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百家神通:从鸡兔同笼开始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60章 没想到建个书院也要氪金

  对上崔老夫子那失望的眼神,路明远却没有任何躲闪的意思。

  就像鲁迅先生所说,学医救不了中国。

  在这个超凡世界,教书也同样救不了世人。

  而且就算是能救,也只能救那么几个、几十个,甚至几千个而已,这个数量和世界上那亿万百姓相比起来,实在是微不足道。

  所以对于自己的选择,路明远无愧于心。

  不过,他也没有向老夫子言明这些。

  崔老夫子当然不知道自己学生的志向,但是看着眼前这个学生那明亮的眼睛,他也没有再数落对方,而是继续述说刚才的问题,

  “其实,曾经也有一些书院招老师只招踏上‘师之道’的,但是他们现在都没了。你知道这为什么吗?”

  “都没了?难道都没落了?”

  “对,也不对。他们有些是彻底没落了,而有些是选择改变了,不再执着于‘师之道’。

  就像大名鼎鼎的‘嵩山书院’,它原来就是只招收那些有理想、有坚持的老师。

  但是最后它却突然改变了,你知道这是为什么吗?”

  嵩山书院,这个路明远有些印象,这家书院初期怎么样,他不清楚。

  但是现在呢,这嵩山书院可是大乾这边少有的那种综合性高级书院。

  其实,这个世界的书院也和上一世的大学一样,有综合性和专业之分。

  综合性书院呢,那就是儒、道、释、农、医、墨、数术等等,诸子百家,无所不包,无所不容。

  而专业书院呢,顾名思义,就是专修一家的,比如农家书院、儒家学院这些。

  至于谁好谁不好,这个不太好比较,但是综合性书院给学生们的选择会更多。

  毕竟科目多嘛!

  不过通常来说,综合性书院多是初级书院,就和路明远所在的青山书院一样,初级书院主要是让学生们寻找对各个学派的兴趣的,所以开的科目会多一些。

  而到了高级书院,一般都是专修了。

  比如昌丰城这边的高级书院——地泽书院,就是一家专修农学的书院。

  至于为什么很少出现综合性高级书院,那就不得不说一个对高级书院的硬性规定了,那就是:高级书院的每个系别,都必须有一位专业的大师级修士坐镇。

  这个就很难了。

  要知道昌丰城一百多万人口,也只有那么十来位大师级修士,如果还要求他们儒、道、释、农等等各家一个的话,那绝对是有些强人所难了。

  所以,路明远觉得嵩山书院改变策略的原因,应该是因为老师的数量少,执着于‘师之道’的更少,很难保证各科都有。

  谁知,在他说出了这个原因之后,崔老夫子却摇了摇头,道:“那是因为他们穷。”

  陡然听到这个原因,路明远瞬间睁大了眼睛。

  这?

  见路明远有些不信,崔老夫子继续解释道:“你想想,如果他们气运点足够的话,什么样的老师找不到。

  至于闹到最后,接受了世家大族的资助,放弃了一心为民的办学理想?”

  路明远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有些道理哎。

  毕竟气运点有利于修行,谁也不嫌多?

  不过听崔老夫子这么说,那个嵩山书院最初的办学理想是“一心为民”,结果却因为师资不足,最后才选择了大家族的资助,因此也就放弃了自主权?

  至于执着于‘师之道’,这更是没影了。

  “所以,想办一家书院,你最主要的是要有足够的气运点,有钱。

  然后再找一些有共同理想的老师。

  之后再加上一个合适的制度。

  这样才能将书院传承下去。”

  “这样啊!”

  听到崔老夫子说了这么多,路明远总算理清楚了。

  那么对他来说,现在缺的就是好老师和制度了。至于气运点,过几天应该就可以凑够了。

  似乎看出了路明远心中的所想,崔老夫子笑着道:“明远,你那个农家神通老师已经看过了,确实不错。所以对于气运点,你应当也不缺。”

  “额,这还多亏了夫子您的教导。”

  听到夫子难得夸自己,路明远有些讪讪的笑了笑,随后抱拳躬身行礼。

  “行了行了!你也别往老夫身上贴金了,我一教儒学启蒙的,哪有本事教你这些?”

  路明远这次倒没说话,只是依旧笑了笑。

  这时,崔老夫子才说到了路明远最开始询问的话题,“至于你说的办一个初期只是用于启蒙的书院,这,也可以。”

  “真的?”

  路明远听说他现在就可以办一个书院,大吃一惊。随后他想到了一个问题,

  “夫子,学生的意思是说,官府那边不限制?”

  “为什么要限制?”

  “不是说关于典籍的解析和神通的传承不能外传的嘛?怎么我现在有气运点了,就可以随便创书院了?”

  听到这话,崔老夫子有些意外的看了自己那个看起来很聪明的学生一眼,“明远,你要知道,如果一个人真要有那么多气运点的话,他都可以直接去官府买一套传承了,何必这么麻烦还办个书院?”

  “额!”

  听闻此话,路明远确实有些傻眼。

  果然啊,金钱无所不能。

  如果你做不到这一点,那只能说明你的钱不够多而已。

  这,又是一个氪金就可以变强的社会。

  只是以前表现的不那么明显罢了。

  所以,官府不是限制老百姓接触这些传承,而是限制穷人接触。

  这真是一个残酷而又现实的世界。

  就在这时,崔老夫子突然说道:“对了明远,你这个书院准备怎么收费?不会还是和以前的书屋一个价钱吧?”

  “这个……”

  路明远有些迟疑,按照他和景致的想法,是想让更多的穷苦人家的孩子能够受到更好的教育,所以收费肯定不可能太高,每个学生一年顶多收个几十上百两就足够多了。

  不可能和书院一样,收你近千两银子。

  如果他们真那样做了,那最多也就是多了间平常的书院而已,顶多是扩大了些书院学子的名额罢了。

  这跟他们夫妻二人的理念完全不搭啊。

  见路明远这幅欲言又止的神情,崔老夫子一下便懂了,“明远,老师知道你是好心,但还是劝你最好不要这样做。

  你现在是能赚到大量气运点,但是你能保证你以后也可以?

  万一你将来要创造第二个神通呢,那光是一个神通石,都要一千万呢。

  而且你也想你这个书院能传承下去吧,那你想过一个问题没有,如果你真这样做了,没有了你的支持,你这书院还能传承的下去?

  再一个,你收费那么低,你让其他书院怎么办?

  书院都收不上学费,那还能请来足够的老师?

  没了老师,那书院还办的下去?

  没了书院,那学生们怎么学习,难道都去私塾?”

  额,听着崔老夫子这绝命五连问,路明远的额头开始微微冒汗。

  虽然这些问题他也有想过,但是直到现在他还是没有一个很好的解决办法。

  他目前的策略就是拖,拖到时机成熟。

  至于什么时候时机成熟,路明远也不太清楚,他只是隐隐约约有种感觉。

  而且不这样做,总不能让他去提高这全体人民的收入,或者让老师们都无私奉献吧?

  这更不现实。

  再说,如果他真能做到这些,那他哪还来办什么书院啊,早就跑去成神做祖,享受生活了。

  “老师,我的想法是目前先做一个大点的书屋,等以后再升级为书院。”

  说完,路明远还在心里补了句:至于升级成为书院后,还没有找到一个切实可行的方法的话,那就只能放弃了一部分人了,最多到时候再办一个大型书屋补充一下。

  对于路明远这个稳妥的想法,崔老夫子也深表赞同。

  随后,路明远表明了今后不再来上课的意思,夫子也没有强留,只说去书办殿办个手续,到了七月毕业的时间再来一趟就行了。

  告别了夫子之后,路明远便依言来到了书办殿。

  殿内,还是那个一身素裙的小姐姐,云逸青,云书办。

  办好了休学手续之后,路明远踏出书办殿的那一瞬间,长长的吐了一口气。

  从此,他就是一个社会人了,可以自由的修行了。

  再也不必每天起早贪黑的坐在教室里了。

  自由了!

  顿时,心情愉悦的路明远觉得书院里的景色更加美丽动人了,之后他便在书院里面闲逛了起来,顺便欣赏欣赏书院里的风景。

  先是逛了逛书院南侧的风雩亭,紧接着,他又去了西侧的紫竹林。

  在紫竹林的小溪旁,路明远却意外的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苑少松。

  苑少松是路明远的同学,两人一起在崔老夫子门下求学,算得上是同班同学,不过苑少松的觉醒时间比较晚,记得是在下个月,所以他目前还在学校里。

  相见后,两人叙了叙旧,并说好了以后一起出来玩。

  就在这时,苑少松突然问道:

  “明远,那个【农用工具大全】神通真的是你创造的嘛?

  那你可赚大了。”

  之后,路明远才从苑少松口中得知,农家今天早上竟然直接在书院里面将他路明远创造神通的事情给公开了,而且还让大家回去帮忙宣传宣传。

  听到此处,路明远有些明白农家的宣传策略了。

  这是要走学生路线。

  而且,他对于崔老夫子知道自己这个神通的事情也有了猜测。

  原先,他还以为夫子是通过苏近苏师兄那边知道的。

  和苑少松告辞离开后,路明远还没有走远,就听到后面传来了一道比较刻意的“切”声。

  路明远知道,这是和苑少松同行的那位名叫莫东才的少年发出的。

  这小子刚才就看他不顺眼,一直斜着眼睛瞥着他。路明远也不知道自己怎么得罪这小子了,他们两人还是第一次见面,所以听到这个切字,他特意放满了脚步,竖着耳朵,想听一听原因。

  “东才,你刚才怎么一回事?你和明远应该不认识吧,怎么那样啊?”

  这是苑少松的声音。

  “从我知道他是路明远开始,我就讨厌他。特别是他创造了那个什么劳神子破神通……”

  这是那位莫东才的少年说的。不过不知道为什么,这句话路明远听得特别清晰,好像是对方特意放大了声音似的。

  “破神通?不是啊,这不是……”

  话没说完,苑少松便停下来了,因为他想起了自己身边这个少年家里的行当。

  “没错,我们家就是卖农具的。他路明远这个神通一出,我家的农具还卖得出去?我说说他怎么了?

  而且不光是我家里,等过一段时间,不管是卖锅碗瓢盆的,还是卖桌凳床椅的,估计都得破产……”

  “……”

  之后的话语路明远已经听不清楚了,事实上他也不用听了。

  他没想到自己的这个工具神通会对社会造成这么大的影响,竟然可能使一大批手工业者和相关的店铺倒闭?

  或许当时他想到了,但是却没有在意,毕竟事不关己,而且也只是空想而已,不亲眼看到的话,总觉得没有多么严重。

  想到此处,路明远刚才的那股高兴劲瞬间不知道丢到哪里去了,此刻,他突然想去“老李家铁匠铺”看看,看看这铁匠铺如今到底怎么样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