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百家神通:从鸡兔同笼开始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68章 扩建书屋后面的琐事

  搞定了扩建书屋的用地问题,路明远和景致夫妻俩手牵着手出了街道司,然后便往桂花巷赶去。

  路上的时候,两人相谈的很愉快,一起憧憬着美好的未来。

  不过,景致的神情中却不时的闪过一丝疑惑,路明远当然感觉到了,他将握着对方的手微微紧了紧,关心的问道:

  “怎么了?”

  谁知,景致却没有直接回答,而是回头望了眼两人刚出的街道司大殿,道了句:“没事!”

  路明远注意到了对方的动作,知道这里不便说话,便也不再出言相问。

  随后,两人如往常一样,高高兴兴的欣赏起了这中央大街的风景。

  一路无事。

  等两人重新回到了桂花巷的家中,见到那熟悉的院落,景致陡然间下意识的松了口气。

  进入院子后,她小心翼翼的朝门外观察了下,确定没人偷听,关上了大门,这才凑到路明远耳边小声问道:

  “诶明远,你说咱们今天申请批地的事情是不是太过顺利了?

  不是都说官府的人不好打交道嘛,咱们怎么一次就给过了?

  而且刚才的那位郭大人竟然也很和蔼?

  这跟我想象的完全不一样啊!”

  说实话,对于这点,景致确实难以理解。

  按照平时她从自己爹娘和其他叔叔伯伯那里听到的消息来看,今天不是要先请客吃饭,就是得再多交一点押金,再或者是推迟几天,再去个两三次才能行。

  怎么今天一次就给全部解决了?

  而且最让她难以置信的是,中间竟然没有一点阻碍?

  按理来说,这不应该啊。

  官府的效率什么时候这么高了?

  又不是税务司。

  听完景致的话语,见对方那副充满求知欲的眼神,路明远洒然一笑,也不急着回答,他先是给两人倒了杯热茶,直到景致不停的在旁边催促,他这才开口:

  “这当然是我的原因了。”

  “你?”

  听到路明远说是自己的原因,景致心中的疑惑更胜。

  正打算发问,她突然注意到路明远的音量居然没有降低,依旧是正常的音量,她连忙伸手捂住对方的嘴巴,“你小声一点,别让人听到了。”

  路明远闻言,无所谓的道了句:“放心吧。现在早都没有‘因言获罪’了,我们只要不故意辱没官府,都没事的。”

  他对官府可没什么敬畏之心,哪怕是这种类似于封建时期的官府。

  特别是他加入农家之后,就更没有了。

  听到路明远这样说,景致也感觉自己有些过于小心了,她坐直了身子,准备继续听对方的解释。

  “你夫君我呢,现在加入了农家,而且还创造了一个正在大卖的神通。

  也就是说,如今我算得上是有钱有势,也有背景。

  而我身为农家弟子,只要不是作奸犯科或者违法乱纪,官府根本就拿我没办法。

  再说,有了足够的气运点,只要我不胡来,那我将来肯定是能成为五星修士的,就算是六星大师,也有那么一丝丝希望。

  我们昌丰城的大师级修士有多少,才不到二十个而已。

  你说如果你是今天那位郭主事,你会选择故意得罪我吗?

  更别说他们拖延办事这件事本来就是违反规定的,到时候我捅了上去,吃亏的还是他们。

  你说他们该怎么选择?”

  “哦……原来是这样啊!”

  听路明远这么分析了一通,景致瞬间恍然大悟。

  她确实听懂了,在这个弱肉强食的世界,她家夫君相对于那位主事来说,就是一位,不,是未来的强者,所以没必要故意得罪,目前最好选择便是公事公办。

  那这么说,她刚才确实是瞎担心了,别人没有害他们的心思。

  就在这时,景致突然注意到了路明远刚刚说的‘六星大师’,她站起身来,围绕着路明远仔细打量了好长时间,

  “诶,这么说,你还是未来的大师喽?看不出来啊!”

  六星大师哎,这可是在整个人族都排得上名号的大高手,就自家夫君这时而正经,时而不着调的样子,居然也有可能成为其中之一,这怎么不让景致感觉到意外。

  不过在诧异的同时,她心中甚至还产生了那么一丝丝迷茫与担心,她不知道未来的自己还配不配得上对方?

  毕竟对方到时候是一位大师,而她景致只是一个平民之女而已。

  这时,路明远故作谦虚的摆了摆手,“只是有一丝希望而已。还要看我自己的努力的。”

  许是看出了气氛有些不对,他继续说道:“不过阿致,见到未来的大师,你不得好好表现表现。”

  闻言,景致追问道:“怎么表现?”

  见对方接话,路明远神秘一笑,开口道:“现在嘛,先来给夫君捏捏肩。”

  景致依言走到对方身后,将手打在了对方的肩上,“那以后呢?”

  “以后啊,端茶、倒水、捶肩、揉腿,甚至暖被窝,生儿育女什么的,都得你来做。”

  路明远话音刚落,景致便回怼了一句,“你当我是丫鬟啊,还端茶倒水、捶肩揉腿,甚至还有暖被窝……”

  红着脸怼完后,她还不解气,将右手下移,直接放在了眼前人的软腰上,“我现在就给你揉揉腰,保证把你伺候的舒舒服服。”

  片刻后,小院中响起了一阵惨绝人寰的叫声。

  “啊,疼疼疼疼疼。

  哎。我说媳妇儿,你这手艺怎么还没丢下啊。隔一阵子就往我身上招呼。”

  “我要是丢下了,你还不得把我当做丫鬟来使唤?”

  此刻,景致已经不再想刚才的那件烦心事了,她现在关心的是,自己以后在家中的地位问题。

  而路明远则微微点了点头,道:“也是哦!

  不过,咱们可先说好啊,端茶倒水什么的,都可以省略,但是暖被窝和生儿育女,这两个可都是必须的。

  你要是不做的话,那我就找其他人去了。”

  “你还敢找其他人?”

  说话的同时,景致那放在软腰上的手指不由的紧了紧。

  “呃!这可不能怪我啊,你这个做妻子的不愿意的话,那我只能去找愿意的了。”

  “不行!坚决不行!顶多……顶多到时候咱们一起。”

  ……

  在家里休息了一阵,两人便起身去了桂花巷的最东边,考察了下听涛书屋的新用地。

  如他们所料,这几处院落里面确实都是一片荒芜。

  先不说地上那厚厚的一层近半米的干枯野草,光是那爬满墙壁的未知滕蔓,还有那墙壁上显露出来的五颜六色的蘑菇,都让两人看得心烦意乱。

  站在门口朝里面看了看,两人相视一眼,便默契的头也不会的开始往回走。

  再也不提进去考察的事情了。

  心中,两人都默默的打算着,要赶紧将其铲平了。

  路明远二叔家的小院内。

  “你们两的意思是,让我找一些人手将那活给接了?不行不行,我可干不了。”

  路义一脸诧异的看着眼前的侄子还有侄媳妇。

  他就一普普通通的农民,你让他种个地、砌个砖什么的还行,让他包个工程,这不是赶鸭子上架嘛!

  再说,这是自家侄子扩大书屋的地方,自己可不能坏事。

  这时,二婶也在旁边搭腔道:“明远,阿致,你二叔可干不了这个,别到时候把你们的事儿给耽误了。”

  “二叔,我们两的意思是,你可以先找人将那地方给拆了,弄平整了,好方便接下来的施工。

  我和阿致呢,对建筑这块儿也不熟,二叔你认识的人多,所以便只能来劳烦二叔了。”

  路义闻言,沉吟了片刻,和妻子徐氏对视了一眼,点头应道:“额,这个可以!那后面的呢,你们准备怎么办?”

  路明远见两人答应了,便接着道出了他们的下一步打算:“后面的话,我们俩准备找一些专门的建筑师,好好设计设计,争取弄一个满意的方案。

  到时候只要按照图纸来施工就可以了。”

  听到要请专门的建筑师来设计,二叔对此颇为赞同。

  他就怕两人不管三七二十一,直接就将这些交给他,那他可就无能为力了。

  这时,路明远接着说道:“不过到时候,还要劳烦二叔和二婶帮帮忙,去现场监督一下。

  工地上总要有我们自己人在,才行。

  我们两的话,我抽不出来时间,阿致她还带着课呢,也没时间,所以只能再次麻烦二叔二婶了。”

  “不麻烦!不麻烦!”

  二叔和二婶这次倒也没有再继续推辞,虽然他们两人也知道,这是侄子和侄媳妇给他们两人送福利的。

  ……

  “明远,二叔问你件事,你真的准备过段时间就将书屋转给景致?”

  这时,二婶和景致到厨房准备午饭去了,路明远便和二叔坐在院里闲聊,说着说着,便说到了要让自己媳妇儿当院长的事情。

  对于此事,路明远也没有隐瞒的意思,他直接承认了。

  “二叔,我以后就忙了,也顾不上书屋的事情。

  刚好景致那边要走‘师之道’,所以我们就这样商量好了,分工合作。

  到时候她管书屋的事情,而我也可以将精力放在研究神通上面。

  我们俩,也算是各司其职吧!”

  闻言,二叔陷入了沉默,既然人家小两口都商量好了,那他也就不再多做干涉,不过该提醒的自己侄子的,他路义还是要提醒的。

  “明远,你和景家丫头的感情怎么样了?如果可以了,就赶紧把婚结了吧。”

  听到这话,路明远陡然一愣,半晌,他才算明白自己二叔的意思了。

  “二叔,您就放心吧。

  这个侄媳妇绝对跑不了。

  先不说我和她这么多年的感情,您总得相信你侄子的本事吧。”

  见自己侄子一副自信满满的模样,路义却没有多说什么,只是在心中暗自摇了摇头。

  年轻人都是那样,不撞南墙不回头。

  他此时就算说了,也没什么用。

  只是感情的事情,最忌讳就是单方面的盲目自信,不失败一次的人是不会懂的。

  就当涨涨经验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