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现代修真 鸿蒙序列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21章 从零开始的异世界生活

鸿蒙序列 东方帝暝 3726 2020.01.19 12:00

  常昊感觉自己像被扔进了洗衣机,天地日月在眼前旋转颠倒。超远距离的传送阵法是上古时期最伟大的科技发明,但显然副作用也不小,常昊后悔自己没事先准备点晕机药。

  常昊浑身瘫软,趴在原地一动也不想动,他确定周围暂时是安全的。因为自从他被传送阵法撕开的空间裂隙像个屁一样被崩出来后至少好几个小时的时间,这里一直很安静。

  通过指尖摩挲的沙子触感和鼻腔里微微咸腥的味道,他断定这里是一处靠海很近的沙滩。

  在之前被传送的过程中,他一直用灵力在体外覆盖成一层聊胜于无的保护层,直至灵力耗尽。这会体内终于又积蓄起了一些力量,常昊缓缓站起身来,目光所及之处是一片洁白如玉的沙滩,看不到边际的碧蓝海水在远处打着浪花一路翻腾到他的脚下,海滩上一只小螃蟹发现之前那个从天而降的“木头”竟然自个杵了起来,吓得连忙找了个洞钻了进去。

  常昊拍去身上的泥沙,他发现自己除了有些虚弱外一切正常,衣服和储物戒指都安然无恙,常歌和艾米莉亚的身影也出现在他的视野中。她们还没有从昏迷中醒来,但她们被传送出来的位置刚好在一株芭蕉树旁,许多片宽大芭蕉叶形成的天然软床把两人乘在其中,看着就觉得很舒服。

  “老天还真是不厚道,细皮嫩肉的有床有被,皮糙肉厚的干脆就直接扔沙滩上了。”常昊一边赞美着上天的“恩赐”,一边动手将两尊睡美人抱出湿气深重的芭蕉林。距离沙滩不远的地方有成片的棕榈和椰林,很适合就地取材搭建住所。

  手工活计难不倒常昊,虽然比起木匠差得很远,但只要不去刻意讲究细节和好不好看的问题,有锋利无匹的月虹剑在手,搭建一间遮风挡雨的木头房还算是马马虎虎。

  常昊趁着外出取材的时候爬上过高处勘察周围的地形,发现在远处还有更高的高山,从那边吹来的风和海风一样的潮湿咸腥,没有陆地上那种微微干燥的感觉,所以他判断他们所处的地方应该是一座海上的荒岛。

  至于这里离陆地究竟有多远,常昊心里没底,他以前听爷爷说起过,上古时期有些五感强大的修士只需嗅一嗅吹来的风,就能描绘出数千里外是一幅怎样的光景。

  万幸的是,这个世界和爷爷与甘道夫说的一样,灵力异常的充沛,比青云山和霍格沃兹学校都要浓郁数十倍不止,而且这还只是个名不经传的荒岛,如果能够找到一处灵力汇聚的地方,修行起来的确是事半功倍。

  女人的体魄比起男人要弱上不少,直到临近傍晚时分,常歌和艾米莉亚才悠悠醒来。两位美少女发现自己是在一栋毫无美感可言的木屋中醒来,第一时间以为是被什么野人给趁人之危抓来做压寨夫人。以致于常昊满心欢喜的带着一包浆果回来,刚进门就挨了两记分量十足的闷棍。

  “这些浆果真好吃,酸酸甜甜的,哥你从哪弄来的?”常歌一手一个半紫半红的果子吃的不亦乐乎,还往艾米莉亚手里塞,浑然忘记了十分钟前到底是谁把闷棍挥舞的最响。反观艾米莉亚就像个做错事的宝宝,看着常昊满脸的心虚。

  “这种浆果岛上到处都是,想吃随便摘。”常昊碰了碰脑袋上被木棍鼓起的包,心想这闷棍挨的有点远,但也懒得说啥,毕竟女孩子在陌生环境里小心点总归不是坏事。

  太阳渐渐西沉,月色挂上枝头,现在是晚餐时间,常昊琢磨着要是一日三餐都吃浆果,省事是省事,但绝对要不了两三天大家就都得反胃吐酸水。他早上用棕榈编织成的几张简易渔网派上了用场,趁着潮水涨落的时候捕获了满满一网的海鲜,尤其是挂在附近珊瑚礁的那张网里还有一只活蹦乱跳的大章鱼,个头大的简直像头猪。

  常昊下海把几张捕鱼网拖上岸,出了水才发觉这几网海鲜真不是一般的重,怎么说也得有个一百斤左右,收获颇丰。

  本来常昊还在为没有一口锅煮海鲜而烦恼时,捕鱼网中一只几乎有半张桌子那么大的牡蛎很快引起了他的注意。

  这只牡蛎的个头丝毫不逊色那只大章鱼,一百斤的海鲜重量里几乎有一般都是它那两张长满了海藻和藤壶的大壳子贡献的。常昊用蛮力掰开了外壳,雪白的牡蛎肉让人食指大动。在夏城读书的时候常昊就经常和同学吃牡蛎,其中就有生吃的法子,但这坨牡蛎肉少说十几斤,根本没法生吃。

  食材炊具一应俱全,接下来就是常歌的表演时间了。

  大牡蛎壳就是现成的锅,常歌支起了一口灶,用易燃的棕榈丝绒铺在下面让艾米莉亚用火系魔法点燃,再用锋利的石刀把大章鱼改刀同活蹦乱跳的鱼虾蟹丢进锅里,盖上另一半牡蛎壳煮了没多久,扑鼻的香味就已经足够勾人心魄了。

  “没想到常歌姐的手艺这么好!”艾米莉亚用木勺舀起一勺海鲜汤尝了一口,眼睛里跳跃起惊讶的光芒。

  “那是因为这些食材足够新鲜啦,都不要任何调味品。哥,张嘴,啊~”常歌邀功似的夹起一块章鱼肉送到常昊嘴边,看着老哥竖起的大拇指,她笑的眼角弯成了一轮月牙。

  夜晚的星空星辰闪烁,三人围坐在沙滩篝火旁,橘红色的跃动火舌跳跃在常昊的眼眸深处,他简单的向常歌和艾米莉亚说明了他们目前的处境。

  “也就是说,这是座四面环海的荒岛,而我们要想离开这里并不容易?”艾米莉亚低头沉吟着。

  “不错。”常昊说道:“先前我有勘探过附近的地形,远处还有更高的树和山脉,不出意外的话,我们可以从那里收集到质地更坚硬的木材,建一艘帆船离开这里。”

  “或许我们可以在这等附近经过的船只向他们求援?”艾米莉亚问。

  “我傍晚的时候仔细观测过远处海流的流向和太阳的角度,这座岛应该在赤道无风带附近,但至于这里是东方地界还是西方地界就无法判断了。”涉及到抉择方面,常歌很没有原则的倒向自己老哥这一边,竖起一根指头道:“如果这个世界和爷爷所说的那样科技落后,海上船只只靠风力和洋流作为主动力,那么我们可能永远也等不来救援的船只。”

  “常歌说得对,求人不如求己。”常昊宠溺的摸了摸常歌的脑袋。

  艾米莉亚并不是一个容易被说服的人,她美丽纯真的外表下也有着相当的主见。荒岛距离最近的海岸有多远谁也不清楚,为抵御海上动辄几米高的风浪和长时间的航行,他们建造的船必须要足够的大而且足够结实,这绝不是什么可以轻易做到的事。

  建造一艘大船,只凭他们三个不到二十的年轻人?

  但当她看到篝火对面的兄妹脸上露出“理应如此”的强大自信后,她想要劝阻的话僵在嘴边,没能说出口。

  因为她忽然想起,这对兄妹前几天还在格陵兰岛终结了一头上古孽蛟的残魂。或许,他们真的可以创造奇迹?

  “明天我们就动身去这座岛的深处看看,我们是一个整体。”常昊的笑容很温暖,“没了你可不行。”

  艾米莉亚的眼眸渐渐明亮,重重的点了点头。

  “嗯!”

  夜更深了,住处旁升起的篝火驱散了寒冷,两名女孩子相拥而眠,常昊独自一人抱着月虹剑坐在沙滩上守夜。

  剑灵稚童模样的身形悄然现身,坐在了常昊身边。

  “我其实有点害怕和迷茫,有些事我都不敢和常歌她们说。”常昊的眼神飘向尽头与夜色融为一体的海平线,“我曾经不止一次的想过,强如老爸和爷爷那样修为臻至亘古不灭的传奇人物,都没有办法阻止当年地外种族的入侵,甚至还被逼到远走宇宙深空的地步...我真的能比他们更强吗?”

  “每个人在成长的阶段都会面临迷茫和困惑,这并不是什么丢脸的事情,你老爸也不是刚生下来就有资格把屁股坐在人皇的位子上,他也曾经迷茫、无措、甚至是自暴自弃过。但他最终还是走出了阴影,选择守护这片生他养他的大地。”

  剑灵平静的说:“你不必现在就去考虑有关地外种族入侵的事情,先把眼下的事情解决好,再一步步变强,然后再去关心其他。否则只凭你现在筑基境中期的微末修为,你坐在这想能把那些地外种族想死不成?越害怕,就越要变强!”

  “你这么一说,我心里好像好受些了,这活了几千年的嘴皮子就是厉害。”常昊用手臂撑住身子往后躺,仰视满是星辰的天空,忽然说:“月虹,你是剑灵,并非人类,但从你之前很多的言行来看,你似乎很在意人类的未来?”

  剑灵脸上的表情忽然变得沧桑起来。稚嫩的童身,沧桑的表情,却又让近在咫尺的常昊生不起半点违和的感觉。

  “在我被铸造出炉之前,地球这个世界就已经数次面临过地外种族的入侵,那时候,人们称其为魔。上古时期人族孱弱势微,仙界便派遣神明下界相助除魔,那段岁月后来被称为神魔时代。神仙与魔实力滔天,交手开展动辄便是天翻地覆煮海焚山,人族只能在神与魔的夹缝中苟活求存。”

  月虹剑灵缓缓开口,沧桑的语气中似乎有种玄妙力量,竟能让常昊生出身临其境的错觉,一幅画卷在他眼前展开,上面绘满神魔时代下人族卑微求存的艰辛模样,栩栩如生。

  “一段时间后,蛰伏在地球上的魔发动了一次规模庞大的总攻,你们当时人族的第一代人皇姬轩辕敲响问天鼓向仙界求援,但始终没能等来仙人救援。而后姬轩辕率领人族与魔拼死相争,在付出极为惨痛的代价后,他们胜利了,成功的在这片大地上站稳了脚跟,不再是其他种族眼中的食粮。”

  “仰人鼻息,朝夕可亡。”常昊轻轻呢喃着。

  “之后千年,人皇道统几经易主,最终到了你老爸这。”剑灵的眼中浮现出浓浓追忆,声音不由自主的哽咽,“我和老爷子被安排守护现在的地球。而后漫漫五千年的岁月,我和老爷子没有插手世间任何事物,只是静静看着,看着当年的人族一次次面对惊涛骇浪,搏命而泳,顽强的生存下去。看着这个从当年贱如蝼蚁随时可能成为他族嘴中食粮的种族,逐渐茁壮成长到地球主人的地步。甚是感佩,甚是欣慰。”

  剑灵哭中带笑,“这样的种族,值得尊敬。这样的种族,不应该泯灭在茫茫宇宙中。如果你有足够强大的实力,就去守护它,守护当初无数人努力延续下来的传承和血脉。”

  常昊闻言久久说不出话,心底一股莫名的情绪在激荡,让他下意识的攥紧双拳。

  那一夜,他明白了,此生该为什么而奋斗。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