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传统武侠 雨声无痕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篇 血与雪(第三段)

雨声无痕 俇攘 2182 2019.04.16 08:57

  可是,在唐佣心里却知道,剑,比手金贵,弃了剑,他一定会死在这把看不见的刀上,他要保全手,也要保全剑。可唐佣还是放弃了剑,他弃剑的手却没有收回去,而是抓住了龙业的手腕,龙业惊异的无法言语,甚至是一种惊恐,就在龙业惊恐的刹那,唐佣的左手接住了弃掉的宝剑,剑贴着唐佣的后背,刺向了龙业,龙业再也无法躲避,剑刺在腹部,片刻后,他才感觉到凉意和疼痛,而后木然的跪了下去,他晕了过去,黑暗如一把刀割碎了他的双眼。他没有再看见光,他死了吗?应该是没有,至少此刻还没有,可在这样的雪地里,他又能存活多久呢?。唐佣却不在乎了,收剑回鞘,飞身下岭,几起几落,便过了冰河。

  雪,满地的雪,血,满地的血。兽皮缝制的帐篷烧得太快,火熄灭了,血冻在雪地上,像梅花散落在雪地里,像海棠开放在白云下。唐佣想吐,却呕不出任何东西,树林里弥散着血腥味和尸体烧焦的味道,几只破笼而出的老虎,正在挑选着美味的食物。人都死了吗?制造死亡的人早已离去,部落里怎么没有一点动静,没有一丝人声,昔日那个充满欢乐的河谷,如今充斥了怨气,世界是如此可怕,可怕的是残忍的人。唐佣似乎失去了所有的信念,他不该离去,他应该留下来,至少可以抵御一些时候,至少可以和他们一起死,可当时他不知道龙业是否会下毒,毒下在什么地方,什么时候。他却只能去找解药,世界从未将主动权交到他的手上,他原来是如此的可悲,比死去的亡灵更加可悲。

  唐佣颤颤巍巍的,还是走进了山洞,满室馨香,诱人的馨香;满室酒味,甜蜜的酒味;满室死人,数不清的散发着香气的死人。赤雪斜躺在石阶上,满身刀伤,连煞白的脸上都有刀痕,血,似乎就要流尽了,她似乎还存有一丝气息。头戴红绸的女子,伏在案上,似乎已经没有了动静,一切都变了。唐佣举手无措,他从未见过这样的场面,也从未见过这么多的死人,他们都死了吗?他只是晚归了四五个时辰,甚至更短。他不敢相信,却还是走上前去,封住了赤雪全身的血脉,她已不能再流失血液了,她就奄奄一息的卧在死去很久的赤刃王子脚下,赤刃王子一定喝了许多的酒,他比洞穴中任何一个人都更香,是,他大婚,娶这样一位绝色女子,他自然有理由喝得酩酊大醉,所以他应该死的最早。

  唐佣走了过去,他颤抖着腿,颤抖着手指,似乎颤抖了全身,他断断续续地,停在一抹红色的蜀锦之前,这个夜晚,他见到了太多的红色,红色如噩梦般缠绕着他,他厌倦了,想呕吐。可此刻,他却不得不面对这张红绸,他不是新郎,他没有龙头木棍。这不是川东,不是许多年前,他不是那个血脉怦张的羞涩少年,他所面对的并不是那个他从未见面却期待无比的妻子,不是那个温文尔雅,满身书香的妻子,他面对的极有可能是一个死人,一个令他尊崇无比的女人,像对木公子那样的尊崇。可他还是去了,手指颤抖剧烈,她轻轻的掀起红绸,金制的凤冠,晓鬓双鬟,金珠玉簪,洁白的额头,然后是眉毛。不对,这不是龙漫公主,那她是谁呢,唐佣似乎激动的跳了起来,他太兴奋了,他笑了,在这么多无辜丧命的地方,他微微的笑了,笑得灿烂,没有一丝的愧疚。就那么一刹那,而后是巨大的疑问,她是谁,龙漫公主在何处?唐佣轻轻的扶起那位装扮精致的新娘,青罗,竟然是青罗,青罗身上并没有散发出太多的香味,她应该并未饮太多的酒,她似乎只是睡着了,睡得那么恬静,双颊微粉微红。不对,她还没有死,死人的脸绝不会有血色,死人绝不会这么柔软,她只是中毒了,她中的毒一定很轻,她活着,但是快死了。唐佣迅速封住了她的全身穴道,然后拿着碗,割破自己的手肘,放了半碗血,给青罗灌了下去,片刻后,青罗开始颤抖,从头到脚,每一寸肌肤,似乎都冒着汗,喉咙发着呜呜的声响,她在和命运抗争吧,她可能会活过来。唐佣太累了,他感觉所有死去的人都抓着他的脚踝,要将他拖入地狱,也可能是他们想要回到人间,却抓不住任何东西,人生何必如此呢,所有人都死了,就安心去吧,唐佣如此想,他要逃离这个地方,无论何处,只要没有死人,没有血,他就很满足,这些比温暖和食物都重要。江湖,远离了江湖,却是如此野蛮的杀戮。

  龙漫公主在哪?唐佣安置了两位可怜的女子,然后走了出去,在附近翻寻着,一无所获。唐佣无力在雪地中站着,雪下了起来,大雪,渐渐覆盖了血地,覆盖了血腥味,覆盖了满地烧焦的尸身,唐佣站在中间,一动不动,大火熄灭了,林子间黑暗一片,没有丝毫的声响,除了雪落地的声音,唐佣似乎被雪盖住了,他像个冻僵的木头伫立在黑暗中,黑暗的树林里,四处是烧焦的木头,碎裂的木炭,唐佣累了,真的累了。他想去中原,躲进川东的一个寻常的小院子里,数着梅花,看着妻子,听孩子学着古人的圣贤话,他想停下,想永远的停下,去做故园的一根竹篱笆。

  天亮了,像每一次天亮一样,雪停了,像每一次雪停一般。

  土地上似乎看不见太多的痕迹,似乎什么都没有发生,只是一场大火,烧焦了许多的松树。唐佣经历了许多的血液,也创造了许多的血液,也经历了血液被消亡和覆盖。唐佣回到洞穴中,香味如同被覆盖的血腥味,唐佣该走了,他恨透了这个地方,他在石壁上留了字,做了一个巨大的耙犁,将马腿绑上布袋子,将两位毫无苏醒迹象的女子安置在耙犁上,盖着厚厚的兽皮,四匹马,一个驱马之人,沿着冰河,走了,冻住的冰河,比来时满布荆棘的路,好走得太多,但是唐佣的心情却与来时一般,失望和落魄,充斥着他千疮百孔的灵魂,有时候他感觉自己的灵魂飞行在天空中,无比自由,而痛苦的只是他嫌弃却不愿放弃的尸身。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