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现代修真 鸿蒙序列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5章 突破的契机

鸿蒙序列 东方帝暝 3094 2020.01.05 12:31

  昨夜在被窝里和视频缓冲图标鏖战三百回合后,兄妹二人终于承认自己在争网速方面不是方丈的对手,早早歇息。

  第二天天边刚泛起鱼肚白,常昊就已经准时站在临近厢房的一处山崖旁,对着缓缓升起的朝阳摆开架势,悠长的吐息汇聚成经久不散的白练长虹,每一个动作都宛如天成。

  破灭袭这式拳路有柔有刚,柔是绕指柔,刚是摧山刚。

  传说数千年前的超级宗门青云山中有剑修十万众,抛开那些动辄能从千里之外取敌将首级的玄妙剑法不谈,这套破灭袭拳法正是当时青云山每个剑修的必修课,使得这些剑修哪怕手中无剑,也能拥有强悍的徒手近战能力。

  这些年来常昊在外人看来只练习了破灭袭,但自从他上学后,爷爷都会利用假期时间在老宅院传授他各种剑术。

  常歌是不喜欢剑法的,老爷子也认为她在机械工程和物理学的造诣上已经惊为天人,学剑也没什么必要,专精才是王道。所以这个“好好学剑将来保护妹妹”的重任自然就落到了常昊身上。而且老爷子也在心底认为,当年人皇还有一个剑道至尊的身份,俗话说虎父无犬子,你小子必须得练!

  这就不得不说起常昊体内的人皇血脉和龙族血脉。

  小时候他想养只小猫小狗,但每次他靠近那些小动物,那些来不及跑开的小家伙们就会被他身上那股还无法控制的龙威给震慑的晕死过去。不知原因的他有次跟爷爷去菜市场买菜,刚进大门,整个菜市场的鸡鸭鱼虾就都出现短暂的假死,路边宠物店的阿猫阿狗们也跟着无辜躺枪。

  常昊小时候的读书时代,横看竖看都写着四个大字。

  我太难了。

  这里不是夏城大学,没有外人,常昊索性折下一根松枝当剑比划起来。

  他练习的这套剑法叫燕返,名字很有意境,剑舞起来更有意境。别看只是一截松枝,一时间里却也舞剑成风,山崖旁青翠的松枝在疾风中簌簌作响。

  常昊对这燕返剑法唯一不清楚的,就是威力。

  末法时代下修士数量极其稀少,寻常的街头混混也不值得他施展燕返,更没有提起过真正的宝剑施展过燕返,以致于他至今都不清楚这式剑法究竟有没有老爷子夸得那般天花乱坠。

  其实练剑这么多年,常昊有时候会觉得这些剑法或许是因为不是自己所创,明明已经学到八九分火候,却总感觉差了那么点意思。

  老爸传下来剑法走的都是灵动飘逸的路子,用现在的话就是遵循古法,是能够代表那个时代巅峰的剑法。

  但常昊总感觉自己其实更适合走刚猛霸道的路子,不止他这么认为,常歌也是这么想的。究其原因,大概是因为他们体内龙族基因在蠢蠢欲动,潜移默化的让他们兄妹俩喜欢“直接”一点,反正这也不是什么坏事。

  他根据燕返的诀窍,私下里自创了一门专注杀伐的剑法,但因为现阶段也只是个雏形,他打算再继续打磨一段时间。

  “燕返是当年青云山中为数不多的秘剑术,没想到今日能在这里得以见到。”山崖旁一条小径传来苍老的声音。

  “方丈?”常昊闻声回首,看到曾有一面之缘的老道士穿着一身洗到发白的道袍,脚踩晨曦而来。

  “老道见过少主。”身为青云山道观的老道士上前一步不言其他,直接稽首拜见,打了常昊一个措不及手。

  常昊当时就懵圈了,心想我啥也没干啊,怎么摇身一变就成了什么少主?回过神来赶忙去搀扶老道士,却发现无论如何也没法让老道士抬头,这才发现他赫然是筑基修为。

  良久老道士才抬起头,见这位年轻的“少主”还是满脸不解,这才笑着解释道:“少主有所不知,昔日青云山的掌教虽不是你的父亲,但你的父亲尊为人皇,在老掌教退居二线后,用一己之力撑起了以青云山为首的抵抗阵线。其功劳之大绵延千秋万代,称呼你一声少主,于情于理,都是应该。要不然,我还有什么脸面去见神龙老前辈?”

  既然老道士能讲出这番话,说明他不仅知晓那段掩埋在历史长河中的真相,也知道他爷爷的真实身份。常昊此时此刻才明白爷爷为什么要安排他们兄妹俩来青云山。

  为的,恐怕就是眼下这一幕。

  常昊知道自己推不掉,只好默认了这个少主头衔。

  虽然不知道这个头衔都有什么用,至少是挺唬人的。

  如果自己是少主,那常歌岂不就是公主?常昊心想还好常歌是出生在这个法制社会,要不然以她那疯玩性子成为古时超级宗门的公主,天晓得她能够无法无天到什么地步?

  等常昊和老方丈回到住处,一碗热气腾腾飘着野菜葱花的煎蛋面已经摆在桌上,一双由削皮树枝做成的筷子摆的整整齐齐,常歌就坐在桌的那一头笑吟吟的看着他。

  爷爷曾说他们兄妹的老爹在年少时就有着一手让天上神仙都流口水的厨艺,而老天爷向来是公平的,常昊传承了老爹用剑的卓绝天赋,而常歌则完美继承了老爹的厨艺。

  别看这里是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山野,但常歌却有一双善于发现食材的眼睛和烹调美味的巧手。都说每一个成功的男人背后都有一个默默付出的女人,常歌就是那个每每能在老哥修炼完毕后及时端上一碗滋补药膳的巧手女人。

  大学同学都说她是个彻头彻尾的兄控,超重度的那种。

  常昊在碗前坐下,打趣问道:“面条鸡蛋哪里来的?”

  “早上我用小无人机探查了周围的情况,发现离道观的后厨很近,就用无人机从后厨拿回来些你爱吃的。”常歌摩挲着她手上那只里面装满许多高科技玩意的储物戒指。

  每天修炼破灭袭不是件轻松事,更何况他今天还多练一会燕返剑法,此时早已是饥肠辘辘,捡起筷子就大快朵颐。常歌则是绕到身后帮他脱掉湿漉的衬衫,坐在他旁边拿起微热毛巾仔细擦汗,见老哥吃的飞快,笑着说不够锅里还有。

  站在厢房门口的老方丈闻着空气中鸡蛋面的浓郁香味,再看着少主甩开膀子大快朵颐的模样,终于还是仍不住咽下一口不甘心的唾沫。

  道观里那帮臭小子,煮了十几年的鸡蛋面,和这位少女一比,简直都煮到鬼身上去了!人比人气死人啊!

  常昊抬头忍住笑对常歌道:“别小气,给方丈来一碗。”

  一碗鸡蛋面端到方丈面前,方丈定睛一看,野菜葱花倒是份量很足,唯独少了少主碗里那只两面金黄的煎蛋。

  常歌双手环胸,“鸡蛋我只拿了一个,只有我哥能吃。”

  老方丈拣起筷子苦笑一声,心想这辈子能吃到人皇女儿亲手煮的面条已经是三生有幸了,是自己太不知足了。

  两只海碗很快被一扫而空,老方丈也不再逗留,变戏法般从怀中拿出一本明显有些年头的古籍递了过去。常昊连忙接过,发现古籍纸张因为年代久远的原因,已经有脆化的趋势,如果用力翻动,很可能会让整本古籍变成一捧飞灰。

  古籍封面公正书有“清静经”三字。

  “神龙老前辈虽然修为高深,但少主修为尚浅,神龙老前辈生为龙族,对人族修行伊始的初级功法说实话并无太多涉猎。虽然老前辈可以出手直接提升你们的修为,但那样做无异于揠苗助长,对今后的修行有害无益。修行不只看灵力强度和境界高低,更看体悟。所以老道大胆推测老前辈之所以让你们前来青云山,为的就是寻找适合你们修行的心法。”

  老方丈和蔼道:“这本《清静经》是练气境和筑基境中都可算是鼎鼎有名的心法。我观两位少主体内的灵力饱满、气血旺盛、周天运转顺畅,唯独缺少一门上好的心法来调解心境。只要心境与灵力齐头并进,筑基境便近在咫尺了。”

  老方丈到底是位有慧根之人,很快将常老爷子的想法琢磨的八九不离十。同时他也在心底不住感叹,人皇血脉不愧是这片九州大地上最尊贵的血脉,委实令人艳羡。

  要知道如今道教中香火最为鼎盛的武当山龙虎山,那些寿命过百的老真人和老天师也才只是筑基境中后期的修为。而如今不过两个十七八岁的年轻人就已经把半只脚搁在了筑基境的门槛上,让他如何不感叹长江后浪推前浪?

  时代变了。

  老人行至下山小径,对常昊说:“少主,老朽知道你此番来青云山不会久留,甚至是我们脚下的这片大地也没法把你留的太久。虽然青云已不复五千年前的辉煌,但请少主不要忘记,在星空远方,还有无数青云中人在默默等待着你。”

  “这漫山遍野的呼唤,少主,您听到了吗?”

  老人闭上双眼,把手放在耳边。

  常昊深吸一口气,将自己置身在风中,思绪渐远。

  神识的映射中,仿佛有道肩膀宽厚的黑色人影站在青云山大殿前,遥遥对着他蓦然回首,那一瞬时间仿佛定格。

  “嗯。”他淡淡的笑。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