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现代修真 鸿蒙序列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2章 我的爸妈是神仙?

鸿蒙序列 东方帝暝 3505 2020.01.02 12:00

  两周之后,夏城以北,虎梅坪。

  一辆出租车在虎梅坪下的石子路前缓缓停住,从这里再往前就是特别伤轮胎的山路,没有几个出租车司机愿意继续再往前开。

  要不是看上车的这兄妹俩着实和歹人挂不上钩,哪怕现在是青天白日,出租车司机也不敢一个人往这人迹罕至的深山老林里瞎窜。至于为啥这对俊男靓女要来这荒郊野外,就和他一个司机没任何关系了,收了钱后立刻掉头就走。

  出租车司机啧了啧嘴,他唯一有点可惜的,就是那位坐后座的女娃子真叫一个水灵养眼,一路上他偷瞄后视镜的次数没有一百也有八十,这种级别的美女,看一次少一次啊。

  确认扬尘而去的出租车从反光镜再看不到他们,常歌伸了个懒腰,畅快呼吸着久违的山间空气,右手无名指上的戒指朦胧起一阵微光,她身旁那只装得满满的行李箱顿时宛如青烟般消失不见,好似这只箱子从来没有出现过。

  这匪夷所思的一幕被那出租车司机瞧见,常歌绝对会被认为是都市传说中出没于在山林里的女妖精!

  那枚戒指正是只存在于传说中的储物戒指,是爷爷在他们兄妹俩上大学时送给他们的礼物。这种储物戒指可以在内部生成约十立方大小的静态空间,用于储存物品。只要戒指滴血认主后,存入和取出只凭意念即可。

  像这种上古时期的神奇物件,兄妹俩从来没有在外人面前暴露过,但现在是荒无人烟的野外,就没那么多限制了。

  “老规矩,咱们今年再比试一下,看看谁能先回到家?”常昊手指上的戒指也同样闪烁着存入行李。

  女孩嘴角弯起,露出两颗调皮虎牙,直接用行动做回答。

  林间一男一女两道身影灵动,向着虎梅坪深处掠去。

  足尖点过翠枝叶芽,不远处一栋掩映在林间的乡野老宅出现在视野中。别有一番古韵风格三层的老宅外墙上挂满了生机勃勃的爬墙虎,从二楼垂在露天阳台上,随风沙沙作响。宅院旁一曲溪水潺潺经过,头顶阳光被林间间隙割碎成点点斑驳撒在水面,绚烂成整个夏季的颜色。

  这是个让人一眼就会喜欢上的地方。

  常昊放慢身形,和常歌前后脚回到这个他们从小长大的老宅子。老宅前院的车库里停放着爷爷视若珍宝的经典道奇跑车,精心镀晶过的黑色漆面铮亮的像面镜子。

  这辆来自美利坚的肌肉跑车将复古风格演绎到了极致,全钢结构,搭载双涡轮9.4升hemiV8发动机,让这头黑色野兽可以澎湃出足足2000匹的恐怖马力。

  一旦踩下油门,这头其貌不扬的野兽就会在顷刻间露出它的锋利獠牙,车首高高抬起宛如龙抬头,咆哮着撕碎一切。

  寻常人根本没有办法驾驭这头洪荒野兽。

  但常昊和常歌却是记得非常清楚,几年前他们还在上夏城高中的时候,爷爷就曾驾驶这辆经典道奇载着兄妹二人在雨夜的崎岖山道上疾驰,一路火花带闪电。

  爷爷说过,只有这种能发出野兽般嘶吼的肌肉车才是所有男人的浪漫,那些诸如布加迪威龙或是迈凯轮那样的娇气跑车,只不过是富二代和娘炮们的专属玩具,没点阳刚劲。

  “既然回来了就别老在外面待着了,老头子我从大清早就开始煲的骨头汤可就等着你们了,别磨蹭,来吃午饭了!”屋中老人仿佛未卜先知,洪亮的嗓音显得中气十足。

  “来了!”常昊和常歌笑着互视一眼走上台阶。

  他们这一身修为都是爷爷教出来的成果,爷爷本身就是一位境界高深的修仙者,至于境界有多高深,兄妹二人始终都想不出个头绪。他们曾追问过爷爷,爷爷都只是一笑而过,对此避而不谈,说他们还小,知道这些不顶用。

  但今天,常昊有一种强烈的预感,他会知道一切。

  爷爷叫常烛,很常见的姓,很少见的名,满头华发和脸颊上密布的沟壑代表这位老人曾经经历过不少风雨沉浮。但每一缕白发都被他梳理的一丝不苟,充满岁月味道的笑容给人一种正在品鉴窖藏老酒的感觉,令人在不知不觉中沉醉。

  老酒越有年头,越是醇香醉人。

  虽然家里没有一张关于爷爷年轻时的照片,但常歌一直坚信,爷爷在年轻的时候绝对是能帅翻整个夏城的大帅哥。

  骨头汤一直是爷爷的拿手菜,同样也是贯穿常昊和常歌两人童年记忆的丝线,每一次入口,都有厚重的回忆味道。

  老爷子不停的往孙子孙女的碗里夹菜,脸上堆满慈祥。

  饭菜吃完,常昊放下筷子,看着老人无比认真道:“爷爷,我入炼气境圆满了。”

  话音落下,常昊身上升腾起一圈圈常人看不见的灵力漩涡,这些淡蓝色漩涡汲取着周围空气中的稀薄灵力,继而震荡出雄浑有力的波动,频率赫然和他的心跳一般无二。

  常昊稍微调整自己胸膛中密集如鼓点的心跳,竭力让自己的情绪稳定,“爷爷,你说过只要我和常歌中任何一人的修为在18岁前达到炼气境圆满,就会告诉我们真相。”

  “有关爸妈的真相,他们到底是谁,他们到底在哪!”

  饭桌另一侧的常歌也放下碗筷,同样目光灼灼。

  “自你下出租车,隔着老远我就能察觉到你身上的灵力波动了。”爷爷轻叹一声放下筷子,“你这孩子情绪一上头就容易把心事都写在脸上,老头子我又不傻,猜也能猜到你们兄妹俩暑假头一天就火急火燎的赶回来,究竟为的啥。”

  “既然你们达到了要求,老头子我也不会反悔,会按照约定告诉你们当年有关你们父母的那些事情。但爷爷事先提醒你们,接下来你们兄妹俩所听到的故事,会从根本上完全颠覆你们这些年来在书本上学来的知识,不要太过惊讶。”

  常老爷子抬手一挥,餐厅的灯光连同屋外正午时分的阳光都在顷刻间黯淡下来,餐桌的正中央升起一颗蔚蓝光球,这颗光球看起来像是地球的投影,但上面大陆和海洋的面积却都是出奇的广阔,和如今地球的大小比例有着天壤之别。

  常昊和常歌屏气凝神,他们自问是修仙者,自幼博古通今,心理素质远超旁人,但当老爷子悠悠开口的第一句话响起时,还是让兄妹二人的大脑直接宕机了。

  “五千多年前,你们的父亲是九州大地的人皇,而你们的母亲也并不是同一人,是一直陪伴在你们父亲身边的两名女子。”

  兄妹二人张大了嘴巴,一动不动。

  老爷子对孙子孙女嘴巴张大彻底傻掉的表情毫不意外,任何一个正常人听到自己父母竟然是生活在几千多年前的古人时,不是这副模样才有鬼。

  常昊良久后才从缓过神来,倒吸一口冷气,兄妹两人互视一眼,都从彼此眼中看到无法置信的震惊。

  五千多年前?九州大地?人皇?同父异母?

  难道那些蒙尘的神话传说,都是真实存在的历史吗?

  常昊有满腔疑惑和不解,他们兄妹两人的父母如果都是生活在几千年前的古人,那他们怎么可能生活在现代?

  他想立刻问个明白,但他还是攥紧了拳头忍住,因为他敏锐的感觉到,这跨越五千年的历史长河中,必然还有隐情。

  老爷子写满沧桑的脸上满是回忆,蔚蓝光球随着他的指尖而转动,“那一年,你们的父亲率领人族击败了入侵九州大地的域外魔族,在九州大地上建立了新秩序。但好景不长,地球这颗富饶美丽的星球被宇宙深处许多邪恶而强大的存在所觊觎。你们的父亲和母亲曾无数次抵御过地外种族的入侵,但宇宙何其广袤?每一次地球上人族的胜利,都会招致更加强大存在的注意。最终,人族迎来了无法战胜的敌人。”

  “为保留人族火种,你们的父亲一手铸就了人族历史上最伟大的奇迹,他用无上神通,将地球一分为二!”

  话音落下,老者眼前如梦似幻的蔚蓝光球停止旋转,那颗代表五千年前的星球在常昊和常歌的注视下变成两颗,一大一小,小的那颗蓝色星球与如今的地球竟是如出一辙。

  “你们父亲将原先的地球分为一大一小,将作为母体的母星的空间坐标故意暴露给地外文明,留下地球这颗这子星躲避战火继续繁衍生息。而你们兄妹俩,则还是在襁褓中时,就被施以冰封术,苏醒的时间正是被定在了五千年之后。”

  老爷子感叹道:“你们父亲一生吃过很多苦,很多别人穷尽一生也无法想象的痛苦,所以他不忍心再让你们再走他的老路。地外种族实力强大,甚至强大到连他都没有自信保护好自己所珍视的人,所以他不得不把你们留下来。相信我,他为了做出这个决定,不知道要把多少眼泪往肚子里咽。”

  常昊喉结上下滑动,努力着消化爷爷嘴中的真相。

  关于爸妈为什么自幼就不在他们身边的猜想,常昊脑海中有自己臆想出来的无数个版本,比如说像是古墓丽影里劳拉父母沉迷于在世界各地挖掘历史真相的考古学家,是因为工作而无暇照顾他们兄妹。但是他无论如何也想不到,他们爸妈的来头竟然会大到这种地步!

  “爷爷,你的意思是说,爸妈是因为要保护地球和我们,才不惜以身犯险将那些包藏祸心的地外文明引走的?”常歌婆娑着双眼颤声问道。

  “地外种族实力非同小可,和现在那些科幻电影里描述的根本不是一个概念。数千年前的人族团结起来,虽有血性敢于为守卫故土抛头颅洒热血,但损失绝对称得上是伤筋动骨,人族血脉如果要流传下去,唯有这个办法。”常老爷子宠溺的摸了摸孙女的头,刮去她眼角的泪水。

  震惊之余,常昊猛然注意到一个被他忽视的细节,爷爷为何会对数千年前发生的事情如数家珍,难道爷爷他…?

  “数千年来,老头子我对外一直是以另一重身份活着。如今,那道身份却是成了人族的精神图腾,说起来倒也算是无心之举吧。”老爷子微微一笑,面容于金光中模糊起来。

  时隔多少年,他第一次以真面容面对自己的孙子孙女。

  那赫然是一尊,鳞甲金灿的神龙!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