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传统武侠 雨声无痕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序(四)

雨声无痕 俇攘 1252 2019.03.30 08:56

  他只能坐下来,也许他不能改变什么,却只能坐下来。约一盏茶功夫,青罗带着三个仆人模样的原住女人走了进来,他们衣衫褴褛,却很严实,她们的一身装备,甚至可以抵挡整个冬天的暴雪,她们的脸很粗糙,所以难以分辩出年龄,眼睛只是盯着手中的碗,然后轻轻的将三只大碗放在了案上,轻轻的退了出去,她们不懂得礼仪,无声就是他们的礼仪。三只大碗,木制的大碗,一只碗可以盛下一斗左右的粮食,然而并不是盛的粮食,一碗满满的热气腾腾的肉,有鹿肉、熊肉、羊肉和鱼肉,和两个半碗的热汤,汤,棕褐色的,像一碗滚烫的热油。青罗看着唐佣直勾勾的眼神,浅浅的笑着,拽过唐佣,在案前的草蒲团上坐了下来,唐佣太饿了,抓起案上的一把匕首,挑起肉便吞了下去,他吃得很多,不管是鹿,羊还是熊和鱼,都顺着喉咙咽了下去,肉,只放了盐,却异常的美味。这也许是他一生中一餐吃得最多的一次。青罗却吃得很少,只吃了一小块羊肉和一小块鹿肉,喝了两口汤,剩下的被唐佣全部一扫而光,甚至青罗喝剩下的汤,也被他喝光了,他太饿了,直到咽下留着油的肉时,他才知道自己有多饿,才发觉自己的胃有多空,甚至于自己的身体也是空空如也,他不是一个可以为食物拼命的人,是饥饿却迫使他放下固执的尊严,如同一个乞丐般,粗鲁,他突然理解了帐篷外的那群人,他和所有饥不择食的人类一样,但是,那群野蛮人在食物面前却懂得尊卑,唐佣深感惭愧,他也许不如他们,他也许被文明毒害了,也可能是毒害的不够深,他不能饿死在首阳山上,所以,他惭愧了。

  饱餐后,唐佣在青罗的傻笑中,无地自容,但此刻的他却有些后悔,他不应该如此失礼,不应该失去教养,他应该拒绝的,拒绝在在意的人面前的粗俗,拒绝野蛮人的施舍,拒绝一切失去气节的事物,可他没有做到。青罗并不知道唐佣的心思,只是被他的食量和样子惊到了,傻傻地笑着,唐佣满面羞愧的坐着,用案上干净的棉布擦去嘴上的油渍和匕首上的油,安静了下来,他一动不动,似乎在运功,似乎在思考,至少,唐佣是一个不爱说话的人,但是青罗恰巧个性活泼开朗,她不间断的说了整个下午的话,唐佣听了整个下午的话,她的声音很美,像平都的青楼中最好的优伶唱的小曲儿,大致说了漠北的山,草原,马,湖,小河还有美丽的小镇,淳朴的人,说了遥远的旅程,和如今的落魄。关于过往,唐佣都没有记住,只记住了龙漫公主的状况,公主的父亲受权臣制约,被架空了权利,妄图与辽东部落联姻,借外力重掌大权,公主于冬至将与赤刃王子大婚,此刻距冬至不过半月功夫,唐佣心中五味杂陈,他不是木公子,他不知其中的苦难和选择,所以他很苦恼,他想改变这一切,却不知如何着手,只能任由时间去创造一切。两个时辰后,青罗走了,她应该和公主同住,唐佣迷茫的坐着,手足无措,感觉自己的渺小,如沧海之一粟,他没有木公子那般改变别人的能力,他只是很疲惫,炉火熄了许久,手中的剑越来越冰冷,唐佣似乎被一个悲怆的故事冻僵了灵魂,他没有见过赤刃王子,但他觉得像龙漫公主这样的女孩,就应该只属于木公子一样的神仙,就如同吴笙只属于潇湘公子那般,可一切都不如己愿,却也无法改变。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