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现代修真 鸿蒙序列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53章 大幕渐起(求推荐求收藏)

鸿蒙序列 东方帝暝 4008 2020.02.18 11:47

  第二天一大早,战神之怒军团准备开拔返回中央行省。作为人族使团中唯一幸存者的卡缪尔被一群兽人军官送上了马车,一晚上都没缓过劲来的他脸色就像便秘了一个月。

  军部本来也打算让这位人类亲王好歹休息几天,只不过神庙和议会那边催得太紧,没空给卡缪尔逗留的功夫了。

  常昊远远看着战神之怒军团护送着卡缪尔离开洛尼亚,他心里有股说不清道不明的奇怪感觉,一直萦绕不散。

  卡缪尔亲王在人类帝国里,无论是贵族圈还是政治圈,都已经算是站在了顶峰的那类人。他所知晓的信息和“亲王”这顶帽子的背后价值,已经难以用所谓的金币来衡量了。

  常昊至今还是很难相信,他们就这样不损失一兵一卒的把他魔族手里给捞了回来。

  昨晚在宴席上他和几个兽人军官聊天,才知道魔多地区的亡灵军队只不过是魔族中最廉价、战斗力最可怜的兵种,只要用尸骨就能无限制造。在魔多地区深处,那些半兽人和从深渊里爬出来的深渊异种才是正儿八经的魔族嫡系王牌。

  常昊扪心自问,如果自己是魔族的幕后老大,逮到这样的肥羊,再怎么样也不会从头到尾只让个黄金骑士级的基层将领负责审问,这也太看不起咱这位亲王了吧?

  想了半天还是没个头绪,常昊也就懒得去想了。

  反正是神庙和议会擦屁股,自己管那么多干嘛?

  洛尼亚城防军营中设有信件中转站,这些中转站联通着兽人王国的每个城镇和军营,掌控全国接近九成的信件中转业务,由飞行经验最丰富的雄鹰信使负责派送信件。

  能垄断涉及空中领域业务的,除了天鹅族外再无二家。

  常昊来洛尼亚前和妹妹以及艾米莉亚交代过了,让她们先行一步到距离瓦罗尼安荒原最近的大城镇落脚等他消息。

  他了解到距离瓦罗尼安荒原最近的城镇叫科塔夫,他也知道,常歌一直很听他的话,按照时间推算,她们应该已经在科塔夫城落脚等待多时了。

  常昊找到信件中转站,将自己已经取得领主身份和让她们即刻赶往瓦罗尼安的口信交给信使,收信人留的是常歌。

  他根本不担心别人偷看内容,除非那个人学过汉语。

  长途信件中转这种一般只有贵族才能玩转的业务,价格相当不菲,信件从洛尼亚转到科塔夫就需要十个金币。常昊没嫌贵,反而还额外加了十个金币,因为他要求这封信要以最快的速度精准的送到常歌手里,这可是VIP业务。

  “莱戈拉斯先生,您带领队伍深入魔多援救人类亲王的事迹我们都有所耳闻。能为您这样的英雄效力,是我们信使的荣耀。请收回金币吧,我们保证会派最优秀的信使送达!”值守中转站的信使朝常昊敬礼,腰杆挺的笔直:“向您致敬!”

  常昊顿时被这些正直而又满腔热血的信使打动了。

  解决完了信件的事,常昊去看望小队成员,却发现许多营房里是空的,有士兵告诉他战神之怒军团非常欣赏他们,给了他们个参军考核的机会,一大早就把他们带走了。他们临走时说要去和他道别,可惜战神之怒军团没有同意。

  常昊从心里替他们高兴,战神之怒军团在兽人王国里的名气就不用多说了,他们如果能借着这次机会成为一名战神之怒的士兵报效沙场,那会是他们可以铭记一生的荣耀。

  原小队里还留在营地的,就只有露可可她们和白金。

  他刚走到三只折耳猫娘的营房门口,就听到里面传来猫娘米娅哽咽的声音。他没有立刻进去,轻轻挑起门帘的一角,发现三只猫娘脸上都挂着泪珠,白金正在一旁安慰她们。

  “莱戈拉斯大人获得领主身份了,这本应该是件好事,但为什么我就是忍不住想哭?”米娅蜷缩在床上,把头埋在枕头里,眼泪滴在长长的睫毛上滚落床单,打湿了一片。

  露可可轻轻抚摸米娅的后背,她想安慰,但直到张开口,却发现什么也说不出。

  是啊,莱戈拉斯大人获得领主的身份了,瓦罗尼安将迎来新的主人。在之前深入魔多的救援行动中,如果不是莱戈拉斯大人每次都料事如神,恐怕她们现在都没有办法安然的坐在这里。但这也正意味着,她们尽管收获了荣誉,却最终还是要回到被豺狼支配的阴影下。

  她们努力了,她们想要改变,但还是竹篮打水一场空。

  “我去找莱戈拉斯大人。”白金深知哭解决不了问题,刚转身,就发现常昊不知什么时候就站在她背后。

  “莱...莱戈拉斯大人,您什么时候来的?”露可可有些慌了神,连忙抹掉眼角的泪花拉着米娅站了起来。

  领主身份意味着贵族,意味着权利,意味着绝大多数附庸族在任何一位领主面前都要保持足够的谦恭。

  “莱戈拉斯大人,露可可她们的族群...”白金开口想替可怜的折耳猫娘们求情,但常昊摆手打断了她,同时向她递去一个他都明白的眼神。

  “谁规定一定要做领主才能举族迁徙?”常昊蹲下身子温柔的揉了揉露可可和米娅的脑袋问道:“你们愿不愿意将你们的族群迁来瓦罗尼安?别的我不敢保证,但是在那里,你们可以吃得饱穿得暖睡得香,没有人会欺负你们。”

  常昊拿出手帕擦去露可可眼角的泪痕,笑着道:“我有一个妹妹,她从小就喜欢毛茸茸的动物,只可惜小时候我们住学校宿舍,宿管阿姨不让养。如果你们的折耳猫族愿意搬来瓦罗尼安,你和我妹妹一定可以成为好朋友的。”

  幸福来得太突然就像龙卷风,又把露可可刮哭了鼻子。

  她知道常昊很温柔,但没有想到会这么温柔。她们折耳猫族只是兽人王国中最不起眼的附庸族,很少有人愿意正眼相待,谁都能欺负她们,但她在常昊这里感受到了温暖。

  “我...我们愿意!”三只猫娘拱进常昊的怀里,又哭了,但这次都是喜悦的泪水。

  “等等,你们先别急,在你们迁来瓦罗尼安之前,我有一个很重要的事要和你们说,如果你们无法接受的话,那我也无能为力。”常昊一句话让露可可她们的心又悬回嗓子眼。

  常昊把营房的门和窗户都关紧,还不放心,怕隔墙有耳,又在剑灵的帮助下设立了一个小型隔音阵法。

  三只猫娘和白金看着他一阵忙活,不知道他要干什么。

  弄完这一切,常昊看着她们,坦露了自己的身份和真名。

  白金显得比较平静,当初常昊带她御剑冲出包围圈的时候,聪明的她就隐约猜到自己追随的这个男人应该不是真正的精灵。人马族和精灵都是用箭的好手,彼此族群间还是有过几次交流,白金从来就没有听说过哪个精灵可以拥有如此高明的剑技,以致于可以让人踩在上面飞行。

  人类这个词对于折耳猫族来说,意味着梦魇。

  露可可不止一次听祖奶奶说起,她们折耳猫族的女孩子因为拥有媲美狐族女子的脸蛋和身段以及柔顺的皮毛,在很长一段时间里成为了人类的捕猎目标。族中姿色差些的女孩被剥去皮毛,然后被编制成人类贵族服侍上的装饰品;姿色好些的女孩则被送到拍卖场,被那些心理扭曲的贵族老爷们竞价买下,她们的肉体变成毫无尊严可言的玩物,至死方休。

  天生作为附庸族的折耳猫族一直背负这样的悲惨命运,神庙的但丁主祭曾经要求军部为折耳猫族提供保护,但人类狡猾的偷猎的情况屡禁不止,就算被逮住,人类商队也会用金币和他们淘汰不用的装备作为赎金来赎回货物和人马。

  那些被挂上货物标签的折耳猫族女子却再也回不来了。

  为了生存,十几年前的折耳猫族好不容易从兽人王国的西北迁徙到东南,但不曾想到她们刚脱虎口就又进了狼窝。

  露可可直视着常昊的眼睛,她从常昊的眼睛中看不到寻常人类的贪婪和狡猾,只有真诚和清澈。她相信,能够拥有这样一双眼睛的人类,绝不可能是坏人。而且常昊在一路上,也用他的实际行动证明了这一点。

  “我们相信常昊大人!”露可可的语气一如既往的坚定。她不是在赌常昊究竟是不是一个好人,而是选择相信。

  白金含笑看着这一幕,她是打心底里喜欢这三只可爱又懂事的猫娘,能够完美解决这件事她也十分开心,她向常昊毛遂自荐道:“常昊大人,我护送她们三人回族群吧。豺狼族肯定不会轻易放手,刚好从洛尼亚到折耳猫族的途中经过人马族,我会请族中好手一起前去,避免豺狼族借机闹事。”

  “这早好不过,有你们人马族出面,豺狼族掀不起什么浪花,到时候你们直接来瓦罗尼安就好。”常昊刮了刮露可可的小鼻子对白金说:“以后你们不要左一个常昊大人右一个常昊大人了,听着总感觉很资本主义,叫我老板就好。”

  “是,老板!”露可可一跃跳进常昊怀里,一时间营房里充满了欢声笑语。

  军营里,雄鹰信使带着满满一包裹的信件展翅高飞,他从莹白一片的雪峰上飞过,低空掠过草原与河流,途经一座座气势磅礴的城邦,穿过白天与黑夜,包裹几经易手,终于在一个晨光熹微的早上,来到了被誉为荒原门扉的科塔夫。

  戳有“加急”和“重要”两大印记的红漆信件拿在信使的手上,他一刻不曾耽误,在城中打听到了城郊的一处农场。

  信使叩开门扉,开门的是位姑娘,信使顿时大脑宕机,他敢对众神发誓,这是他这辈子见过的最美丽动人的女子,任何形容美丽的辞藻用在她身上都不足以诠释她的美。

  “请...请问这里有位叫常歌的女士吗?这里有一封来自洛尼亚城的信请她签收!”信使的职业操守很快重新上线。

  “我就是,给我吧。”穿着吊带白丝睡衣的常歌刚睡醒,浑身散发出女人独有的慵懒味道,裸露在外的香肩让信使根本挪不开目光,她伸手接过了那封红漆封口的信件。

  她很快拆开信封,当她看到信筏中她老哥那洋洋洒洒的字迹后,她激动的跳了起来,大声喊道:“小艾!小艾!”

  “来了来了,大清早的什么事能让你这么高兴?”同样一副睡衣打扮的艾米莉亚来到门口接过常歌手里的信。

  信使觉得哪怕让他现在就死都死而无憾了。这样只应该存在于神话传说中的美丽女子,他一天竟然就见到了两个!

  “这...这是汉字,是常昊的亲笔信,他竟然真的做到了!”艾米莉亚激动的酥胸起伏,信使快要晕了。

  “我早就说过,老哥出马,一个顶俩!”常歌一脸得意加自豪,她转身叉起小蛮腰喊道:“赫伯特!潘塔!”

  “我们在,小姐!”

  农场中响起两声有力的熊吼,一阵庞然大物豁然起身的风声此起彼伏。门外的信使吓了一跳,他把眼珠子艰难的从两位美女的身上移开,这才注意到原来农场里还有一群舞刀弄枪的熊人战士,他们看起来是那么的高大魁梧,完全不输正规军。而且里面有好多熊人战士的皮毛都是白色,顶着俩黑眼圈,信使有些纳闷,难道这是什么最近流行的染色吗?

  “小姐有什么吩咐?是老板来消息了吗”赫伯特和潘塔像两个门神一样往常歌身边一杵,赫伯特低头去看艾米莉亚手中的信,上面的字体虽然瞅着龙飞凤舞而且特别有气势,但可惜他一个也看不懂,只能干瞪眼。

  “我们现在就启程,即刻前往瓦罗尼安和我哥汇合!”

  常歌激动的一跺脚:“咱们终于可以翻身做地主啦!”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