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传统武侠 雨声无痕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篇 血与雪(第四段)

雨声无痕 俇攘 2183 2019.04.17 09:14

  一天一夜,四匹马,载着,一个失魂落魄的壮年男人,两个半死不活的妙龄女人,到了,河边的客栈,唐佣来时在辽东住过的最后一个客栈,店里没人,似乎已经一个月没有人住过,那个让他走错路几乎丧命在荒野的店家早已不在,唐佣走了进去,马拴在棚里,草,干枯的草,水,不温不凉的水,马鼻子吐着热气,狼吞虎咽的咀嚼着。两个面无血色的女子,在炕上似乎没有了呼吸,唐佣生起火,他两天没有吃过任何食物,他需要许多的肉,许多的热汤,他需要一样东西,来抹去眼中和鼻中的血腥味,幸好,后院的木桩上挂着三只冻住的驯鹿肉,几排松枝穿好冻成冰的鱼,唐佣知道,这足够他们三人整个冬天的食物,他还是不开心,这就是江湖吧,白衣公子在何处?龙漫公主是生是死,他一无所知,他只有等待,等待一个不讲礼貌的客人,匆忙的推开这间客栈虚掩的门。

  白衣公子刚醒过来,全身的剧痛令他无法感受到自己的存在,他似乎被严寒的天气冻住了,像一个冰人,在一个两丈多深的洞穴中,他似乎摔断了两根肋骨,手捧着胸口,阵阵钻心的疼痛压制住他抗争着的灵魂。他是不幸的,也是幸运的,他若及时赶回去,可能早已死在那把如黑夜般的刀下,可此刻他却要死了,他被一只大黑熊追赶,惊慌失措中掉进猎人补熊的洞穴。所幸洞穴中并没有安置木桩,可他却充满了绝望,他可能会死,可部落的人呢?还有人活着吗?人们会怪他吗?他自幼相熟的赤刃和赤雪,美丽的龙漫公主,和他暗慕的青罗,还有唐佣。白衣公子却无能为力,他醒来,在无边的黑暗中,许久后,有些许的光透过洞顶的木枝缝隙掉下来,羞辱着这个落魄的男人。他却站起来了。他将要面对后悔终生的后半生,用尽全力的去偿还,他不能就此堕落下去,他要活着,就算是屈辱,也要活下来。他随身带着两根老参,想来也已无用,就着洞底散落的雪,他艰难的咀嚼着这数千年的老山参,白衣公子并没有感受到太多的味道,他的舌头被往事苦涩得失去了味觉,他需要热量,需要等待,等待并不经常出现的猎人将他捞起来,其实这个时候,他知道自己存活的希望已经相当渺茫,但是,他还是会坚持,一个为了赎罪而生的人,绝不会轻易地死去。洞中千年,似乎没有昼夜,他靠着一根老参的热量,存活了七天,当猎户将他捞起来时,他全身发紫,奄奄一息,连胸口的疼痛都已经感受不到,他只感觉好像一场梦,他在阴森的地狱中,被一缕阳光拎了起来,然后世界摇晃着,他看到了雪白色的树,水晶一般的土地,一只老虎和一头熊抬着他,走进了一间温暖的院子,人们似乎拿着白色的布条,和杨树枝绑在他的身上,这是一种礼节吗?他不知道所在何地,一夜的炉火烘干他,心灵中的小溪。

  四日了,冰河没有一点的变化,若不是那夜的一场大雪,唐佣应该知道漠北的铁骑去了何处,如今,他无暇多想,热气腾腾的屋子里,炕上的两位憔悴女子面上依旧几无血色,只有微弱的呼吸和极为细小的心跳还能证明她们的存活,唐佣每日将鹿肉用铁锅炖成肉糜,将温热的肉糜灌进她们的腹腔,她们活着,活得那么卑微,他活着,活得那么绝望。绝望,是没有一丝希望的可能。午时过后,唐佣在灶中放了足够的柴火,而后驾着耙犁,溯河而上,他每日都会如此,行两三个时辰,然后折回。他觉得这是他一天中最具有希望的时间,时间像疯子一般,疯狂的抽打这个失魂落魄的男人,又下雪了,唐佣感觉像川东的初冬一般,云像破碎的袋子,总是不适时的掉下些东西来,这样的天气,唐佣应该返回的,可他却疯狂的驱赶着马匹,飞速的向前驶去,这是一个绝望的人最后的愤怒了吧,为什么绝望到了极点,会是愤怒,唐佣绝不是一个意气用事的人,但是此刻他确是此般,这一定不是他,雪和风钻进了他的脖子,他仿佛变了一副模样。两个多时辰的奔波,人和马都到了极限,唐佣喘着气,终于停了下来,他大约明日再也不会来了,他知道一生都不会再来此处。他就孤单的坐着,马嘴下吐着白沫,他们太累了,几乎是没有太多力气的站着,可最后他们还是没有躺下,他们或许是知道,他们躺下就再也站立不起来了,唐佣却躺下了,躺在雪里,雪渐渐覆盖了他的身体,眉毛和帽子,却没有一枚落在脸上,可能因为他是个好面子的人。半个时辰,唐佣仿佛被雪埋葬了,他的剑也变得冰冷,彻骨的冷,冷得他浑身颤抖,然后木木的站了起来,雪还在身上,他没有拍去的意思,雪为什么不可以长在身上呢,像羽毛一般,唐佣飞了起来。

  唐佣欣喜着,像冰河的上游飞身而去,他似乎听到重物落地的声音,如果不是一根断裂的树枝,那么只可能是一个虚弱的人,虚弱的人,会是谁呢?雪太大,目不及远,唐佣飞奔约莫一里地,见十丈外,躺着一个人,白袍紫衣,棕色的鹿绒帽,是她吗?唐佣走了过去。一切似乎都好了起来。

  子夜,雪停了,浓云还未散去,炕上三位奄奄一息的女子,炉边的中年男人老了许多,昏昏欲睡着。马棚里的马还在咀嚼着草料,风像强盗般拍打着门窗,仿佛烟囱冒出的烟就在天空变成了乌云,越积越厚。唐佣还是睡了过去,他不久后还会醒的,灶中和炉中的火不能熄灭,大约明日,唐佣需要在岭上的林子中找寻几根枯木,扛回来,劈成柴火,一旦夜间的屋子里失去温度,炕上的三位便会失去呼吸,夜好漫长,北方的冬天大概就是如此吧。故乡应该在下雨吧,秋冬季节总是雨天,青瓦古巷石阶,总会有无数人流连忘返,总会有无数人魂牵梦绕,只有经历了苦难的人,才会如此思乡情切。他要在这里过完整个冬天了,在这样白色的原野里,他不识路,更不可能带着三位病人远涉万里,四匹正常的马,自然不会走得太远。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