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现代修真 鸿蒙序列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10章 霍格沃兹欢迎您

鸿蒙序列 东方帝暝 2518 2020.01.10 12:15

  眼前违背常理的一幕让常昊一时有些回不过神来。

  他的确听爷爷说过一些上古时期的神物会诞生出灵韵,本体是石头的叫石灵;本体是镜子的叫镜灵;本体是马桶的就叫...反正这柄自称叫月虹的剑灵绝对是个几千岁的老古董,可为什么长着张粉嫩嫩的娃娃脸?不该是个老大爷吗?

  “你的眼神有点奇怪啊,该不会以为像小说里男主人公的戒指里都会藏着个老头吧?”小男孩眼神戏谑着说道。

  常昊摸摸后脑勺不好意思道:“毕竟听爷爷说他和这柄剑是同一个时期的存在,理所当然的以为剑灵也会是个老人。”

  “灵韵一物乃天生地养,体型模样均由自己定夺,和岁月流逝无关。”小男孩模样的剑灵瞅了眼墙壁上挂着的贵族礼服,身上也跟着幻化出一模一样的款式,但小家伙显然觉得这样高领厚衬的衣服穿着很不舒服,很快又换了回来。

  “我们之前见过面吧?”常昊有些不太确定的说道:“我应该在老宅院的地下室见过你...的本体。”

  “确切点说,这应该是我们第三次见面了。”

  小男孩坐在床沿,掰着手指头说:“五千年前你刚出生的时候我就见过你,那时你尚在襁褓,很快被施以冰封术雪藏。第二次就是你年幼时跑进地下室玩耍,有过匆匆一面。”

  “转眼又是几千年,时间过得真快。”阳光照在小男孩的侧脸,他淡淡的笑,稚嫩的脸庞浮现过饱尝沧桑的痕迹。

  常昊看着那时隔千年的笑脸,心里不知为何有种心痛的感觉。

  小家伙摇摇头,跃下床绕着常昊转了一圈,仔细打量着他,目光锐利的像一柄柄无形的剑,常昊只觉得自己好像躺在CT机的扫描仪下,里里外外的秘密都被人看了个光。

  “筑基境初期修为,修炼的破灭袭和燕返,心法看起来应该是清静经,身体素质还算马马虎虎吧。”月虹剑灵一双火眼金睛很快就把常昊的老底全部翻了出来,分毫不差。

  常昊脸上挂满谄媚的笑,搓着手道:“好剑灵啊好剑灵,既然你刚才都叫我一声小主人了,那总该教我些厉害的法门用来防身吧?在长江水底的时候我可是被欺负的够呛。”

  “教是会教的,毕竟你的资质比起当年你同时期的老爸来说实在要好太多,天生的剑灵根不说,对五行灵力的接纳程度也还过得去。”面孔稚嫩但语气却老气横秋的小男孩想起几千年前的趣事,笑道:“你老爸当初没你这么幸运,天生就是个五行灵力的绝缘体,想用五行法术还得跟别人借。”

  “剑灵根?”常昊并不明白这三个字代表什么意思。

  至于五行灵力他倒是清楚,掌握金木水火土这五种基础灵力辅以相对应的法门,可以施展出威力和功用各不相同的五行法术,常昊小时候就经常看到爷爷懒得打扫卫生,弹指一记“卷尘术”就把家里清理的纤尘不染,特别神奇。

  “每个修士在丹田处都有灵根,而灵根属性有很多种,有常见的金木水火土,也有变异的光暗冰雷风。”小男孩伸出指头如数家珍,“大部分修士都是多属性的杂灵根,比如土木两系灵根或是金火水三系灵根这样。灵根属性越单一,相比杂灵根的修炼速度和高度都会有明显提升。”

  小男孩忽然话锋一转,“但世界上总有那么些福源深厚的家伙,他们的灵根属性既不在五行之内,也非变异之体。”

  “我教你套内视己身的法门,你自己看一看吧。”

  常昊按照剑灵所授,沉下心神,以灵力流凝聚成自己的模样游走自身,内视丹田位置,果不其然发现一处宛如高台般的奇异东西,这道筑起的高台上漂浮着几缕云雾。

  “如果是火灵根,这道高台上就会是烈焰焚烧。如果是雷灵根,就会是电闪雷鸣,各具异象,一目了然的。”

  常昊被身边突然响起的声音吓得半死,一扭头才发现是剑灵也跟着钻进他的身体。

  常昊没好气的嘟囔道:“这好歹是我的身体,进来前也要和我说一声啊。”

  “反正以后都是要经常进来的,你习惯了就好。”剑灵把额前的长发往后一抹,弄成一个奸诈的大背头,得意的笑。

  剑灵指了指那些安静漂浮的云雾说:“那些云雾就是剑灵根的雏形,随着你修为不断精进,这些云雾会逐渐凝聚成利剑模样。待你晋入金丹境,整个丹田都会变成一柄利剑。”

  看着常昊似乎想说什么,心有灵犀的剑灵立刻阻止他道:“是不是想说就跟电视剧里那些拿剑的张嘴一喷,一口飞剑就从嘴里迎风变成三尺自行杀敌那样?太low了吧你。”

  常昊心里一举卧槽,瞪直了眉毛,“你还挺时髦啊。”

  “剑灵也得与时俱进么,再说了,我看过的仙侠电视剧比你吃的饭都多。”剑灵很不屑的撇了撇嘴,想来他对那些近来质量愈发突破下限的仙侠烂片也表示出了强烈的谴责。

  “老爷子之所以让你去长江下寻我,一是考验你,二是让我今后跟在你身边指导你。”剑灵嘴角弯的能挂油瓶说道:“毕竟老爷子是条龙,修为厉害是一码事,会不会用剑那就是另外一码事了。要知道当初你老爹在还没成就人皇之前,也是从我这学的高深剑法呢,你可知足吧。”

  常昊眨了眨眼睛,“那咱要不要来个滴血认主?”

  “咋那些烂俗电视剧里演啥你都信?”

  “古时滴血认主的传言难道是假的?”

  “我是神剑哎!神剑你知道吗?你觉得区区一滴血就能束缚住一柄神剑?”小家伙感觉自己竟被小瞧了,猛跳起来,给常昊的膝盖来了记狠的,后者顿时疼的鬼哭狼嚎起来。

  人小鬼大的剑灵哼了一声,“现在的当务之急,是要找个不引人注意的地方继续修行。既然老爷子不远千里也要把你送来这里,向来那个叫海瑟薇的小妞应该另有门路。”

  “嚯,说曹操,曹操到。”剑灵自言自语着身形重新没入剑中,月虹剑迎风化作剑光遁回储物戒指里。

  房间的门在两声轻扣后打开,推门而入的海瑟薇看着常昊正抱着膝盖倒抽冷气,关心道:“摔着了?”

  常昊自然不会说自己刚才被自己的剑灵给揍了,随便找了个理由搪塞过去,抬头问道:“是今天有什么新安排?”

  “倒也谈不上什么安排。”海瑟薇挽起鬓角的发丝,歉声道:“因为温莎城堡毕竟是英国皇家的核心场所,难免人多眼杂,到处都是保镖护卫以及侍从,我想这应该和东方修士们常谈的静修有不小的冲突,这是我的疏忽,请您原谅。”

  “所以,请允许我向您和常歌小姐推荐在下曾经就读的一所学校。我已经和学校教授们取得联系,他们非常乐意为两位提供修炼场地。那里环境清幽,我想您一定会喜欢的。”

  常昊眼睛猛地一亮,倒不是因为瞌睡就有人送枕头,而是海瑟薇口中的那所学校,他已经隐隐猜到是何方神圣。

  在大不列颠漫长的历史中,那所学院留下过太多辉煌,以致于那所学校有资格出现在爷爷亲手撰写的历史文本中。

  看到常昊眼眸中闪过的光,海瑟薇明白他已经知晓她嘴中的“那所学校”指的是什么,她自豪一笑,伸出手来。

  “霍格沃兹欢迎您。”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