种人的身份,刚一开始的时候大多数人对于陆川都是不屑一顾甚至是有些愤恨地,毕竟在这间地下工事的历史课里,变种人是世界混乱的根源,是残暴的象征,而且据说外面的世界已经被变种人统治了,他们奴役着人类随意的屠杀人类,这里的居民们早就恨透了变种人。

  所以一开始陆川可以说是顶着吐沫星子在做康复。

  更有甚者直接当面挑衅,“来啊!你们不是很能打吗?来比一比。”

  “废物,路都走不利索。”

  “听说你们挺会跑的,回头我给你介绍个倒马桶的活怎么样,哈哈。”

  诸如此类的挑衅之言每天都有。

  后来还是欧阳玉出面阻止了越演愈烈的局面,这才让居民们不再当面侮辱陆川。不过陆川并没有感谢欧阳玉,他心里清楚是小玉去求的请。

  单调重复的日子总是过的很慢,从蹒跚学步到健步如飞陆川用了快两个月的时间,这期间他相当老实,每天除了康复训练不会出自己的小屋。对了,他被分了一间小屋,也在三楼,他和小玉一起住。本来欧阳玉是分了一间单独的房屋给小玉,但是在四层,小玉拒绝了。

  两个月来陆川也摸清了这间地下堡垒的具体情况,这里一共有五百多名人类,以幼童以及青壮年为主,老年人很少,据陆川分析这里的人类寿命都不长久,可能没等步入老年就已经去世了,毕竟常年生活在地下,而且这里并不是完全没有辐射,顶部的空气过滤器只能将放射性尘埃过滤掉,并不可能完全隔离掉所有的辐射源,所以这里的人类多多少少还是会受到辐射。

  地下堡垒已经形成了自己的社会模式,这里没有金钱,所有的交易都是原始的以物易物,他们会将自己辛苦制造的各类器具,或者是收获的粮食,或者是男人们外出寻获的物品进行展示,看上眼的就用自己的东西与对方交易,说实话这种方式倒也省去了很多麻烦,起码少了很多争执。

  最近已经没有人去关注陆川了,虽然小孩子依然对他很感兴趣,常常跟着他一起坐着康复训练,在走廊里奔跑着。但是大人们已经对这个不言不语的变种人丧失了兴趣。

  陆川的舌头依然僵硬,不同于僵硬的四肢逐渐恢复,舌头这些天来一点变好的迹象都没有,他还是只能靠着手写的方式来交流。

  随着身体越来越好,陆川已经感觉到那种久违的力量回到了自己的体内,自从与萨顿一战后,他的身体被萨顿彻底击穿,五脏六腑都受了非常重的内伤,自那以后陆川就像一个废人一样一直躺在床上,再也无法战斗。

  而现在,陆川握着旁边的铁栏杆,他有种感觉,自己可以单手将栏杆捏断,这是以前的自己都无法拥有的力量,一种绝对的力量正蕴藏在自己的体内。

  陆川明白,这是那瓶药剂改变了自己。

  它给陆川带来的不仅仅是力量,还有头发的颜色。

  陆川的银发彻底消失了,他已经是满头的黑发了,之前的银发被小玉剪掉之后再也没能重新长出来,这段时间他之所以白天黑夜都带着帽子,就是为了掩盖自己黑色的头发,虽然黑色的头发与这里的每一个人都一样,但陆川还是觉得羞耻,他用帽子将自己的头发盖的严严实实,除了小玉没人发现他的满头黑发。

  “其实黑头发的你更帅了!”一次小玉剪完头摸着陆川浓密的黑发羡慕的说道,“你的发质真好,我都有些羡慕。”

  “别说傻话了,你的染发剂准备好了吗?”陆川写道。

  “没呢。我找不到关键的染料,配出来的颜色总是怪怪的。”小玉回道。

  上一次小玉信誓旦旦的表示染发剂已经配好了,结果染完之后的银发根本不是银色,而是奶奶灰,让人一眼就能看出是假的,而且染出来的效果陆川总感觉挺娘的。

  “等出去的时候吧,外面的东西齐全一些,总能找到染料。”小玉笑着说道。

  陆川拿着战术屏犹豫了一会,还是写道:“你要跟我一起走?”

  “当然了,为什么不?”小玉一脸的奇怪。

  “这里有吃有喝,还没有变种人的欺凌,为什么要给我一起走?”

  小玉想了想,她内心里重来没有想过要留在这里,看到陆川写的内容,突然也找不到任何理由来说服自己要离开,最后停顿了半响,她悠悠的说道:“也许,是我从来没想过要当老鼠。”

  “哈哈!”陆川笑出了声。

  老鼠?太形象了。老鼠不就是群躲在黑暗的洞穴里苟且偷生的动物吗?他们从不会去想,自己有一天会不会站在阳光下,挺直了身躯的生活。

  陆川当然没有资格去评判别人的人生,是躲在黑暗的角落里自由的生活,还是走在阳光下直面可能遇到的各种威胁,这都是人类自己的事,跟他没关系!

  既然小玉也要跟自己一起走,那陆川就不会抛弃她,这么久的相濡以沫,陆川早已经把她当作朋友,当作自己人了。

  其实真的带着小玉一起离开,对于陆川来说并没有多难。

  陆川虽然一直在三层康复,可眼睛一直都在盯着一层的出口。在一层的斜对角有一扇不同的钢门,钢门打开后有一条向上的爬梯,这里所有想要出去的人都要从那里出去。

  陆川这几个月来已经观察到每隔三天,就会有人三四个男人从这里出去,他们是出去照看田地的,听小玉说,这里的人在大别山脉里低辐射区种植了一些农作物,虽然收获的食物依然会被污染,但是他们拿回来用药水浸泡后,人类是可以食用的。

  什么药水浸泡,不过是自欺欺人罢了,没有任何药水可以清除食物上的辐射,不然这里为什么没有老人,都是因为他们吃了带有辐射的食物,所以早早的就去世了。

  但是如果不吃这些食物,这里的几百号人怎么可能活得下去,不过是两权想害取其轻罢了。

  出去种植的人应该是提前申报过,他们会在钢门的电子锁上输入一串密码,然后住在钢门旁边的一个专职守门的男人会上前用自己的钥匙打开机械锁。

  这样两道手续后就可以打开钢门,至于爬梯上面还有没有锁之类的,陆川就不清楚了。

  陆川还注意道,这两个月里有几名人类战士全副武装的从钢门里上去,但是却没见过他们回来,陆川开始还以为是在自己休息的时候回来的,后来在地下工事里专门留意了下,发现那些出去的战士真的没有再回来!这还真是奇怪,陆川也想不明白这些人去了哪里。

  不过这些都不重要了,陆川打算等下一次有人出去种植的时候,带着小玉强行破门,只要在他们开门的时候冲过去把他们放倒就能出去了,计划很简单,因为就是这么简单,把一只狮子放在羊圈里还想用栅栏困住他,确实有些可笑。

  欧阳营他们根本不清楚陆川的实力,或者说他们根本不了解零族,他们在地下生活了半个多世纪了,本身也没有跟变种人交过手,以为陆川手里没有武器,他就没什么威胁,实际上有没有武器对于人类而言。陆川都是恐怖的存在。

  又多等了一个礼拜,直到陆川觉得身体已经恢复到巅峰状态,他才通知小玉要离开了。

  “啊?这就走吗?不再详细计划计划吗?”小玉忐忑不安道。

  真的要离开的时候,小玉还是有些紧张与不舍。

  “不等了,犹豫不决只会错误良机。”陆川写道。

  “可是,我还没跟阿毛道别。”小玉难过道。

  “你写封信留在这里,也算跟她告别了,总不可能跟她面对面的告别。”

  陆川也知道小玉跟阿毛的感情很好,两人经常在这间屋里嬉戏打闹。

  小玉撇了撇嘴,有些委屈,“好吧。”

  说完便拿起笔写了起来,动情之时还留了几滴眼泪在纸上。

  写完之后,小玉略带伤感的看着这间屋子,“不知道这辈子还有没有机会回到这里了。”

  “别多愁善感了,没人逼你走,你可以一辈子都住在这里。”陆川揶揄的写着。

  小玉看完立马反驳道:“怎么可能,我才不要一辈子住在看不到阳光的地方。”

  “好了,我已经感伤好了,我不过是前段时间一直流浪突然有个安稳的地方所以有一丢丢的留恋。”小玉傲娇道。

  “那就好,我们走吧!”

  两人出了自己的房间,陆川抬头看到四个男人正从二层往一层上,正是要出去种植粮食的那波人。

  陆川拉着小玉赶忙跟了上去,等到陆川他们上到二层楼梯的时候,这帮人已经到达钢门前了,正跟守门的男人有说有笑的聊着。

  一层平常也是不让人随意进出的,这里有道锁着的铁栏杆,栏杆很细,陆川走上前两只手抓住两根栏杆,没用多大力气就轻易的将两根栏杆掰弯了。

  穿过栏杆上到一层,陆川看到那边的几个人正在输入密码,旁边那钥匙的男人则掏出了钥匙准备开门。

  时不我待,陆川拉着小玉向着铁门走了过去。

  “嗨!你们干什么!”刚走到一半的距离,陆川他们就被发现了,立刻就有人冲着他们大喊大叫。

  “站住,这里未经允许不许上来的不知道吗?”

  “是那个变种人!”

  这时有人认出了陆川,其他人听到提醒立刻举起手枪对准陆川。

  “立刻停下,否则我们就开枪了!”

  那就来吧!陆川冲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