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二次元 衍生同人 魔改火影之我要当村长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八十一章,后续

魔改火影之我要当村长 香草时 2329 2019.05.16 08:53

  香草在讲台上侃侃而谈。把自己发明创造“刀塔忍者”的历程好好包装了一下。

  在他的描述里,这种游戏已经进化到了划时代的教学道具的程度。

  虽然还有一些瑕疵,但是改进工作一直没有停止,他还号召各位老师提出宝贵的修改意见。

  最后小手一挥的捐赠学校五十套‘教学道具’。这与每年学校推送学员忍者的数量差不多。

  在提问环节,他还透露,现在还有一个基于单人战斗情报窃取逃杀的“教学道具”正在调试。并承诺会在不久的将来投入到教学工作中。

  总之,反响热烈,学校领导握着香草的手一个劲儿的感谢。他言语间表示,会和三代目火影积极沟通“教学道具”的事情,但也不能保证什么。不过,如果香草家族能再赞助一些其他新型忍具,或许会有转机。

  香草非常感谢学校领导的帮助与支持,对他关心教学质量的急迫心情表示强烈的敬佩与感动。不过关于一些细节的问题,他表示会和家族成员沟通与交流,暂时也不能给予什么明确的承诺。

  领导非常感慨香草一族对教育工作的重视与帮助,对香草留下了很深刻的印象。他认为香草一族研究的“教学道具”是划时代的教学作品,欣赏香草研发有忍者特色的高品质的大型原创性忍术道具。希望香草从“产学研”向““政产学研用”,再向“政用产学研”协同发展。

  香草显然不是搞教育政治工作领导的对手。他只能含糊的表示,会在学校领导与忍村高层的关怀下认真学习领会其精神,做好自己的工作,搞好各方的关系,听取各部门的意见和建议。

  之后,领导特别提到了关于香草提出的“灵魂工程师”的理念,希望能够全篇发表出来,然后让更多的人关注教育工作人员。

  香草只能尴尬的表示,没有演讲文稿。

  领导哈哈大笑,他指了指自己的脑袋:“全在这里了。”

  傍晚饭桌上,香草妈妈拿着《木叶晚报》看的津津有味。香草爸爸提醒了多遍铅字对胎儿不好,也没制止香草妈妈的行动。

  她故意挺起刚刚显怀的肚子,双手一摊,香草爸爸赶忙拿热毛巾给香草妈妈擦手。

  她虚指着《木叶晚报》头版头条文章问:“这是你写的?”

  硕大的黑体加粗大字映入香草眼帘:“灵魂工程师”,九岁中忍开发“教学道具”他如是说。

  下面先是吹嘘了一通九岁中忍怎样在艰苦环境搞研发,遇到了什么困难挫折,是什么精神支持他克服难关,在什么精神的感召下让他努力工作。

  之后就是“灵魂工程师”演讲的魔改版本,意思还是那个意思,但是行文风格完全是一种狂热膜拜称颂的调调。虽然文章欲盖弥彰的使用了化名,但是谁都看的出来,文章里说的就是最近大出风头的游戏制作者香草时。

  “呃……不算是。”香草尴尬道。

  “不,算是。还是,不算,是?”

  香草头大的道:“不是,有人改了我的话。”他把下午发生的事情一字不落的说了一遍,包括与学校领导打的官腔。

  “唔。”香草妈妈一边吃着香草爸爸夹的菜,一边听香草讲话。

  “唔是什么意思?”香草差点崩溃。

  “唔的意思是,太烫了。要吹吹。”香草妈妈瞟了一眼香草道。

  “别秀恩爱了好么?”香草道:“我都被你们玩坏了。我很不爽的!感觉吹牛装逼很爽,结果被人当成傻逼玩!牵扯到家族事务我也不想的!怎么会变成这样!我特么郁闷的很,真想杀了那老狗!我不是这个世界的人,不想在这里学什么乌七八糟的人情世故政治阴谋,让我安静一点,就算死在什么阴暗的角落也随便!这局游戏老子不想玩了!退出键在哪!”

  他摔门出去,迎着冷风漫无目的地奔跑。他压榨全身的查克拉,直至体力耗尽。然后蜷缩在黑暗中的某个角落,泪眼朦胧。

  他终于明白香草爸和他说的话了。顿悟不是你知道了、明白了就够了,还的去做,去坚持,去修持,去承受。

  香草本以为自己树立了新目标,走出了迷茫,可是却又一脚踏上了老路。今天下午的事情莫名的让他憋屈,感觉自己是被人利用的小丑。莫名其妙的生气,莫名其妙的和家里无关的人发脾气,莫名其妙的突然崩溃,又莫名其妙的胡言乱语寻死觅活。

  警务部队早就盯上这个大晚上不睡觉在村里疯跑的人了。他们追了好半天,终于在三十七号演习场追上了他。在他们准备上前逮捕那个家伙的时候,一个满身杀气的精悍男人挡住了他们的去路。

  他压着怒火柔声道:“我是医疗部的特别上忍香草休,这是我的证件。那边是我的儿子,他有些事情想不开,能留给我们父子谈话的空间么?证件里的钞票就当给兄弟们喝茶了。”

  领头的宇智波接过证件,装模作样的翻了一下。实际上周围根本没有什么光线,他捏到了七八张大钞,全是一万面额大小。就算是普通人消案也可以了,何况他还姓香草,叫香草休。

  带队的宇智波收了钱,把证件递给杀机隐现不止的香草休。“叫孩子不要乱跑,大冬天的也不怕着凉。今天就这样了,收队。”

  香草休挤出一丝微笑:“多谢通融。”

  他望着警务部队走出视线,才踱步来到香草躺倒的地方。

  远去的一小队成员道:“队长,那小子嚣张的很啊!还敢跟咱们动杀气?”

  宇智波队长骇了一跳:“别特么胡说给老子惹麻烦。”

  “怎么,一个医疗部门的特别上忍,还狂的没边了?”

  “这二货是哪个原始部落的?”宇智波队长问。

  “前段中忍考试刚进组的。”

  他转头对那个不服气的忍者道:“新人,教你个乖!木叶三十岁以上的人,不管男女,直接叫前辈。遇到什么事情了,都特么三思而后行!明白了没?”

  队长的呵斥显然让新人不满意。

  队长不耐烦的道:“回去问你家大人,就说‘血衣医生’跟我狂的不行,有什么办法治治他。看看你家大人会怎么弄死你和人家赔罪!”

  “卧槽!这么霸道?”旁边懵懂的新人惊讶道。

  “何止是霸道?简直是霸道没边了!知道三忍么?”

  “知道!三代嫡传。”

  “我还真以为你是原始部落的人呢!”队长揶揄道。

  “三忍有次差点被群人弄死,那家伙带着一帮医疗忍者直接肢解了那群敌国忍者。注意,肢解是字面意思。”

  “医疗忍者不是不能上前线么?”新人找到了故事的bug。

  “对呀!所以那群找各种机会上前线的哥们就升不了级啦!”

  “忍村太特么黑暗了!”

  “你是没看见现场,看见了你更黑暗!”队长觑了眼新人道。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