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百家神通:从鸡兔同笼开始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37章 耕犁的发展史

  依旧是和刚才同样的测试方法,这次只不过是用新的犁铲将土翻到了另一边而已。

  怎么说呢?

  其实可以把第一次的耕犁看做是往左翻土,而这一次的则是往右翻土。

  大同小异而已。

  所以,路明远很快便完成了测试。

  结果也不出他所料,两次之间基本没有差别。

  这不光是犁地效果没有差别,包括犁铲在各个角度的省力程度,也都差不多。

  当然,因为没有精准的测力工具,所以这一切只能靠路明远的手感来判断。

  所以,左翻和右翻之间的真实效果到底有没有差别,差多少,路明远其实也不确定,他只能大概的判断出,应该是一样的。而且按逻辑来推断的话,左翻和右翻之间应该也是一样。

  除非,这个世界在宏观上面分了左右。要不然,没差的。

  将左翻和右翻两个犁铲测试完了之后,路明远通过两个犁铲后面特意留下来的小圆环,将两个犁铲合并在了一起。

  这样一来,原来的两个犁铲就合并成了一个更大的,有两个翼的犁铲,两个翼中间则是一个脊锥,用来破土的,现在这个两翼犁铲就可以往左右两边同时翻土了。

  看到这里,小院里传来景致那惊异的声音:“这个也能翻土?”

  路明远瞥了旁边的丫头一眼,“怎么不能?而且我跟你说,这个双翼犁铲还是最原始的耕犁呢。”

  “最原始?这不可能吧。”

  听到眼前这个耕犁还是最原始的版本,景致语气中充满了不信,自家明远不会又在忽悠自己了吧,他可是最爱干这件事了。

  “怎么?不信?”

  路明远一看景致那一副“你别骗我”的眼神,就知道了个大概,“阿致,你知道最早的耕犁是什么样的吗?”

  “最早的耕犁?”

  景致闭目在脑海中搜索了一阵子,但是却没找到答案。好像很早的时候就用曲辕犁了,不对还有直辕犁。至于更早的,她就不知道了。她也确实没关心过这个问题。

  此时,看到路明远那一副“你快问我,快问我”的样子,知道对方这是又想卖弄知识了,景致有些好笑,但是此时她想尽快知道答案,她只能先顺着对方了,“那你说说,最早的耕犁是什么样的?”

  见到景致这么配合,路明远顿时心满意足,他也不再卖关子,直言道:

  “最早在原始人时期,种子都是直接洒在地上的,至于长不长不出来,长得好不好,都是看运气的。

  偶然间,有一个原始人发现了将种子埋在土里,种子的成活率会更高,而且之后也不容易生病,不容易被风吹倒。

  所以之后呢,便有了种地这项劳动。

  之后呢,你知道他们怎么种地的?”

  “怎么种地?难道发明了耕犁?”景致连忙追问。

  “哪有那么快。这个时候,人们都是在地里找东西挖个坑,或者凿个坑,然后把种子扔到坑里面,一埋就完事了。”

  “挖一个坑,然后一埋……”景致听得那是目瞪口呆,“这么简单?”

  “那你以为呢?大家都是慢慢学、慢慢发展的,哪能一步到位?你说是不是?”

  “那后来呢?后来怎么样?”

  景致此时心中充满了求知欲,她急切想知道下一步该怎么发展的,又是怎么发展到了如今的程度?

  “后来啊~,有人发现这样实在太慢了,要一个一个挖坑,那怎么办呢?

  这个时候最原始耕犁便来了,他们将木头削尖,或者将石头磨尖,然后用绳子绑在另一端上,人在前面拉。

  这样一来,尖锐的木头走过去,地上是不是就留下了一条浅浅的土沟?”

  听到这里,景致接话道:“然后把种子放进去,后面再埋上土,这样就可以了?”

  “对!这种形式的耕犁应该存在了很长一段时间。至于具体的,我也不是考古的,只是大概了解了一些。”

  对于这个时期到底存在了多长时间,景致也不关心,她想知道后来的,“那接下来呢?”

  “接下来啊~,过了很长一段时间,人慢慢多了,种的不够吃了。

  这个时候就有人就发现,经过深耕翻土过后,种子的成活率,麦苗的抗倒伏性会进一步的增强,所以慢慢的,就发展出了深耕细作。

  由于深耕的需求,犁铲就慢慢的出现了……

  之后,就是畜力代替人力……

  再之后,就是曲辕犁代替直辕犁……

  一直到了现在。”

  “这样啊!”

  听路明远讲了这么多,景致总算理清了耕犁的发展史。照他这么说,这双翼犁铲还真是和最原始的木头犁铲很相像,说是一脉相承也不为过。

  不过,明远怎么知道这么多?但是,他却从来没有教过自己?

  难道是藏私了?

  想到这里,景致深深的看了路明远一眼,随后质问道:“你怎么没教过我这些?难道是因为我们以前没订婚?”

  说到此处,景致不知为何突然很想哭,“路明远,我没想到你是这种人?你竟然把我当外人看。”

  “呜!呜!呜!”

  越说,景致就越伤心,说到最后,她眼睛都红了,泪水开始在眼眶里打转。她心中凄凄的想到:我可一直把你当成我最亲密的人来看待呢,结果你倒好,还对我藏私?

  简直太伤人心了。

  见她突然这样,路明远有些慌了神,这怎么说哭就哭了呢?

  而且我又没拿你怎么样。

  他对这个可没经验。一阵手忙脚乱之后,路明远才解释道:“喂~喂~喂,咱讲点道理好不好?这些都是《左传》和《尚书》里面的,你都看过的好吧。不是我不教你。你可别乱想。”

  “真的?”

  听到《左传》和《尚书》里面有记载,景致瞬间止住了自己刚才那副伤心欲绝的表情,重新换上了好奇的神色。难道自己误会明远了?

  路明远回道:“当然是真的。要不要我给你找找看?”说着,就起身准备回屋取书,来证明给景致看。

  见此,景致心中确认对方没有骗自己。所以查看《左传》和《尚书》的事情,还是算了吧。她刚才之所以伤心,也只是不想路明远欺骗自己而已。

  “不用了。我相信你不会骗我的。”

  “让你平时多读书,你就不听,现在知道吃亏了。还说我……”

  说着,路明远用食指点了点景致那光洁的额头,这丫头,就知道将问题推给自己。

  还有,这刚刚还哭的那么伤心,现在转眼就好了。说实话,路明远都不知道刚才那一幕是不是对方演的?

  谁让他整天听说“女人就是天生的演员”这句话呢。弄到现在他都分不清真假了。

  另一边的景致可不知道路明远此时在想这些,但是她也知道刚才自己理亏,误会对方了,所以她微微低着头,看着桌子上的花纹,小声说道:“没有,我有读的,只是没读的那么细。”

  看着景致那副认错的表情,路明远也见好就收,没有再继续埋汰对方,不过有些事情还是要说清楚的,免得将来误会,“阿致,你以后有什么事,就直接说,直接问,别像刚才那样,知道吗?”

  “恩,知道了。”

  既然可以直接问,那景致可就不客气了,她直接问出了心中的疑惑:“那,明远,你这个双翼犁铲和单翼的有什么区别?它们哪个更好?”

  “这个啊,我先试试。”

  对此,路明远没有直接回答,他决定还是先试试为好,毕竟要用事实说话。

  大约半柱香后,路明远才重新坐了回来。

  喝了口茶,润了润口,他才开口道:“跟我想的一样。

  双翼的不容易深耕,或者说,它没有单翼的耕得深。

  我刚刚试的时候发现,双翼的容易往上面跑,就算刚开始下的深,也容易上来。不知道为什么?

  同样,双翼的也比单翼的省力一点。”

  “难怪现在都用的单翼的。那它不是没用了?”

  “额,这个其实和那个手拉犁一样,都不是太必要的,可以用作补充嘛。看情况应用。”

  “好吧!”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