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传统武侠 雨声无痕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篇 血与雪(第一段)

雨声无痕 俇攘 1969 2019.04.14 12:26

  夜,晴朗的夜,星星像远处的灯,灯像遥远的星星,辽东的夜很早,申时,灯沿着江畔雾凇的树枝延伸到部落的每一个角落,江畔的树很美,五颜六色的灯,五颜六色的树,林中的灯很清冷,无人问候也无人夸赞。灯有灯的寿命,树有树的一生,灯的生命太短,一生却过的那么绚烂,树的生命太长,一生经历的无数波澜都是那么平淡,有人在努力做一棵树,有人在拼命做一盏灯。风来了,很柔的风,可再柔的风在这样的天气里,一样刺骨。星星,看不见的星星,像一个从有到无的希望,没有破碎来得那么激烈,是慢慢的缩小,最后消失不见的那种令人颓废的绝望。这样的夜里,注定有人在被时间凌迟,时间所剩不多;也有人灌醉了时间,时间昏昏沉沉的,来得好慢。

  该来的还是来了,龙业像一棵树一般,总是站在人群的背后,沉默寡言,似乎消失在人群中。赤雪会偶尔注意起他,许久未见白衣公子了,有时,她会觉得这个黑衣人太无趣,却也不是那么冷漠;而青梅竹马的白衣公子是那么有味道,可自己却不自然的感受到那份于己的冷漠,男人,到底是怎样的男人,她没有嫌隙去想这些了。今天的赤雪特地精心装扮了一番,在辽东苦寒之地,容她选择的配饰本也不多,可她却搭配得别有风味,兽骨,雕饰得很精致的兽骨,制成头饰,制成发簪,制成耳环,制成项链,制成腰带,制成手镯,貂皮大衣,没有绒和毛,缝制得整整齐齐,她一定下了很大的功夫,靴子,牛角磨制的底,牛皮和羊绒制成的靴子,色彩,鲜艳的色彩,像雪地里的莲花,像海棠,像零散的血,她就静静地站在赤刃王子右侧身后,赤刃王子一身鲜艳的蟒袍,深红色的,貂皮帽子,貂绒坎肩,长靴,赤青色的。酋长和巫师分坐在堂上,最精锐的将军和战士在洞内的偏远地方饮酒庆贺。

  四面的景色越来越暗,灯却越来越明显,外面很喧闹,部落在沸腾,肉和酒穿过人们的胃和肠,一切都简单了。洞口往外,已经看不到其他东西,灯,在这有酒有肉的夜晚,灯也喝醉了,变得多了起来。世界已经变得不再清高了,就在悄无声息之间,新娘来了,汉服,飘逸的汉服,她应该很喜欢中原吧,这么冷的天,她一定穿有许多件,一身红色仿佛像一只火红的狐狸从遥远的地方走来,她似乎有些忧郁,可红绸盖住了她倾城绝世的芳华,这大概是人类对狐狸最后的遗憾吧,一双布鞋,尽管缝制了厚厚的棉绒,她一定很痛苦,因为鞋子早被冻透了,她一言不发,走的很生疏,所以他一定很痛苦。

  龙业远远的凝视着新娘,见她款款的走着,似乎脚步有些不太灵敏,有些刻意要求,可能是雪地太冷,她一定想了很多吧,她应该很绝望,可唐佣去了何处,龙业颇不能平静。看她敬酒,饮酒,再倒酒,龙业捏碎一颗香丹,满室馨香,然后轻轻的走了出去,十二个高手站在洞中的各个角落里,也不饮酒,也不欢呼。龙业走了,他带着疑惑和杀机走的,他的弯刀就在怀中,一把饮血的刀。洞中的花香很繁杂,不浓不淡的氤氲着,许多人似乎感觉得有一股淡淡的香味像泉水般凉凉的游走于血脉中,从腋下,从会阴渐渐的渗出来,他们感觉自己正在变得像春天的原野,他们喝着更多的酒,做着更多的放浪形骸的事,认识着更多的人,他们疯狂着,像烟花最盛的时候,新娘很沉默,只饮了两小杯,便在一旁的雅座上垂着头坐着,那一帘红绸显得无比高贵和尊崇,这是多么可笑的夜晚,她却笑不出来,她闻着这朦朦胧胧的香气,一切都显得平静无比。赤雪不时的看看他,不时看看自己,她有些微微的自卑,她知道,自己无论怎样装扮,都不可能有真正的中原人高贵典雅的姿态,白衣公子去过许多次中原,他不喜欢自己是多么寻常的事,她也会四顾寻找龙业,那个像黑夜一般的男人,可他不见了,似乎像影子般消灭了踪迹,赤雪没有饮酒,她是个在闹性子的女孩子,当然,她很美,有着别人无法模仿的美丽。

  快到了,翻过那座沉默的雪岭,像龙脊般险峻的雪岭,便是难水河畔的辽东部落了,唐佣似乎耗尽了心力,他很累,却急速地走着,他不敢停下来,也不愿停,但他却要留有几分真气,他知道,他需要在行走中运功,恢复自己的功力,他肯定会面临一场恶战,他被巨蟒紧紧的缠住了两个时辰,在他快要放弃的时候才割断巨蟒的脊骨,他损失了太多的内力,他吃的食物不多,仅仅足以让他平稳的呼吸,再有片刻,在有片刻他或许就可以调理过来,可世界不会给一个匆忙的人这样的准备机会,他没有余地了,就像他可能即将失去所有。黑影,黑刀,黑色的树林,白雪,白色的月光,散落在雪地上,像无数把锐利的刀均匀的倒立在冻硬的雪地上。他就站在雪岭上的小径中,一动不动,像幽灵,像鬼差,月光落在他身上,不反射一丝光,月光落在他的刀上,也不发出任何光。

  唐佣停了下来,他感受到了杀气,比雪岭的风更加严寒,唐佣不知不觉为之一颤,他很久没有感受过这样浓烈的寒意了,竟然是从一位二十出头的少年身上散发出来的寒气,唐佣诧异着,恐惧着,不由的握紧了宝剑,此刻的他只能握紧那把剑。剑,像是雪岭上一团熊熊燃烧的火,尽管触感是那么的冰凉。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