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现代修真 修仙从己未津门开始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八十章 破解之法

修仙从己未津门开始 葫芦不是瓢 1 23 30362021.11.05 11:00

  萨满,又或者萨满教,流行于华夏北方的阿尔泰语系各民族。各个民族的萨满作法方式不同,称呼不同,但基本程序是完全相同的。

  基本上分为:请神、降神、领神、送神这四个步骤。

  萨满教认为万物有灵,便是风雨雷电等自然现象也有其灵,所以各个氏族、民族的萨满,所会的术法都有所不同。

  那老太传习的这一支,擅长请狼、鹰、虎、熊上身,又会一些骨卜之术。对付一般的邪祟那真是绰绰有余,可那老太流年不利,偏偏连续赶上两个棘手的难题。

  头一个是邪门歪道设下的七煞阳魂阵,再有便是眼前的诅咒邪术。此咒术与赵大关的三魂七魄纠缠在一起,若想拔除,除非把赵大关的三魂七魄搅散。那时候咒术是拔除了,赵大关什么样就不好说了。

  倪秋凤急了,握住那老太的双手恳求道:“老太太,求求您给指一条明路。我可全都指望您了。”

  那老太沉吟一番,说道:“不急不急,这萨满法术,不说津门,便是算上京师,我那老太敢说第二,便没人敢认第一。不过,说到这术法,自然是有人比老太太我强的。”

  “老太太您说。”

  “这津门城里藏龙卧虎,月前我来李家大宅驱邪,不想遭了歹人算计。还好同行的有一男二女,一女是梅山水师,擅用猖兵;一女古灵精怪,擅驭蛇,像是苗疆鬼草婆;最后一个男子,却是道门高人,术法无双!

  小丫头,你要想解除这邪咒,怕是要求到这三人头上了。”

  “老太太,那我该上哪儿找这三人?”

  那老太摇摇头,说道:“这就不是我能知道的了,不过那男子姓费,女子一个叫梅三姑,一个叫符芸昭。”

  倪秋凤眨眨眼:“啊?”

  她怎么也没想到,问题转了一圈儿又落到了费景庭身上。单说姓费她还不敢信,但符芸昭她认识啊,就是跟在费景庭身旁的小丫头。

  那老太一双浑浊的眸子盯着倪秋凤看了半晌,突然道:“咦?小丫头,你认识他们?”

  倪秋凤点点头:“认识……认识得不能再认识了。”

  此刻倪秋凤内心杂乱,此前她只当费景庭烦了自己身旁跟着的拖油瓶,便随便找了个修道的借口。

  想想也是,喝过洋墨水,从穿着打扮到说话行事,都透着一股子新派作风,哪里跟修道沾的上边儿?

  不想,却是自己多心了,原来人家景庭哥真的是修道有成的高人!

  刻下却不容她多想,原本心灰意冷的赵大关却急道:“秋凤丫头,你认识那几位高人?”

  “嗯,以前就住在大杂院……后来搬走了。”

  “那你知道高人搬到哪儿了吗?”

  “知道。”

  由不得赵大关不急躁,这顽疾、邪咒困扰了他二十几年,其间请了不少道士、和尚来拔除,结果无一例外全都失败,而且赵大关很怀疑这些人究竟有没有法术。方才却是不同,那老太施法,他分明感受到胸口剧痛,连带着痛到了灵魂里。

  这是活生生的法术啊!

  这位会法术的老太太既然说有比她还厉害的高人,那说不定自己这顽疾还真有希望了!

  那老太笑了:“这却是巧了。上次因故匆匆一别,老身正好去见见故人。丫头,赶紧带路吧。”

  “对对,我去叫车!”

  事不宜迟,赵大关穿好衣物跑出去叫了两辆黄包车,载着三人直奔费景庭新居。

  到了地方,倪秋凤看着熟悉的小院,心中五味杂陈。上次一别,好些时日没过来,院子里的树木都抽了新叶,也不知景庭哥此番见了自己又作何想法。

  她咬着嘴唇拍了拍门,过了一会儿,隔着门缝便瞧见费景庭施施然走了出来。

  门开,费景庭平静的看了眼倪秋凤,旋即看见身后的那老太,脸上顿时浮现笑容:“哟,老太太可安好?当日一别,可是月余不见啦。”

  那老太笑得没口子道:“好好,都好。费先生……”

  “老太太叫我费景庭就好,在您面前我可当不得先生。”

  “好,费小子,这都快一个月了,怎么也没见你来大王庄?老太太我可是等着你上门做客呢。”

  “请进请进,哈哈,我是怕搅扰老太太清修。再也最近也是杂事缠身,快里边请,咱们屋里叙话。”

  费景庭将三人让到屋子里,不待他动弹,倪秋凤已经悄然去到厨房里沏茶。

  几人落座,待茶水上来,略略叙话,那老太便说明了来意。

  “费小子,我这次是来给你找麻烦来了。”

  “老太太您说。”

  烟袋锅子一点赵大关,那老太说道:“我给这人看邪病,却遇了难事。邪咒附着在三魂七魄之中,极难拔除。如若用强,我怕这人也保不住。费小子你道法高深,说不定有什么办法。”

  “哦?”

  费景庭看向赵大关,后者立刻讪笑道:“费先生,实在是麻烦您了。您放心,不管成不成,必有一份厚礼送上。”

  那老太斜眼道:“费小子可看不上你那点钱财。”

  费景庭心道,这得分什么时候,俩月前别说厚礼,给他几块大洋他都能乐半天。现如今嘛,给他百八十万他都不在乎。他一个修道之人,在乎那些俗物有什么用?

  “是,是……”赵大关唯唯诺诺,不知该如何接话。

  倪秋凤开口道:“赵伯伯,您掀开衣物,让……景庭哥瞧瞧。”

  这一声景庭哥极尽哀婉,听得费景庭忍不住瞥了其一眼,随即才看向掀开衣服的赵大关。

  但见其左胸口生着一颗漆黑肉瘤,好似骷髅鬼脸,那骷髅还会转动,嘴巴开阖发出莫名声响,跟着便恶臭临鼻!

  费景庭眼睛开阖间,阴阳眼开启,只见那骷髅鬼脸黑气环绕,若有若无的煞气从四面八方汇聚而来。

  不用系统提醒,费景庭也能看出来这东西是邪术所致。

  略略沉思,费景庭说道:“你端坐好,别动。”说罢真气流转,手中指决变换,清喝一声:“破!”

  此为太上洞渊秘法中的破邪术,专破各类邪术。

  剑指一点灵光点出,迅速没入骷髅肉瘤,那肉瘤起初并无反应,待过了片刻,肉瘤五官挪移,陡然发出不似人声的凄厉惨叫。

  与此同时,那肉瘤好似被戳破了的气球,迅速干瘪下去,升腾的黑气盘旋着向费景庭袭来。

  费景庭从口袋里掏出玉琥,那玉琥振颤中隐隐发出清音,席卷而来的黑气盘旋着,好似泥牛入海般迅速被玉琥吸收。待黑气被吞噬了个干净,玉琥停止振颤,隐隐逸出一缕比之前更浓厚的灵机。

  赵大关惊奇地看着眼前的一幕,眨眨眼,摸向自己胸口,却发现皮肤除了有些皲裂外,再无其他异样。

  反应了半晌,赵大关起身就跪在了地上,口头不止:“法师神通广大,大恩大德没齿难忘啊~”

  “还没完,坐好别动!”

  “哎哎~”

  赵大关应了一声,爬起来紧忙坐好。

  费景庭手决连连变化,剑指指出:“解!”

  此为太上洞渊秘法中的解邪术法。指尖一点金光闪烁,将赵大关笼罩,一张扭曲的鬼脸被金光逼得从赵大关胸口冒出。

  那鬼脸扭曲、嘶吼,任凭金光拖拽,却始终顽固的将半张脸藏在赵大关的身体之中。

  又持续片刻,始终咬着牙关的赵大关闷哼出声,额头沁出冷汗,显是疼得厉害,费景庭见此紧忙收了法术。

  一旁的那老太叹息一声:“就差一点……只可惜这邪咒太过霸道,当世之人怕是没有解得了的。”

  “法师?”赵大关看向费景庭。

  费景庭沉吟道:“我道行不够,怕是解不了。你不如去请下茅山或者龙虎山的道士试试看?”

  赵大关哭丧着脸说道:“法师,我要是能请到,何至于拖延到现在?还请法师慈悲,救我一救。”

  那老太也道:“费小子,我看你肯定还有办法,就别藏着掖着了。”

  费景庭笑了:“还是老太太您了解我……嗯,我有一法,虽然不能根除,但可以将其压制。以秘法做一法器,时时佩戴,想来可以克制一二。”

  “哎呀,好好,压制就好。那法器所需几何,法师您只管言语,便是倾家荡产,这钱我也拿!”

  此邪咒汇聚四方阴煞之气,而玉琥中的云篆法阵刚好可以吸纳阴煞,让赵大关佩戴一块蚀刻的法阵的玉牌,不但可以压制邪咒,定期更换,就当给玉琥充电了,一举两得。

  而费景庭如今已进入炼精化炁之境,又修习了天目术,不论是真气还是神念,都远非当日可比。蚀刻如此法阵,不过三、四日的光景而已。

  倪秋凤眼珠转转,觉着费景庭不好开口索要好处,便隐晦地拉了拉赵大关,使了个眼色过去。

  赵大关眼见费景庭不说话,当即会意,紧忙告罪一声,跟着倪秋凤到了一旁。也不知二人是怎么谈的,费景庭跟那老太叙着话,一盏茶的工夫便见二人回来,赵大关说了几句感激的话,便告辞离去。

举报

扫一扫,手机接着读

扫一扫 · 手机接着看

公交、地铁随心阅读,新用户还可享14天限免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New客户端Windows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点击,起点中文网送APP下载福利

关闭浮层

起点中文网送APP下载福利,新用户14天限免权益

扫码下载APP领取

新版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