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现代修真 鸿蒙序列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37章 又多一票壮汉(求收藏求推荐)

鸿蒙序列 东方帝暝 4160 2020.02.02 11:50

  “潘大哥,就是这帮强盗老是找我们麻烦。”去而复返的莫顿站在一只肚皮滚圆的熊猫身旁用手指指点点,活脱脱一副就是在外面受欺负了的小孩找兄长帮他出气的口吻。

  “都是兄弟,你们熊人族的事,就是我们熊猫族的事。”熊猫人潘塔掂了掂酒桶一样滚圆的肚子,论个头他比莫顿要矮半分,但胜在身材是横向发展,他把粗壮的手指掰的咔嚓作响,“弟兄们,让这些强盗知道欺负我们兄弟的下场!”

  “日强盗先人!”熊猫战士们抄起随身携带的酒囊灌下一大口烈酒,他们的脸色顿时变得像火烧一样,虬龙般的血管从他们的皮肤下显露出来,魁梧的身体在剧烈颤抖着。

  血脉贲张间,浓郁的血色涌上他们的双眼,但清明仍在。

  好家伙,是醉拳!常昊一眼就认出来这是什么路数。

  潘塔仰天一声咆哮,抄起傍身的石棍从山顶向强盗们发起自上而下的冲锋,其余的熊猫人战士紧随其后。他们看似臃肿的身形其实异常的轻巧,每个熊猫人都是灵活的胖子。

  冲锋路上但凡有不长眼的地精挡路,他们会直接用肚皮发起一波肉弹冲击撞开弱不禁风的敌人,而像比较难处理的披甲食人魔,则会成为熊猫人战士无间配合的最好木桩。

  熊猫人战士五五为一组,他们分别瞅准了食人魔的四肢和脑袋。食人魔不甘示弱的拎起树干就砸,可没有一丁点功夫底子的食人魔哪里摸得着熊猫人的影子,全砸了个寂寞。

  熊猫人战士蹬鼻子上脸,直接一记重拳砸在食人魔丑陋的脸上,食人魔的鼻梁当即断成好几节,鲜血跟不要钱的红染料一样流淌出来,整张脸看上去像是被陨石砸中了一样。

  食人魔想丢掉树干捂住鼻子止血,他这才惊恐的发现,自己的四肢关节早已经被熊猫人战士给卸掉了。别说是抬手了,现在他甚至连弯一下手指都是奢望。

  远远瞧见有只卑劣的熊地精趁熊人战士回防不及竟然要对女人儿童下手,潘塔冷哼一声,眼眸中血色更胜一分,掂了掂手中石棍,目测好距离,脚下步伐斜着小跑出两步,旋即把石棍像标枪一样投掷出去。

  石棍破空竟隐生雷鸣之音,无比精准的命中强盗熊地精的后脊,石棍刺穿肉体后余劲未消,棍柄深深的没入土地,熊地精张大嘴巴发出不甘的哀嚎,鲜血顺着石棍染红大地。

  披甲食人魔是强盗势力中最能拿得出手的家伙,但在熊猫人战士的侧翼突袭和熊人战士反冲锋的攻击下,这些身高超过三米的庞然大物也渐渐无法再控制住局面。而且地精这种只会寄人篱下的附庸种族,玩狐假虎威的那套还行,要他们在大逆风的局势下鼓起血性和勇气去浴血战斗?

  赫伯特说,地精要是敢主动上阵杀敌,他就敢立马戒蜂蜜!

  随着越来越多的食人魔木桩被来自东方的关节技卸掉了四肢关节,拼命死守妇女儿童的修士们压力骤减,终于能够喘上一口气。而渭水剑庐的几个弟子已经杀红了眼,直接御剑而起砍下了几头食人魔的脑袋。

  前几天他们奉常师兄之命御剑升空勘探地形,就是这些食人魔用削尖的树干从地面狙击他们,有几个年轻的师弟因为护体灵力不够凝练被击落,落下不轻的伤势,要不是常歌师姐帮忙疗伤,能不能挺过来都是两说。

  他们今天要是不杀几头食人魔,哪能平心中那口恶气?

  丢盔弃甲的地精们潮水般向峡谷出口跑去,本就业余的阵型倒是先被他们自己扯的七零八落,这些地精恨不得爹妈给他们少生了两条腿,没了作为主力的食人魔,给他们十个胆子也不敢和熊人和熊猫人正面为敌。

  “老板,他们想撤!”赫伯特眯了眯眼,混乱中他看到峡谷另一侧的山头上有几个熟悉的人影闪过,大吼道:“好家伙!那几个强盗势力的头子原来就在咱们的头顶上看好戏!”

  “你确定他们就是头领?”常昊眼中闪过一抹狠戾。

  “错不了,他们的鞋拔子脸我不会认错的!”赫伯特应道。

  常昊没有再出声,他浑身气血鼓荡如潮,眼眸中变得金灿一片。从侧翼杀出与赫伯特会师的熊猫人潘塔瞧见常昊眼中充满肃杀意味的金色光芒,当即惊骇的扭开视线。

  他从那个人类的眼神中读懂了杀戮的味道,很浓很浓。

  明明这个男人要比他要矮一头不止,可不知道为什么,潘塔在常昊面前却有种仰视高山之巅上的巨龙一样的错觉。

  常昊低吼一声,胸膛中激荡的金色龙血如同火山爆发般涌向四肢百骸,他的身形电射而出,一步踏碎了峡谷岩壁,整个人竟在近乎垂直的岩壁上全速奔跑起来,每一步带起的骇人巨力都直接将他脚下的岩壁踩出深坑,然后炸成齑粉。

  他像一头愤怒的龙,以最直接最狂暴的方式展现力量。

  “我滴个亲娘嘞,这位兄弟究竟是人还是巨龙?”潘塔惊的差点把眼珠子瞪出来,常昊在垂直岩壁上如履平地的模样着实把他吓得不轻,这得多大的力气才能做到这种程度?

  赫伯特搭着潘塔的肩膀,换作他第一次见到这种情形估计也是这副模样。这段时间他有幸亲眼见证常昊是怎样没日没夜锤炼体魄的,在没有强盗骚扰的时候,他肩膀上永远扛着两块加起来绝对有几千斤重的花岗岩做深蹲和短途冲刺,这一做往往就是几百个,还不带脸红喘气的。

  在常昊的刺激下,熊人战士们也耳渲目染的开始自发的锻炼体魄。开玩笑,老板都这么卖力,身为下属还能不努力?

  现在的老板,怎么着也有一万斤的力气了吧?赫伯特出神想到,一万斤这个他以前想都不敢想的数字,现在自然而然的就蹦到嘴边。

  只敢在远处偷瞄几眼的卡洛手脚冰凉。

  在两三百米高的峭壁上如履平地的常昊脚下剑步轰鸣,一举登顶,几个强盗头子早已经被这种骇人听闻的登山方式吓得面无人色,尖叫着让身边配备劲弩的护卫拦住常昊。

  迎面弩箭袭来,这些看做工明显出自人族的劲弩或许可以让寻常人色变,但对于常昊来说根本不足为惧。

  他穿梭在瓢泼箭雨中,甚至懒得拔剑。一只淬毒的弩箭射向他的眼窝,他抬手截住,握断成两截,朝颤抖举着弓弩的护卫咧开一个狰狞的笑容。

  常昊如猛虎入羊圈,简简单单的一拳一脚就能轻易夺走这些强盗的生命。他一手箍住强盗头子的脖子,稍稍用力,就把这位臭名昭著强盗的项上人头挤碎成烂掉的西瓜。然后转身又是摧碑裂石的一脚,直接把另一位强盗头子的胸膛踏的深深凹陷进去,前胸贴后背,当场就咽气去见阿里巴巴了。

  他本无意杀戮,但谁叫这些卑劣到骨子里的强盗一而再再而三的要伤害他的朋友和亲人。对于这些完全摒弃良知的垃圾,最好的办法就是送他们下地狱。

  不过几个眨眼的功夫,山头上唯一还站着的人就只剩下常昊,他忽然察觉到什么,眯起眼睛看向另一个紧挨的山头。

  亲眼目睹血腥一幕的卡洛手忙脚乱的就要跑,他没敢去看那个人类好似太阳一样的金色眼睛。

  他害怕之余,却又不由自主的感到兴奋。他兴奋的是刚铎地区的同行们被被那人全部宰了,那自己岂不是可以趁着这个千载难逢机会成为刚铎地区唯一的强盗王?

  正当卡洛做着强盗王的美梦时,一只弩箭破空而来,径直洞穿了他的喉咙。他软绵绵的瘫倒在地,刺眼的红色浸染了他的视野。他到死都不明白,弩箭的有效射程不过一两百米,那个人类为什么能隔着这么远而且这么精准的击杀他。

  “如果当初没招惹这个死神,就好了...”随着最后一个念头的消散,亲手把刚铎强盗势力带上绝路的卡洛咽气了。

  常昊放下角度朝天的弓弩,凝聚在弓弩沟槽上的灵力也为之散去,他收缴了这些强盗头子们堪称肥硕的腰包,简单看了几眼,倒真发现不少值钱玩意,随后便走下山去。

  白露峡谷中,熊人战士和熊猫人已经利索的把战场打扫完毕,食人魔身上的生铁盔甲可是值钱的家伙,潘塔乐呵呵的把比他还高半截的盔甲抱在怀里,笑的像个土财主。

  见到常昊回来,所有熊人战士都立刻停下手中的活计站的笔直,熊猫人见到这架势,下意识的也跟着站直了腰。

  “老板,给你介绍一下,熊猫人潘塔,是我的老朋友。”赫伯特把潘塔拉到身前介绍道。

  “谢谢你们的仗义援手,我代表所有人向你和所有熊猫人战士致以最崇高的敬意。”常昊微笑着说:“你那手投掷的功夫火候很足,几百米开外指哪打哪,很厉害。”

  “那是咱熊猫族战士看家的本领之一,雷矛。要是武器趁手的话,三百米距离内咱能一矛定生死。”

  瞧常昊对他们的功夫赞不绝口,潘塔连忙趁热打铁道:“老板,不知道我们熊猫族能不能做你的追随者?”

  “哦?我听赫伯特说你们在这里扎根了很长一段时间,刚铎就是你们的家,为什么会想到离开家乡做我这样一个前途未卜的人类的追随者?”常昊不免有些好奇。

  “我们是兽人,身体里永远都流淌着渴望战斗的血液。如果老是窝在刚铎里和这群强盗为伴,要不了多久我们怕是都会生锈了吧?我们也想出去见识更广阔的世界,我的直觉告诉我,能够跟随您这样一位强者,只会是我们的荣幸。”

  潘塔狡黠一笑,“而且我听赫伯特说起老板您也是打九州大陆那边来的修士,跟着老乡混,准没错。”

  常昊忍住笑把手一摊道:“很高兴能得到你的认可,可是你要知道我到现在都还没找到个能安身立命的地方呢。”

  “以老板您的实力,获取一块封地那是迟早的事情啦。”潘塔说道:“不过封地这种事可不能随便,如果随便找个地方立地为王,短期不会有什么麻烦,但若碰上兽人军队或者神庙核查,那就是言不正名不顺,和这伙强盗没什么区别。”

  “兽人军队我倒明白,但神庙又是什么?”常昊问到。

  “神庙的权利很大,是能凌驾在军部之上的官方组织,和王国议会并列撑起了兽人王国的贵族圈,神庙培训和产出祭祀派往各个军队任职。”

  赫伯特曾在兽人正规军中服役,所以对这块很清楚,接过话头道:“神庙的祭祀掌握着独有且种类繁多的战歌和战舞,可以为战场上的兽人士兵赋予种种增益光环,比如防御增强或是痛觉减弱这样的效果。同时也可以为敌人套上诸如迟钝、失忆、脆弱等负面光环以削弱他们的战斗力。有时候祭祀的强弱甚至可以直接左右一场战役的胜负走向,所以祭祀在各个军团和驻地里地位都很高。”

  “听起来就像现代部队中的文职政委。”常歌噗嗤一笑。

  常昊脑海里浮现出一幅画面,祭祀往兽人士兵上套着五颜六色的增益光环一边大喊着:“你们被强化了,快去送!”

  “那看来我需要弄到一块合规合法的封地才行。”常昊自言自语道,忽然他想起一个强盗头子的腰包里有一张关于获取封地的宣传单,刚掏出来,身边就立刻围过来几个脑袋。

  “嘶!!协助战神之怒军团讨伐东边魔多的魔族先锋?是神庙疯了还是军部疯了?”赫伯特不可置信的喊出声来。

  “对战神之怒军团贡献最大的协助者可以获得一块在瓦罗尼安的封地。”潘塔把宣传单最下面的一行小字念完。

  战神之怒军团赫伯特是知道的,这支军团在兽人正规军中算是为数不多的劲旅,配备的清一色的精良武器和铠甲,打过几场被载入教科书里的硬仗,战斗力很是不俗。

  而就是这样一支劲旅,竟然需要外人来抵抗魔族先锋,甚至还开出奖励封地的赏赐,这前线的战事该是有多惨烈?

  “我会去协助战神之怒,拿下这块封地。”常昊说道。

  所有人听到这话全都倒吸了一口冷气。

  老板疯了吗?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