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现代修真 鸿蒙序列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25章 海上生活(求推荐求收藏)

鸿蒙序列 东方帝暝 5219 2020.01.21 18:00

  造船计划在第二天就被常昊提上日程。

  一艘木船如果想要在海上抵御住风暴和大浪,主要取决于这艘木船够不够大和结构结实,船身太小太窄都可能引发船体倾覆。而想要建造这样一艘木船,设计图纸必不可少。他们至少先得设计出一个方案,然后才能按照图纸来造船。

  但在一穷二白的荒岛上,想找张纸那是天方夜谭。

  常昊把面临的问题说给二女听,自己深深的皱起眉头。

  “造艘木船还需要什么设计方案和手稿?这种简单的事情难道不是嗖的一下就能想出几百种方法吗?”常歌嘟起嫣红的嘴唇埋怨道:“老哥你也太小瞧我了吧。”

  常歌随手捡起一片贝壳就在沙滩上比划起来,木船结构的侧重点和剖析平面图眨眼的功夫便信手捏来,关于如何制造甚至是最细微之处都说的头头是道。艾米莉亚在一旁听得只剩频频点头和张大嘴巴的份,如果不是因为她们俩是关系好到可以睡一个被窝的姐妹,她简直要怀疑常歌的身体里是不是住着一个有三十年造船经验的大叔灵魂了。

  常昊猛然醒悟,自嘲一笑,他怎么就忘记了自己妹妹是个在不到十岁时就能制造出飞天动力盔甲的超级天才?

  造船工程在有了常歌这位物理学女天才的加入后,木船的造型和轮廓很快被敲定,而某些人则仗着自己有把子蛮力就把所有活计都揽到了自己头上,一段段几百斤重的柚木在锋利无匹的月虹剑下纷纷被裁成构筑船体所需的各种样式。

  重体力活容易出汗,常昊索性脱了上衣,露出岩石般虬结的肌肉和胸膛,看的常歌一阵目眩神迷,总找着各种借口上来揩油。欧洲贵族出身的艾米莉亚也无法抗拒这种雄性荷尔蒙爆表的流线身材,借着帮他擦汗的机会凑近了看,激动到小心脏都差点跳出来。

  常昊心想他一个大男人被看光了也不会少块肉,索性就任由两双魔爪闲着没事在他身上瞎晃悠,自己埋头干活。

  船体的龙骨和甲板之间仅靠缝隙契合并不保险,碰上足够大的风浪和严重撞击可能会出现解体的情况。常歌对此不敢大意,让常昊荒岛中心的高山采来了铁矿石,再按照她要求的标准雕刻成一枚枚铁钉打进船体内部加以稳固。

  艾米莉亚则是被常昊安排和剑灵一起在荒岛各处收集海上航行所需的诸如清水和水果等生活物资。这座荒岛似乎因为很久之前有龙这种领地意识极强的生物栖息,所以几乎见不到体型哪怕稍大些的存在,而且又有剑灵这样见多识广的存在跟着艾米莉亚,安全方面常昊完全不需要担心了。

  事实证明,艾米莉亚绝对是个资深吃货。早上带着剑灵出门的她傍晚回来时,储物戒指里面竟然移植了好几株荔枝树,上面无不挂着帐篷大小的蜂巢!

  天晓得她一个柔弱女子,是怎么把这么大又那么危险的玩意连着荔枝树一起给弄进储物戒指里去的。

  艾米莉亚说蜂蜜可以美容养颜,长时间的海上航行会让她们的皮肤干燥,需要蜂蜜这样天然的抗氧化滋补品来调理身子。这句话立刻得到常歌的高度赞同。

  常昊想起了以前电视上那句脍炙人口的广告词。

  女人,就该对自己好一点。

  造船工程进行的井然有序,不出四五天的功夫就已经有了大致雏形。常昊白天造船,晚上“表演”木桶炖自己。

  随着龙血花数量的不断减少,常昊的体魄也一天比一天强横。甚至在药液制造的幻境中,他还刻意压制体内龙威对炎龙幻象的威慑,仅用肉体硬抗流星火雨的洗礼。

  还真别说,这种看似有些胡来的行为却是让他锤炼体魄的效果更上一层楼。而且这种体魄增强的效果直接反馈在了造船进度上,木船每天都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不断成型。

  艾米莉亚也抽空教会常昊和常歌兽人族通用语言,常昊本以为短时间内想要掌握兽人语言会是件不容易的事,意外的他和常歌只用了几天时间就掌握了。

  艾米莉亚对此也表示无法理解,后来她大概明白是怎么回事,她认为是他们兄妹俩体内的龙血在起作用,毕竟龙就是兽的终极演化形态,能学会兽人语言似乎也就不奇怪了。

  至于精灵语,其实就是后世的英语,只不过在词汇以及发音上略有不同,掌握起来比兽人族语言简单了何止十倍?

  终于在常昊一行人抵达荒岛的十二天后,储备的龙血花全部消耗完毕,离开荒岛的木船也终于竣工。

  常昊此时的力道也已经达到了骇人听闻的三千斤。

  这位已经习惯穿着裤衩赤着上身遥望海平线的健美达人总是不住的感叹,究竟是什么让自己身边两个纯真善良的女孩变成了眼睛都不眨一下的揩油老手?真是叫人费解。

  常昊挑了个风和日丽的好日子,认准洋流的方向,随风杨帆起航。荒岛近海的海鲜们望着随波逐流渐渐远去的木船背影,热泪盈眶。走了好啊,走了好,这些两条腿的家伙们要是再不走,大家伙都要被那个胃不见底的男人吃光了!

  船只出海后两次遇到暴风雨,海上掀起的浪头足有六七米高,所幸龙骨经过多次加固,都有惊无险的撑了过去。

  日升月落,常昊他们不知不觉在海上漂流了大半个月。

  有道是学好数理化,走遍天下都不怕,很显然这个理是地理的理。虽然这里不是地球,但还是遵循着一套基本法则。

  他们的木船主要依靠风力,顺着洋流前行可以极大加快前进速度。虽然不明显,但常昊还是敏锐的感觉到海水的温度愈发温暖,这让在大海上漂流半个月的他心里有了底。只要向着温暖的海域前进,就有很大几率可以抵达文明社会。

  航海的过程起初新鲜,紧随而来的就是枯燥无味。放眼望去,周围永远是一成不变的蔚蓝,美是美,但架不住天天都看同样的景色。而且大半个月来他们在海上没有碰上过哪怕一条船,再不找点消遣时间的法子,几人怕是要憋死。

  常昊没有浪费一丝一毫的时间,碰上海风较大的时候,就借着海风扶摇直上练习还有些生涩的御剑术。在无数次狼狈落水后倒还真给他琢磨出了门道,现在他已经可以完美驾驭飞剑,尽情享受遨游天空穿梭于云海中的快感。

  爱美心切的两个女孩子为了避免被晒黑,大多时间都是窝在船舱里。她们两人的储物戒指里都塞满了在荒岛上收集的各种物资,动辄以吨计数。她们把蜜瓜切成小块摆在椰壳做成盘子里,再浇上一勺琥珀色的蜂蜜,简直甜到心坎里。她们还用冰魔法制造一些冰块放进椰青水中,一口下去那叫一个冰爽怡人。然后她们一边从某位赤膊老哥身上揩油一边品尝蜜瓜,这才是贵族小姐们应该享受的海上生活么!

  常昊在背后不止一次腹诽,这哪里是什么女贵族,分明就是两个觉醒了某种痴女属性的女流氓!

  除此之外,常昊还有些新发现。在一次下海浅水的时候,他发现在木船后水下十几米处一直跟着几只锤头鲨。起初他没在意,但过几天后,那些锤头鲨的背鳍上竟赫然骑着几名相貌狰狞的骑士,他们的眼神锐利的宛如刚开锋的箭头。

  常昊没有贸然动手驱逐,而是先咨询艾米莉亚的意见。

  “他们应该是海族的锤头鲨骑士。”艾米莉亚根据常昊的描述给出答复,语气认真且凝重:“我们应该驶入了海族的疆域,海中的锤头鲨先发现了我们,然后通过某种手段召唤它们的主人,也就是那些锤头鲨骑士来进一步监控我们。”

  “这些锤头鲨骑士的实力如何?”常昊舔了舔唇角,这是他现在最关心的问题。

  “西方魔法界和你们东方修仙界同样有着实力境界的详细划分,大境界区分是初级魔法师、中级魔法师、高级魔法师、大魔法师、魔导士、大魔导士和魔导师,分别对应了东方修仙界体系中的练气境、筑基境、金丹境、元婴境、化神境、炼虚境以及神游境。”

  艾米莉亚回忆以前家族中古书的记载道:“如果我记得不错的话,这些锤头鲨骑士严格来说不能用魔法职阶来判断实力,但充其量也就是你们东方修仙界炼气境圆满的实力。但因为海洋深处的压强,他们体魄被锤炼的格外强健,而且擅长和座下锤头鲨发动协同进攻,在水中尤为难缠。”

  “我记得西方骑士职阶有单独的一套实力划分体系,但现在一时半会想不起来了。”艾米莉亚有些懊恼的道。

  “炼气境圆满?那还算行,如果他们敢动歪脑筋,我不介意让他们有来无回。”在了解到对方几名锤头鲨骑士实力不如自己后,常昊依旧没打算先下手为强。因为他们现在身处大海,孤立无援,如果这些锤头鲨骑士破坏了他们的木船,到时候他们就会沦落到葬身大海的地步。

  不到万不得已,他不会在别人的地盘上主动出手,那太愚蠢了。

  接下来的几天时间里,那几名座头鲨骑士一直阴魂不散的尾随在船后,常昊也随时保持戒备,生怕这些家伙发神经给木船捅个窟窿。然后忽然有一天,这些跟屁虫消失的无影无踪,也不知道他们是判断这艘船没有威胁还是懒得再管,总之船后的航迹里再也寻不到锤头鲨骑士的踪影。

  船上的三人如释负重,被人尾随跟踪还不能动手赶人的滋味确实不太好受。为了庆祝身后不再跟着尾巴,当晚常昊摸黑下海捞了好些海鲜,在船尾来了一场炭火烧烤。

  常歌还在荒岛上的时候突发奇想,酿了一些果酒备用,谁知道这果酒尝起来清淡爽口,后劲可不小。晚上她只多喝了几口就有些上头,脸红的像猴子屁股,搂着常昊的脖子说今晚要和老哥睡。常昊只好先把瘫软如泥的常歌扶回舱室,替喜欢蹬被子的她掖好被角,这才回到船尾重新坐下。

  皎洁的月光下,一男一女面对面而坐,这是常昊第一次和艾米莉亚独处。

  “你们兄妹的关系真是好到让人羡慕呢。”艾米莉亚的穿着很是清凉,脸上挂着浅浅的笑。经过这么长时间的相处,她和常昊的关系已经非常亲近,在他面前也能够放得开了。

  “常家后代就我和常歌两人,不像你们欧洛因家族那样开枝散叶,从小我们兄妹俩就是互相照顾着长大的,自然比旁人要更亲近些。”说道自己妹妹,常昊脸上浮现出很温柔的笑,差点把艾米莉亚给看醉了。

  “常昊,说说你们小时候的事情给我听吧。”艾米莉亚拢了拢束缚住胸前巍峨风光的薄衣轻声说道:“你们兄妹是东方人皇的直系后代,论血脉的尊贵程度无人能及,本应该在当今华夏的上层圈子里叱咤风云,但为何你们十几年来一直不曾崭露头角,以你们兄妹的资质明明可以...我不明白。”

  “不知道你有没有听过华夏中一句很有哲理古话,叫做穷人的孩子早当家?”常昊微微一笑,“我和常歌从小过得并不是什么钟鸣鼎食的富家生活,相反,我们过得很艰辛,经常会饿肚子,会担心今晚有没有得吃,会因为没有零花钱而羡慕班上家境优越的孩子可以天天吃进口零食。”

  艾米莉亚眼睛睁的很大,她不敢相信自己所听到的。

  昔日东方人皇那是何等的存在?曾祖爷爷说过,那是比他们信奉的奥林匹斯山中那些主神还要强大许多倍的存在。

  可以毫不夸张的说,人皇的儿女从出生开始,就注定会站在这个世界的最巅峰。就好比从中土大陆时期开始绵延至今的欧洛因家族,已经完全掌控了英国乃至整个欧洲包括政治和军事在内的所有命脉,于明于暗都是说一不二。

  而现在那位东方人皇的儿子告诉竟然她,他竟然和他的妹妹小时候还会因为没钱而吃不饱饭!这简直不可想象!

  “爷爷从小就教会我们兄妹俩吃苦耐劳,他相信多吃苦总比多吃肉要来得强,事实也证明爷爷是对的,他还会教了很多对那个年龄来说很超前的知识给我们,所以我们成长的比别人家的孩子快很多。”

  常昊饮一口微涩的果酒,“而且我们自幼没有父母陪伴,生活中许多事都只能靠自己摸索着去解决。当时常歌第一次来月事,把她直接吓傻了,以为自己要死了。那晚我一直陪在她身边,一遍遍安慰她,告诉她没事。”

  “常歌,真的有一个很爱她的哥哥呢。”艾米莉亚可以想象,一对没有父母疼爱的兄妹在生活中会遇到多少坎坷。

  之前她也曾私下问过常歌类似的问题,得到的答案几乎如出一辙。常歌当时满脸幸福的和她说,因为他一直无微不至的照顾她。而她对于常昊而言,她总能把常昊生活中琐碎的事情安排的井井有条。

  艾米莉亚当时就无奈扶额。

  这当哥哥的是个妹控,而当妹妹的,恰好也是个兄控。

  “常歌还说,你们两人小时候...”艾米莉亚的声音细的像蚊子。

  “那都是上大学之前的老黄历了。”常昊老脸微微一红。

  艾米莉亚差点一口气没喘上来。

  常歌啊常歌,你对“小时候”这个词是不是有什么误解?管大学之前都叫小时候?

  “后来直到我们俩考上大学了,爷爷这才告诉我们其实我们家是很有钱的哦,以前只是为磨炼你们的意志而已啦。我倒还好,就是当时差点没把常歌给气晕过去。”

  回忆起往事,常昊滔滔不绝,月色下两人有说有笑,交杯换盏间,艾米莉亚不知道自己这是喝的第几杯果酒,感觉身体开始有些燥热,吹弹可破的脸颊升起两团诱人的酡红,让她本就美艳不可方物的面孔愈发惹人遐想。

  她忽然注意到对面的常昊停止了说话,慢慢站起身来,脸庞朝她跟前凑了过来。雄浑男子气息步步逼近,两人几乎脸贴脸,气氛一时间有些旖旎。艾米莉亚觉得脑袋“嗡”的一声,心头小鹿乱撞,心想难不成常昊要和她升华感情?

  她不讨厌常昊,经过这段时间的相处,相反还非常喜欢他身上那种东方人独有的气质和阳光的性格,比起英国那些依靠家族势力总喜欢自称绅士的男人实在要有魅力的多。

  虽然他有时候也喜欢耍坏,但她偏偏就吃那一套。可这里毕竟是露天船尾,亲密的举动至少也要等回到房间再说...

  正当不知道接下来该怎么办的艾米莉亚心中这般想时,她突然注意到常昊的目光依旧清澈,并没有充斥情欲,也没有紧盯她的脸,而是凝神看向她背后的海面。

  她从常昊微微泛金的眸子中看到火光倒映,猛然清醒。

  她回头看去,漆黑海平面的尽头,有一团火焰正在燃烧。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