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传统武侠 雨声无痕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序(三)

雨声无痕 俇攘 2323 2019.04.24 09:02

  他们都是自由的,直到他的出现,那人就在远处的山岭上伫着,站在背对阳光的小山山麓边缘,若不走进,根本看不见他,他一定很善于将自己隐藏起来,他穿着一双布鞋,已经很旧了,满是泥泞和草削,他一定没有骑马,他一身灰色官服,不新也不旧,不干净也不脏,他一定是个捕头,一个看似很穷的捕头,他的头发不是很整齐,至少有一旬没有梳理,甚至没有清洗,衣服上没有木削、稻草、锅黑,也没有女人的胭脂,他一定去过很多地方,但他追踪的人一定不是坏人,可能他只是再寻找一位朋友。但他胡须不乱,显然一定经过整理,脸很端正,不怒自威。他持有一把钢刀,约三尺长短,黑色的刀鞘,黑色的刀柄,刀身很窄很薄,刀柄上缠着黑色的碎布。碎布看着很光滑,他一定经常用这把刀,这把刀一定很锋利,一定能伤很多人,更伤过很多人。他以此刀为豪,此刻刀就在手中,他充满自信。

  他见到唐佣走过来,笑了,所以他们一定认识,他是谁,他谁也不是,却在江湖上很有名,人们管他叫捕头,世上有千千万万的捕头,可在江湖上,却只有他一人,唐佣走上前去,也笑了,两个久别重逢的老友,即使不算故知,也增添了无数暖意,只是淡淡的相视一笑,这一笑,便足以春风十里,足以忘记哀愁。只是身为洪都捕头的他,因何而来,为何而来,来之何处,该去何方?唐佣并没有细细的询问,他只是牵着马,轻轻地走上前去,与他并肩而行,唐佣知道,捕头不会多说话,但是对唐佣,他该说的也绝不会隐瞒。

  “昔年姑苏一别,本以为天涯海角,万没想到,在穷途末路之时,竟能偶遇唐兄弟,君数千里奔波,可有所获?”捕头左手握着刀,右手捋着胡须,轻轻的和唐佣攀谈起来,青罗和龙漫在三丈之外,马踽踽而行。

  “历经数度生死,如今恍如隔世。说是一无所获也对,说是略有所得也未必有错,仅此罢了。”唐佣轻叹了口气。

  “生死难料,世事莫测高深,唐兄弟可从大鲜卑山而来?”捕头转过头,看了下唐佣。

  唐佣皱了下眉头,回道:“正是,莫非阁下欲往大鲜卑山而去?”

  “本想一探究竟,孰知北方草原天高地阔,竟是如此遥远,至此地,如食鸡肋,进退两难,幸好得遇兄台,大约可解我胸中困惑。此二位美娘子是唐兄好友?”

  “然,此乃漠北龙漫公主及公主的伙伴,青罗。”

  “哦,想来今天也真是万般巧合,竟然如此幸运,我受友人之托,来漠北寻人,所寻之人与唐兄弟乃旧识也,相传与公主也有莫大关联。”捕头本来愁容满面的一张脸瞬间舒展了许多。

  “兄台所说,莫非是太湖西山谢家三兄弟?”唐佣轻轻地回了下头,冲龙漫公主点了下头,龙漫公主和青罗下马缓缓的走了上来。

  “是,太湖群雄闻谢家三兄弟北上靖难,有意出手相助,现百十位好手已齐聚平城,随时准备出关相助,特邀我北上寻觅谢家兄弟的方位,月前,我出雁门,奈何草原人迹罕至,我一无所获,便占卜一卦,向东而来,想不到竟是此处。我思之,谢家兄弟回漠北许久,杳无音信,应藏身于某处大山之间,蛰伏待机,漠北山虽多,能藏住上百人且密不透风之地想来也不多,莫过于东方大鲜卑山,中间阴山,南边贺兰山,西边灵鹫山。北方要穿过整个草原,必然不能全无音信,所以只能在这几座山中。三位自大鲜卑山而来,一路可有谢家兄弟踪迹?”

  “谢家叔叔来漠北了?”龙漫公主一惊,瞬间兴奋了起来,喃喃说道:“他们来了就好,来了就好,有他们,我就有落脚之处了。既然如此,他们一定不在大鲜卑山,以他们之能,但凡得知我的行踪,必然会来见我,而我途径大鲜卑山数百里,他们若在,也一定能看见我。所以,东边就不用找寻了。”

  “公主和谢家兄弟到底有何渊源,他们竟然如此死命相随,着实让人钦佩不已,莫非是公主先辈有恩于谢家?可相隔万里,着实令人匪夷所思,还望公主能解我等胸中之惑。”捕头躬身作揖,像公主和青罗作礼。

  公主和青罗回礼,龙漫公主微微顿了下,皱了下眉,说道:“也罢,谢乃邪的别字,他们本姓邪,乃漠南大部族,世居阴山南麓,沿河套,至贺兰山皆其势力范围,当年我姑奶嫁与邪家联姻,生谢家三位叔叔,他们自小与家父交好,在后来的夺位之争中,助家父夺得漠北王,再后来,不知为何,迁居江南,想来已有近二十年,昨年,我历经江左时,本想在太湖拜会三位叔叔,但又怕引起江湖猜忌,故未能如愿。”

  “原来竟是如此渊源,若是如此,那谢家兄弟应该会在阴山大本营落脚了?”捕头释怀了,轻易的说出自己的推断。

  龙漫公主正想回答,却被若有所思的唐佣打断了。唐佣浅浅的说道:“不然不会,阴山四战之地,切山势平缓,多是草地,树木稀松,且无深谷沟壑,也无养兵之源,谢家三兄弟乃聪明人,绝不会在此处扎营。”

  “唐兄弟所言甚是,怪我考虑不周。那,按兄台意思,他们一定在贺兰山中了?”捕头微微皱起了眉头,继续说道:“可按照唐兄弟分析,据我所知,谢家兄弟返回漠北也非一日之事,想来漠北王庭定会四处追踪,贺兰山乃上佳藏身之所,他们必然不会轻易放过对贺兰山的搜寻,况且,贺兰山多戈壁碎石,也未必是上佳之所,难道他们远遁西域,在灵鹫山落脚?那就怪不得音信全无了。”

  “不会,西域远离中心,路途万里,力所不能及。想来,既然他们不在大鲜卑山,那他们便只有一个去处,贺兰山以南二百里,六盘山中。六盘山地处陇边,山高林密,多峡谷,其间多有湖泊溪流,处于中原边界。东有黄河环绕,北有巍峨的贺兰山阻挡,西边是大沙漠,南边是边关,且西北有路通草原,东北有路通河套。他们一定在六盘山深处,那兄台,还劳烦你速回平城,携众位英豪西去,渡黄河过榆林南下,切忌隐秘。我护公主往阴山,过九原,进贺兰山,吸引漠北王庭注意,然后在贺兰山中甩掉他们,再南去六盘山与兄台会合。且问兄台意下如何?”唐佣断断续续的走着,终于停下了脚步,一脸焦虑的望着捕头,说道:“时间紧迫,望兄台即刻出发。”

  “诺,那一切谨慎,他日寻猎漠北,此处,愿借唐兄弟宝马一用。”

  “好。”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