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百家神通:从鸡兔同笼开始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36章 新耕犁测试

  路家小院内,路明远拖着刚刚组装好的手拉犁,开始测试工作,结果呢,就是他将自家院子内那不到三分的菜地犁了一遍又一遍。

  还好,他准备三月底的时候再开始种菜,要不然以前可是白忙活了。

  这个测试过程也不是单纯的拉着耕犁一遍又一遍的翻地,偶尔,他还在手拉犁的犁头和榆木杆的接口处敲敲打打。

  每一次敲打完后,路明远都会仔细的感受着手拉犁所需的力度,还有犁地的深度,看看有什么不同。

  从这就可以看出,这不是一个单纯的手拉犁。

  原来,在路明远的设计中,他还在犁头和榆木杆的接口处添加了一个精巧的机关。通过这个机关,他就可以控制犁头和榆木杆的连接角度,从而可以控制犁地的深度,进而影响犁地的质量,还有所需的力气。

  也就是说,通过这个机关,犁头可以上下调整,当然,前提是榆木杆可以保持固定。

  现在榆木杆的长度固定,两边的高度也差不多是固定的,那么榆木杆就可以看作是固定的,所以单纯将犁头上下调节,就可以调整耕地深度了。

  需要注意的是,这个机关是通过一系列精巧的榫卯结构来实现的,比较复杂,也容易出问题。一旦用力过大,肯定就嗝屁了。

  没办法,现在这情况,纯钢的不容易加工,而且也比较贵,所以路明远才只能选择用木头来实现了。

  其实如果条件允许的话,路明远本来还想把这个机关设计成螺丝形状的。

  但是没办法,螺丝还没有出现过,木头螺丝更不结实,钢铁螺丝又不容易加工,再说路明远也不想引人注目,所以他只能通过木质的榫卯结构来实现了。

  虽然这样一来,工艺确实复杂了一些,但是里面涉及到的技术和想法都没有超前的,所以就算做出来了,他也没有多大的危险,顶多是个创意问题。

  这时,别人最多会说,我怎么没有想到。而不是,这人开挂了吧。

  谁能想到他会把古老的手拉犁给整了出来?

  除了能调节深度这一点,路明远设计的这个手拉犁还可以调节犁铲相对于榆木杆平行方面的角度,也就是说左右调节。

  有了这个,犁头,或者说是犁铲,就可以朝着上下左右四个方向随意的调整了。

  这样一来,手拉犁的自由度就大大的加强了。

  有了更大的自由度,路明远就可以通过多次测试,来找出最省力、最方便的结构,从而在将来构筑神通的时候能用的上。

  要不是因为这个,路明远根本就不会在这小小的手拉犁上面费这么大的功夫,弄这么多机关。

  要知道一般来说,一个工具零件越多、越精密,它就越容易出问题。

  更别说路明远手上这个木质的机关了,它估计也就三四天的事。

  时间到了,它也就完成了自己的使命,可以退休了。

  菜地里,路明远耐心的一点一点、一项接一项的测试。

  而景致呢,她则是整个过程中都一直静静地站在旁边,一会儿看看路明远,一会儿看看耕犁翻起的土地,眼中神采奕奕,跃跃欲试,但是她却没有打扰对方的意思。

  直到路明远的测试告一段落,景致才开口问道:

  “明远,我有一个问题想问你。你刚刚说古代也有手拉犁,最后却被畜力给淘汰了,但是我看你用手拉犁翻地也翻的挺好的,不比我见到的耕犁差,那它怎么会淘汰了?

  这不应该啊。”

  闻言,路明远没有急着解释,而是将手中的耕犁递给景致,让她也试试感觉。

  “这个嘛~,阿致,你也来拉一下,体验体验。”

  见此,景致先是一愣,随后便斗志昂扬的接过了耕犁。

  说实话,她早就想上手试试了。但是看路明远在做正事,她也不好打扰。但是现在呢,对方送上门来了,那她可就不客气了。

  而且,这么好玩的事情,哪能少得了她景致?

  半晌后,路明远睁大着眼睛,惊诧的看着眼前兴致不减的景致,有些难以理解。

  别人家的女朋友宁愿赖着不动都不想干农活,怎么自家这个还越干越有劲了?而且你现在都出了一身汗了,也不知道累?

  平时干活怎么也没见你这么卖力?

  再说,自家这个景家大小姐平时虽然说不上是什么娇生惯养吧,但也没这么接地气吧?

  难道是故意表现给我看的?

  路明远有些自恋的想到。随后他摇了摇头,自家阿致可不会这样,一定是有别的原因。

  继续观察了好一会儿,路明远才在心里下一个判断,这小妮子一定是把这手拉犁当成一件玩具了。不然根本解释不了对方这种行为。

  此时,景致已经在这五米长的菜地里拉了好几个来回。

  边上的路明远见对方还有继续的意思,赶紧拦了下来,他可不想把自己媳妇儿给累坏了,再说,这有自己呢。

  “先停一下,感觉怎么样?”

  景致擦了擦额头的汗水,搓了搓手,雀跃的回道:“没事啊,还可以。感觉很有意思。”

  “有意思?”

  听到这话,路明远心里叹息一声,你这还真的是来玩游戏来了。

  说实话,他路明远也是两世为人了,他还是第一次听说有人把犁地当成游戏来玩的。

  自己这媳妇儿可真是强人啊。

  陡然间,路明远似乎想到了什么,他一把将景致的手拉到手中,然后摊开,看着对方那已经泛着红斑的掌心,路明远小心翼翼的对着掌心吹了几口气,这才轻声问道:“怎么样?疼不疼?”

  额~,什么疼不疼的?

  景致微微蹙了蹙眉头,有些不明所以。不过随后,她俏脸微微一红,低声道了句:“不疼。”

  “真的不疼?”

  “真的不疼。”

  见路明远一脸的不相信,景致将声音稍微放大了些,表示自己说的都是真的,自己真的不疼。

  闻言,路明远心中犯起了嘀咕。

  不疼?

  这不应该啊。

  沉吟了片刻后,路明远用食指微微婆娑了下景致的掌心。

  随后,他便听到了景致嘴角的抽气声。

  嘶!嘶!嘶!

  “疼……蛰的疼。”

  伴随着惨叫声,还有景致那下意识的将手抽回的动作。还好,路明远手上也加大了力度,才没能让她逃了出去。

  这时,路明远才道:“现在知道疼了吧。来,吹吹。吹一下就不疼了。”

  呼!呼!呼!

  过后,路明远将景致的小手放在眼前仔细检查了一番。恩,只是有些红斑。

  “没事,过一会儿就好了。还好没出泡,要不然可得好几天呢。”

  微微顿了顿,他才继续说道:“现在知道手拉犁为什么淘汰了吧。

  我这还是改进过的,既省力又不容易起泡。

  要是没改进的话,没干一会儿手上就全是泡了,一碰就超级疼的那种。如果用绳子拴在腰上的话,估计也差不多。

  所以,这不光是省力的问题,费手、费腰也是一个大问题。”

  说到这儿,路明远想起了自己前世的时候,戴着手套,拉着手拉犁在玉米地里上肥料的日子。

  那真是越干越难受,越干越没力气,干到最后,他都是硬抗着、硬撑着的。

  但是地里有活,又不能不做。哎!

  “这样啊!确实有这个问题。”

  听到路明远的解释,景致微微点了点头。随后她沉思了片刻,出言道:

  “不过不对啊,我刚才感觉挺轻松的。至于手上起泡的问题,可以垫一个东西嘛,垫些棉布就可以了,或者也直接带上手套嘛,反正有的是办法。怎么会淘汰?”

  这些确实容易解决,不过还有其他因素的,路明远心中想到,“你刚才感觉很轻松?”

  景致点了点头。确实很轻松啊,她刚才基本都没怎么用力,所以才玩的那么欢快,那么开心。

  要是很累的话,她早就不干了,反正明远只是让她试试而已,又不是真的要她干活。

  对此,路明远翻了翻白眼,但他还是给出了解释:“喂,我的景家大小姐,你夫君我都把那菜地犁了八百遍了,你当然觉的轻松了。

  事实上,如果是第一次的话,费的力气大概会是现在的四五倍呢。到时候就不是拉得动拉不动的问题,而是我这木头耕犁能不能扛住的问题。为了这个实验,我早上起来就将这菜地全部挖了一遍,所以才能用这个犁。”

  “是这样?”

  景致歪头想了想。自己来的时候这菜地确实是挖过的样子。那这么说,也怪不得这手拉犁会淘汰了。

  见小妮子这个可爱的歪头杀,路明远顿时心都给萌化了,他心中一动,伸手摸了摸景致的小脑袋,给对方回了个摸头杀。

  而景致呢,她竟然也没有躲开的意思,而是红着脸,任由路明远施为。

  ……

  片刻后,那暧昧的气氛总算是消散的一干二净。

  此时,景致突然一脸的不解,问道:“明远,既然你说这手拉犁已经淘汰了,那你还做这个干什么?而且还想把它弄成神通?别到时候没人买,那可就完蛋了。”

  虽然,这新出来的神通没人买,其实是一件很正常的事情。现如今,没点特点或者长处的神通,根本就出不了头。

  别看最近的【鸡兔同笼神通】能销售过亿,事实上,销售额是个位数,或者十位数,这才是常态。

  所以景致有些担心,担心路明远的这个神通也会泯然于众,虽然他这个手拉犁确实有新意,但是没用啊,没用的东西谁买啊?

  对于景致的这个担心,路明远决定还是解释清楚为好,他将自家媳妇儿拉到了院子里的石桌旁,给两人倒了杯茶,这才开口解释:

  “咱们现在的耕犁呢,都是用的畜力,常用的也是曲辕犁,所以我就拿曲辕犁来举例。

  曲辕犁因为用的畜力,力气大,所以能耕比较硬的地,而且也可以耕的很深。这是它的优点。

  但是它也不是没有缺点,因为它得用耕牛,或者骡子等等,所以它很难应用在果树林里面。

  果树林里,耕牛根本就进不去。

  就拿我二叔家来说,他家不是种了猕猴桃树嘛,因为耕牛实在进不去,所以二叔他都是用锄头慢慢锄的,这可累人了。”

  “用锄头?这确实累。”

  景致一想到要用那么小的锄头,将那十来亩地,一锄头一锄头的锄完,就一阵哆嗦。

  想到此处,她感慨道:“怪不得种果树的很少呢。原来是因为不好打理。”

  “有这个原因。

  当然,这个时候手拉犁其实也不好使。果树地的土地普遍比较硬嘛。

  不过如果勤快一点,先用锄头挖一遍,再隔一段时间就用手拉犁翻一遍,那就好了。”

  “这样确实可以。”

  景致点了点头,觉得路明远的这个想法还不错。虽然刚开始累了点,犁地的次数多了点,但是总比原来强吧。

  从这个角度来说,这手拉犁还蛮有必要的。

  这时,路明远则继续述说他的观点:“而且,手拉犁也比较轻便,适合比较虚的土地,沙地,而且用的时候也不用担心踩着庄稼,所以想在田地里开个渠什么的,也可以用这个来辅助。”

  说完,路明远还在心里补充了句,其实在玉米地里施肥,用这个最好了。但是这一世还没有化学肥料,农家肥也是种地之前就上好了的,所以这个功能就相当于没用了。

  不过如果地很少,比如路明远家院子里的那点菜地的话,用手拉犁还是可以的。

  当然,现在这个木头的肯定不行,得路明远将其改造之后才可以。

  “总之呢,曲辕犁和手拉犁,各有各的用处,各有各的局限,也各有各的应用场景。

  我做这个手拉犁呢,也不是用来替换曲辕犁的,而是给它一个补充。到时候大家耕地的时候就多了一种选择,哪个耕犁方便就用哪个,这又不是强迫,而且我也强迫不了,是不是?”

  “也是哦!”

  听到此处,景致也认同的点了点头。照自家明远这么说,这个手拉犁确实有用处。他的心血应该也不会白费的。

  所以对于路明远将这个手拉犁作为神通的想法,景致也没有反对的意思了。

  她只要支持就好了。

  做好了决定之后,景致突然注意到地上居然还有一个三角形的犁铲,而且边上还有几个和刚才那个手拉犁同样的木头零件,她伸手指了指那一摊,像路明远问道:

  “明远,你还做了一个?”

  此时,路明远这才注意到地上散落的那一堆,“哦,这个啊~,这个是我做了两个方向相反的犁铲,想实验一下哪个的翻地效率更好?更省力?

  话说,要不是你现在说起,我都给忘了。”

  说着,路明远站起身来,拿起工具,准备组装,顺便开始自己的下一项测试。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